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谈妥之后,酒也喝得痛快多了,欢宴之后大家各自沉沉睡去,刘子光却独自一人来到船舷边,面对着漆黑的海岸线点燃了一支香烟,忽然身后传来脚步声,他低喝一声:“谁?”

    “我。”褚向东走了出来,解释道:“我给船员们送吃的去了,都是中国人,出外讨生活不容易,不想难为他们。”

    刘子光点点头说:“找个合适的地点把他们放了吧。”

    褚向东面朝大海,也点了一支烟,两个火星在黑暗中一明一暗,良久,他才说:“你真的答应我们,干完这一票就退休?”

    “怎么,你不相信我?”

    褚向东苦笑一声:“不是不相信,是不敢相信,这一行干得久了,手上的血沾的太多,没想过会有一个善终的结局。”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相信我吧。”刘子光说。

    褚向东没有说话,静静地抽完一支烟才说:“我想家了,想我妈,如果这次不死的话,我一定要把我妈接出来。”

    “别想那么多,回去睡吧。”刘子光拍拍他的肩膀,转身回舱了。

    海上的一夜平静的度过,在西萨达摩亚这片充满危险的土地上,没有比住在一艘拆掉GPS定位仪的海船上更安全的地方了,第二天一早,他们就投入了紧张的劳作,船上的救生艇和部落的独木舟全都用上了,从海轮往陆地上运送集装箱里的货物。

    这艘海船的目的地原本是塞内加尔,船上除了刘子光的五箱货物之外,还有十个集装箱,里面装满了纺织品和塑料玩具,以及大批的袋装意大利面和罐装的番茄酱。

    黑人们欢天喜地的干着活,常年出没于丛林间的他们如同猿猴般敏捷的在绳梯上爬上爬下,把一箱箱货物装到独木舟上,兴奋的划走堆积在岸边,然后又麻利无比的赶回来继续装运第二波。

    无利不起早,正是由于刘子光承诺把搬下来的东西分一半给部落,这些平时懒惰无比的黑人们才如此的卖力,甚至连老人、妇女、儿童都赤膊上阵了,整个海滩忙碌的如同当年的诺曼底。

    甲板上,刘子光用钢丝钳扭开了集装箱门上的门锁,一堆发臭的马铃薯滚了出来,露出下面整整齐齐码放的木箱,箱子里装的是当年中国援助阿尔巴尼亚的56式冲锋枪,但是这种包装完好的武器只是用来做掩饰而已,藏在后面的则是大量的战争破烂,锈迹斑斑的自动步枪,栓都拉不动的二战时期老枪,老掉牙的民用双筒猎枪,部件残缺的机关枪和迫击炮也不在少数,如果不是因为成色太差的话,简直可以开一家武器博物馆了。

    其余四个集装箱里装的也全是这种货色,二战以来的各国造轻重武器都有,但是堪用的却没有多少,想来这些垃圾都是科索沃战争的遗留物,本来是要进焚化炉销毁的,可是却被库克斯当成了正宗军火卖给了刘子光。

    众人面面相觑,谁也没料到费尽周折搞来的竟然是这种货色,老实说这种武器除了当烧火棍之外没有丝毫使用价值,亚历山大拨弄着这些破铜烂铁,从里面挑出来一支木头都朽了的98K步枪,娴熟的拉开枪栓看了一下弹膛,啐了一口说:“已经是滑膛枪了。”

    “好了,把这些破烂统统运上岸去,我有用处。”刘子光拍拍巴掌说道,一个抱着番茄酱包装箱的黑人从旁边路过,看到这些枪械顿时眼冒绿光,用土语喃喃自语着,谁也听不懂他说的是什么,但是他眼中的艳羡大家却看得分明。

    刘子光拉住这个黑人,指了指货柜里的枪械,又指了指海岸,再明白不过的手势让黑人兴奋地差点蹦起来,把手里的番茄酱一扔,抱起一堆破枪就爬下了绳梯,不大工夫,就看到全体黑人的效率整整提高了一倍,从海滩到货船这一片区域简直沸腾了,部落全体出动,如同不知疲倦的工蚁一般,几乎是以风卷残云的速度将船上所有允许他们搬动的东西全都搬到了岸上。

    “我的妈呀,都说黑人懒惰,华人勤奋,我看这里的黑人比华人要勤快十倍都不止啊。“东方恪摘下遮阳帽,擦一擦脸上的冷汗说道,其余人等也大张着嘴合不拢,要知道这可是整整几十吨货物啊,全靠人抬舟运,没有任何机械设施帮忙,竟然能在短短的时间内运完,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也不敢相信。

    太阳西沉的时候,货船的吃水线已经上浮了不少,所有货物都被搬到了岸上,黑人们甚至将一个二十英尺长的玻璃钢集装箱扔到了海里,试图把这个大家伙运上岸当房子住,很不幸,他们失败了,进了水的集装箱很快就沉到了水底,悻悻的黑人们这才打消了这个念头。

    夜晚的海滩上,物资堆积如山,部落的头头脑脑们聚集在一起载歌载舞,欢庆丰收,花花绿绿的廉价衣物,塑料拖鞋,人造首饰,都是黑人们的最爱,当然最受他们欢迎的还是那一堆来自欧洲的先进武器。

    以郎彪为首的部落战士们忠心耿耿的守卫着这些破烂玩意,刘子光答应把这批武器分发给他们,但是具体条件还在商谈,郎彪的父亲是部落酋长,此时正和大祭司一起陪坐在刘子光左右,一边喝酒一边谈事情,翻译依然是东方恪。

    实际上伍德庄园里的文度族部落已经半开化了,酋长大人甚至还能说一些简单的葡萄牙语,历经数百年的殖民统治,部民们当然晓得欧洲枪炮的厉害,所以当刘子光提出任何条件的时候,他们都会不假思索的答应,其实刘子光也没有什么过分的要求,无非是请他们保护自己的庄园领地。

    “我向您起誓,尊敬的先生,庄园的安全就和我们的生命一样重要,我们部落上下一定会誓死保卫领地的每一寸土地!“酋长拍着胸脯向刘子光许下了誓言,战士们也纷纷嗷嗷叫着展示着自己的骁勇善战。

    刘子光满意的点点头,大手一挥,亲自向郎彪颁发了一支品相看起来还不错的冲锋枪,郎彪学着欧洲军人的架势向刘子光敬了个礼,然后高举起冲锋枪哇哇大叫起来,声音穿透夜幕,穿过丛林,飘荡在伍德庄园上空。

    “我算是明白了,老板是地主,他们是佃户,老板把佃户武装起来想对付官府呢。”褚向东点了一支烟笑道。

    “我看倒是像俺们那边的生产建设兵团,老板这叫藏兵于民,这一招狠着呢。”张佰强阴冷的脸上居然也露出了一丝笑意。

    “老大,你说咱们到底跟不跟他干?”乌鸦突然问道。

    “干!老板是个做大事的人,跟他他吃不了亏。”张佰强把烟蒂踩灭,狠狠地说。

    ……

    处置完庄园的事务之后,刘子光带着东方恪和亚历山大乘上了海轮,起锚远航,此次的目的地是北面不远处的贝宁共和国,一天一夜航行之后,轮船抵达贝宁外海,大家弃船而走,乘坐快艇登陆。

    等他们走后半小时,底舱的门才被打开,灰头土脸的海员们陆续爬出来,胆战心惊的检查了船只,发现除了货物全都不见了之外,船只完好无损,他们这才松了一口气,一个个喜极而泣,抱头痛哭。

    在贝宁登陆之后,刘子光先找到了老朋友马利根,请他帮忙在大家的护照上盖了贝宁的入境戳,然后购买飞往突尼斯的机票,然后从突尼斯转机飞往伦敦。

    ……

    伦敦寒冷的春天让博比殿颇感不舒适,他狠狠地打了一个喷嚏后,从花呢西装的口袋里掏出手绢擦了擦鼻子,他的英国秘书,一个三十多岁的鹰钩鼻男子彬彬有礼的说了句祝你健康,博比冷冷的说声谢谢,其实他很讨厌这个索普安排在自己身边的家伙,但看在每月五万英镑的面子上,却又不得不接受这项安排。

    小阿瑟气喘吁吁的跑过来,递上一份泰晤士报,作为一个绅士,出门的时候必不可少的东西就是雨伞和一份泰晤士报,博比殿下自然也不能免俗。

    一辆擦得锃亮的劳斯莱斯轿车缓缓驶过来,停在酒店门口,司机下车打开了后车门,殿下疾步上前钻了进去,秘书和佣人也随即坐进汽车,劳斯莱斯向着伦敦西区的皇家莎士比亚剧院驶去。

    博比殿下是去看演出,虽然身为流亡王子,但王室生活格调和水准一点都没有下降,索普每月支付的五万英镑生活费每每在月初就被他花的一干二净,以至于不得不透支下一个月的支出,这让索普先生很不高兴,但是博比殿下同样也很不高兴,因为他认为那份合约对自己很不公平。

    合同约定,西萨达摩亚境内的一切自然资源和矿藏的开发权都归索普先生的矿产公司所有,矿产所产生的经济利益,公司和博比殿下的政府六四开,公司占大头,殿下和他的人民只能拿小头。

    博比在英国大学留过学,不是那种不学无术的非洲军阀,所以他很快明白过来自己究竟吃了多大的亏,索普这个狡猾的家伙,只用了区区每月五万英镑就把自己给骗的团团转,这让他既愤怒又羞愧。

    “殿下,最新得到的消息,福克纳上校的军队已经攻占了圣胡安郊外的机场,库巴他无路可逃了,用不了多久殿下就能回国执政了。”鹰钩鼻秘书说道,实际上他相当于索普派来的联络人,专门向殿下通报前方战局。

    “我的皇家第二旅挺进到哪里了?”博比傲然问道。

    “对不起殿下,忘了告诉你,您的第二旅在前天政府军的轰炸中伤亡惨重,已经失去了联系。”秘书面无表情的说着,隔了一秒钟,又补充了一句:“我很遗憾,殿下。”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