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年头买车已经不是什么稀罕事了,但平头老百姓还是把购车当做一件重要的事情来办,买之前先泡几个月汽车论坛,了解一下基本行情,然后或者睿智的选择大众神车,或者精明的选择日系薄皮大馅,亦或者爱国一把,选择质优价廉的国产货,买之前软磨硬泡,什么优惠打折,送装潢送油票啥的,能捞的便宜决不能落下,爱车到家之后,又是铺地胶又是贴车膜,拍靓照上轮胎,喜滋滋的炫耀一番,从此过上有车一族的幸福生活。

    这是普通人的购车历程,通常要持续数月甚至一年半载,但韩珏买车却是如此的干脆利落,四十五万的进口越野车说买就买,眼睛都不眨一下。

    袁霖惊喜道:“珏哥哥,这车真的给我开么?”

    韩珏道:“珏哥说过的话哪有不作数过,反正我平时也用不到车,就借给你玩吧,不过你可要当心些哦,刮花了要赔钱的。”

    袁霖开心的花枝乱颤:“是哎,珏哥哥你平时有专车接送,上班又那么忙,是用不到车,你放心好了,我一定把你的车照顾的好好地。”

    韩珏温和的笑了:“小丫头,不光要照顾好车,更重要的是照顾好你姐姐,两个女孩子骑一辆摩托车,多危险啊。”

    “知道的啦。”袁霖接过销售人员递来的钥匙,爬上牧马人尝鲜去了,其他少男少女们不愿意了,围着韩珏闹哄哄的也要借车玩。

    “珏哥,要不你买一辆保时捷吧,平时我开,休息日你开,怎么样?”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嘴角含笑,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

    “哦,其实我比较偏爱越野车,喜欢那种在荒芜的旷野中一个人一辆车独处的感觉,跑车……”韩珏摇摇头:“包涵有太多尘世的喧嚣,我不喜欢。”

    “珏哥你好有品位啊。”一个圆脸少女赞叹道。

    “珏哥是真正的男人,前年他独自一人开着路虎去西藏的时候我就知道,珏哥心中的世界,不是你们这些凡夫俗子能够理解的。”清秀少年正色对同伴们说道,大家都不住的点头。

    “这货谁啊,这么能装逼,不就是一破车么,至于么,还真男人,还品位,真他妈的糟蹋了这两个词。”玄子不屑的说道,展台附近声音太吵,只有刘子光和方霏听到了。

    “嗯,他是同住在省委大院的邻居,我上小学的时候他就考进省重点高中了,后来保送首都青年政治学院,再后来听说去美国留学了,现在干什么工作我没问过。”方霏小声解释道。

    刘子光问道:“你平时怎么上学?”

    “坐公交,有时候起晚了就坐小霖的摩托车,怎么了?”方霏睁大了眼睛,不明白刘子光为什么忽然问这个。

    “没什么,我明白了。”刘子光点点头,确认韩珏的确是在向自己传递一种信号,我比你更强,我比你更懂得生活,更舍得花钱。

    这也无可厚非,像韩珏这种一帆风顺的年轻人,任何时候都不甘心屈居人后的,可以想象,方霏袁霖姐妹俩一定在他面前讲了很多关于自己的传奇故事,作为青年才俊的韩珏自然不能落了下风,在女人面前显摆是男人的天性,所以他才会毫不犹豫的买下这辆牧马人。

    但是他找错了对象,刘子光早已超过了这种境界,韩珏说到底不过是个省里的官二代而已,这种层次的对手,就算斗赢了脸上也不光彩,所以他只是淡淡的笑笑,根本不予置评。

    “走,我们去那边看看吧。”刘子光拉着方霏的小手就往旁边走,还不忘冲韩珏他们点头致意:“回见啊。”

    等他们走远了,韩珏才不经意的问道:“小霖,这个人就是你说的刘子光?”

    “是啊,怎么了?”

    “没什么,和你描述的似乎差距比较大。”

    “哦,有多大?”

    “呵呵,说实话蛮大的。”

    清秀少年鄙夷道:“你不是说他随身带着几百万现钞,车技特好,财大气粗侠骨柔肠,好处都让他一个人占尽了么,我怎么看他就像个乡下土包子啊,还是特吝啬的那种,连个车都不舍得给自己的女朋友买,还算什么男人。”

    “小白,乱说什么呢。”韩珏呵斥了一句,但脸上笑意不减。

    “小白,我懒得和你说,我姐夫最疼我姐了,你等着瞧,他肯定是帮我姐买车去了,而且是最好的那种,哼!”袁霖不服气的哼了一声,扭头就走。

    韩珏无奈的笑笑:“你们啊,真不让我省心,这不,把袁大小姐气走了。”说完紧跟着袁霖而去,其他人互相看看,也只好尾随而去。

    ……

    刘子光一行人溜了一圈,来到一处僻静的展厅,两个销售员正坐在里面嗑瓜子呢,装潢陈旧的店堂内摆着两辆样车,店外的空地上停着一排造型粗犷越野车,上面已经积了一层厚厚的灰尘。

    不知不觉间他们已经走到了商用车片区,这里销售的大多是面包车、客货车、以及一些国产低端品牌,这些店面也根本不是4S店,而是普通的地区经销商而已。

    门庭冷落的店门口忽然来了四个顾客,销售员赶忙上前搭讪:“看车啊。”

    “啊,看车。”刘子光随口应道,目光落在门外空地上的那排越野车上,这不是早年叱咤风云的北京吉普么,看造型和牧马人也差不多嘛。

    “这车多少钱?”刘子光指着店堂内的样车问道。

    “这是北汽的角斗士四驱越野车,标准型的五万九,基本型的六万二,今天买的话还能优惠。”销售员眼巴巴的看着他说。

    刘子光眼睛一亮:“两者有什么差别?”

    “便宜的排量是2.0,贵的2.2,其他的都一样。”

    刘子光回头问道:“玄子,你看怎么样?”

    “这车……玩改装的话还行,城里开太费油了。”玄子挠挠脑袋说。

    “嗯,就是它了。“刘子光围着样车转了两圈,打量着这辆物美价廉的越野车,从外观上看,五万九的角斗士和四十五万的牧马人区别不是很大,都是JEEP特色的竖条排气栅,帆布可拆卸软顶棚,风格硬朗粗犷,非承载式车身,带中央差速锁的分时四轮驱动。

    “玄子,上去试试。”刘子光退到一旁,玄子开门上车,检查一番,发出由衷的感慨:“真粗犷啊。”

    粗犷是简陋的含蓄说法,五六万价位的汽车内饰肯定高档不到哪里去,真要评价的话,玄子会使用另外一个词:一塌糊涂。

    销售员兴奋不已,因为她发觉这四个人很像是真正的主顾,于是赶紧奉上车钥匙,喋喋不休的介绍道:“这车是军线生产,质量绝对过硬,那些喜欢玩越野的人都从这里拿货,光是改装的钱都比车价贵呢,你们如果需要改装的话,我可以介绍一家俱乐部。”

    玄子不耐烦的打断她:“我就是开修理厂的,我自己就会改。”说完随手打开了杂物箱,盖子应声而落,销售员赶忙说:“这个没关系的,很好装。”

    玄子没理她,直接拧动钥匙打火,一阵低沉的轰鸣传来,在座位上都能感到发动机的震颤,玄子不由赞道:“和开卡车的感觉差不多了。”

    刚爬上副驾驶位置的马超扑哧一声笑了:“玄哥,你这是夸还是贬呢?”

    “你小孩不懂,别瞎插嘴。”玄子艰难的拨动转向灯杆和雨刷杆,点头道:“嗯,扎实。”

    忽然袁霖远远地跑了过来,喊道:“找了你们半天了,原来在这里啊。”

    随即她注意到了这辆角斗士,不由奇道:“这车和牧马人好像啊。”

    “嗯,我们这款车和牧马人是一个系列的,都是属于吉普品牌。”销售员看来了一个不懂车的小姑娘,赶紧上去忽悠。

    韩珏他们也跟了过来,当看到刘子光等人在试车的时候,他们不禁哑然失笑,这车未免太掉价了吧,连展厅都冷冷清清的无人问津。

    “这车什么牌子,没听说过,不会是哪个乡镇小厂生产的吧?”小白打趣道,引起一阵哄笑,当然也有识货的人,解释道:“这是北京吉普啊,国产名牌,七十年代连县委书记都坐这个。”

    “霖霖,你刚才说你姐夫要买车,原来就是买这个啊

    又是一阵哄堂大笑,先前袁霖塑造出来的那个英明神武的姐夫形象此刻轰然倒塌。

    “**崽子,欠锤啊。”马超太阳穴突突地跳,这就要下车过去揍人,却被玄子一把拉住,鄙夷道:“一帮二货,和他们较什么真。”

    袁霖气鼓鼓的问道:“姐夫,你不会真的要买这个车吧?”

    “有什么关系么?”刘子光若无其事的问道,同时对销售员说:“叫你们经理过来。”

    经理早在一旁候着了,听到召唤赶紧上前问道:“先生,需要什么服务?”做生意的人眼睛毒,早已看出刘子光是真正的买家,而绝非那种闲逛的看客。

    “这车我要了。”刘子光干脆利落的说道。

    “天啊,悲剧。”袁霖一脸的悲愤,心说姐姐从哪里找来这么个品味独特的男人啊,她不甘心的嚷道:“姐啊,你也不管管。”

    “我觉得挺好的啊,和牧马人差不多嘛。”方霏的回答更让袁霖崩溃,这一刻她深信,哪怕刘子光买的是一辆农用三轮,自己这个极品姐姐也会美滋滋的坐上去的。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