壁炉里的火哔哔剥剥的烧着,房间里温暖舒适,这种高级套房里配备了微型厨房,博比殿下亲自为大家煮了一壶英国式的下午茶,趁着煮茶的空当,他坐在了松软的沙发上,向刘子光做了个有请的手势。

    “继续我们刚才的话题,介绍一下您是怎么知道理查德.索普这个名字的。”

    刘子光说:“殿下,事实上我知道一切,包括布雷曼矿业和您的不平等合同。”

    惊惶之色在博比眼中稍纵即逝,他起身扫了一眼蜷缩在角落里的小阿瑟,然后说道:“对不起少陪一下。”

    “请便,殿下。”

    博比进了卧室,关上门,拉开抽屉检查一番,东西都在,连摆放的位置和次序也没变,然后他又打开保险柜,看了看里面的现钞和文件,沉思片刻拿了便笺和铅笔出来,回到客厅中说道:“先生,我不知道您代表的是谁,但是我可以告诉您的是,索普先生和我的合作非常愉快,我的军队已经攻克了圣胡安机场,马上就要挺进圣胡安了,如果您想在这个时候劝我做出一些其他的决定,那我只能说声抱歉了。”

    刘子光意识到博比并不是个脑满肠肥的傻瓜,不是一两句话就能骗住的人,对这种人最好的办法就是开门见山,用铁一般的事实打击他的自信和矜持。

    “殿下,恕我不能同意您的观点,您刚才说您的军队,但是据我所知,那支以丰田皮卡和机关枪武装起来的雇佣军并不属于您,他们只忠于福克纳上校和他的白人军官们,或者说他们只忠于金钱,他们甚至不是您的臣民,我很难想象一个国王依靠外国军队来统治他的国家,而且这支外国军队还是拿别人薪水的。”

    果然,听了刘子光这番话,博比的脸色变了,但他依然强硬道:“我相信索普先生是一位正直的绅士,更相信福克纳上校是位值得尊敬的职业军人,如果您的话说完了,那么请吧。”

    两人的对话是用英语进行的,从小在香港长大的乌鸦也听得懂英语,尤其是最后一句,立刻愤然而起:“扑街,你搞咩!”

    “冷静。”刘子光以眼神制止了乌鸦,慢条斯理的说:“殿下,我想一位正直的绅士是不会用每月五万英镑来打发一位未来的国王吧,尤其是这位国王的土地上还蕴藏着价值几千亿美元的矿产的时候。”

    博比的瞳孔立刻缩小了,此时小厨房里传出电热水壶的啸叫声,他起身道:“请稍等,我们的茶水好了。”

    沏茶的时候,博比的脑子在迅速转动着,他吃不准刘子光到底知道些什么,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的话大多数都是可信的,尤其是最后一句,西萨达摩亚的土地上肯定蕴藏着巨大的财富,不是钻石就是铜矿,反正是国际资本市场上抢手的东西,想到这里他就豁然开朗了。

    “亲爱的先生们,来尝尝我煮的下午茶,这是我在伦敦留学的时候学的手艺。”博比亲自把茶壶端了过来,殷勤的帮客人们倒着茶,还瞥了一眼角落里的小阿瑟,温和的说:“阿瑟,去拿些茶点来给先生们。”

    小阿瑟拖着满身伤痕去橱柜里拿了一盒曲奇饼过来,恭敬的说:“先生们,请慢用。”

    博比很有礼貌的说声谢谢,拿起盒子请刘子光拿了一块曲奇,很随意的问道:“刘先生,我注意到您脖子上的那枚挂坠,好像很有我们西萨达摩亚的特色,请问是马丁送给您的么?”

    “哦,不是,是您的仆人小阿瑟送给我的,为了感激我两次救了他的命。”刘子光不明白博比怎么忽然提到这个问题上,但还是如实的回答了问题,在聪明人面前,尤其是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之前,诚实的回答是最好的选择。

    “很精美,好像是失传的手艺,冒昧的问一下,我可以看看么?”博比说道,努力装出只是因为好奇的样子,这让刘子光更加疑惑,但还是摘下来递给了博比,同时小阿瑟也莫名其妙的看着博比,不知道主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博比翻来覆去的看着这个造型古朴的木质吊坠,似乎陷入了深深地回忆中,半晌他才问道:“阿瑟,这个东西是哪里来的?”

    “是妈妈留给我唯一的东西。”小阿瑟怯生生的说。

    “你妈妈叫什么名字,孩子?”博比的声音有些颤抖了,眼中似乎燃起了希望的火焰。

    “希拉里……”小阿瑟答道,刘子光敏锐的注意到博比眼中的火焰迅速熄灭了。

    “这是他们叫她的名字,但是妈妈告诉我,其实她叫帕瑟芬尼。”小阿瑟继续说道。

    博比殿下如遭雷击,端着茶杯的手都颤抖了,方糖在杯子里哗啦啦直响,他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赶紧放下茶杯说:“唔,或许遇到老朋友了,孩子,你妈妈现在哪里?”

    “死了,早就死了,她得了病,治不好的病。”

    博比眼神黯淡下去,挥挥手说:“孩子,你去休息一下吧,我和先生们有事情谈。”

    小阿瑟回避了,博比喝了口茶,恢复了饱满的精神,继续起刚才的话题:“刘先生,你刚才似乎提到很有价值的矿藏,我能知道细节吗?”

    “当然可以,殿下,这是一个初步储量三十亿吨的富铁矿床,就在我的领地下,对,您不必惊讶,就是我的领地,以前叫伍德庄园,现在已经属于我了,而且是经过合法的购买手续,有地契和合同,所以,这笔财富应该是属于殿下和我,以及全体西萨达摩亚人民的,而不是贪婪狡诈的跨国公司商人们。”

    “可是……”博比摩挲着茶杯,似乎在筹措用词,但最后还是很不客气的指出:“刘先生恕我冒昧,我看不出您和索普先生有任何区别,你们都是有所图的,而且,仅就实力而言,您恐怕明显比不上索普先生。”

    刘子光哈哈大笑:“殿下,区别很大,相当之大,首先我是在保护我的私有财产不被侵犯,而不是觊觎别人的东西,然后我是西萨达摩亚人民真正的朋友,索普只会雇佣军队屠杀您的士兵和人民,而我却把武器免费赠送给他们,为您武装起一支由卡耶族人组成的完全效忠于您的军队,最后,我想殿下一定知道全世界最有钱的是什么人吧,不是美国人,更不是日本人,而是中国人,所以实力方面您完全不用担心。”

    博比脑海里顿时浮现出一幅画面,中国太太团在伦敦街头扫货的场景,什么路易威登爱马仕,统统一扫而光,根本连价格都不问,中国的留学生,买房子和跑车都用现金支付,从不贷款,唯一能和他们匹敌的,恐怕只有那帮石油王子了。

    “您说的很对,但是我需要考虑,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对么?”博比还是没有把话说死,精明的他深知单独依靠某一家对自己来说都不是好事,最绝妙的办法就是游走于两家甚至多家之间,争取最大的利益。

    “当然,您确实需要好好考虑一下了,好了,我们该告辞了,顺便说一下,小阿瑟是个好孩子,我希望殿下以后不要再打他。”

    博比眉头一挑,挑衅似的说:“这是我们合作的条件之一么?”

    刘子光注视着博比的眼睛,沉默了几秒钟,答道:“是的,我确定。”

    没想到的是,博比竟然伸出了手:“先生,你才是真正的绅士,我会认真考虑和您的合作的。”

    刘子光明白,博比这回是真的动心了。

    他们告辞之后,博比立刻拿起了电话找来了自己的私人医生,为小阿瑟敷了药,还抽了一点血,然后殿下自己也抽了一管血液交给医生带走。

    做完这些事情,已经是深夜时分,博比殿下披上了睡袍,端着一杯香浓的咖啡来到小阿瑟床前,端详着他的小脸,看了许久才回到房间,对着镜子呆呆的看着自己苍老的容颜。

    镜子中的博比殿下留着络腮胡子,形容憔悴,萎靡不振,还有大肚腩和眼袋,但这张脸却在慢慢的变化,渐渐地消瘦、英挺起来,胡子不见了,肚腩没有了,睡袍也变成了意气风发的笔挺军服。

    那是十年前,博比刚从英国留学回来,年轻的他不喜欢王宫的氛围,而是选择住在欧洲人开的圣胡安大酒店,一位名叫帕瑟芬尼的舞女吸引了他,年轻的王子和美丽的女郎坠入爱河,一发不可收拾。

    国王知道了这件事情,却并没有指责儿子,而是一纸命令将他送往法国圣西尔军校学习进修,当博比两个月后从法国偷跑回来的时候,帕瑟芬尼已经不见了,两人拍的那些照片也全都付之一炬,博比发疯一样满世界寻找心爱的女人,但在国王的严令下,没有人敢帮他,势单力孤的王子最终只能选择了妥协,在继承权面前,他毫无抵抗能力。

    时隔十年,当年他送给帕瑟芬尼的吊坠重现人间,要知道这不是普通的饰物,而是用珍贵的绿檀木雕刻成的王族身份象征,绝非一般人可以仿造和佩戴的,所以当博比看到刘子光脖子上戴着这东西时,立刻岔开话题询问起来历,没成想竟然牵出这一段往事来,真让他百感交集。

    这些年来,博比身为王储,却放浪形骸,自暴自弃,以至于近四十岁的人还没有子嗣,此刻忽然跳出来一个这么大的儿子,怎能不让他心乱如麻。

    当然,为了稳妥起见,亲子鉴定是必须要做的,博比打定主意,如果小阿瑟真的是自己的亲生骨肉,那就在合作的事情上把天平向刘子光那边稍微倾斜一下,因为他注意到,这个慈悲心肠的亚洲人似乎也很关心小阿瑟,自己可以在这上面做些文章。

    毕竟他不单单是一位父亲,更是一位未来的国王,不可能感情用事而忽略了国家的利益。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