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政委讲完,从烟盒里抽出一支香烟在会议桌上磕了磕,点燃抽了一口,注意着大家的反应,围坐在椭圆形会议桌周围的高级警官们纷纷交头接耳起来,但并没有人急着表态。

    这起案件性质相当恶劣,命案加枪案,都是必须上报省厅的特大案件,而且事情发生在韩局长上任伊始,这不是摆明了给领导出难题么,李政委做作的案情分析虽然条理清楚,但总有些让人觉得不对劲的地方。

    韩寺清捧着一杯浓茶坐在会议桌尽头的位置上,轻轻吹拂着茶杯上的热气,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也没有发表任何意见。

    刑警支队长谢华东干咳一声说道:“我认为案情还值得深挖,这起案件虽然出了人命,还出现了枪械,但换一个角度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韩局长微微抬头,哦了一声,微小的举动让谢华东受到了鼓励,他接着说道:“这件案子虽然性质恶劣,但并没有给人民群众的正常生活带来什么影响,我公安干警反应迅速,在犯罪分子没有酿成更大恶果前就控制住了事态,所有涉案人员全部落网,两把猎枪一弹未发即被缴获,我建议,为所有参战干警请功。”

    “我同意老谢的意见。”市局新上任的政委率先说道,然后大家纷纷表示同意,韩局长紧绷着的面孔稍微放松了一些,做出进一步指示:“刑警支队要尽全力侦破案件,务必做到绝不放过一个坏人,更不能冤枉好人。”

    说完这句话,会议就散场了,警官们拿起烟盒和茶杯陆陆续续离开会议室,李政委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他刻意放缓手上的动作,想等韩局长出门的时候聊两句,哪知道韩寺清根本连看都不看他一眼,径直出去了。

    李政委有些尴尬,灰溜溜的拿起了卷宗正要出门,谢华东走了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摇摇头说:“老李啊,下次分析案情的时候,不要太主观,更不能戴有色眼镜看人啊。”

    ……

    韩局长钦点谢华东为专案组组长,直接对韩局长负责,由于这起案件牵扯到的人员比较敏感,所以警方加大了侦办力度,连夜进行调查。

    刑警队拘留室,睡梦中的刘子光又被提了出来,这回坐在他面前的是刑警支队长谢华东,老谢一脸淡淡的笑意,打发押送刘子光的刑警出去之后,掏出香烟递给刘子光说:“小刘啊,这次还是要感谢你啊。”

    刘子光不动声色接了烟点燃,一言不发。

    “玄武集团保安部居然隐藏了这么一伙穷凶极恶的犯罪分子,要不是你及时揭穿了他们的阴谋,恐怕还要酿成更严重的后果啊,现在犯罪分子已经统统落网,我们一定要追究有关人员的责任,该法办的法办,该处理的处理,决不姑息!”谢支队长手中的烟蒂随着他慷慨激昂的话语而微微颤动着。

    “然后呢?”刘子光用略带嘲讽的口气问道。

    “小胡都告诉我了,警方赶到之时已经是千钧一发关头,如果不是你提前报警的话,恐怕会酿成更严重的后果。对了,死者的尸体法医已经解剖过了,是突发心脏病导致的猝死。”

    “这么说,和我没关系了?”刘子光这回总算来了精神。

    “呵呵,当然和你没关系,你真以为自己是无敌剪刀脚了,一下就能把个体重二百斤,身高一米九的壮汉夹死?玄武集团有死者的体检报告,能证明他心脏早就有问题。”

    “这样啊。”刘子光嘴角浮起淡淡的笑意,谢支队的来意他已经很明白了,做戏就要做全套,双赢的事情干嘛不干。

    “配合公安机关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再说我也不是第一次和警方合作了,那么现在需要我做什么呢?”刘子光问道。

    “你的笔录我看了,不够详细,现在由我来为你做一份笔录。”

    ……

    半小时后,一份双方都满意的笔录终于炮制完毕,刘子光在上面所有牵扯到自己的字眼上按了手印,然后和谢华东握了握手说:“我可以走了吧。”

    “当然可以,我们请你过来只是配合调查而已,又不是刑事拘留,对了,听说你有个朋友被歹徒打伤了正躺在医院,我让人开车送你过去看看吧。”谢华东关切的说。

    刘子光欣然答应,坐着谢支队长的汽车扬长而去,而谢支队长依然站在台阶上抽着烟,微笑着。

    “老谢,就这么把他放了?”李政委不知道啥时候出现了,站在阴影中问道。

    谢华东回头瞟了自己的老搭档一眼,淡淡的说:“人不是他杀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为什么不能放。”

    “可是,那个人确实是他杀的啊。”李政委有些暴躁了,要不是刘子光作梗,他侄子李志腾也不会从公安干警沦落为劳改犯,要不是刘子光,他这个分局政委早该往上动一动了,这股仇恨刻骨铭心,好不容易逮到一个报复的机会,哪知道却被视作自己人的老谢放了水。

    谢华东抛下烟头,用脚踩了踩,拍拍李政委的肩膀说:“天不早了,早点睡吧。”然后推门进去了。

    李政委心中涌起一股酸楚,多年的老搭档也变成了陌路人,看来自己该找个适当的机会急流勇退了。

    他深深叹了一口气,戴上帽子,整了整风衣消失在夜色中,寂寥的身影在寒风中显得那么单薄,那么苍老。

    办公室里的谢华东此时也在暗暗感慨着:老伙计啊,不是我不帮你,实在是你太不识时务了,一点大局观都没有,原则也要灵活掌握嘛,更何况你和刘子光的那点恩怨,大家又不是不清楚……

    桌上摆着一分笔录,上面没有一个字提到陈玄武,和聪明人打交道就是痛快,不用谢支队说什么,刘子光就懂得该怎么做,毕竟出了人命官司,闹大了谁都不好看,陈玄武背景显赫,刘子光上面也不是没人,这一点大家都清楚,退一步海阔天空嘛。

    ……

    医院病房,卓力躺在床上,脸上包着纱布,那一拳打得他皮开肉绽,颧骨骨折,牙齿也掉了几枚,再加上华清池被扫的事情,卓力更是恨得牙根发痒,但他毕竟不是当年那个初出茅庐的愣头青了,手底下几十号人跟着他吃饭,凡事都不能任由自己的性子来了。、

    刘子光坐在床头和他谈了很久,卓力终于点了点头答应下来,承诺不在口供中提陈玄武的名字。

    “不提他当然可以,反正我也不想条子插手这个事儿,陈玄武的小命我要了,谁也不许杀他,除了我。”卓力嚣张至极的抛出这句话,又捧着脸在床上哼哼起来。

    这起案件在发生后5小时内即告破,公安人员再一次用行动证明了自己在警徽前发下的誓言,三名涉案人员被捕,缴获两支土造猎枪,玄武集团保安部、人力资源部的相关责任人也被拘留审查,警方处置之果断,案件侦破之迅速,让全市人民叹为观止,当天晚上的江北新闻播放了市局嘉奖参战干警的一段画面,江北晚报也拿出一块版面来报道这件事,一起恶性案件终于以皆大欢喜的结局收场。

    华清池虽然被查封,但只是拘留了一些保安和技师,卓力没有受到任何波及,事实上自从上回事件之后他就学乖了,华清池的法人代表是别人,经理也是别人,卓老二只不过是个本本分分的投资人而已,不参与任何经营活动,所以想抓他都难。

    第三天,一伙带着摩托头盔身穿迷彩服的男子闯入了璇宫饭店,将玄武集团办事处砸了个七零八落之后扬长而去,然后道上开始流传一条消息,说是有人花二十万买陈玄武一条腿,但是此时玄武集团的少东早已不在江北市了,事实上当天晚上陈玄武就被连夜送往省城的家里,被他爹好一顿斥责后发配去了香港。

    省城郊外的高尔夫球场,湖光山色,草长莺飞,一辆电动四轮车逶迤而来,车上下来两个中年男子,一个风度翩翩,身材瘦长有力,一个矮胖粗壮,面孔透着一股乡镇企业家的风范。

    “李主任,江北是你的大本营,这件事我就不麻烦别人了,你一定要帮我搞定哦。”瘦高男子站在大树旁,把球杆放下,解开了裤子开始撒尿。

    “陈总,你别给我施加压力,江北的情况很复杂呀。”李主任也和瘦高男子并肩站在了一起,从容的掏出家伙来释放着压力,两道水柱浇灌在嫩绿的草坪上,陈总的那道清亮透明,无色无为,强劲有力,而李主任的那道就逊色多了,混浊无力,臊臭无比,到后来还有意犹未尽之意。

    “老李,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啊,要注意养生保健。”陈总收起家伙的时候,李主任还在哪里淋漓不清,他摇着头叹道:“不行了,老了,身体不比以前了,前列腺也闹意见了。”

    陈总笑了笑,挥了挥手中的高尔夫球杆说:“老李,你今年多大了?”

    “再过两年就到五十的杠杠了。”

    “老李,我分析过了,江北那个项目很有前途,如果能操作成功的话,你还是有机会动一动位置的。”陈总奋力挥动球杆,将高尔夫球打出老远,连同地上的草皮都被他铲掉一块。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