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子光把车开出去几十米之后就突然想到一件事,尹志坚的车是停在小区临时车位上的,按照李纨做事滴水不漏的性格,如果真想和尹志坚发生点什么,那就会让他把车开到地下车库去,而不是就这样明目张胆的停在楼下。

    想到这一点后,刘子光迅速倒车回去,快步走进了大厅,滨江锦官城这种豪宅,即便到了深夜也是有人值班的,两个物业服务人员看到许久不见的刘子光忽然现身,赶紧打招呼:“刘先生晚上好。

    刘子光冲她们略一点头,就走进了电梯,两个物业服务员对视一笑,心中都在说,今晚肯定有好戏看了。

    锦官城的电梯有两种,一种是公用的,有选择楼层的按钮,还有一种是直接入户的,根本没有按钮,刷卡就能停在你所在的楼层,恰好刘子光手里就有一张这样的房卡,他进了电梯还在考虑,见了尹志坚可不能动手,大家都是斯文人,不论如何,喜欢李纨并不是尹志坚的错啊。

    哪知道电梯门刚一打开,就看到一副匪夷所思的画面,尹志坚扛着拼命撕打的李纨正往房间里走,那副架势怎么看也不像是郎情妾意,反而像是霸王硬上弓。

    本来就卧着一肚子火的刘子光哪能容得尹志坚继续放肆,他箭步上前,拍拍尹志坚的肩膀,趁着对方回头之际一拳打了过去,这一拳力道十足,尹志坚当即满脸开花,鼻血飞溅,门牙蹦飞,他下意识的丢下了李纨,惨叫一声双手护头,顾上不顾下,裆下又挨了一脚,这下他连叫都没叫出来,闷哼一声就一头栽倒了,翻着白眼,躺在地上抽搐起来,嘴里还往外吐着泡沫。

    “让你丫再装。”刘子光再次举起了拳头,却被李纨拉住:“别打了!”

    “你还护着他,要不是我及时赶来,你就被他……哼!”刘子光气哼哼的坐到了一边,拿出烟来抽,李纨则跑进了厨房,拿出一根擀饺子皮的小型擀面杖塞到了尹志坚的嘴里,扭头对刘子光说:“他有癫痫的,如果不及时抢救会死,赶紧打电话。”

    刘子光虽然不大情愿,但也不想让尹志坚就这样死在李纨家里,于是拿起电话拨了120急救号码,打完电话就看到小诚着泰迪熊站在门口,睡眼惺忪的小脸蛋上写满了迷惑。

    “小诚乖,到干爸这里来。”刘子光张开双臂,小诚就扑了过来,嚷嚷道:“爸爸你可来了,我不喜欢尹叔叔。”

    刘子光就嘿嘿笑着看向李纨,李纨那边正急得不可开交,翻开尹志坚的眼皮看了看说:“瞳孔放大,丧失意识,这是大发作,会危及生命的,刘子光,这回你真的闯大祸了。”

    市立医院急诊科,红十字急救中心的电话突然打了过来,要求他们派车执行任务,两个当值的护士收拾了器械就要出发,坐在抢救室里看书的方霏站起来说:“张姐,我也去。”

    “你歇着吧,好不容易回来坐坐,哪能让你忙乎。”张姐说道。

    “没事,闲着也是闲着,再不锻炼一下,我的技能都退化了。”方霏说着,拿起一件白大褂披在身上就跟了出去。

    省医科大放了暑假,方霏不想留在母亲身边,所以回到江北父亲身边过暑假,本来是想离刘子光近一些,可是这个没良心的根本不挨家,整天满世界的跑,从来不主动打电话发信息,自己打电话过去也总是爱搭不理的,仿佛真的很忙似的,方霏虽然单纯,但女孩子的心思总是细腻的,嘴上不说,心里隐隐已经有了些不好的预感。

    这两天方副院长去邻市开学术会议,方霏不敢一个人在家睡觉,于是到单位来凑乎一夜,她虽然在省医科大进修,但编制还在市立医院,所以大伙儿也不拿她当外人。

    急诊科迅速调遣了一辆救护车赶往滨江锦官城,这段路程本来就很近,再加上深夜道路畅通无阻,救护车很快就开到了锦官城楼下,急救人员带着担架和氧气包就往里走,急救员大声问物业服务员道:“电梯在哪里?”

    两个物业服务员对视了一眼,心说好戏真就上演了,一边指示着电梯的位置,一边悄悄议论着:“真的出事了呢。”

    “那可不,这种事非打起来不可。”

    “是啊,两个男的争一个女的,不出事才怪。”

    这俩人在这窃窃私语,根本没理会身边站着的小护士。

    “叮”的一声,电梯到了,急救员们一拥而上,抬着担架来到了病人所在楼层,两扇大门洞开着,硕大的客厅里躺着一个人,口吐白沫昏迷不醒,脸上还有血迹和明显的青紫淤痕,看来既像是癫痫发作,又像是殴打导致昏迷。

    客厅里还有三个人,一个神色焦灼的少妇,一个满脸无所谓表情的男子,还有个四五岁的小男孩,趴在男人肩膀上眨着眼睛。

    站在最外面的方霏看到了这一幕,心中顿时五味杂陈,刘子光和李纨的关系她是知道的,只是一直没往那方面想而已,看惯了爱情小说和韩剧的方霏深信,刘子光绝不是那种脚踩两只船的人,但眼前的情景却让她不得不浮想联翩,虽然如此,方霏还是不断告诉自己,这肯定是一个误会。

    张姐他们把尹志坚抬到了担架上,问道:“谁是病人家属么?跟我们一起去医院。”

    李纨挂念着尹志坚的病情,并没有想太多,下意识的答道:“不是,他是我们的同事,刚才突然发病,我们不敢擅自处理就打了急救电话,现在我跟你们一起过去。”

    说完拿了提包跟在担架后面向外走去,刘子光把小诚放下说:“小诚乖,自己回去睡觉。”

    小诚扭动着身子说:“不嘛,我要爸爸,爸爸你都好久没来陪我和妈妈了”

    方霏脑子里轰隆一声,一切臆想都变成了现实,什么刻骨铭心,什么海誓山盟,不过是自己这个傻女孩的一厢情愿罢了,男朋友早就在外面有了人,而且同居了很久,大概全世界都知道,只有自己一个人蒙在鼓里吧。

    两行眼泪夺眶而出,方霏不愿意被人看到,悄悄戴上口罩,压低帽子,扶着尹志坚的担架走了出去。

    经此一闹,李纨也不敢把孩子单独丢在家里,她让刘子光抱着孩子,自己提着包跟在后面也进了电梯,方霏怕刘子光看到自己,下意识的扭转了头,电梯里异常沉默,大家都很焦急盯着楼层指示灯,平时速度极快的电梯这会儿变得如此之慢,短短十几秒时间竟然漫长的如同一个世纪。

    尹志坚被抬上了救护车,李纨也跟着上去,刘子光带着小诚上了自己的汽车跟在后面,救护车凄厉的鸣叫着开出了锦官城小区,蓝色的警报器在夜空下闪烁着,李纨和方霏面对面的坐着,忽然发觉这个护士的眉眼有些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

    莫非……她是方霏?李纨心里一惊,没来由的一阵紧张,就像是偷汉子被人撞破了一样,但是再一想自己有什么可担心的,感情的事情没有先来后到之分,要怪就怪这个小女孩没把握住机会吧

    虽然给自己找了足够的借口,但李纨看到面前女孩低垂的睫毛和眼角的晶莹闪烁之后,一颗心还是软了下来,刚想解释一下,忽然担架上的尹志坚又激烈的抽搐起来,方霏赶紧进行抢救,李纨刚张开的嘴便又合上了。

    救护车很快来到市立医院急诊科,尹志坚被推进了抢救室,李纨想跟进去的时候,方霏把抢救室的门给关上了,脸上连一点表情都没有。

    尹志坚确实是癫痫发作,但是脸上身上的伤痕也是真的,根据相关规定,院方拨打了110,向警方通报说这里发生了故意伤害案。

    不大工夫,一辆警车开到了急诊科门口,从车上下来的警察看到急诊科门口刘子光便惊喜的喊了一声:“刘哥,你怎么在这?”

    刘子光见是王星,勉强笑道:“有点事。”

    王星说:“有任务,回头再聊。”然后进了抢救室,问刚醒过来的尹志坚,脸上的伤痕是怎么回事。

    尹志坚做贼心虚,哪敢说是被刘子光打伤的,一口咬定是自己癫痫发作摔伤的,王星也不是傻子,自然明白这事儿和门外的刘哥脱不开干系,不过这案子忒小了些,而且当事人明确表示不愿意追究,当警察的没必要非得把事情扩大化了,于是他便向指挥中心报告说是一场虚惊,出门对刘子光说道:“刘哥,摔伤那人是你朋友?”

    “不是,他伤势怎么样?”

    “没事,死不了。”

    “哦,下手还是轻了点。”

    王星笑笑,戴上警帽说:“行,你先忙着,我走了,有事联系。”

    警车闪着警灯远去了,刘子光带着小诚走进了急诊室,李纨迎面过来,接过孩子低声说:“急救车车里那个小护士,好像是你以前的女朋友,你去解释一下吧,免得有什么误会。”

    李纨这话很有意思,既然是“以前”的女朋友,那就没有解释的必要,如果是现任的女朋友,那么解释不过是掩饰罢了,刘子光一惊,赶紧走进了抢救室,李纨默默叹了一口气,独自黯然神伤,看来方霏在刘子光心中的分量依然很重啊。

    刘子光推开抢救室的门,躺在床上的尹志坚见他气势汹汹闯进来,吓得一个激灵爬起来:“你要干什么?”两个陌生的医护人员抬起头,摘下口罩茫然的看着刘子光。

    “方霏在哪里?”刘子光问道。

    “小方不舒服,刚刚回家去了。”护士说。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