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仲达从江北代市长的位置调任省教育厅长已经快两年了,文教工作显然更适合这位知识分子型的官员,两年来他的工作可圈可点,深得省委省政府领导的欣赏,据说很有可能会再往上动一动呢。

    在周厅长的记忆中,刘子光是个很有心计也很有气魄的年轻人,最后一次见他还是在江东省理科高考状元的谢师宴上,那次江北市公安局出动了上百警力对刘子光进行抓捕,周厅长为了避嫌,当天下午就返回了省城,就是怕别人求到自己,后来也不知道刘子光托了哪方面的关系,居然把一场官司化解于无形,周厅长听说后暗暗吃惊,对这个人的印象便更深了一些。

    华夏矿业的董秘找刘子光,而且听起来似乎很迫切,周厅长不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也不便追根问底,便采取了最稳妥的方式,他答道:“你要找的是刘子光吧,我在江北当市长的时候和他有过一面之缘,不过早就没有联系了。”

    易永恒说:“周厅长,我们找他有很重要的事情,请您回忆一下,还有其他联系方式么?”

    周厅长说:“他和我以前的秘书周文是同学关系,你们找到周文就能找到他。”

    “那么在哪里才能找到您的秘书呢?”

    “周秘书现在是南泰县的县长。”周厅长的语气里透着一丝掩藏很深的得意。

    顾不上太多的客套,易永恒表示感谢后挂断了电话,开始联系南泰县方面,几经周折要到了县长的手机号码,对方还很矜持的告诉他,周县长正在首都参加中央领导的追悼会。

    易永恒按照号码打过去,响了很久却没人接,他心急如焚,每隔三分钟就拨打一次,一个小时过去了,依然没有人接电话。

    他哪里知道,周文此刻正陪着老程头在叶老家里做客,手机调成静音状态,根本就不知道有人找他,直到一个半小时后上厕所的时候才发现手机上全都是未接电话,正狐疑呢,又是一个电话进来,周文接了问道:“哪里?”

    “周县长吗?我是华夏矿业发展集团的董秘易永恒。”

    “易秘书,你好你好,真不好意思,刚才在开会,手机不在身上。”周文身为负责招商引资的县长,自然知道华夏矿业的规模,那可是全国排行前列的矿业大集团,国务院直接管辖的重点企业,甚至比玄武集团的实力还要雄厚些,易秘书这么着急找自己,难道是为了南泰县经济开发区的事情?

    “周县长,是这样的,我们在找一个人,这人是您的同学,他叫刘子光,请问您有他的联络方式么?”易秘书的话打消了周文的幻想,他赶紧答道:“没错,刘子光是我的同学,昨天我们还在一起吃饭来着,他也在首都,长住东亚饭店,我这就把他的联系方式发给你。”

    易永恒长嘘了一口气,踏破铁鞋无觅处,原来自己要找的人就在首都啊,不管怎么说,能找到人就好,按照周文给的号码打过去,对方很快就接了。

    “请问是刘子光刘先生么?”易永恒压抑着兴奋和紧张,这位刘先生眼下可是自己的财神爷,万万得罪不起。

    “我是刘总的助理东方恪,您是?”

    “我是华夏矿业的董秘易永恒,曾经和刘总见过面的,关于西非铁矿的事情,您看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薛总想和刘总聊一聊,您看能不能安排一下。”

    “哦,真不好意思,刘总最近都没有时间,就这样吧,再见。”

    对方直接挂了电话,易永恒拿着手机愣了半天,自打当了董秘以来,还没有人这么拒过自己的面子,轻飘飘的一句话就给推了,看来那位刘总对于华夏矿业的怨念不轻啊,不过这难不倒百折不挠的易永恒,他当即搭乘傍晚的航班飞回首都,准备亲自登门拜访。

    又是一番折腾,当易永恒来到东亚饭店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十点钟了,他深吸了一口气,走向了电梯,待会的说辞他已经想好了,如果对方对当初的事情耿耿于怀,那自己就来个负荆请罪,不论采取什么办法,只要能打动对方就行。

    可是按了半天门铃竟然没人开门,恰好有个服务员走过来,告诉他说客人已经离开了。

    “退房了?”易永恒问道,心里浮起一种不好的预感。

    “那倒没有,他们是付过一年房费的,应该是出外地去了。”服务员说。

    易永恒长叹了一口气,疲惫至极的他靠着墙壁坐到了地毯上。

    ……

    此刻,刘子光已经坐在至诚一期的家里了,父母突然打电话让他回来,说是有重要的事情谈,而且态度相当坚决,没辙,他只好带着自己的一套班子乘私人飞机飞回了江北。

    父母坐在沙发上,表情很是严肃,老爸说:“今天把你叫回来,是有很重要的事情,上回和你提过的经济适用房,你不当回事,我和你妈就帮你办了,现在表格已经递上去了,但是听人说这里面还有些道道,我们年纪大了,跟不上形势,后面的事情就该你自己跑了。”

    刘子光沉默了一会说:“好吧,这事儿交给我办了,你们安心在家修养就行。”

    见儿子的态度还算端正,老爸老妈相视一笑,拿出一张存折说:“这上面是咱家的拆迁款,你拿着用,该打点的就打点,经适房小区我们去瞧过了,地方虽然远了点,但是房子还是不错的,七八十平方两室朝阳,将来我们老两口去那边住,这边留给你结婚用,对了,方霏那孩子最近也没见,你俩到底怎么回事?三十多的人了,再拖可真不行了。”

    刘子光诺诺连声,看着父母的嘴唇在一张一翕,心思却飞到了九霄云外,最近工作太忙,以至于忽略了父母以及自己的个人问题,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按照中国人的传统来说,别管刘子光混的多么风生水起,都是个不孝的儿子,整天让父母操心,让亲人牵挂,自己确实做的有不到位的地方,是该到了彻底解决后顾之忧的时候了。

    捱了一个小时,父母终于数落累了,刘子光起身要走,老爸喝问:“这么晚了,去哪里?”

    “去公司值班。”刘子光撒了一个谎,其实他是想去李纨那里,好好抚慰一下李总孤单的心。

    “哼,尽说瞎话,我问过你公司的小黄,你根本就没在公司里值过夜班,一天到晚就知道在外面鬼混,小光啊,你这样下去真的不行啊,耽误了自己,也耽误了别人啊。”

    眼瞅二老又来劲了,刘子光慌忙逃窜:“我走了,有事明天再说。”

    出了家门,驱车来到滨江锦官城李纨家楼下,刚熄火就从后视镜里看到一辆熟悉的汽车驶来,雪亮的光柱刺破黑暗,从驾驶位上下来一个气宇轩昂的男子,很有风度的打开车后门,抱出来一个已经睡着了的孩子,然后就看到李纨从车里钻了出来,和那男子说了一句什么,男子微笑着点点头,然后两人并肩抱着孩子上楼去了。

    那个男子刘子光认识,正是至诚集团的副总尹志坚。

    刘子光愣了半天,怒火攻心,有心想冲上去暴打尹志坚一番,但是最终还是没有下车,这事儿真的怪不得别人,要怪只能怪自己,经常性的一出门就是成个月,而且没有电话,没有信息,几乎是整个人从世间蒸发了一样。

    反观尹志坚,占尽地利人和,一起工作中更容易产生感情,尹总向来不掩饰自己对李纨的爱慕,每天一束鲜花从不间断,而且尹总高大英俊,谈吐不俗,无论从哪一个方面来说,都不输于刘子光。

    刘子光点燃了一支烟,望着楼上李纨家里的灯光,先是客厅的灯亮了,然后是小城房间的灯亮了一下便熄灭了,应该是把孩子放在床上了,紧接着卧室的灯亮了,浴室的灯也跟着亮了起来,透过毛玻璃,甚至能看到一个高大的男子身影。

    刘子光苦笑了一下,本来此刻应该是自己在李纨家的浴室里洗澡的,真是世事无常啊,不过话又说回来,或许对于李纨来说,尹志坚才是更合适的生活伴侣和事业上的帮手。

    他丢掉烟蒂,发动汽车走了。

    楼上,依然穿着一丝不苟的套裙的李纨对尹志坚说:“谢谢你了,热水器最近总是坏,物业人员修过三次了,还是弄不好,没想到你这个学文科的人,对于电器还这么精通。”

    尹志坚拍拍手说:“小问题,已经搞定了,其实我从小就喜欢理科,学文是家里人的意见。”

    热水器修好了,尹副总就没了继续待下去的理由,他搜肠刮肚想找些话来说,可是却无从说起,只好道:“呵呵,已经很晚了,不耽误你休息了,再见。”尹志坚向大门口走去,心中一个声音在不停地呐喊:“留下我,留下我……”

    但李纨没有任何留下他的意思,将尹志坚送到门口,替他按了电梯的按钮,尹志坚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开口道:“纨,其实我……”

    “天不早了,早些回去休息。”李纨微笑着说,客客气气却又拒人千里之外的笑容让尹志坚心灰意冷。

    “嗯,你也早些休息。”尹志坚走进了电梯,在电梯门关上之前,脸上一直保持着绅士的笑容。

    李纨刚要返身关门,忽然一股劲风从背后袭来,尹志坚居然去而复返,并且一把搂住了自己,强大的男子气息扑面而来,铁一般的臂膀箍的自己喘不过气来。

    “纨纨,原谅我,我实在太爱你了!”身材高大的尹志坚一把将李纨拦腰抱起,用脚踢开门向卧室走去,他却没注意到,那部入户的私人电梯又开始下行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