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了饭,刘晓静娘俩去厨房洗碗,小孩趴在沙发上看动画片,老岳父、小舅子和周文继续坐在餐桌旁,继续着刚才的话题。

    “姐夫,要不然你给我弄一身警服穿穿吧,听说你们县交警大队挺肥的。”刘晓铮剔着牙,大大咧咧的说着,听那口气仿佛他姐夫就是南泰县的土皇帝一般。

    “进公安系统可不容易,要参加公务员考试的,你行么?”周文毫不客气的揶揄道。

    “切,行不行还不是姐夫你一句话。”刘晓铮满不在乎的说道,顺势将牙签上的菜叶子弹飞。

    老岳父开口了:“晓铮,别想那些不切实际的,你姐夫刚提县长,多少双眼睛盯着他呢,不好开这个口子,要不然这样,先在下面争取个事业编制,再慢慢发展,南泰最近不是要搞工业园么,我看这个项目挺有前途的。”

    周文有一搭没一搭的应承着,心中烦闷不堪,不是他不想帮忙,实在是这位小舅子太能惹是生非,要是真给他安排了工作,以后擦屁股的事情就多了。

    “叮咚”一声,门铃响了,刘晓静风风火火从厨房里冲出来,边解围裙边说道:“这个点一定是王大姐来了。”

    门开了,外面站着一男一女,脸上堆满笑容,手里提着礼物,刘晓静大声嚷道:“哎呀王大姐,来就来,还带东西,快进来坐。”

    王大姐是个三十多岁的妇女,一张脸笑成了菊花,在门口不敢进来:“晓静你们家地板真干净,要换拖鞋吧。”

    刘晓静从鞋柜里拿出两双拖鞋,王大姐两口子换上才进来,顺手把礼物放在墙角,站在门口客客气气的打招呼:“周县长好,伯父好。”

    王大姐的丈夫看起来老实巴交的,穿着崭新的西装和皮鞋,神情很是拘谨,远不如他老婆来的洒脱。

    “晓静,这是你弟弟吧,多精神的小伙子啊。”王大姐爽朗的笑道,刘晓铮站起来和客人打了个招呼,很知趣的走到书房玩姐夫的电脑去了。

    “周文,这是我们单位王大姐,平时对我可照顾了,这是他们那口子,洪辉,在你们县建设局当副科长。”刘晓静热情的向丈夫介绍道,看来这次拜访是早已安排好的。

    “坐吧。”周文淡淡的说,既然当了领导就要面对这样的事情,对此他早有心理准备,别管心里高兴与否,面子上的功夫总要做到。

    “周县长,抽烟。”洪辉递上一支烟,是四十五元一盒的中华,刚拆封。

    “谢谢,不会。”周文把烟推了回去,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机。

    “你们聊,我去帮你妈洗碗。”老岳父起身进了厨房,客厅里的气氛有些尴尬。

    “我和晓静是好姐妹,平时早想过来串门了,今天正好我们两口子都休息,就过来看看了,呵呵。”王大姐笑着说道,同时悄悄用胳膊肘碰了碰自己的老公,示意他也说两句,可是这个木讷的男人竟然紧张的说不出话来。

    周文也沉思不语,刘晓静有些不高兴了,刚想提醒一下老公,周文却突然笑道:“你是建设局计财科的老洪。”

    王大姐两口子眼中立刻闪烁起激动的光芒,洪辉忙道:“对对对,我在计财科工作,周县长记性真好。”

    他哪里知道,此刻周文脑海里想的是另一个人,那就是主管全县基建工作的朱副县长。

    “呵呵,我有印象,你是负责预决算审计的吧?”

    “谈不上负责,跑腿而已……”洪辉一嘴纯正的江北市区口音,看来也是个下派干部。

    “我们家老洪是前年参加省公务员考试进的南泰县建设局,本来说给副科待遇的,到现在还没提上去。”王大姐跟着抱怨道。

    这两口子的来意很清楚了,无非是想借着周文的关系往上挪挪位子,周文心知肚明,嘴上也不点破,打着官腔道:“组织部门肯定有他们的考量,这个急不来的,那什么,既然王大姐和晓静是好姐妹,那咱们两家以后要经常走动啊,我晚上还有点事,就不陪你们聊了,晓静,你照顾好客人啊。”

    说罢起身披衣要出门,王大姐夫妇见状赶紧起身告辞,却被周文按住:“大老远的来了,多做一会吧,陪晓静聊聊天,胡市长的秘书刚才发信息让我过去,要不然我就多陪你们坐会了。”

    见周县长说的这么真诚,王大姐夫妇也只得坐下,周文冲厨房里的岳父岳母招呼了一声就推门出去了。

    ……

    根本没人发什么信息,是周文受不了家里的气氛借故出来散心,他沿着马路走了一会儿,看到灯火通明的晨光机械厂,忍不住走了进去。

    “找谁?”门卫拦住了周文。

    “哦,我找陆厂长。”周文下意识的答道。

    “你哪个单位的?”门卫狐疑的看着周文,觉得他气度不凡像个领导模样,可是领导哪有不坐车,不带随从就来视察的啊。

    “我叫周文,是南泰县政府的。”周文自我介绍道。

    门卫拿出登记簿让周文填上姓名单位就把他放了进去,今夜的晨光机械厂热闹非凡,机器轰鸣,厂部楼下停满了汽车,周文注意到,其中一辆越野车正是刘子光的座驾。

    他立刻拨通了刘子光的手机,不大工夫,刘子光从楼上走下来,和周文握手道:“什么风把你吹来了?大县长。”

    周文呵呵笑道:“进来看看热闹,对了,陆厂长在么?”

    “在,我领你上去。”刘子光把周文带到了楼上会客室,陆天明正陪着一个西装革履的客人聊天呢。

    “陆厂长,郑总,这位是南泰县的周县长。”刘子光向大家介绍道。

    “周文,刘书记的女婿对吧,你好你好。”陆天明热情的和周文握手,被称作郑总的人也向周文伸出了手:“您好,周县长,这是我的名片,请多多关照。”

    这人的口音带着浓浓的粤语味,周文接过名片一看,果不其然,上面印着香港瑞丰洋行高级襄理郑晨的字样。

    茶几上的对讲机发出一阵电流噪音,邓云峰的声音传来:“厂长,可以让客商下来看了。”

    “走,看看我们的新产品。”

    大家一起来到总装车间,碘钨灯发出明亮的光芒,车间里停着三辆造型各异的车辆,车身上喷涂着丛林四色迷彩,空气中弥漫着油漆味,几个油漆工正在旁边收拾着喷枪,看来是刚完工没多久。

    总工邓云峰头戴安全帽,身穿工作服,向客户讲解道:“我们晨光厂设计了三种型号以供选择,第一种,设计代号CG甲型,仿造苏式BTR40装甲车,八毫米装甲钢板,可以抵挡轻武器直射,也可以安装包括12.7毫米大口径机枪或者80毫米迫击炮在内的中型支援武器,乘员两人,载员六到八人,四轮驱动,越野性能很强,改装余地很大。”

    大家围着第一辆装甲车品头论足,作为需方代表的郑晨看来业务并不熟悉,他只是拍拍钢板,摆弄了一下方向盘,并未提出任何问题。

    “第二种,设计代号CG乙型,大家可能已经注意到,这一款型很像悍马,实际上并非如此,悍马只是一款轻型多用途军车,而我们的产品则是一款四轮驱动轮式装甲车,它采用的是卡车底盘,非承载式车身,关键部位的装甲厚度八毫米,这款车的特点是伪装性好,不像军用车那么敏感。”

    “这个好,有型有款!”郑总眼睛一亮,对这款山寨悍马赞不绝口,晨光厂的工程师技术员们却都面面相觑,需方要求提供三个选型,实际上这一款纯粹就是临时做出来凑数的,没想到歪打正着,反而最受欢迎。

    邓云峰走到最后一辆车旁,很骄傲的介绍道:“这一款是我们晨光厂设计部门三代人历经十余年呕心沥血设计出的防雷车,部分参照了南非的卡斯皮MKIII型防地雷装甲运输车,底盘高,V型车底,防爆轮胎,能有效阻止地雷破片对载员的伤害,车身装甲可以抵挡轻武器的射击,亦可以充当武器平台,不过这一款的造价恐怕要高一些。”

    “嗯,不错。”郑晨煞有介事的绕着防雷车走了两圈,踢了踢轮胎,看了看底盘,点头赞道:“不错。”

    “是骡子是马,还是要拉出来遛遛才知道,郑总,请吧。”邓云峰拉开了车门,邀请郑强上车,雪亮的车灯刺破车间外的黑暗,装甲车发出低沉的轰鸣,如同脱缰的野马般奔了出去。

    晨光机械厂的厂区很大,甚至有自己的试车场地,场地内包涵陡坡、沙地、水塘、公路等不同的地形,邓云峰驾驶着装甲车风驰电掣的在场地里绕了一圈,当回到车间门口的时候,郑强下车就吐了个一塌糊涂。

    “颠的实在太厉害了,减震方面还有待加强。”郑晨面色煞白的说道。

    “好了,今夜就到这里,送郑总回去休息,明天再继续试车。”陆天明见郑晨已经撑不住了,宣布试车暂时中止,派人把客户送回了宾馆。

    郑强走后,陆天明有些担忧的说道:“这个客户代表明显就不懂行啊。”

    刘子光说:“不懂行更好啊,咱们这些货色都是临时拼凑出来的山寨货,要是真碰上懂行的,那才叫麻烦。”

    “话不能这样说,我们做的不是一锤子买卖,要让客户做到满意才行,回头小邓你把这三款样车的规格资料给郑总送过去,他不懂行,总有懂行的吧。”

    周文插嘴道:“没想到咱厂的技术水准这么高,这几款车造型相当威猛,如果拿到市场上当SUV卖,肯定销量大好。”

    大家哈哈大笑,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晨光厂的这几款车品,除了那辆防雷车之外,都是用市面上的卡车底盘和民用发动机、轮胎拼凑而成,车体更是纯手工打造,由于外方价格压得很低,诸如中央轮胎充气系统、自动助力转向、独立悬挂等军车基本配置都没有列入设计,为了降低成本,电子设备更是降到最低,全车上下除了车灯之外就没有用电的设备了。

    周文多聪明的人,顿时明白了大家的意思,他笑着说道:“我这个外行看着都觉得好,外商一定也会满意的,咱们晨光厂几十年的底子毕竟在这里摆着呢。”

    陆天明也笑了:“周县长啊,夹缝中求生存,我们这是没办法的办法啊,别说是装甲车了,为了厂子的明天,就是外商要买飞机导弹,我们也能攒出来。”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车间的铁门缓缓地关上了,大家并肩走在厂区的道路上,路灯将这群创业者的身影拉得高大无比。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