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泰县建设局计财科办公室,副科长洪辉正在写报告,和大多数机关单位一样,一到下午办公室里就没了人,计财科的科长是个二十六七岁的小娘们,财会中专毕业,除了上网偷菜之外,所有业务一窍不通,洪辉最看不起她,不过人家和局长走得近,隔三差五就去单独汇报工作,这一点是名牌大学毕业的洪辉所不能比的。

    洪辉大学毕业后在一家企业工作,本来干的挺好的,眼瞅着就要升财务副总了,可是由于家里人说企业没前途,这年头还是公务员最吃香,洪辉一想也是这个道理,于是参加了公务员考试,过五关斩六将,居然让他考上了,分配到南泰县建设局工作。

    记得公务员发榜那一天,全家欣喜若狂,一直打光混的洪辉也很快找到了对象,老婆在市商业局当打字员,虽然不是公务员编制,但也算吃公家饭的。

    本以为从此人生就进入坦途了,上班之后才明白这里面道道多了去了,南泰县官场派系斗争眼中,上行下效,作为外乡人的洪辉两眼一抹黑,辨不清方向,在第一时间没站好队,建设局里的几股势力便都将他排除在外。

    这几年洪辉过的很郁闷,在单位里连个说知心话的人都没有,所有的小圈子都排斥他,甚至连看大门的保安都不把他这个副科长当回事,眼瞅着比自己资历低的人都爬上了科长、副局长的位子,洪辉哪能不着急。

    洪辉的老婆王小菊看到丈夫如此的没出息,更是恨铁不成钢,几次三番开导他,让他给局长送礼,把副科长给转正了,但都被洪辉拒绝了,气的王小菊连续好几个月没让老公上床,其实洪辉心里有数,不是所有问题都能用钱解决的,建设局这帮领导的胃口,自家那点积蓄怕是全砸进去也听不到响。

    好在洪辉确实有真才实学,不管谁当局长都要用到他,建设局的账目大多要从计财科过,心细如发的洪辉便利用工作便利将一切他认为日后能用得上的资料收集了起来。

    当然,洪辉也没少记小黑账,他没事就喜欢和建设局小车班的司机们以及文印室的妇女们一起聊天,可别小看这些人,机关里的绯闻大多是从他们嘴里传出来的,而且八九不离十,谁上了谁的床,哪个工程是谁的亲戚包干的,这些洪辉都记着呢。

    皇天不负有心人,转机终于到了,自从周文来到南泰县,一切似乎都变得不同起来,先是张书记双规,又是唐县长落马,县里的格局发生了重大改变,名不见经传的外来干部周文居然当上了县长,而且这位崭新出炉的县长和洪辉一样,是江北市区人,更妙的是,他爱人和洪辉的老婆在一个单位工作。

    天赐良机啊,洪辉觉得这绝对是老天爷照顾自己,所以当王小菊再次提出去周县长家走动走动的时候,他这个榆木疙瘩竟然同意了。

    第一次拜访不算很成功,周县长不是很热情,事后王小菊还埋怨了洪辉半天,嫌他不会说话,其实洪辉心里明白,周县长是个做大事的人,他不需要溜须拍马阿谀奉承之徒,而是需要业务过硬,头脑灵活的大将,而且必须是能信得过的人。

    当洪辉亲手将自己多年来整理的资料放在周县长面前的时候,他几乎都能看到周县长眼中闪烁的精光,那一刻,洪辉知道自己押对宝了。

    这几天县里大事不断,财政局长被市里反贪局的人带走了,县里开常委会讨论新任局长的人选问题,至今没有结论,下面各种小道消息满天飞,各种谣言都有,洪辉和往常一样,根本不参与他们的讨论,而是默默地伏案工作。

    今天是周末,局领导都不在,小喽啰们更是找了各种借口提前下班溜了,办公室里很安静,洪辉手里这份报告很重要,他准备搞好再回去,坐七点钟的末班车回市里和老婆孩子团聚。

    忽然办公室的门开了,科里的几个同事走了进来,表情都怪怪的,小王端起洪辉的茶杯说:“洪科长,你的茶凉了,我给你续点热的。”

    洪辉暗自纳闷,小王可是出名的马屁精,平时连正眼都不看自己的,更别说帮自己倒水了,这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么,他不由自主的拿出烟来叼在嘴上,更惊人的一幕出现了,四个打火机同时伸到自己面前,四张笑眯眯的面孔看起来很是陌生。

    “自己来,自己来。“洪辉心里狐疑,不敢承他们的情,自己摸出打火机点上,同事们收回打火机,赔笑着说:“洪科长加班呢,有什么事交给我们办就行了。”

    洪辉心说交给你们办,你们倒是能办才行啊,不过嘴上却不这么说:“没事,一会就好,你们先走吧。”

    同事们就都讪笑着不走,没事找事的翻出一些文件看着,眼神却都瞟着洪辉。

    忽然,一辆红色的美人豹跑车风驰电掣的开进建设局大院,计财科的美女科长郭娜娜风风火火从车上下来,带着一股香风就进了办公室,脆生生的喊道:“洪哥,你得请客。”

    这一声“洪哥”喊得又甜又嗲,要不是洪辉定力足,骨头都能给叫酥了,郭娜娜可不是个简单的角色,在局里人称“腰别两副牌,见谁和谁来。”不但在建设局吃得开,在全县也是知名的交际花,以前她都是喊老洪的,今天忽然改了称呼,说明有事啊。

    难不成是副科长提成科长?不对啊,就算是科长,也引不起郭娜娜的注意啊,一时间洪辉的心剧烈的跳动起来,他意识到自己可能面临和周县长一样的机遇,越级提拔了。

    “呵呵,郭科长,这是怎么说的?”洪辉一边笑着,一边拿出了手机,刚才手机震动了一下,有新信息。

    “洪哥,今天县里开会,咱们局几个头儿全被拿下了,而且会上确定了建设局长的新人选,你猜是谁?”郭娜娜眨着一双大眼睛趴在了洪辉的桌前,吊带衫下面两只又圆又大的小白兔呼之欲出,洪辉的眼神赶忙避开,望向手机的屏幕:“老洪,准备挑更重的担子吧。”信息是周县长发的。

    一股磅礴的气息从洪辉丹田之处升起,他的腰杆不由自主的挺直了,确定了自己的判断,一定是局长,而且是一把手,周县长做事雷厉风行,要么不办,要办就办到底,要是科长副局什么的,也不至于亲自发信息过来了。

    虽然确定了自己将会是下一任局长,洪辉脸上依然挂着谦虚的笑容:“郭科长,别开玩笑。”

    郭娜娜一拧腰肢:“洪哥,你要是再喊什么郭科长,人家不理你了,喊小郭或者娜娜都行,县里都传开了,周一组织上就会宣布干部任命了,咱们共事那么久,洪哥你可要照顾人家啊。”

    其他同事们也跟着起哄:“洪局长要照顾我们这些老部下啊。”

    洪辉笑道:“好吧,我请客,野味居。”

    众人轰然答应,众星捧月一般簇拥着洪辉出门去了,至于未完成的报告,自然有人帮忙完成,来到院子里,郭娜娜邀请洪辉上自己的美人豹,洪辉笑着谢绝了,和其他同事搭乘出租车前往野味居。

    吃饭的时候,郭娜娜紧贴着洪辉坐着,安排酒水饮料菜肴,调度有方,颇为得力,不大工夫,局里其他几个科长也带着亲信赶来,为洪局长贺喜,席间洪辉喝了不少酒,到后面都有些应接不暇了,还是郭娜娜出面帮洪哥挡了不下十几杯白酒,洪辉醉眼迷离,眼中狐狸精一样的郭娜娜也变得顺眼起来,他暗想,等正式任命之后,不妨把办公室主任的位子让娜娜去坐,也算人尽其才了。

    这场酒喝的天昏地暗,足足喝了一箱子白酒,六十多瓶啤酒,至于结账什么的,根本不用洪辉出面,自然有人安排,喝的醉醺醺的洪辉脚下打着摆子,嘴里舌头也不利索了:“我得回家,今天周末。”

    郭娜娜扶着洪哥,指挥若定,安排了建设局的一辆别克公务车送局长回市里,怕司机一个人搞不定,郭娜娜亲自押车,一路上洪辉说了不少胡话,一双手也没闲着,在娜娜穿着黑丝的大腿上乱摸一气,郭娜娜娇笑不止,连说洪哥你喝醉了。

    来到市里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十一点了,郭娜娜敲来洪辉的家门时,王小菊已经满脸都是怒色了,丈夫每周回家一次,本来都是八点钟到,这次竟然十一点都没回家,打手机也没人接,可把王小菊急死了,差点就要报警了。

    突然看到一个千娇百媚的大美女敲自家的门,王小菊很是纳闷:“你找谁?”

    “嫂子,洪局长喝多了,局里派我送他回来。”郭娜娜说。

    “洪局长?”王小菊有些摸不着头脑,此时司机扶着洪辉上来了,她才醒悟过来,把老公接过来,又邀请郭娜娜和司机师傅进来坐,两人推辞一番下楼走了。

    王小菊把洪辉扶到沙发上坐下,又是泡茶又是递毛巾,忙了一会儿洪辉的酒劲终于下去了一点,他哈哈笑道:“终于轮到我出头了。”

    “洪辉,你喝多少猫尿啊,到底怎么回事?”事情太过突然,王小菊还没反应过来。

    “我当局长了,建设局一把手。”洪辉说。

    “真的!”王小菊喜形于色,扑上去猛亲老公几口,又忙着帮他放热水洗澡,洗掉满身酒气之后,两口子上了床,朦胧的灯光下,王小菊在洪辉眼中似乎变成了妩媚风骚的郭娜娜,他一个饿虎扑食压了过去……

    四十分钟后,王小菊被折腾的浑身没有二两劲,往日三分钟就缴枪的老公竟然变得如此威猛,让她欣喜不已,一边在老公赤裸的胸膛上划着圈,一边说:“洪辉,明天去晓静家走走吧,人家帮了咱那么大忙,得表示一下。”

    此时洪辉的酒劲醒的差不多了,他沉声问道:“家里还有多少钱?”

    “还有六万多点。”

    “拿五万出来。”

    这回轮到王小菊吃惊了:“以前让你送五千块你都不答应,这回怎么下本钱。”

    洪辉举手投足间已经带了领导的气度:“你知道一个局长的价码么,起码十万,建设局可不是清水衙门,这个局长位子多少人做梦都想要的。”

    王小菊说:“行,我都听你的。”

    老婆如此温顺,再次唤起了洪辉的雄风,他一翻身又将王小菊压在身下……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