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小时前,一架美军C17运输机降落在南大西洋英属阿森松岛上的美国怀德威克空军基地,但是从飞机上下来的却是一群不穿军装的人,他们从飞机上卸下一辆长达十米的独立拖车和一个巨大的金属箱子,便开始让若无人的忙碌起来。

    六小时后,一架捕食者无人武装侦察机从怀德威克空军基地起飞,径直向东飞去,那里是广阔无际的非洲大陆。

    无人机在GPS导航系统的指引下飞越浩瀚的大西洋,抵达圣胡安上空,开始了长达数小时的侦查行动,机上的大倍率变焦摄影机和合成孔径雷达对地面进行严密的监视,圣胡安市内的一切行动都通过数据链传输系统传递到阿森松岛上的控制车内,再由控制车转发给兰利大楼的米勒上校。

    而坐在电脑屏幕前的米勒上校,只需要说一句话就能决定捕食者飞翼下任何人的命运,是生还是死,都在须臾之间。

    而圣胡安市内遍布的狙击手和防空小组,却根本没有察觉死神已经在他们头上盘旋了数小时之久,李斯特罗夫斯基安排的两架米格21战斗机也浑然不觉自己的对手已经飞临圣胡安,飞行员还躺在遮阳伞下打着扑克喝着啤酒呢。

    王宫花园内的一切行动,都在米勒上校的监控之下,经过认真比对,他已经锁定了西萨达摩亚王储博比殿下,他需要的是一个合适的机会,争取利用一枚导弹达到最大的杀伤效果,当然,最后的决定权还是掌握在索普先生手里,毕竟他才是出钱的人。

    就在博比给福克纳上校授勋的时候,索普先生完成了和库巴将军的谈判,对于谈判结果他相当满意,事实上根本没有什么谈判,只是索普单方面开出一大堆苛刻的条件,而作为流亡者的库巴很有自自知之明,这个外表粗鲁不堪的非洲军阀其实一点也不笨,他知道现在自己没有资格谈什么条件,只要能回到圣胡安执掌大权,别说是出卖什么资源矿产或者国家主权了,就是索普要他的一个耳朵,他都会毫不犹豫的割下来亲手奉上。

    拿到了沉甸甸的合同,索普觉得身心无比轻松,他并不急着打电话让米勒上校执行最后的计划,他觉得做人应该厚道些,至少应该让博比在圣胡安的王宫里乐上那么一会儿。

    索普驱车回到长滩家里,让他欣喜的是,最近女儿黛米很喜欢和自己在一起,看来她已经渐渐接受这个父亲了。

    打开电脑,看了看米勒上校传来的画面,索普端起咖啡抿了一口,拿起电话说了句:“上校,让一切都结束吧,这个国家需要一个新的开始。”然后便放下了电话,他没有注意到的是,当他拿起电话时,听筒里有轻微的啪塔声,那是黛米在隔壁同时拿起了另一部分机。

    黛米是个聪明的女孩,理查德的一举一动看在她眼里,都会产生许多关于布鲁斯的联想,理查德郁郁寡欢的的时候,她会想到肯定是布鲁斯占了上风,理查德春风得意的时候,她会认为布鲁斯吃亏了,尤其是这两天,她简直是盯着理查德一举一动,甚至监听了他的电话。

    理查德有个习惯,就是在家的时候总是使用固定电话,这给了黛米窃听的机会,当她听到那句含义很深的话后,立刻想到了身在西萨达摩亚的布鲁斯.刘,于是用黑莓迅速给东方恪发了条邮件,让他提醒布鲁斯,理查德有行动!

    东方恪收到邮件的时候,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看到邮件末尾有五个感叹号后,还是立刻告诉了刘子光,刘子光本来是站在靠前的位置,当他带着小阿瑟穿越密集的人群走向东方恪的时候,米勒上校也行动了。

    “发射”来自兰利大楼的命令通过电波传到了阿森松岛,无人机操作员看了看电脑屏幕上热闹喧嚣的花园和站满人的舞台,那上面有个穿西装的黑人正热情洋溢的讲着什么,看他的动作幅度似乎很激动,遗憾的是无人机只有图像监视功能,不能听到他们在讲什么,操作员将靶心对准了舞台中央位置,敲击了一下键盘的回车键。

    捕食者无人武装侦察机的机腹下,一枚海尔法AGM114N空对地导弹喷射出一股灼热的尾焰,以每秒三百九十米的速度向着四千米下的王宫花园激射而去,这是一枚米勒上校特地指定的装有热压战斗部的导弹,本来是打算攻来攻击建筑物或者车辆的,用来打击露天人群目标虽然不能发挥出全部威力,但也绰绰有余。

    剧烈的爆炸当场将临时搭建的木台变成了废墟,台上所有的人都未幸免,距离台子十米范围内的人也遭到殃及,死伤累累,有些残肢碎体甚至飞到了上百米外的树上,整个王宫花园变成了惨烈无比的地狱,这也正应对了海尔法导弹的本义“地狱火”。

    无人机操作员继续通过高倍摄影机评估着毁伤效果,虽然不尽如人意,但是任务已经完成,重要目标全部被消灭,他将无人机调整到回航程序,打了个哈欠,回去补觉了,对他来说,杀死一群活生生的生命就像是在电脑游戏中杀死一堆NPC一样。

    精度达到0.3米级别的照片传输到了兰利大楼,米勒上校欣赏一番后,又传给了索普先生,索普只看了一眼就关上了页面,他是商人,不喜欢看到这种血腥的场面。

    再次拿起电话,打到了库巴将军的宾馆房间内,电话那头传来一阵阵娇喘声,不用想都知道库巴这个无耻的家伙在白日宣淫,索普忍着厌恶,冷冰冰的说道:“将军,我想您现在可以回国了。”

    “是么,太好了,非常感谢……”库巴还没说完,索普就挂了电话,又打给布雷曼矿业公司派驻圣胡安的代表,实际上这位代表只是索普的眼线而已,奉命留在圣胡安观察情况,有时候,高科技的玩意还是不如人的眼睛靠谱。

    “是的,先生,发生了大爆炸,我想没人能活下来,王储、整个内阁,还有福克纳上校,他们全死了!”电话那边传来一阵惊恐的喊声,看来爆炸把这位代表吓得不轻。

    “好吧,继续留意,有异常情况给我打电话。”索普满意的放下电话,抱起了在脚边睡觉的小猎狗,抚摸着它的长毛说:“博比,你的时代结束了。”

    屏息站在书房门口的黛米,提着鞋子蹑手蹑脚的离开了。

    ……

    西萨达摩亚,王宫花园,大爆炸引起的气浪将刘子光掀翻在地,几秒钟后他才爬了起来,头山身上全是尘土,耳朵里嗡嗡直想,鼻子里满是硝烟的味道,再看四周,死伤累累,尸横遍野,小阿瑟就躺在自己身边,洁白的军礼服上涂满了鲜血。

    “阿瑟!”刘子光一把将小黑人拉了起来,这才松了一口气,小阿瑟只是被震昏了而已,浑身上下并无伤痕,血也是别人的。

    再看花园正中的舞台,早已不复存在,变成一个焦黑的大坑,台上的博比殿下、福克纳上校,侍从武官,内阁首脑,以及一些高级贵宾们,全都不知所踪了,很明显,他们被炸得死无全尸!

    现场陆续又有人爬起来,惊恐的看着这一切,外围警戒的士兵冲了过来,也不知所措,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只知道发生了爆炸,或许是事先埋在舞台下的炸弹,或许是有人混进来引爆了炸弹,此刻大家的脑子都乱成了浆糊,幸存者只想着赶紧逃回家去,而失去了军官的士兵们却狂躁的呼喊着报仇,持枪向天扫射,王宫乱糟糟的,哭声和枪声混做一团。

    刘子光抽枪在手,把小阿瑟护在身后,招呼东方恪:“把咱们的人集合起来。”

    东方恪灰头土脸,眼镜上一层血污,他拿起对讲机喊了几声,贝小帅和胡光从远处跑了过来,神色惊慌无比,刘子光注意到贝小帅拿枪的手在颤抖,拍拍他的肩膀说:“别怕,这只是小场面。”

    贝小帅一咧嘴:“哥,这场面还小啊。”

    赵辉和胡清淞也从死人堆里爬了出来,他俩穿的不甚正规,所以每往前靠,反而保全了性命,这会儿也是胆战心惊的,全没了主意。

    “你们带着小阿瑟进王宫躲起来,一定要保证他的安全。”刘子光说道,又从东方恪手里拿过对讲机说道:“李建国,张佰强,你们还活着么?”

    对讲机一阵沙沙响,没有回音,正在担心之时,忽然李建国的声音传了出来:“我还在,你那边情况如何?”

    “老李,博比死了,现在不能乱,你能掌握部队把场面维持住么?”

    “可以,部队在我掌握中。”

    “好,禁止所有人离开现场,在王宫外围拉上防线,擅闯者格杀勿论,另外,我需要雇佣军的无线电波段。”

    “你想做什么?”

    “福克纳死了,我要接管他们。”

    ……

    做个修改,前章中的全球鹰改成捕食者,因为全球鹰是没有武装的,不能发射导弹,特此说明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