工商的同志们明显是有备而来的,按照程序向刘子光出示了行政执法证,暂扣了红星公司的营业执照,几个穿制服的稽查队员拿着相机在公司内外拍个不停,一个队员看到楼下摆着的大堆纯净水桶,立刻招呼同事们过来,从各个角度拍下照片,又做了记录。

    忙乎了半天,工商稽查人员才离去,还带走了红星公司的营业执照副本和公章,自始至终刘子光一直保持着配合的良好态度,等他们走后才拿起电话联系卓力:“老二,不出所料,工商稽查大队的也上门了,听口音好像还有几个人是省城过来的。”

    卓力说:“这就对了,省里有人发话要查你,这只是个开始,你等着瞧好了,劳动局监察大队的人也快去找你的麻烦了,反正你也没什么生意,让他们查去好了,大不了注销不干了,谁还能追到家里去查你啊。”

    刘子光说:“我真注销不干了,岂不是让他们得逞了。”

    “光子,民不与官斗,这不丢人,当官的要是想和你过不去,那可比黑社会还厉害,你还是从根子上找找原因,把事情化解了比较好……”

    卓力滔滔不绝的讲着他的处世哲理,刘子光听到又有电话进来,便说道:“行,我心里有数了,再说吧。”

    挂了卓力的电话,刚要查刚才是谁打来的电话,手机又响了,是方霏打的,看来她是打不通办公室电话,又转打手机的。

    “下午有空么,陪我去逛逛。”方霏说。

    “逛什么?”

    “臭坏蛋,你说逛什么,婚纱摄影、喜糖铺子,还得给你买新西装和领带。”

    刘子光恍然大悟:“哦,有空有空。”

    “那好,我现在值班呢,一点半你到医院来接我。”

    “行。”

    刚放下手机,桌上的电话机又响了,刘子光拿起话筒问道:“哪位?”

    “刚才打进来占线,你挺忙的吧。”听筒里传来的是李纨的声音。

    “是啊,工商局稽查大队的人刚走。”

    “你下午来一下吧,公司召开董事会有重要事情商讨。”

    刘子光心中一动,他可是刚和方霏约好要去看婚纱喜糖的,这可不好推辞。

    “必须去么,要知道我对公司的业务也不是很熟悉啊。”刘子光这话不假,虽然他身为至诚集团的常务董事,但是常年不参加决策,基本就是个闲散董事。

    “是的,必须来。”李纨的声音透着严肃,“这次董事会相当重要,尹志坚联合了其他一些董事,准备向我发难。”

    “好,我知道了,准时赶到。”刘子光也严肃起来,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事情,李纨曾经说过,不管发生了什么,至少她还有至诚集团和孩子,如果公司真被尹志坚夺去的话,恐怕会对李纨造成极大的精神打击,这是刘子光所不想看见的。

    两人在电话里又商讨了一些董事会上需要注意的事宜,足足聊了半小时才挂了电话,想了想再次拿起电话打给方霏:“我下午有重要的公事,不能陪你逛街了。”

    “噢,知道了,没关系,就是随便逛逛,我一个人也行。”方霏答道。

    中午在食堂随便对付了一顿,下午一点左右,刘子光驱车前往富豪广场写字楼,把车停在楼下,保安就过来了,敬礼说道:“刘总您好。”

    “你好。”刘子光很和善的打了个招呼便上楼去了。

    富豪广场位于市中心繁华地带,距离江北市最高档的帝豪商厦只有一步之遥,刘子光走进大门的时候,正巧方霏背着双肩包从公共汽车上下来,一眼就看到刘子光的背影了。

    富豪广场是至诚集团的产业,方霏当然知道,虽然相信刘子光不会欺骗自己,但她心里还是挺不舒服,心情一下子变得很差,也没有逛街的兴趣了,气鼓鼓的找了个冷饮店,一连吃了三个冰欺凌才平静下来。

    “这个臭坏蛋,到底在做什么重要的公事。”方霏嘴里咕哝着,毅然背起双肩包向富豪广场走去。

    富豪广场是江北市最豪华的写字楼,上百家企业在这里办公,方霏很容易就在墙上找到了至诚集团所在的楼层,搭电梯来到十八楼,就看到至诚集团别具特色的文化墙,前台站了两个女接待员,看到方霏走过来便彬彬有礼的问道:“小姐,请问您有什么事?”

    “我……”方霏生性不会撒谎,索性直接道:“我朋友刚刚进来,我找他。”

    “请问您朋友是?”

    “他叫刘子光。”

    两个前台接待对视一眼,赶忙慎重对待,“您找刘总啊,他正在开会,可能要等一会。”

    “没关系,我等他。”

    “好的,请跟我来。”一个前台接待引着方霏走过长长的通道,来到会议室旁的休息室,推开门说:“请在这里稍等,会议大概还要进行一段时间。”

    “好的,谢谢。”方霏在休息室坐了下来,一颗心怦怦直跳,过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出门,来到会议室门口倾听了一会儿,屋里似乎有人在争吵,而且还很激烈。

    正好有个员工抱着幻灯机走过来,方霏灵机一动帮他打开了房门,顺便往里面瞄了一眼,正看到刘子光和李纨并肩坐着,下面有个男人正激动的讲着什么,李纨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时不时和刘子光交头接耳一下,那副亲密的样子既像是无间的合作伙伴,又像是亲密的伴侣,方霏心中一种酸楚,扭头走了。

    至诚集团的董事会此时正进行到白热化的阶段,尹志坚联合了数名董事突然发难,发起动议要罢免李纨的董事长职务,根据公司章程,超过三分之二的董事会成员表决通过,就可以向股东大会提出申请,罢免和重新任命新的董事长。

    董事会决议,不牵扯谁的股份多少问题,一人就是一票,尹志坚作为至诚集团的副董事长和创始人之一,在公司里的威信极高,在董事会里也笼络了不少人,而李纨身为一个单身母亲,在沟通方面肯定不如尹志坚那么便利,从这次董事集体倒戈就能看出来,虽然李纨拉来刘子光助阵,但还是无法力挽狂澜。

    李纨看着站在幻灯片前滔滔不绝的尹志坚,忽然觉得这个男人无比陌生,回想当年,甄志,李纨、尹志坚他们三人联手创业,白手起家,建立了至诚房地产公司,从一家默默无闻的小开发商做到江北市知名的房地产企业,这里面尹志坚功不可没,尤其是在李纨的丈夫因车祸突然离世后的那段时间,尹志坚更是给了李纨无微不至的关心和照顾,可以说至诚集团今天的成就里,有一半是尹志坚的心血。

    尹志坚对自己的感情,李纨不是不明白,有时候她甚至想,如果没有刘子光出现的话,说不定自己真会和尹志坚走到一起,虽然对他没有那种感觉,但这个男人其实真的不坏,事实上那天的事情之后,李纨也并不埋怨尹志坚,反而对他有一种愧疚之情,她一直试图找个机会和对方好好沟通一下,但可惜尹志坚没给她这个机会,当他再次出现的时候,是带着弹劾董事长的动议来的。

    尹志坚准备的很充足,他例举了诸多李纨犯过的错误,每一条都不是无中生有,而是有凭有据,他在上面侃侃而谈,董事们频频点头,刘子光冷笑不已,李纨则始终面带笑容,看着尹志坚,想从他脸上找到些什么。

    很可惜,尹志坚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他既不躲避李纨的眼神,也没有任何敌对性的情绪,而是像在开例会一样公事公办的发言。

    尹志坚的话讲完了,会议室里一片沉默,一个年长的董事说:“李总,您有什么要说的么?”

    李纨笑了笑:“尹总讲的很好,我没有要补充的,公司发展过程中,确实走了不少弯路,对此我要负责,不多说了,我们举手表决吧。”

    董事们交头接耳一番,几个一向和尹志坚走的较近的董事举起了手,投了赞成票,包括刘子光在内的和李纨关系密切的董事们则投了反对票,再加上几个弃权的,正好票数相同这个结果倒是出乎尹志坚的预料,他不禁看了看那几个弃权的董事,眼神里明显带着责备的意思。

    “我赞成尹总的动议。”李纨在众目睽睽下举起了手,尹志坚瞳孔收缩了一下,随即说道:“好吧,赞成票多于反对票,择日举行股东大会进行投票,选出至诚集团的新董事长。”

    会议结束了,几个心怀鬼胎的董事簇拥着尹志坚先走了,剩下的董事们纷纷围在李纨身边七嘴八舌的声讨着尹志坚,李纨只是微笑着倾听,等大家说完才笑道:“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如今至诚集团已经不是铁板一块了,如果暴风雨要来的话,就让它来的更猛烈些吧。”

    董事们叹着气陆续散去,会议室里只剩下李纨和刘子光两人。

    “你是想一劳永逸的解决掉这个麻烦,对么?”刘子光说。

    “是的,必须通过召开股东大会的形式把隐患解决,尹志坚和我,只能留下一个人。”李纨深吸一口气答道。

    “需要我做什么?”刘子光说。

    “最近有神秘账户在二级市场大量收购至诚集团的股票,我想可能是尹志坚和他背后的人在做。”

    李纨从烟盒里拿出一支女士香烟,点燃了抽了一口,掐灭在烟灰缸里:“我没想到尹志坚会做的如此绝情,这将会是一场殊死的资金大战。”说着抬起头望着刘子光:“我需要你的支持。”

    与此同时,尹志坚已经来到了富豪广场楼下,钻进了一辆省城牌照的宾利,从后座上的中年男人手里接过一支雪茄,有些苦涩的说道:“动议成功通过,下面就是股东大会审议了。”

    中年人拍拍尹志坚的肩膀说:“别那么不高兴,至诚集团本来就是属于你的,我们所做的只不过是拿回来而已。”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