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段时间,朱毓风过的很不痛快,因为他深深陷入了情网不可自拔,整个人瘦了一圈,干什么都提不起精神,课程拉下了许多,这样下去怕是期末考试怕是要挂红灯了。

    朱毓风家里听说这个情况也很着急,他老爸派遣自己的得力手下前来首都探望儿子,这位叔叔从侧面打听到侄儿是为情所困之后,特地跑到数学系去看了温雪两眼,回来大大咧咧地说:“前平后板,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根本就是个没张开的小丫头,小风你怎么上了大学眼光倒是退步了。”

    “滚!你没有资格评论她。”朱毓风毫无预兆的暴怒了,瞪着满是血丝的眼睛朝这位叔叔怒吼,从小看着朱毓风长大的叔叔顿时震惊了,看来小风病的不轻啊,他摇头叹道:“难道这就是爱情?”

    但是为了挽救大侄子,这位叔叔还是采取了一些手段,他托江北的朋友打听小雪的底细,这一打听不要紧,竟然得到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

    江北市第一中学高三一班的温雪,家境贫寒学习优异,还有一个患病在床的父亲,这些情况都是事实,但这个看起来楚楚可怜的清秀女孩还有不为人知的一面,那就是她竟然是被当地黑社会老大所包养!

    这个消息令他为之一惊,大老板包养女学生不是什么稀罕事,但是这个女孩子竟然是自家侄子的梦中情人,那就另当别论了,于是他又委托别人继续探听,得到的消息更加令人吃惊,这个女孩不但是被包养的,而且曾经牵扯到一桩命案中,这案子在江北当地闹得沸沸扬扬,公安局长的帽子都摘了的,由此可见女孩背后的人有多么强硬。

    做叔叔的哪能眼睁睁的看着侄子和这种不清不楚的女孩子搅合在一起,他马上找到朱毓风,很严肃的将打听到的消息告诉了他。

    “那人姓刘,在当地是黑白通吃的人物,有次他找了几百个混混在一中门口接温雪放学,很多人都是亲眼看到的,温雪父亲换肾的费用也是他赞助的,上大学也是他亲自送来的。”叔叔顿了顿,观察着朱毓风的表情,接着说道:“叔叔没有别的意思,就想给你提个醒,好的女孩子多的是,你还年轻,想找什么样的找不到,喜欢冰清玉洁这种调调的也好找的很,何必……”

    他说不下去了,因为朱毓风的眼神凶狠的能杀人。

    “温雪根本不是那种人,你骗不了我!”朱毓风怒气冲冲的出去了,叔叔怕他干傻事,赶忙示意阿武等人跟着出去。

    失魂落魄的朱毓风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女生宿舍楼下,却正好看见温雪坐进了一辆黑色的奥迪A6,很明显这辆车并不是情敌韩冰的,隐约能看到车后座上有个男人,似乎和小雪很亲昵的样子。

    一声闷雷在脑海中炸响,朱毓风觉得自己的世界都崩塌了,心目中纯洁的野百合竟然是这种人!他不愿意相信,但自己却已经亲眼目睹,他不愿意接受,但现实却无情的将他击倒。

    “风少,你怎么了。”一直尾随在身后的阿武等人扶住了摇摇欲坠的朱毓风,但朱毓风只是淡淡的摇了摇头,推开他们坐在地上,点了一支烟抽起来。

    “叔叔说的没错,这个女孩子是被人家包养的,风少,你醒醒吧。”阿武关切的说道。

    “她应该是有苦衷的,在那样的环境下,不得不如此,我能理解。”朱毓风竟然笑了,脸上浮现一丝病态的红晕,让阿武有些害怕:“她都这样了,你不会还执迷不悟吧?”

    ……

    当小雪接到刘子光电话的时候正在宿舍里打扫卫生,看到熟悉的号码,她惊喜的接通了电话嚷道:“叔叔,你来首都了么?”

    “对,叔叔就在楼下,带你去吃饭买衣服。”站在奥迪车旁的刘子光拿着手机说道,首都的路刘子光不熟悉,车和司机都是从胡清淞那里借的。

    小雪丢下抹布,对两位舍友打了声招呼,就如同欢乐地小鸟般飞下了楼,宁馨儿眉头一扬道:“这么开心,难道说又榜上别的大款了?”

    “难说。”王月琪冷笑一声,伸头望去,只见楼下锃亮的奥迪车和风度翩翩的男子,正拉开车门让小雪上车,心里一股酸溜溜的滋味泛起,说道:“啧啧,成功人士啊,别看咱们的温雪同学生就一副清纯的外表,做起事来可真不含糊。”

    宁馨儿也探头望去,心中同样酸溜溜的,两个女生之间最佳的话题无非是另外一个女生了,她俩关上宿舍门,一唱一和编排起温雪的段子来。

    不管是楼上的两个女生,还是车里的刘子光和小雪,都没注意到不远处花坛后坐着的朱毓风。

    小雪坐进了奥迪车,兴奋地问道:“叔叔,这是你新买的汽车么?”

    “是叔叔朋友的车,借来用用的,说吧,想去哪里吃饭?”刘子光笑呵呵的说。

    “嗯,我听说学校旁边有一家变态辣鸡翅,想去尝尝呢。”如今的温雪已经不是当初那个羞涩内向的中学生了,大学生活将她锻炼的活泼开朗多了,在刘子光面前也不再拘谨,而是随性自如,就像在亲叔叔面前一般。

    “好,就去那儿。”刘子光微笑着说。

    “等等,前面那个是我同宿舍的,我叫她一起吧。”温雪忽然看到迎面走来的陆谨,赶紧说道。

    刘子光让司机停车,小雪推开车门,蹦蹦跳跳跑过去,拉住陆谨说了一会儿,陆谨摇摇头,又点点头,终于还是跟着小雪走了过来。

    两人坐进汽车,小雪介绍道:“这是我好朋友,陆谨,这是我叔叔。”

    陆谨上下打量着刘子光,道:“我听小雪讲过您的故事,没想到这么年轻。”

    刘子光呵呵一笑,从陆谨眼中看出一些别样的意味,看来小雪没少演绎自己的事迹。

    一行人来到学校附近的辣鸡翅烧烤店,点了一些烧烤,一扎啤酒两瓶饮料,三人坐在一起聊起天来,不用小雪开口,陆谨便绘声绘色的将朱毓风和韩冰追求温雪的故事讲了出来,小雪红着脸不时解释一两句,还在下面踢着陆谨的脚,示意她不要夸大其词。

    “大学生活么,就应该这样,我觉得这两个小伙子都不错,可以考虑嘛。”刘子光一本正经地说。

    “真的,您真的同意小雪大学期间谈恋爱?”陆谨瞪大了眼睛问道。

    “难道不可以么?”刘子光反问了一句。

    陆谨沉默了一会,拿起扎啤倒了一杯,没头没脑的说:“我敬您一杯。”

    ……

    饭后,刘子光有事先走了,两个女孩散步回去,路上陆谨不停的打听着刘子光的事情,小雪纳闷道:“你想写小说么?问的这么仔细。”

    陆谨嘿嘿一笑,半开玩笑的说:“是有这个打算哦,不过打算以日记体的形式出现,就叫《陆谨日记之小雪的恋恋花季》。”

    “笑话我,哼,打你。”小雪装作生气的样子,两个女孩打成一团。

    两人回到宿舍,宁馨儿和王月琪正在上网,根本没问两位舍友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更没问关于那辆奥迪车的事情,当然温雪和陆谨更不会主动提起,事实上四位舍友之间的关系泛泛,而且裂痕越来越大。

    第二天就是周末,上午时分,温雪把箱子里的绿色运动服拿出来换上,这还是高二时候沈芳姐帮着买的,是小雪最好的几件衣服之一,换好衣服之后,和陆谨一起出去了。

    她俩一出门,宁馨儿和王月琪的脑袋就凑到了一起嘀嘀咕咕起来。

    “换了衣服呢,肯定又去钓凯子了。”

    “嗯,故意穿旧衣服显示自己清纯,真不要脸。”

    “论坛上的帖子怎么没有多大反响啊?”

    “等等,昨天晚上有球赛,那些男生都没上网。”

    ……

    韩冰的家很远,在京郊某个风景优美的别墅群中,门卫森严,寻常人等根本混不进去,汽车在幽静的别墅区内行驶着,道路一尘不染,树木草坪修剪的整整齐齐,别墅之间的间隔很大,偶尔还能看到游泳池和网球场,可见这里的硬件设施档次之高。

    温雪带了陆谨一起来,韩冰并没有表现出任何不快,反而隐隐有些开心,小雪愿意将闺蜜带来和自己认识,这说明了两人的关系在进步。

    奔驰车停在一栋别墅前,房子的气派和豪华让两个女孩都瞪大了眼睛,这样的房子只有在日漫或者韩剧中才能见到,独栋别墅,能容纳四辆汽车的车库,碧绿平整的草坪,树荫下摆着白色的躺椅和圆桌,戴草帽的园丁正修剪着枝叶,木质狗窝旁,两头名贵的德国黑背正懒洋洋的趴着。

    和那些小别墅不同的是,这栋房子很大,汽车可以直接开到门廊下,汽车刚停稳,房门就开了,一个穿白色衣服的面目黝黑的南亚女人帮他们拉开车门,用不熟练的汉语说道:“欢迎光临。”

    陆谨和温雪对视了一眼,都悄悄吐了吐舌头,韩冰家还真不是一般的有钱,司机、园丁、连传说中的菲佣都有。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