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几个小时时间里,博比手下的人并没有闲着,他们根据事先制定好的名单将圣胡安城内所有上流社会的人都请了过来,他们中有文度族人,也有外籍侨民,从事的职业从医生、律师、银行家到教师、商人等,所有人都被半强迫的从家里被人带走,其中就包括牙医卡洛斯医生。

    卡洛斯医生被军人从家中带走的时候并不害怕,因为这些当兵的虽然带着枪,但是枪口并未瞄准任何人,他们彬彬有礼的出示了王储殿下亲笔签名的邀请函,并且善意的提醒卡洛斯先生穿上正装,因为这将是一次盛大的典礼。

    军人们递交了邀请函之后就出门等待了,卡洛斯一家人都松了一口气,牙医紧紧拥抱了妻子和女儿们,低声说:“没事的,我很快就会回来。”然后迅速翻出西装和领带,再次亲吻了家人就匆匆出门去了。

    除了圣胡安城内的上流社会们,全国的酋长们都应邀前来参加王储的登基仪式,按照西萨达摩亚法律规定,新国王登基必须有超过半数以上的酋长们在场见证,虽然有些文度族酋长出于敌意和恐惧未曾前来,但是到场的人数足以达到法律要求的数量,看到大批衣冠楚楚的客人汇聚皇家花园,刘子光不禁再次感叹博比殿下的手腕之高,以德报怨,以宽阔的胸怀来化解民族仇恨,不但能赢得民心,更能打动国际社会,有这样一位睿智的领袖,西萨达摩亚的腾飞就在不远了。

    “我忽然发现,其实博比这个人还蛮可爱的。”刘子光若有所思的对赵辉和胡清淞说。

    “怎么,难道你还了解他的另一面?”胡清淞问道。

    “是的,一个贪婪自私,玩弄权术,贪生怕死的家伙,还喜欢虐待儿童,不过我现在不得不说,其实他是一个好父亲,也是一个好国王,起码是个会作秀的好国王。”刘子光说。

    胡清淞和赵辉面面相觑,再看看身穿礼服,游走于欧美记者之间的博比,两人不约而同的松了耸肩。

    刘子光笑了笑,转身出去,门外站着的老熟人亚历山大,小伙子精神有些萎靡不振,背着一支自动步枪正在站岗。

    “看起来你的心情不太好啊。”刘子光拍拍他的肩膀问道。

    “我很好,谢谢。”亚历山大低声答道。

    见他不愿意多说,刘子光也不勉强,又走到东方恪面前问道:“黛米那边有什么动静?”

    东方恪手里拿着一部黑莓,正啪啪的按着呢,抬头答道:“她说理查德今天不在家,好像在曼哈顿会见什么客人?”

    “保持联络。”刘子光说。

    东方恪叫苦道:“大哥,你也太懒了吧,泡妞都让助理代替啊。”

    刘子光拍拍东方恪的脸说:“谁让你是助理呢,等你当了老板,我也帮你泡妞。”

    ……

    与此同时,纽约曼哈顿的某五星级饭店的会议室外,四个彪形大汉正垂手而立,其中两人是美国白人,戴着墨镜和耳麦,举止自然得体,另外两人明显是非洲黑人,身上的西装也不是很合体,腰间鼓鼓囊囊,分明带了枪械。

    会议室内,烟雾缭绕,流亡的库巴将军穿着考究的西装坐长条桌前,脸上架着一副眼镜,正认真地看着面前的文件,而理查德.索普就坐在他的对面,两眼炯炯有神的盯着库巴的一举一动。

    六个月前索普就曾经和库巴会晤过,那时候库巴将军还如日中天,他傲慢而无礼的拒绝了索普先生的提议,并且当着索普的面枪杀了一个打碎玻璃杯的侍者,老实说,索普并不喜欢这个无知而残暴的军阀,但是相对博比而言,库巴显然是更好的合作伙伴。

    放在库巴面前的意向书中,索普特意安排了一些明显的错别字和逻辑错误,目的是考察库巴的文化程度,事实上索普一度怀疑这位军阀总统是个文盲。

    果然,库巴对意向书并无异议,他装模作样的看了一会儿后说:“原则上我可以同意,但是细节上还需要斟酌一下。”

    粗鲁的军阀居然说出这样斯文的话来,索普毫不怀疑这些话是库巴的秘书临时教的,他揶揄的撇撇嘴:“当然,总统先生,您有权利这么做,不过我想提醒您的是,再过两个小时,嗯,确切地说是一小时五十分钟,博比就会在各国代表和媒体记者面前举行登基典礼了。”

    库巴眼皮跳了一下,他干咳一声:“好吧,我考虑好了,没有任何问题,拿笔来,我签字。”

    索普拍拍巴掌,立刻有人奉上四份装帧精美的合同,在库巴面前摊开,直接指着最后的空白位置说:“在这里签字就可以,总统先生。”

    库巴看也不看合同,笨拙的拿着钢笔在空白处画下了自己的名字,那边索普也刷刷签了字,双方交换再签,只用了三分钟就完成了签字仪式。

    “谢谢你,总统先生,为我们的合作干杯吧。”索普冷笑着收起合同,端起一杯香槟酒和库巴碰了一下,浅尝了一口,而库巴则咕咚一口灌了下去,咂咂嘴说:“索普先生,我什么时候能回国。”

    “我会通知你的,我想这个时间不会太久,在此期间你的一切花费我们都会付账,祝您玩的愉快,再见。”索普伸手和库巴握了一下,带着秘书和保镖出门走了,而库巴则咧开大嘴笑了,对随从说:“我要法式大餐,还要几个小妞,金发碧眼的那种。”

    走廊中,索普掏出手帕擦拭着和库巴握过的手,秘书递过一部手机,他接过来说道:“爵士,都办好了,是的,是这样,我马上就会处理另一件事。”

    他拨通了另一个号码问道:“米勒上校,事情安排的怎样了。”

    “我的捕食者已经在路上了。”话筒里传来米勒上校的回答。

    ……

    西非,下午五点半,全国百分之四十以上的酋长都被邀请到了王宫里,驻圣胡安使领馆的外交官也应邀前来,还有大批圣胡安市内的上流社会,都汇聚在王宫草坪上。

    圣胡安的大街上,高音喇叭放着热情奔放的民族音乐,一些卡耶族战士在街头载歌载舞,努力营造出一种节日的气氛,虽然不算很成功,但起码有些效果,至少圣胡安广大市民的恐惧心理大大减轻了。

    临时搭建的台子上传出高音喇叭的声音:“大家请注意,下面将要进行一个仪式,请肃静。”

    乱哄哄的数百号人都安静下来,看着博比殿下在侍从武官和秘书的陪伴下走上了台子,此时他已经换下了军礼服,穿上了一件黑色的西装,更显庄严得体。

    博比殿下对着麦克风讲了一通感人至深的话,从自己的童年讲起,到留学英国,再到叛军攻陷王宫,自己率领军队打回圣胡安,他的演讲水平很高,不需要发言稿就能侃侃而谈,几度讲的大家热泪盈眶,最后,博比话锋一转,说道:“西萨达摩亚的解放事业,首先要感谢一位勇敢的战士,没有他和他的部下们的英勇作战,我们今天就不可能站在这里,我宣布,授予他西萨达摩亚陆军准将的荣誉军衔,以及自由勋章,他就是,约翰.福克纳上校!”

    顿时掌声雷动,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福克纳上校身上,可怜的上校根本没料到博比会有这一招,正坐在台阶上抽着他的烟斗呢,身上穿的还是那套皱巴巴的军装,一双帆布军靴上全是烂泥。

    不过上校也不是等闲之人,面对热烈的掌声和目光,他稍微整理了一下军装就走到了台子上,面对博比敬了个礼,博比拿过勋章亲自别在上校胸前,又将准将军衔证书授予了福克纳。

    “恭喜你,我的将军。”博比微笑着伸出了手,福克纳也伸出右手和他紧紧相握,台下再次响起雷鸣般的欢呼和掌声,闪光灯亮成一片,不知道为什么,心冷如铁的福克纳上校此时竟然有一丝感动,作为一个职业军人,他感到此刻达到了人生的顶点,由合法政府授予的荣誉军衔和自由勋章,这绝不是金钱可以替代的东西,这一瞬间,福克纳觉得自己所有的努力都是值得的。

    “下面请福克纳将军讲话。”博比将话筒转给了福克纳。

    福克纳面对话筒,只说了一句话:“我和我的小伙子们,随时愿意为自由而战,狠踢库巴这样的人的屁股。”

    下面又是一阵狂呼,这一幕由西萨达摩亚国家电视直播到了圣胡安的每户家庭中,仁慈宽厚的国王,骁勇善战的将军,多么令人感动的一幕啊,此时就连那些对现实不抱希望的人都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看来国家真的有希望了。

    稍微平静了一下,博比再次发言,他说道:“借着今天的机会,我还想说另外一件事情,若干年前,我曾经爱上一个女人,她的名字叫帕瑟芬尼,我永远也不会忘记……”

    刘子光在台下听得津津有味,忽然东方恪急匆匆赶过来,隔着一群人冲刘子光喊道:“老板,有重要事情!”

    刘子光看到他手里拿着黑莓,满脸的焦急,心中一动走了过去,小阿瑟这个跟屁虫也紧紧跟随在后面,此时台上的博比正讲道:“我从未想到自己会成为一个父亲,但是这一天真的来到了,现在欢迎我们的小王子,阿瑟殿下!”

    轰隆一声,讲台瞬间变成巨大的火球,所有电视机前的人都震惊的发现,电视信号突然中断了。

    只有兰利大楼中的某个屏幕还显示着西萨达摩亚王宫花园里的狼藉场面,技术人员评估着轰炸效果,机械式的报告着:“目标确认已经摧毁。”

    高空中,一架捕食者无人机调头向西飞去。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