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249轻型机关枪是美军制式武器,可以使用M16的三十发弹匣或者200发弹链,轻便易携行,火力相当猛烈,但并不是什么人都能玩得转的,到了一般小混混手里就是浪费子弹的料儿,只有受过军事训练的士兵才能将这挺轻机枪的火力发挥到极致。

    老板面露难色道:“这是迈阿密的朋友托我订的货,好不容易从本宁堡运出来的,听说是卖到墨西哥去派大用场,所以很抱歉。”

    “我也是要派大用场。”亚历山大说,他知道老板在故弄玄虚自抬身价而已,墨西哥贩毒团伙购买武器的渠道多了去了,犯不上从纽约布鲁克林的小枪店里拿货,再说,不想卖的货物摆在店里算什么。

    “好吧,让我考虑一下。”老板装模作样的想了一阵,伸出两根手指:“两万美元。”

    刘子光眉头略皱,两万美元,合成十三万人民币,就买一挺轻机枪,这不明摆着坑人么,这些钱拿到赵辉那里不知道能买多少挺国产班用机枪呢,但是也要考虑到人家的成本问题,从陆军基地往外倒腾武器可是犯了杀头的大罪,赚点差价也不为过。

    亚历山大可不像刘子光这么善良,他冷笑一声说:“米尼轻机枪去年比利时兵工厂的报价是五千欧元,美国生产线的产品应该也是一样的价格,你加价出售我没意见,但不能加那么多。”

    老板知道遇到行家了,赶紧解释:“您知道,持外国护照是不能买枪的,即使是美国人,申请枪牌也是很复杂的事情,需要无犯罪证明和纽约市政厅、纽约警察局、联邦调查局的的审查,我帮你们省下这些流程,是冒着巨大的风险的,而且还要支付墨西哥那边的违约金,也是一笔不小的数字。”

    “好了,五千美元现钞,愿意卖我们就成交,不愿意就算了。”亚历山大很不耐烦的说道。

    “一万美元。”老板也是个狠人,张嘴就降了一半。

    “五千美元。”

    “七千五百美元!不能再让了。”

    “五千美元。”

    “OK,你赢了,五千美元,但是子弹要另外买。”老板终于妥协,亚历山大露出了狡黠的微笑,刘子光也冲他挑起了大拇指。

    最大宗的交易完成,大家心情都很好,刘子光又挑了一只鲁格M77步枪,这种配备光学瞄准镜的狩猎用步枪在美国销量很广,价格比名闻遐迩的雷明顿M700便宜许多,但质量一点也不逊色,使用民用0.308英寸温彻斯特子弹,是打猎的好选择。

    亚历山大另外买了五百发5.56毫米机枪子弹,老板忙不迭的帮他们打着包,开玩笑道:“看样子你们是准备打一个夏天的猎了。”

    “是的,有很多猎物要打。”亚历山大说着,走到墙角位置拽断了监视器的电线,将一盒录像带拿了出来。

    “这个我带走,你没意见吧。”

    “请便。”老板无所谓的松了耸肩。

    两人提着大包袱从后门离开了,老板再次把厚厚一叠现钞在点钞机里面过了一遍,眉开眼笑,事实上那挺机关枪根本不是从本宁堡偷出来的,也不是准备卖给墨西哥毒贩的,而是几个黑人少年在街上捡到送来的,老板只花了三百美元就买下了这个大家伙,一直以来难以出手,好不容易今天遇到两个外国肥羊,才把这个烫手货卖出去,他开心都来不及呢。

    想了想,他还是拿起了电话,给本地黑帮头子打了过去:“亚力克,我是老吉米,最近没招惹什么人吧,唔,我只是想提醒你一下,今天有两个外国人在我这里买了一些重武器,我想大概他们要发动一场战争,嗯,不客气,应该的。”

    挂了电话,他又拨通了另外一个号码:“杰拉德警官么,有这么一件事,我觉得有必要和您说一下……”

    刘子光和亚历山大提着箱子从后巷出来,走到租赁的福特野马汽车旁,打开后备箱,掀开毡垫把备胎拿出来丢到一边,将箱子藏进去,咣当一声盖上后盖,驱车远去。

    新买的枪械需要试射,索普的家需要踩点,撤退的路线和离开美国的方式都要进行策划,千头万绪,不知道从何开始,刘子光驾驶着汽车慢慢的在车流中徜徉着,两边的高楼大厦鳞次栉比,光怪陆离的霓虹灯和招贴画,墙上的涂鸦,垃圾筒旁抽烟的老人,热气管道上方蜷缩的乞丐,社区篮球场上穿着嘻哈服装的黑人少年,都彰显着布鲁克林的风貌。

    前面路边停了一辆警车,白色的车身上印着NYPD字样,穿黑制服戴八角警帽的警察摆手示意停车,刘子光很配合的将车停在路边,轻声说:“萨沙,冷静点。”

    亚历山大面无表情,将手伸到腰间打开了手枪保险,刘子光的双手一直很老实的放在方向盘上,脸上浮起殷勤的笑意,大腹便便的警察手按在枪柄上走了过来,盯着刘子光问道:“知道你刚才超速了么?”

    刘子光暗暗叫苦,超速倒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如果警察提出要查看自己的驾照就麻烦了,肯定要下车检查,到时候一场枪战是避免不了的。

    他瞟了一眼亚历山大,得到一个肯定的眼神,正要行动,忽然后面传来刺耳的刹车声,一辆轰响着音乐的跑车看到前面的警察,急忙刹车后退,坐在驾驶位上的分明是个黑人。

    警察立刻拔枪大吼一声:“停下!”那还顾得上去管刘子光的驾照,钻进警车追逐而去,两人相视一笑,发动汽车离开,这个小插曲也让他们知道了布鲁克林的另一面。

    回到小旅馆休息了一晚,第二天先去索普家踩点,根据托马斯提供的情报,理查德.索普自幼生活在纽约布鲁克林区,是地道的纽约人,他的新房子买在皇后区靠近杰梅卡湾的地方,这里是富人居住的所在,环境优雅,安静祥和,远比布鲁克林嘈杂繁乱的大街要优越的多。

    纽约的街道用数字命名,东西南北四通八达,虽然城市庞大无比但是不容易迷路,再加上GPS导航仪的帮助,很轻松地就找到了索普的家,这里靠近海湾,家家户户都有宽敞的庭院和小型码头,整洁的街道上静悄悄的,偶尔有垃圾车驶过。

    刘子光和亚历山大坐在车里,用望远镜观察着索普家的庭院,几个工人在草坪上搭着台子,拉着电线,似乎在准备什么,看似毫无防范能力的花园式围墙上,装着红外线报警装置,稍有触动就会惊动保安公司,另有数具摄像头监控着庭院的每个角落,最让人头疼的是,索普家居然养了四头猛犬。

    “还不止这些呢。”亚历山大手举着望远镜说道,镜头里出现了几个黑衣保镖的身影,壮硕的体型,耳朵后的空气耳麦都表明了他们的身份。

    看来索普早有准备,不过这正说明他人在纽约,刘子光决定在这里等上一等,如果索普回家的话,就直接上去把他干掉。

    但是他们却没有料到,长时间坐在车里监视索普家的行动被路边一所房子里的白人老太太看到了,神经质的老太太盯了他们许久之后,给警察局打了电话,不到五分钟,一辆警车便开到了现场,两名警员下车要求刘子光和亚历山大出具身份证件。

    这回他们早有应对,亚历山大拿出了驾驶证,刘子光也出示了护照,说是来自中国的商人,想在这里买一所房子,今天特地来看环境的。

    皇后区的警察和布鲁克林那些恶声恶气的警察很有不同,他们彬彬有礼,热情大方,刘子光儒雅的风度和脸上的金丝眼镜都让他们相信这是一位来自中国的富翁,而且那个神经质的老太太无故报警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于是警员很热心的向刘子光介绍说:“河对岸有一家房子正在挂牌出售,我想您一定会感兴趣的。”

    “是么?”刘子光顺着警察手指的方向看过去,不禁暗暗叫好,原来那所空房子正好和索普家的豪宅隔了一条河而已。

    “谢谢先生。”刘子光和警察握手告别,来到了河对岸的房子,人已经搬走了,房门上挂着经纪人的联系电话,草坪上的荒草有半人多高,码头上的小船也锈迹斑斑,在这个地方狙击索普,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从这个角度看索普家更加一览无遗,后花园和小码头都在射程之内,刘子光看到院子里拉的彩条纸说:“大概他们家要准备什么庆祝活动,或许是生日PARTY,而且就在周末。”

    “那就是明晚了,索普一定会参加的,到时候就是他丧命之时。”亚历山大说。

    订好了计划,两人趁空余时间去新泽西郊外沼泽地熟悉了一下枪支的性能,第二天一大早就开车汽车堂而皇之的进驻了那所空房子,在草坪上开辟了射击阵地,标定了方位和射击诸元,准备晚上大杀四方了。

    夜幕降临,客人陆续来临,索普家的后花园宾朋满座,但奇怪的是大多是高中学生,只有很少的成年人参加。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