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的非洲草原一片欢腾,欢天喜地的黑人们从飞机上抗下一箱箱武器弹药,送到野战机场旁边的灌木丛里用帆布遮盖好,速度之快,效率之高,让亚历山大瞠目结舌。

    军用帐篷内,手摇发电机驱动的电灯泡发出昏黄的光芒,李建国在弹药箱上铺开了西萨达摩亚的地图说:“战局变化很大,已经超过了我们的预想。”

    刘子光心一沉,问道:“我们损失大么?”

    李建国苦笑道:“你想岔了,我们没输,准确的说是卡耶族没输,王储殿下的雇佣军已经控制了除圣胡安之外的大部分地区,博比殿下回国登基指日可待。”

    刘子光愕然道:“这么快!”

    “当然了,现代战争都是速战速决的,而且这些雇佣军采取的战术非常高明,他们的头儿叫约翰.福克纳,1987年曾在乍得指挥过一次相当著名的战役,以装备了丰田皮卡和火箭筒机关枪的部队打败了有战斗机支援的三个利比亚机械化步兵旅,从此一战成名,当然,那已经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不过这套战术用在西萨达摩亚却并不过时,很显然,博比殿下这回押对宝了。”李建国两手一摊,无奈的说。

    刘子光顿时明白了事态的严重性,王储的军队控制了局势,那就没自己什么事儿了,到时候博比回国掌权,削藩裁军,陈马丁和李建国这帮人就只能黯然退场,而自己先后投入的数千万资金也就打了水漂,铁矿的所有权也成了未知数。

    显然不能让事态按照这种趋势发展,但是作为卡耶族一方的盟友,自己又不能暗地里去削弱盟军的实力,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尽快把军队组建起来,造成既成事实,让博比殿下也不敢轻易削藩。

    “建国,这次我带来二百支自动步枪,马上还会有一批轻重武器到岸,你能不能给我一个准信儿,军队什么时候能练起来。”刘子光问道。

    “我也不瞒你,想在短时期内拉起一支会开枪的队伍不难,但是一遇到硬茬,这种队伍肯定一触即溃,关键在于我们缺少能干的士官,你知道福克纳上校是怎么做的么,他找了几十个欧洲退伍军人,又从乍得、苏丹、安哥拉、塞拉利昂这些地方拉了上百号有作战经验的前反政府武装,买了几十辆丰田皮卡,装备了大口径机关枪和火箭筒,完全按照当年丰田战争的模式来复制的高机动性军队。而我们呢,连枪械都不能做到人手一支,大部分士兵还在用刀矛弓箭,关键还是士兵的基础素质太差,给他们先进武器都不会操作。”李建国颓然答道,看来这段时间他虽然尽心尽力,但是成效并不大。

    刘子光沉思片刻道:“我明白了,短期内是指望不上他们了,你放心,我马上给你拉来一支能打硬仗的队伍。”

    李建国奇道:“你从哪里招兵?”

    “这年头只要肯花钱,还怕找不到敢卖命的人么?”刘子光自信的说道。

    “也只能这样了,对了,那帮雇佣军明天早上会过来,你做好心理准备,他们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李建国提醒道。

    “是么,他们来干什么?”

    “来接收物资,你以为这座机场是怎么来的?那是专门为他们建设的,只不过你早来一步而已。”

    刘子光纳闷了:“合着咱们成了工兵了。”

    “有什么办法呢,马丁怎么说也是流亡政府的副大臣,要服从王储殿下的命令,不过我留了后手,机场是我们建的,就归我们管。”

    “这样啊。”刘子光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

    第二天一早,一列车队来到,打头是五辆路虎越野车,里面坐着的是虎视眈眈的白人雇佣兵,后面是一水的丰田皮卡,而且颜色各异,红的白的蓝的都有,车上架着大口径机关枪,穿单绿色作战服的黑人士兵懒洋洋的坐在车厢里,但是当车停下的时候却忽然显露出优秀的战术素养,纷纷跳下车来不经意的占据了有利位置。

    一个穿法军M64作战服的军官从打头的路虎车上跳下来,直奔李建国而来,虽然他已经两鬓斑白,但是精神十足,腰杆笔挺,颇有职业军人的威严。

    “李,我不得不夸赞你,中国人是世界上最优秀的工程兵,没有之一,瞧你们把野战机场修的多好啊。”中年人伸手和李建国握了握,把玉米芯烟斗从嘴里拔出来说道。

    “谢谢,中国人同时也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步兵,没有之一。”李建国淡淡的答道。

    中年人眉头一挑,不置可否的笑笑,转而看到了便装打扮的打扮的刘子光,感觉敏锐的他似乎嗅到了一些同类的味道,直接走过来打招呼道:“你好,我是约翰.福克纳上校。”

    刘子光和他握了握手,说:“幸会,我是布鲁斯.刘,我很高兴和您站在统一战线上。”

    福克纳上校高傲的点点头,刚要说话,忽然远处传来喧哗声,安东诺夫运输机旁似乎发生了冲突,他眉头一皱,大喝一声:“乌尔姆!”

    乌尔姆是一名黑人士官,就站在上校背后不远处,听到招呼立刻并拢脚跟敬礼道:“是,长官!”

    “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福克纳上校头也不回的说道,继续和刘子光寒暄:“您也是来自中国么?”

    刘子光刚要回答,远处传来一声枪响,这回福克纳站不住了,说声抱歉扶着手枪套疾步走了过去,刘子光和李建国对视一眼,也跟了过去,李建国还顺手把自己的斯捷奇金自动手枪抛给了刘子光,自己拿了一支刚拆封的AKM自动步枪。

    安东诺夫运输机旁,几个白人雇佣兵鼻青脸肿的坐在地上,亚历山大只穿了一件蓝白条的海魂衫,依旧闪展腾挪,摆出拳击的架势,周围一帮人全都剑拔弩张,好在并没有人动枪。

    刚才那一声枪响是瞭望塔上的哨兵开的,打得相当之准,正中一名雇佣兵手中的步枪,警告意味非常明显,谁动枪就打谁。

    福克纳上校愤然转身,面对李建国平静的说:“李上校,我需要一份书面说明。”

    李建国说:“他不是我的部下,我也不是你的部下,所以,不会有什么说明,就这样。”

    气氛有些紧张,李建国手下的黑人兵都握紧了长矛,白人雇佣兵们的手也悄悄按到了枪柄上,远处皮卡车上的黑人外籍士兵也拉动了大口径机枪的枪栓,一场火并似乎已经迫在眉睫。

    福克纳上校的脸色非常阴鸷,他冷冷的看着一脸平静的李建国和刘子光,又缓缓扫视着周围衣不蔽体的黑人士兵们,忽然笑了起来,指着亚历山大笑道:“你,小伙子,俄国人,对吧。”

    亚历山大摸摸后脑勺,不知道福克纳上校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是很显然,紧张气氛随着上校的笑声一扫而空,危机解除了。

    福克纳上校迅速了解了一下情况,原来是他手下的雇佣军要求亚历山大把飞机挪走,以免影响后面的飞机降落,但是俄国佬可不是好说话的人,再加上伏特加喝光了心情正不好,三言两句后双方就动起了拳头,雇佣兵们哪里是俄国伞兵的对手,四个人一起上都被放倒了。

    “让我猜一猜,这架漂亮的安东诺夫一定是属于伊凡.李斯特罗夫斯基先生的财产,你知道,我和伊凡是多年的好朋友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请稍微把飞机往旁边挪一下好么,小伙子。”福克纳上校笑意盎然的说道。

    亚历山大吃软不吃硬,耸耸肩摊开手,表示愿意效劳,于是福克纳上校安排了一辆卡车帮亚历山大把飞机拖离了跑道。

    “这位上校,似乎很会做人。”刘子光望着福克纳忙碌的背影说道。

    “是啊,这种人可是刀山血海里滚打出来的,热血,硬气,但是讲道理,可不是那种小地痞能比的。”李建国答道,看得出他对福克纳上校还是充满军人之间的敬意。

    上校麾下的雇佣军装备远比李建国他们精良的多,一水的东欧造AK47自动步枪,迫击炮、火箭筒、大口径机关枪,全都是崭新的货色,烤蓝都没褪色。军装也是簇新的法军制式,一看就有种正规军的范儿,反观李建国麾下这帮人,连统一的军装都没有,更别说漂亮的贝雷帽和威风凛凛的帆布军靴了。

    半小时后,一浅灰色涂装的C130运输机从安哥拉方向飞来,四面上的人群开始欢呼起来,飞机慢慢下降高度,最后稳稳停在野战机场的跑道上,机组人员下了飞机向雇佣军的军需官交接了货物清单,然后黑人们重演了昨夜的一幕,手脚麻利的开始卸货。

    飞机里装的是雇佣军们的补给物资,从瓶装水、威士忌到军用口粮、香烟啤酒,甚至连厕纸都有,以及各种口径的子弹炮弹,汽车配件、润滑油等。

    “人家这才叫大手笔啊。”从瞭望塔上下来的王志军不无羡慕的说道,SVD狙击枪就放在他的脚旁,刚才石破天惊那一枪就出自他的手笔,得亏他从旁协助李建国,要不然气势更被人家压过一头。

    从C130运输机上下来几个飞行员,大大咧咧的从亚历山大身旁走过,来到背人处开始撒尿,其中一人用南非口音的英语说道:“皮埃尔真不走运,最后一次出勤竟然会失事,这下他再也没法炫耀他那个大屁股法国妞了。”

    旁边一人应声道:“他肯定忘了把法国妞的光屁股照片别在阿尔法喷气的风挡玻璃下当护身符用了。”

    随即几个飞行员一起发出刺耳的笑声,丝毫也没注意到背后亚历山大愤怒的目光。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