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清是女孩子,在兄长面前有撒娇耍横的特权,办公室里紧张的气氛一下缓解下来,赵辉介绍道:“叶组长你已经认识了,这位叶部长,我们家老三,我是老五,小清是小六。”

    刘子光看看叶部长,再看看赵辉和叶清,心说这家人兄弟姐妹之间不但年龄差距大,相貌差异也很大啊,仿佛猜出他所想一般,赵辉又解释说:“叔伯兄弟,我爷爷儿女众多,到了孙子辈就更多了,要是论年龄,我大哥都能当小六的爹了。”

    叶清不满的瞥了赵辉一眼,对叶部长说:“关野失手打死人,我也有责任,如果要处分,算我一份。”

    叶部长不悦地用手指敲着桌子:“叶清上尉,注意你的态度,现在不是在家里,是上级的办公室,难道你在你们二部领导办公室里也是这种样子么?”

    叶清冷哼一声道:“要是在我们那儿,根本不会出这种事情,叶部长你要是怕麻烦不想管的话,我就去找罗总助理。”

    沙发上,赵辉悄悄探头附耳给刘子光解释道:“罗克功现在是总长高级助理,下一步就是副总长了,这老头也是有名的护犊子,关野就是他提拔起来的,所以……你懂的。”

    刘子光点点头,继续听他们说话。

    叶部长苦笑道:“小清,你知道这回发话要严办关野的是谁么?就是老罗,你们又不是不知道老罗现在的处境,多少人等着借题发挥呢,唉,不多说了,这当口出这样的事情,那不是添堵么,壮士断腕吧。”

    不用说的很明白,大家就都理解了叶部长话里的意思,越到高层,事情就越复杂,往往不像表面上那样简单,关野失手打死了人不是关键,关键是这件事会给什么人带来什么样的作用和影响,这才是高层所关注的。

    叶清沉默了一会,说:“我想见见他。”

    “好吧,我帮你们联系一下。”叶部长拿起了电话,让秘书接通了一个号码,说了几句话,放下电话道:“我就不陪你们去了,对了,回头安排军事检察院的同志给小刘和小清做个笔录。”

    刘子光和赵辉从沙发上坐起来,和叶清一起向叶部长敬礼,叶部长指着桌上的东西说:“这个先拿回去,真要褫夺军衔军籍的话,也不是我这个部门负责的嘛。”

    刘子光笑笑,取回了自己的肩章领花军官证,再次敬礼,向后转,随着叶家兄妹离去。

    电梯里,叶清直接按了地下三层的按键,说:“坐我的车走,方便些。”

    下到停车场,刘子光才知道为什么地面上没看到汽车,原来全都停在地下,这些挂着顶级军牌的车辆倒不像想象的那样豪华,大多是普通的奥迪A6,夹杂着一些越野车和旅行车,甚至还有少量的捷达、普桑。

    叶组长的座驾是一辆极酷的进口雪佛兰巨无霸,电影里那些FBI特工都喜欢开这样的车,这让刘子光不由之主的想到了胡蓉,江北市的首席警花也喜欢开造型粗犷的大切诺基,看来性格豪迈的女人在座驾方面也有相通之处。

    上了汽车,叶清娴熟的倒车出来,沿着一条灯火通明的巷道向前开去,刘子光奇道:“怎么不出去?”

    “这不正在出去么?”叶清驾驶着汽车,看也不看刘子光,巨无霸在隧道中疾驰着,忽然一阵熟悉的轰鸣声从上面传来传来,刘子光醒悟道:“我们在地铁隧道下面。”

    叶清不置可否,又是一脚油门,巨无霸风驰电掣,速度上到了八十迈,几分钟后,汽车拐入一条岔道,经过一道闸门后,进入了另一个单位的地下停车场,三人下车上楼,经过一番手续审查,终于在一间禁闭室里见到了关野。

    昔日的特战精英现在已经成了阶下囚,一夜不见,关野脸上就胡子拉碴了,但是精神还挺好,见有人来访,他站起来客气道:“真不好意思,这里也没地方坐。”

    赵辉掏出烟来递给他:“抽一根?”

    关野摇摇头:“我不会抽烟。”

    “对,我忘了你们狙击手是不许抽烟喝酒的。”赵辉自顾自的点上,看向叶清。

    叶清说:“关野,你不要有什么精神负担,我们会处理好的,一切都会过去的。”

    关野笑笑说:“没什么,一人做事一人当,自己干下的事情自己清楚,我有准备。”

    一阵沉默,关野又说:“刘子光,我有件事拜托你。”

    刘子光一抬头:“什么事?你说。”

    “如果我被判死刑的话,请你告诉我爷爷,我是战死的……我不能给关家丢人啊。”关野神情有些萧瑟。

    “你想太多了,误伤人命而已,不会那么严重的。”刘子光劝道。

    又是一阵沉默,房门被敲响,一个军官进来提醒道:“时间到了。”

    赵辉把烟盒和打火机放在床头柜上,说:“闷了就抽一支,可以缓解压力。”

    这次关野没有拒绝。

    三人出了禁闭室,心情都很沉重,回到地下停车场,叶清上车说道:“我还有事,就不送你们了。”

    赵辉急了:“那我们怎么回去,车还在八一大楼呢。”

    “搭地铁,两个人四块钱,二号线军博站下。”叶清一踩油门,呼地一声巨无霸就飙远了,留下傻呆呆吃尾气的两个人。

    “这丫头平时不是这样的,今儿是气迷心了。”赵辉故作轻松地解释道。

    没有车,两人只好步行回去,走在路上闲聊起来,先说起关野的家世来,关家老爷子关山海也是抗日时期的老革命了,不过影响力只限于东南军区这一块儿,再加上离休多年,旧部老战友什么的死的死,退的退,恐怕在孙子的事情上也没有多大帮助。

    至于关野的哥哥关涛,更是派不上用场,这可是京城地面上发生的事情,你一外省衙内,手根本伸不过来。

    “要论老革命,关家老爷子比我们家老爷子差的可就大了,当初关山海还是县大队战士的时候,我家老爷子就是军分区的司令员了,五五年的少将,八一勋章、独立自由勋章、解放勋章都搁家供着呢,老中野的底子,刘邓大军啊,那是闹着玩的么,可惜啊,现在身体不行了,要不然……”赵辉一边走一边吹嘘着自家的光辉历史。

    刘子光听了半天,忽然问道:“你们家兄弟几个长的不是很像嘛,脾气也不大一样。”

    赵辉说:“唔,正常,老爷子亲生骨肉就一个,剩下几个儿女都是收养的,你以为我为什么姓赵啊,因为我本来就姓赵,我父亲的父亲是爷爷的老部下,抗日战争时期牺牲了,那时候父亲才一岁……”

    说到这里,赵辉有些黯然:“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付出的不仅仅是生命,还有妻儿的幸福啊。”

    话锋一转,他又兴奋起来:“老一代抛头颅洒热血,总算给儿孙后代赚下了前程,别管是官二代还是官三代,享受点特权也是正常的,那是人家祖辈拿命换的啊。”

    刘子光半开玩笑的说:“合着我们这些平头老百姓的后代想要过上好日子,还得再革一回命了。”

    “哎,就是这个理儿。”赵辉说。

    两人哈哈大笑,地铁站就在不远处了。

    ……

    关野杀人事件并没有给刘子光带来太多的麻烦,他只是配合军事检察院的人做了一次笔录而已,他自然是据实以告,因为有监控视频作为主要证据,口供只是走个过场而已。

    回到大使馆,护照已经处理完毕,刘子光心情不佳,不愿在首都久留,于是何塞派菲德尔开车送大家去机场飞回江北,汽车驶出大使馆不久,后面就悄悄跟上了一辆民用牌照的轿车。

    首都机场航站区,刘子光一行人乘坐外交牌照的车辆直接进入专机停机坪,大家下车告别的时候,谁也不知道远处有一台长焦相机正对着他们拍个不停。

    ……

    美国,纽约长滩上的一处别墅,初夏的季节,碧蓝的大海一望无际,海风带着瑟瑟的咸味,这一片海滩都归私人所有,白色的建筑物造型优美至极,显然出自名师手笔,戴墨镜的保镖在房顶上警惕的望着四周,园子里的一切尽收眼底,百米外的大门口,不但安装着监控镜头、红外报警器,还拴着四头凶猛的护卫犬。

    理查德.索普打开了电脑,邮件里是一张张陌生的东方面孔,画面不是太清晰,看得出背景是机场停机坪,他端着咖啡仔细端详着标有重点符号的中国人的脸,仿佛想把他的一切印在脑海中一样。

    良久,索普才接上打印机将照片打印出来,拿出一支红笔在这个重要目标的脸上画了个叉。

    “理查德,游泳池下水口堵住了。”外面传来艾米丽的喊声。

    “叫工人来修。”理查德回了一声。

    “等工人来修好,今天就不能游泳了,理查德,求求你了。”艾米丽在发嗲,理查德没办法,只好放下手头的东西走出去修理游泳池的下水口。

    “理查德,博比在这儿么?”书房的门被推开,黛米走了进来,嘴里发出啧啧的逗狗声,博比是一条小猎犬的名字,理查德亲自取得。

    在屋里走了一圈,没有发现博比,却在桌子上发现了一张打印的照片,黛米拿起来一看,顿时呆住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