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林深处是博比殿下的行宫,虽然只是几顶简陋的帐篷,但是表面功夫做得很足,王室卫队身着美式丛林四色迷彩服,头戴红色贝雷帽,手持步枪站在入口处,很有礼貌但是很坚定地要求刘子光解下配枪,随行人员也不得入内。

    张佰强当场就要发飙:“狗日的黑鬼,也不想想是谁救的他的命!”刘子光摆手示意他冷静,看了看周围的情况,几个白人雇佣兵正坐在吉普车上饶有兴趣的盯着他们,看来福克纳上校已经到了,他解下腰间的西格P210手枪递给亚历山大,对卫兵说:“可以带翻译么?”

    卫兵用对讲机请示了上级,这才允许刘子光带东方恪进去,他俩走进“行宫”被安排在帐篷外的长椅上坐下等候殿下的召见,这下连东方恪都有点火大,什么玩意啊,不就是一非洲酋长么,进化还不完全呢就开始摆王室的谱了。

    但是刘子光却充分理解博比的所作所为,这位王储一回到西萨达摩亚就开始拉拢忠于自己的人马,如果不摆出上位者的派头的话,是无法折服臣民的。

    这次博比并没有像上次那次不由分说就把自己的外甥打入另册,而是承认了西人解的合法地位,还给了马丁一个皇家第二旅准将旅长的头衔,至于李建国,也授予了西萨达摩亚皇家陆军上校的荣誉军衔。

    十分钟后,博比和福克纳上校的会谈结束了,殿下亲自将上校送出帐篷,并且亲切握手告别,福克纳上校特地穿了熨烫的笔挺的军常服,还佩戴了一条金黄的绶带,腋下夹了根手杖,可谓给足了博比面子。

    送走了上校,博比将刘子光迎进了帐篷,却绝口不提刚才谈了些什么,达成了什么协议,刘子光也不会主动去问,他知道博比在玩两头讨巧的平衡战略,无非是拉拢加挑拨而已。

    帐篷里已经摆了两张写字台,准备进行隆重的签约仪式,刘子光把博比从英国营救出来,殿下投桃报李,承诺推翻库巴的统治后,伍德庄园地下的矿藏将严格按照法律程序处置,也就是说,作为土地主人的刘子光将得到处理矿藏的优先权。

    空口无凭,两方在丛林密营中签下了合作意向书,虽然条件比较简陋,但是派头还是做得很足,签完字之后,还有侍从上前用专用的器具在字迹上滚一下以免墨水污染纸张,另有王室官员在文件上小心翼翼的用了宝玺,然后刘子光和王储握手留影,闪光灯响成一片。

    “刘先生,祝愿我们的合作能够给这个动乱的国家带来和平,能够西萨达摩亚人民带来无尽的福祉。‘王储说话很有水平,一句话就把合作提升到了一定的层次,在场众人纷纷鼓掌,刘子光注意到,小阿瑟穿了件裁剪合体的军礼服,俨然已经是王储殿下的侍从官了。

    注意到刘子光在看自己,小阿瑟冲他呲牙一笑,小家伙虽然穿的很隆重,但总归是个孩子。

    刘子光也冲他眨了眨眼睛,就听到博比说:“刘先生,我还有个请求,您手下的三位勇士,如果暂且没有安排的话,我打算聘请他们做我的侍从武官。”

    刘子光知道这是博比在向自己示好,表示愿意把自身安全交给对方负责,既然如此他乐得顺水推舟:“当然,殿下,我很愿意。”

    博比矜持的点点头道:“谢谢。”

    会见结束了,侍从官适时的掀起了帘子:“阁下,请。”

    ……

    非洲之行暂时告一段落,每个人都有了自己的归宿,张佰强、褚向东、陆海分别得到五万欧元的酬劳,并且有了稳定的职业,给博比当侍从武官,从横行大江南北的悍匪摇身一变成为穿制服的体制内人士,一时间让三人有些不适应,但是刘子光说的天花乱坠的前景却让他们憧憬不已。

    “等博比复了国,你们就都是开国元勋,起码封个爵士少将啥的,以后回家就是外籍贵宾,拿外交护照的,谁也不敢拿你们怎么着。”

    出于这种考虑,他们便捏着鼻子接受了任务,而亚历山大则要回到他的俄国老板那里去,夺人大将不厚道,再说刘子光现在也没迫切到需要挖角的地步,至于东方恪,则跟随刘子光回国,经过考验之后,他已经正式荣升为红石控股的高层管理人员,刘子光的秘书。

    战争还在继续,但似乎已经胜券在握,据说圣胡安城内的文度族人已经开始逃亡,城市断水断电,每到晚上漆黑一片,只有丧心病狂的库巴纠集了一帮死党,叫嚣着打巷战来保卫属于文度族人的自由与和平。

    但库巴的败亡只是时间问题了,刘子光必须迅速赶回国内,联系矿山生产设备和大量熟练技术工人,一旦政局企稳就迅速装船运过来。

    他带着东方恪乘坐老马利根的DC3飞往贝宁,从这里乘坐越洋客机飞回中国,这一趟折腾,亚洲欧洲非洲,飞机火车轮船,行程几万公里,杀的人也不在少数,经历了这一番磨难之后的东方恪,明显淡定了许多,举手投足间隐隐有了些成功者的风度。

    当然,这和他账上的五万欧元也有关系,钱是男人的脊梁,如今的东方恪,腰杆挺得笔直。

    首都机场,前来接机的是一个年轻小伙子,一看就是军人出身,他殷勤的帮刘子光提着行李,还称呼他为“首长”,走出航站楼,外面停的果然是一辆京V牌照的奥迪A6,但风挡下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车证,只是贴了个小小的标记,刘子光认识,这是进出中南海的电子通行证。

    首都的交通依然是拥堵不看,但是这辆奥迪A6却能畅通无阻,一路上交警不但不阻拦,还帮着开道,很快就抵达了后海边赵辉的四合院,司机招呼客人下车,把他们的行李提进院子交给其他服务人员才离去。

    过了一会儿,赵辉终于回来,满脸的喜气,刘子光问他怎么回事,他也不隐瞒,笑着说:“刚从301回来,老人手术非常成功,再撑几年没问题。”

    刘子光便不再多问,简单介绍来一下西萨达摩亚目前的局势,赵辉沉吟道:“没想到局势还真被你扭转过来了,我这就打电话让胡清淞过来。”

    不大工夫,胡清淞赶到,没等刘子光开口他便说道:“我已经在准备资金了,初步投入两亿美元,不出意外的话下周就可以到位。”

    赵辉惊愕道:“你哪来的这么多钱?”

    胡清淞笑道:“难道你没注意到最近股市的变化么?”

    “哦,我说怎么那么不正常,原来是你在拉高出货啊。”赵辉恍然大悟。

    胡清淞笑而不语,就算是默认了,对于这种嗅觉灵敏的金融大亨来说,这么巨大的矿产资源当然不会撒手不管,事实上西萨达摩亚的局势一直在他的监控之中,虽然博比还未进入圣胡安,但是战局已经明朗化了,库巴的退位只是时间问题,而最近几个月来,刘子光的工作卓有成效,不但在当地形成了不小的影响力,还组织了一支战斗力很强的队伍。

    “祝我们合作愉快。”三只手握到了一起。

    赵辉意气风发道:“走,出去找点乐子去。”

    于是三个人也不开车,步行上了大街,就在后海一带转悠,春末夏初的首都,阳光明媚,春暖花开,三人一边溜达一边高谈阔论,迎面过来几个靓丽的小姑娘,粉嫩的如同路边的花蕾,赵辉就忍不住了,冲姑娘们喊道:“嗨,玩去吧?”

    哪知道小姑娘们一点也不怵他,反而不屑一顾的挑衅道:“大叔,你丫鸡巴够长么?”

    三人爆笑起来,胡清淞笑道:“要搁以前,你丫这就是流氓罪,要逮进炮局的。”

    正笑着呢,从后面又过来几个打扮入时的小伙子,个头都挺高,发型也很新潮,显然这些年轻人是一起的,男孩们警惕的瞪了这三个大叔一眼,护着女孩们走了。

    “不行,我得去看看我侄女。”刘子光忽然说道,这些年轻人的年龄也不过二十出头,就变得如此开放豪迈,让他一时间对小雪的生活环境产生了担心,说到底人家老温大叔还是拜托过他照顾女儿的呢。

    “你还有侄女?在哪个大学,或许我认识人呢。”赵辉说。

    “北清大学。“刘子光自豪的说,然后又补充了一句:“托关系就算了,我不想让她及早的接触这些东西。”

    ……

    北清大学一隅,身着夏装的小雪含着雪糕蹦蹦跳跳的走来,手里提着一袋猫食,当她把猫食摊在石板上的时候,面前那只胖乎乎的三花母猫却不吃,只是望着她手中的雪糕喵呜喵呜的乱叫。

    “你要吃这个么?”小雪把雪糕递了过来,大花猫舔了一下却转头走了,小雪很失望,还以为母猫不喜欢吃,哪知道转眼母猫就带着三只小猫出现了,轮番来舔小雪手中的雪糕,原来它是觉得好吃,带孩子们一起来吃呢。

    “猫咪也怕热啊。”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不用回头就知道是韩冰来了,自从上次的事情之后,小雪已经不再去食堂工作,而是在图书馆找了个兼职的工作,那里氛围极好,工作清闲薪酬又高,很多同学抢这个职位都抢不到呢,当同宿舍的同学知道小雪在图书馆兼职之后,都羡慕的了不得,说一定是朱毓风帮忙安排的工作。

    “你来了。”小雪拍拍手站了起来,面对韩冰的时候,她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轻松随意自然,就像是和家人在一起那样。

    但韩冰却有着另外一种情愫,今天的他似乎有些压力,期期艾艾的说:“温雪,我……想请你到我家做客。”

    “嗯?你家在首都么?”小雪显得很吃惊的样子,在她的印象中,似乎大学同学应该来自于天南海北才对。

    “就算是吧,其实……我妈妈想见见你。”韩冰挠了挠后脑勺说,这句话他想了很久是不是要说出来,但最终还是硬着头皮说了。

    本以为小雪会惊恐,会羞涩,会推辞,因为见父母通常意味着家长的认可,而自己的家世是如此的显赫,韩冰生怕会给小雪带来压力,但是预想的这一切都发生,小雪只是甜甜的一笑:“行,什么时候?”

    “就这个周末。”韩冰如释重负,同时又有些失落,难道温雪心里并没有这种意思,只是将我当做普通同学?

    “阿嚏”小雪忽然打了个喷嚏,揉揉鼻子说:“一定是有人在想我了,是爸爸,不对,爸爸刚打过电话,应该是叔叔。”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