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立医院急诊科的格局,刘子光是很熟悉的,他立即出门向走廊另一头奔去,推门只见茫茫夜色,寂静的医院停车场上一个人都没有。

    拿起手机拨打方霏的号码,泉水叮咚的铃声在背后响起,回身奔过去护士值班室的门一看,却只看到手机在桌子上欢快的响着,屋子里却没人。

    方霏走的急,连手机都忘了带,刘子光拿起手机就往外走,方霏应该没走多久,还是能追上的,李纨看到他行色匆匆的样子,轻叹了一口气,抱着儿子扭过了头。

    刚走到门口,两道刺眼的光柱迎面射来,一辆轿车停在急诊科门口,车上下来四个人将刘子光围住,为首一人气势汹汹的嚷道:“别走。”

    刘子光定睛一眼,来人眉眼和尹志坚有些像,正是曾经被自己一脚踢到住院的尹志强,他一把就将尹志强推到了一边:“别挡路。”

    尹志强踉跄退了两步,指着刘子光喊道“你打了我哥,又来打我,你真当我们尹家是好欺负的啊。”

    “让他打,我倒要看看,是谁这么大胆,敢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负我们尹家。”话音刚落,一个衣着考究的中年妇女走了过来,威风凛凛站在刘子光面前,很有一妇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

    另外两个妇女则匆匆走进了抢救室,然后就听到她俩撕心裂肺的哭声:“志坚,是谁把你打成这样!”

    李纨听到动静赶过来,心中暗道不好,挡住刘子光去路的这个女人很不简单,是尹志坚的小姑,叫尹卫红,本来在省委工作,三个月前调任江北市,就任市委常委,宣传部长,这个女人的工作能力极强,背景也很深厚,得罪了她的话,至诚集团可就没好日子过了。

    “尹部长,这是个误会。”李纨徒劳的解释着,已经接到侄子电话哭诉的尹卫红哪里容得李纨说话,不等她说完就冷笑着说道:“是不是误会你说了不算,我说了也不算,要让司法机关来判定。”

    刚才进去探视尹志坚伤势的两个人,留下一个看着他,另一个出来说道:“卫红,志坚被打得很严重,报警吧。”

    尹卫红点点头道:“志强,报警。”说着冷冷扫了刘子光一眼,分明已经认定刘子光就是罪魁祸首。

    刘子光阅人无数,自然看出这个娘们来者不善,而且她所乘的轿车明显挂的是市委的牌照,这种女人可不是李纨能应付来的,事到如今,他也只能暂时把方霏的事情放到一边,协助李纨对付这位尹部长。

    事情牵扯到市级领导果然就不一样了,不到三分钟派出所的警车就到了,然后分局领导也来了,深夜的急诊科门口热闹非常。

    一边是市委常委,宣传部长,一边是知名企业家,区人大代表,两边都不是好惹的角色,警察最怕处理这样的事情,得罪谁都不好看,只能公事公办,带回去做笔录。

    时隔许久,刘子光再一次走进了派出所,虽然这次也是因为涉嫌故意伤害而被传唤,但是性质和以往很有不同,负责给他做笔录的是一个年轻的警察,嘴唇上的绒毛和肩膀上的两拐显示他还是刚从学校毕业的学警,面对一言不发的疑犯,小学警气的拍了桌子:“你到底说不说!”

    倒不是刘子光不敢承认打了尹志坚,而是因为这案子涉及到李纨,深更半夜两个男子在她家里发生斗殴可不是光彩的事情,寡妇门前是非多,自己必须照顾到李纨的名誉才行。

    “小张,我来。”王星端着一个罐头瓶子做的大茶杯走了过来,把那名刚从省公安高专毕业的小警察张强替换了下来,先递给刘子光一支烟,然后问道:“刘哥,事儿有点大,那家人能量不小,分局领导都惊动了。”

    刘子光说:“姓尹的说了些什么?”

    王星回头瞄了一眼,低声说:“尹志坚就说是你打得他,别的没提。”

    “那他到底想做什么?”

    “不是他想做什么,是他姑妈想做什么才是,尹部长履新不到四个月,想借着这个事儿立威呢,我倒是看那姓尹的有点做贼心虚的感觉,吱吱唔唔的肯定有隐情。”

    刘子光说:“是我打的他没错,他就没说我为什么打他。”

    王星摇摇头说:“没,他只是说你不由分说进门就往死里打打,要不是李总拦着,怕是能把他当场打死。”

    刘子光只是冷笑,并不说话,王星又说:“其实到底啥事,大家心里都有谱,刘哥你也别太在意,反正伤的也不重,所里不会拘人,明天该找人的找人,争取把这个事摆平就行,毕竟姓尹的是宣传部长,好歹得给她个台阶下。”

    事情的处理结果和王星的预料的一样,由于证据不足,所里没有拘留任何人,尹志坚的伤情经过检验确认是轻微伤,够不上故意伤害罪的杠杠,充其量算是打架斗殴,都是上流社会的人,真因为这个罪名进去面子上也不好看。

    于是在经过一番斡旋后,尹部长那边终于不再坚持拘留刘子光,当刘子光在王星的陪同下从值班室出来的时候,迎面遇到了尹家人,尹部长用高高在上的目光扫了刘子光一眼,尹志强则做了个威胁的手势,牛逼轰轰的跟着他的部长姑姑走了。

    从派出所出来,夜风微凉,李纨抱着已经熟睡的儿子,和刘子光并肩走在路上,走了许久两人都没有说话,来到医院停车场的时候,李纨才说:“没事了,如果尹家想告你故意伤害的话,那就要做好让尹志坚陪着坐牢的准备。”

    刘子光知道李纨肯定和尹家人摊牌了,拿尹志坚强-奸未遂的事情来为交换对方的让步,对于李纨来说,这何尝不是一种牺牲,名誉上的损害暂且不提,此事之后,尹志坚肯定不会继续留在至诚集团,甚至会成为李纨的敌人,更别说那位贵为市委常委的尹家姑姑了,以后更会是至诚集团前进道路上的重大障碍。

    今晚这个事儿实在是太操蛋了,先是在家和父母闹得不大愉快,然后在李纨家里发生这种事情,打伤了市委领导的侄子不说,还被方霏发现了自己和李纨之间的暧昧关系,坏事如同多米诺骨牌那样一桩连着一桩。

    开车把李纨母子送到锦官城的家里,这回李纨没有让他留下,刘子光也没进门,两人相对无言,最终只是说了句晚安,就转身离去了。

    接着来到方霏家,看到楼上漆黑一团,再看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三点钟了,想了想还是没有上楼,而是在楼下花坛边静静的坐了下来。

    此刻,方霏正躺在床上辗转难眠,今天给她的刺激实在太大了,女孩多年来编织的美梦突然破灭,这种心灵上的打击可想而知,往事一幕幕浮上心头,一切从那个站在抢救室门口的长发青年开始,雨巷中共骑一辆自行车的浪漫,西非雨林的惊魂,还有无数的点点滴滴,本来都是女孩甜蜜的回忆,此时却变成不忍触及的伤疤。

    刘子光坐在花坛边,脑海里回想的同样是和方霏在一起的每个细节,方霏是他回家之后认识的第一个女孩子,单纯善良的如同无暇的白璧一般,更有一颗金子般的心。

    当年毛孩的娘患癌症住院,方霏二话不说就帮忙安排了病房,自己开沙场需要资金,百般筹措未果,方霏知道后悄无声息的就把自己名下的房子抵押给了银行换来五十万启动资金,当自己身陷囹圄的时候,是方霏连续几天彻夜在网络上发出正义的呼唤,争取到了舆论的拥护,也是方霏每天来照顾父母,让二老安心,当自己还是个一文不名的保安时,身为厅长千金的方霏就决定义无反顾的嫁给自己……

    这样的女孩,伤不起啊。

    几道惨白的闪电在天边划过,紧跟着是震耳欲聋的滚雷,狂风乍起,雷雨要来了,方霏卧室的窗户被风吹的乱晃,她赶紧从床上爬起来去关窗户,可是走到窗前便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坐在楼下花坛边,是他。

    他一直在楼下等候,方霏心中一阵欣慰,此时暴雨倾盆而下,她赶紧拿起一把雨伞就往外走,来到客厅门口才想到自己只穿了件单薄的睡衣,赶紧又套了个大T恤这才慌里慌张下楼去,可是来到楼下的时候却看不到刘子光的人影了。

    狂风怒号,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砸下来,方霏打着伞在楼下花坛、池塘、草坪附近来来回回找了好几趟,依然没看到刘子光,但她确信自己在楼上肯定没看错,那个人绝对是刘子光啊。

    雨越下越大,方霏只好拖着沉重的脚步上楼去了,回到卧室之后,她又忍不住来到窗口观望,花坛边空空荡荡,真的没有人。

    一声叹息,方霏关上了窗户,拉上了窗帘。

    窗外,风疾雨骤。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