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是残酷的,尤其是这种来自于空中的袭击,虽然没有面对面的搏杀,但是摧毁力更猛烈,杀伤力更巨大,在重磅航空炸弹和火箭的强大火力打击下,一分钟的时间就足以将这个草木结构的基地炸成焦土。

    由于不懂得躲避空袭,很多人被机关枪打死在空旷的跑道上,更多的人被炸弹炸得七零八落,满地都是尸体碎块和烧的焦黑的断壁残垣,苦心经营半年之久的基地变成废墟,这里也变得不再安全,因为空袭随时可能再来。

    安东诺夫运输机还在熊熊燃烧着,飞机内的燃油加剧了燃烧,黑色的烟柱直冲云霄,十几公里外都能看到,士兵们默默地救护着伤员,在废墟中捡着还能用的东西,不过轰炸之后已经没有多少物资了,更严重的是,从李斯特罗夫斯基那里买来的十万发子弹也付之一炬了。

    满身尘埃硝烟的亚历山大暴跳如雷,胳膊被弹片击中的李建国一言不发,坐在木箱子上让王志军包扎着伤口,而劫后余生的陈马丁在呆滞的望着眼前这片焦土,喃喃自语道:“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年轻的陈马丁还无法接受这种现实,但这种事情刘子光却经历的多了,他一把将失魂落魄的陈马丁拉上了最后一辆没被摧毁的汽车。

    “去哪儿?”陈马丁木然问道。

    “去个安全的地方,我有事情问你。”刘子光直接跳上驾驶席,冲李建国喊了一嗓子:“这里就交给你了。”

    李建国用没受伤的左手搭在帽檐上向他敬了个礼,表示收到指令,随即刘子光又向缩在角落里的东方恪喊道:“上车,咱们有事情要办。”

    东方恪一脸的不情愿,但是又无可奈何,思来想去还是跟在刘子光身边最安全,所以他还是爬上了汽车。

    “还有你,和我们一起去吧,找出真凶报仇雪恨。”刘子光又冲沮丧的亚历山大喊了一嗓子。

    亚历山大抬头看看他,眨眨眼睛,忽然跳起来捡了两支AKM自动步枪和几个弹匣丢进车厢,然后开门坐到了副驾驶位置上,按捺着兴奋问道:“我们现在去安哥拉摧毁他们的机场么?”

    “你确定他们的机场在安哥拉?”刘子光一边发动着汽车一边问道。

    “我猜的。”

    “那就算了。”刘子光一踩油门,越野车窜了出去,向西北方向疾驰而去。

    一望无尽的原野上,非洲已经进入了雨季,干涸的河床变成了宽阔的河流,荒凉的草原郁郁葱葱,成群的角马和野牛在远处张望着,除非危险临近,否则他们是不会集体狂奔的。

    越野车匀速前进着,刘子光问陈马丁道:“流亡政府还有多少资金可以动用,我的意思是说包括王室存在海外的那些钱。”

    “没有多少。”陈马丁困惑的摇摇头说:“王室存在海外银行的钱已经被冻结,而博比殿下根本没有钱。”

    “那他是从哪里弄来的钱雇佣福克纳上校和他的军队的?据我所知,这帮人的价钱可不低。”

    “我不知道。”陈马丁再次摇了摇头,刚才的轰炸给了他极大地刺激,至今头脑还不是很灵光。

    “殿下和你的关系怎么样?”刘子光又问道。

    “虽然有亲戚关系,但是我们并不熟悉,王储刚逃出圣胡安的时候还依赖我们的部落,但是现在已经将我们抛之脑后了,尤其是在福克纳上校来了之后,他甚至拒绝承认我的军队的合法性。”

    刘子光点点头:“这就是了,博比是个鼠目寸光、心胸狭小的人,他以为你的西民解没有足够的力量而轻视你,但是当你获得大批援助,尤其是获得了整整一飞机武器弹药后,却突然做出大相径庭的决定,不但让私人代表约见你,还给你番号,但是当你抵达营地的时候,我们却遭到了空袭,这说明什么?”

    “难道说……殿下想杀了我?”陈马丁脑门上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来,语气也有些颤抖,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出于愤怒和不解。

    “有这个可能,顺便问一句,殿下的代表,还有他的秘书是什么人,你知道么?”

    “殿下的私人代表是一个英国人,他的秘书好像也是英国人,我搞不清,反正是欧洲白人,英语很流利的那种。”

    “这就说明另一个情况,博比身边全是外国人,他已经成为别人的傀儡,据我猜测,这些人应该是某跨国公司派出的人马。”

    “为什么?”

    “为了资源,如果西萨达摩亚没有资源的话,谁也不会管什么大屠杀,但是发现了铁矿之后事情就不一样了,又是雇佣军又是不明来历的战斗机轰炸,马丁你记住,一切战争的本质都是为了利益,没有足够的利益,他们是不会费这么大力气控制博比的。”

    陈马丁的眼睛瞪大了,满脸不可置信的表情,不过仔细思索之后,刘子光说的很有道理,让他不得不相信。

    “这么说,殿下出卖了国家的利益,来换取国际资本对他的支持,是这样么?”

    “很有可能,不过现在我们还需要证实几件事情。”刘子光说完拿出了卫星电话,拨通了赵辉的号码:“老赵,起床了么?”

    “凌晨四点钟,你说起床了没有!”电话那边传来赵辉的怒吼。

    “好了,有事问你,上次在红海上空,想杀你的人是不是I.S.R?”

    “你怎么知道?”赵辉的声音严肃起来。

    “是这样,昨天下午,一架喷气机袭击了我乘坐的运输机,今天上午,两架超级巨嘴鸟战斗机袭击了我,差点把我打死,他们的涂装和当初红海上那架巨嘴鸟是一样的,我觉得这笔账应该算在你头上。”刘子光说。

    “等会,你现在什么地方,他们为什么袭击你,你又怎么能确定他们是I.S.R的人?”

    “我在西萨达摩亚境内,至于他们的身份确认问题,正是我要委托你办的事情,以你的能量,应该可以查到卫星照片吧,我想知道安哥拉境内是否有I.S.R的空军基地,那两架战斗机的编号是37和45,我想卫星照片上一定能看清楚。”

    赵辉气急败坏的喊起来:“哥们,你太高看我了,我他妈又不是总参谋长,什么都能看,这事儿别找我。”

    刘子光说:“我他妈还就找你了,你给我介绍的卖家,我去买了一飞机的军火,飞回来的时候差点让人家喷气机给揍下来,好不容易到了地方又挨了一顿轰炸,死了几十号人,这事儿换你能咽的下这口气?”

    赵辉沉默了一会说:“调阅间谍卫星的照片我还真没这个本事,总参那边的程序很严格,不过我可以通过其他方式帮你调查,除了这件事,还有其他需要帮助的么?”

    “有,我需要博比在英国的地址,以及安保方面的详细资料。”

    “哥们,我叫你哥哥成么?你真把我当万事通了,这要是在香港、曼谷、台北,哪怕是东京呢,事儿我都能给你办的漂漂亮亮的,你一张嘴就是伦敦,我是认识MI5的人呢还是认识苏格兰场的人?”

    刘子光还是那句话:“我不管,总之你要尽快给我资料。”

    “行行行,我找私人侦探帮你查总行了吧,哥哥,还有别的事么?”

    “有,把你的四人小组借我使使,工钱我照付。”

    “成,只要你指使得动他们,反正我是答应他们这个月就退休的,哥哥,还有别的事儿么?”

    “暂时就这些,想起来再给你打电话。”刘子光说完挂了电话,对东方恪说:“我和亚历山大谈会儿话,你翻译。”

    “好的。”正在欣赏非洲草原景色的东方恪立刻打起了精神。

    “如果有人用棍子打了你,你是报复那个人,还是报复那根棍子?”刘子光问道。

    亚历山大一头雾水:“我当然是狠踢那个人的屁股了。”

    “是这样,I.S.R就是那根打我们的棍子,它是一个组织,而不是一个具体的人,它的决策来自于公司高层和董事会,而不是某一个人,那些战斗机飞行员更是听命从事的士兵而已,如果我们冲到安哥拉炸掉他们所有的飞机,我相信第二天他们就会补充更多的飞机,所以向I.S.R报复是不明智的举动,我们应该揪出幕后指使的黑手来,把矛头对准这个人。”

    听了东方恪的翻译,亚历山大不住的点头。刘子光接着说:“现在我已经分析出袭击我们的幕后指使人是谁了,你想不想狠踢他的屁股?”

    “当然。”

    “但是这个人在伦敦,他的势力很大,甚至能让I.S.R这样的机构为他卖命,所以我们暂时踢不到他的屁股,但是我们可以做一些让他很恶心的事情,你愿意帮我做么?”

    “当然。”

    “很好,从现在开始,我们是战友了,亚历山大。”刘子光向他伸出了手。

    “叫我萨沙。”亚历山大和刘子光握了握手,又想起了什么,忧虑的说道:“飞机完了,我还没告诉老板。”

    “那你现在告诉他。”刘子光把卫星电话递了过去。

    亚历山大对着电话说了五分钟,然后放下电话耸耸肩说:“老板说了,从现在开始,你给我发工资。”

    “成交。”刘子光再次伸出了手,和萨沙击掌为盟。

    越野车进入了密林间的公路,沿着河流向海边驶去。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