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五点钟,刘子光也已经起床了,非洲的天气酷热难当,机场宾馆的房间里没有空调,只能将电扇开到最大风力,一觉下来,床单枕头湿透,只好去浴室冲澡,冲了半天忽然发现自来水变成了深红色,仔细一看,水里还掺杂着铁锈渣子。

    宾馆基础设施太差了,铁质管道老化腐朽,以至于自来水中都是铁锈,要换了别人恐怕早就跳着脚骂人了,可是刘子光搓着手中的锈渣若有所思,这个贫瘠而落后的西非小国家欠缺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将来开展大规模基础建设的时候,那订单将会庞大到多么惊人的地步啊,简直就是一桶桶金子等着人来拿。

    忽然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西萨达摩亚采用GSM移动通讯网络,刘子光的手机在这里可以漫游,此时窗外还是黑蒙蒙一片,偶尔有零星的枪声和狗吠,他拿起手机,看到是方霏的号码,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

    “臭坏蛋,干嘛呢,想我没有,对了,今天我们放暑假了,我明天就回江北找你玩。”方霏的声音从万里遥远外传来,略微有些失真,此时圣胡安时间凌晨五点多,而国内已经是中午一点钟了。

    “我在国外出差呢,怕是不能陪你了。”刘子光说。

    “整天出差,一点都不好玩,你在哪儿啊,要不我去找你玩。”方霏娇嗔道。

    “呵呵,你还是别来了,我怕勾起你不好的回忆。”刘子光说完这句话,忽然手机里传来忙音,网络中断了。

    刚要拿起卫星电话打过去,房门被敲响,进来的是一身戎装的小阿瑟,还挎着一柄特制的缩水版佩剑,刘子光打了个响指道:“转一圈我看看。”

    小阿瑟转了一圈,得意洋洋,刘子光拍着巴掌说:“不错,像个小王子的模样。”

    “先生,我是您的侍从武官。”小阿瑟眨着眼睛说道。

    刘子光愣了一下,哈哈大笑起来,博比殿下通过这种方式来体现对刘子光的恩宠,倒也是一个绝妙的办法,看来这位未来的国王还真是挺有手腕的。

    与此同时,徐玉凯、王文君他们几个人也是辗转难眠,虽然都是在缅甸的热带丛林里呆过的人,但是依然不能习惯非洲的气候,尤其是非洲硕大的花蚊子,叮起人来凶狠无比,要不是张佰强给了他们一人一盒清凉油,真不知道晚上怎么度过。

    四个人正睡不着闲聊呢,忽然房门被敲响,王文君下床打开门,门外站的是白天见过的褚向东,他一身军装,背着自动步枪,压低声音说道:“你们几个穿上衣服跟我来,接收装备。”

    床上的三个人精神一振,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跃起,穿上衣服蹬上鞋,跟着褚向东匆匆下楼,来到停车场上一看,十辆国产越野车正静静地停着,地上还放着几口木箱子,当过兵的人一眼就能认出,那是装枪的箱子。

    褚向东身穿迷彩服,头戴奔尼帽,前襟上挂着三道折杠,这是西萨达摩亚的上尉军衔标志,刘子光的安全助理胡光站在他旁边,也穿了一件迷彩上衣,但是没有军衔,徐玉凯等四人不知道叫他们下来有什么任务,都挺直了腰杆双手背在身后,一副蓄势待发的样子。

    褚向东说:“几位兄弟,再过几个小时就要进入圣胡安了,大概你们已经简单了解了这里的形势,现在我再重复一遍,这个国家处在战乱之中,圣胡安城内不太平,搞不好会有人打冷枪,丢个手榴弹什么的,咱们的指责就是保卫老板们的安全,你们五个国内新来的兄弟应该都会开汽车吧,这些越野车是刚刚运到的,你们熟悉一下,免得回头掉链子。”

    徐玉凯等人虽然不是专职司机出身,但是开汽车对他们来说还是小菜一碟,五个人上车发动,在停车场上绕了一圈,褚向东看了他们的表演,拍手道:“行,熄火下车。”

    五人重新聚拢过来,褚向东掀开一口木箱子,从里面提出一支崭新的AKM自动步枪,丢给徐玉凯,又拿出一支SVD狙击枪丢给王文君:“小子,听说你当过狙击手,这个给你用。”

    再看看胡光彪悍的体型,褚向东端出一挺PK通用机枪说:“小伙儿,你用这个比较靠谱。”

    大家各自取了武器,哗啦啦拉着枪栓,对着远处瞄准着,除了胡光之外,四个人都是用枪的行家里手,一看动作就明白,褚向东暗暗点头,心说老板这回带来的果然都是好手。

    又拿出几个摩托罗拉的大功率对讲机发给大家,约定了几个常用的频段,试了通话效果之后,褚向东跳上汽车说:“走,试枪去。”

    几个人纷纷跳上各自的汽车,六辆吉普车如同离弦之箭一般朝着机场跑道奔去,在上面撒欢般的开了一通,来到僻静处,从车上搬下弹药箱,朝着远处的靶子倾斜着弹药,短点射,长点射,打的那叫一个痛快。

    很快就有一辆路虎越野车从机场另一侧开过来,车上跳下四个彪形大汉,M4卡宾枪在他们手中就如同玩具一般,贝雷帽、迷彩服,黑鹰装具,一身行头专业无比,和他们相比,徐玉凯等人简直就是武装的民工。

    褚向东过去交涉了一番,四个大汉这才离去。

    “他们是雇佣军,也算自己人,听到枪声过来查看的。”褚向东简单解释道。

    王文君嘴一撇:“雇佣军了不起啊,我们也是!”

    褚向东笑笑:“我知道,他们一个月最少的三千美元,你们当兵才拿多少钱?”

    王文君不说话了,在果敢当兵待遇很低,一个月几百块人民币生活费而已,要不然他们几个也不会离开特区前往香港讨生活了。

    ……

    “哪里打枪?”胡清淞从床上跳起来问道。

    “应该是他们在练枪。”赵辉按亮台灯,爬起来答道,拉开窗帘一看,东方已经破晓,一轮红日跃起,万丈阳光照耀着生机勃勃的非洲大陆,新的一天开始了,新的时代也开始了。

    昨晚他俩也没怎么睡,讨论了一夜如何开展非洲业务,他俩和刘子光想的一样,西萨达摩亚百废待兴,又有巨大的矿产资源作为支撑,重建葡萄牙人留下的城市,修建高速公路和铁道,以及现代化的港口和国际机场,这些巨大的基建项目,合同可能会高达数百亿美元,如果能接到一两个工程,这辈子都不用愁了。

    反正也睡不着了,两人起来更衣,胡清淞从衣柜里拿出西装来就开始头疼,非洲的天气再加上没有空调,穿西装打领带简直就是一种折磨,他回头一看,发现赵辉竟然换上了短袖衫和大裤衩,顿时惊讶道:“正式场合你就穿这个?”

    赵辉说:“这你就不懂了吧,西式短裤也算正装。”

    胡清淞说:“那行,你也给我来一套正装。”

    两人换了衣服出门去吃早餐,从国内带来的随员们却依然领带西装打扮,他们倒不是不嫌热,而是根本没有衣服替换。

    早餐后,众人在宾馆大厅集合,礼服佩剑的博比殿下在侍从武官和卫队的护卫下出现了,身后跟着一帮西装革履的内阁大臣们,大家简单寒暄后,出门登车,王储的座驾是一辆豪华路虎越野车,内阁大臣们也都登上各自的汽车,卫队士兵们则爬上了一辆敞篷的美制道奇卡车,并且在车头上架起了机关枪。

    刘子光当初在省城购买的十辆战旗越野车本来是随同晨光厂的五十辆装甲车一起装船运来的,不过报关的时候多了个心眼,执行的是另外一份合同,果然,在邻国港口卸货的时候,装甲车因为涉嫌军火交易被海关暂扣,而十辆越野车则顺利的运抵了西萨达摩亚,此刻正好派上用场。

    刘子光率先登上一辆越野车,小阿瑟作为他的侍从武官也跟着爬了上去,胡光担任司机,东方恪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徐玉凯和王文君一左一右,单手举枪,脸上戴着大墨镜,耀武扬威站在踏板上,就是身上的行头差了点,衬衣西裤,翻盖皮鞋,配上草绿色的弹匣袋和牛皮手枪套,看起来不伦不类,土鳖味十足。

    赵辉和胡清淞也上了车,两人怕热,沾了李斯特罗夫斯基的光,坐上他空运来的奔驰越野车,钻进汽车的一瞬间,两人都舒坦的差点叫出来。

    俄国佬抽着雪茄烟,身上依然是厚重的呢子西装,他大大咧咧的说道:“殿下的登基典礼,你们就打算穿这个?”

    赵辉说:“伊凡,难道你不怕热?”

    俄国佬耸耸肩:“难道你们的房间没有空调?”

    “难道你有?”两人异口同声的问道。

    “当然,我自带了柴油发电机和空调,在非洲这种地方,必须依靠自己。”俄国佬嚣张的哈哈大笑起来。

    车队缓缓地开动了,打头的是福克纳上校的雇佣军们,殿后的是马丁的皇家第二旅,王储殿下和内阁大臣们,以及外国投资商的车队走在中央,整个车队足有上百辆汽车,浩浩荡荡向圣胡安驶去。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