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的街头,华灯初上,虽然依旧春寒料峭,但是爱美的姑娘们已经穿上了轻薄的春装,花呢质地的裙子和黑丝满街比比皆是,一场小雨从早上下到傍晚,空气中弥漫着青草嫩芽被雨水洗过的清新气味。

    李纨坐在塞纳河餐厅靠窗的座位上,手里拿着银质的小勺子,搅动着香浓的咖啡,这是一家新开的法国餐厅,主厨是从巴黎请来的,会做正宗的白酒焗蜗牛和芦笋浓汤,餐厅位于滨江大道上,幽静温馨,格调高雅,虽然价格高的令人咋舌,但是依然门庭若市。

    地方是李纨选的,想到认识刘子光以来,两人还没在外面单独吃过饭,李纨的嘴角就有些上翘,集团里那些小丫头谈起刘子光都是两眼放光,一脸崇拜,其实谁的男人谁清楚,刘子光这家伙别看头上顶着耀眼的英雄光环,为人处世也是干脆利落,义薄云天,但其实是个不解风情的榆木疙瘩,根本不懂得浪漫,这回终于开窍了,竟然主动邀请李纨吃饭,让年轻的女总裁不禁心旌荡漾。

    李纨今天特地打扮了一下,一袭简约的薄呢裙装,外罩大衣,显得风姿绰约,温婉动人,这家餐厅的建筑承包商正是至诚集团,所以李纨有一张他们经理赠送的至尊金卡,可以享用二楼的保留VIP座位,刚才经理还亲自送了一瓶法国葡萄酒过来,这也是至尊客人享有的特殊待遇之一。

    看看手表,已经七点钟了,刘子光还没来,这家伙不会又去买什么奇怪的礼物去了吧,上次居然送了一只“草泥马”的毛绒玩具给小诚,弄得自己很尴尬,这回不知道又搞什么花样。

    想着想着,李纨不经意的笑了一下,恬静的面容,柔美的微笑,让站在远处的侍者都不禁心中一荡。

    ……

    璇宫大酒店宴会厅,最大的包房内,硕大的圆桌旁坐满了客人,这些人都是应陈玄武邀请前来赴宴的,有建设局、市国资委的领导,还有建设银行的行长、电视台新闻部的主任等,全都是江北市有头有脸的角色。

    卓力也坐在他们中间,昔日的晨光机械厂保卫干事已经成为江北市娱乐业的天王级人物,和这帮领导坐在一起他一点都不怵,这些道貌岸然的家伙别看现在一个个谦谦君子似的,在华清池的高级包房里可没这么矜持,比如建行的老王,五十多岁的人了,比小青年都生猛,有时候两三个技师都满足不了他呢。

    凉菜拼盘,开胃小菜已经摆上了,客人面前的茶水冷了再添,添了再冷也有好几遍了,但是主要客人还未到场,卓力注意到,陈玄武的脸色已经有些难看了,他不禁暗自埋怨起刘子光来,好歹是当大哥的人,怎么就不懂得能屈能伸的道理,陈玄武主动示好,那就接着便是,谁和钱过不去啊。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早已过了开宴的时间,忽然门外传来脚步声,包间的门打开了,市公安局局长韩寺清走了进来。

    在座的都是虽然都是各单位的头面人物,但是比起韩局长还是差了一截,公安局是副市级单位,公安局长比其他局长本身就要高半个档次,更何况韩寺清还即将接任政法委书记,所以大家都很客气的站起来和他打招呼,韩寺清也很有风度的和大家依次握手,他看到大伙儿都没动筷子,便拿了一个酒杯说道:“对不起大家,耽误你们吃饭了。”

    众人就都笑了,说要罚酒三杯,韩寺清也不推辞,拿了一个高脚杯说:“好吧,那我就敬大家一杯。”

    穆连恒赶紧向服务员使了个眼色,大酒店的服务人员都是善于察言观色的细心人,立刻上前帮韩局长倒了小半杯红葡萄酒,韩寺清举杯说道:“晚上还要和胡市长商讨创建安全文明城市的事情,我不能多喝,大家谅解。”说完举杯一饮而尽,众人纷纷鼓掌,韩寺清笑笑说:“你们坐,慢慢喝,我失陪了。”然后转身离去,陈玄武赶紧追了出去,在走廊里不知道和韩寺清说了些什么,过了五分钟才回来。

    陈玄武很生气,从小娇生惯养的他喜怒都会摆在脸上,刘子光的缺席让他在众人面前丢了脸,也让他的耐心彻底耗尽,自己是玄武集团的副总经理,约了这些江北市的头头脑脑过来当陪客,甚至还请动了公安局长的大驾,他认为这种隆重的规格,刘子光根本没有理由拒绝。

    他甚至打好了腹稿,在酒席上先向刘子光介绍玄武集团的光辉历史和雄厚实力,然后再抛出几个令对方无法拒绝的合作计划,征地、土方运输、园区安保,都是一本万利的好买卖,等到酒酣耳热之时,韩局长会适时出现,和大家喝一杯酒,勉励两句,此时宴会达到高潮部分,自己会提出和刘子光义结金兰,他们混社会的不就讲究这个么,那自己就彻底满足他们的虚荣心,以玄武集团太子爷的身份和对方结拜,绝对是给面子给到家了。

    但是等了足足一个小时,刘子光连影子都没有,刚才韩局长也隐隐有些不悦,批评了自己两句,这更让陈玄武窝火,回到包间的时候,脸上已经挂了冰霜。

    服务员穿梭一般将热菜端了上来,陈玄武端起酒杯敷衍了几句,在座众人都是人精,哪里会看不出陈少心情不好,于是酒过三巡之后,就有人尿遁离席了,然后又有两人借口还有事先走,二十分钟后,酒桌上就只剩下卓力和陈玄武了。

    气氛有些压抑,陈玄武点起一支烟说:“卓总,今天这个事,你得给我个说法。”

    卓力说:“刘哥不愿意来,我还能把他绑来么?”

    “你现在就打电话让他来,马上!”

    卓力嘴角浮起一丝讥讽的笑:“陈少,想玩横的?”

    陈玄后身后一个保镖指着卓力喝道:“陈总让你打,你就打,少他妈废话!”

    卓力忽地站起,瞪着说话那人道:“你再说一遍。”

    陈玄武已经没有耐心了,他丢了个眼色过去,站在墙角的保镖立刻上前用电击器捅在卓力的腰眼上,一阵滋滋的电流声后,卓力抽搐了两下躺在地上,保镖拿出手铐把他反铐在椅子上。

    “陈玄武,老子你也敢动,你活腻了吧?”清醒过来的卓力镇定自若的说道。

    陈玄武蹲下身子,盯着卓力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道:“兄弟,和我玩黑社会那套是不?你知道玄武集团以前是搞什么起家的么?你们这一套都是我十六岁就玩剩下的,给脸不要脸,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完返身回去坐下翘起了二郎腿,下令道:“拨通刘子光的电话,限他十分钟给我滚过来。”

    电话接通的时候,刘子光刚好驱车来到塞纳河餐厅门口,二楼上的李纨已经看到了他的汽车,还有放在副驾驶台上的鲜花,不禁莞尔一笑,心说他一定是临时去买花了。

    刚要驶入餐厅停车场,忽然手机响了,刘子光按了免提问道:“哪位?”

    一个冷冰冰的声音传来:“刘子光,限你十分钟之内赶到璇宫饭店,晚来一分钟,卓力身上就少一个零件。”

    、

    然后就听到卓力气喘吁吁的声音:“光子,丫是当真的,你小心点。”

    紧接着又是那个冷冰冰的声音:“等着,陈少有话和你说……”

    ……

    刘子光挂了电话,直接挂倒档踩油门,汽车飞速向后倒退着,滨江大道上一阵急刹声响起,司机们纷纷伸头出来痛骂,刘子光不为所动,拿出警灯扣在车顶上,鸣着警报一路逆行而去。

    李纨看到了这一幕,轻轻摇了摇头放下了窗帘,手机响了,她拿起来轻声道:“喂?”

    “对不起,晚到一会,就这样。”刘子光说完就挂了电话。

    侍者上前问道:“女士,可以点餐了么?”

    “再等等。”

    ……

    刘子光双眼紧盯着前方,在车海中疾驰着,滨江大道是封闭式车道,为了尽快赶到璇宫饭店,他只能采取逆行的方式,七点多钟正是道路最繁忙的时期,车流汹涌,这辆昂克雷如同游鱼一般穿梭着,逆行了一公里才找到岔路口,一打方向盘拐了过去,同时抓起手机拨通了华清池的电话。

    电话响了很久也没人接,刘子光心情烦躁起来,刚要挂电话,忽然一个陌生人接了电话,问道:“你是谁?”

    “你是谁?”刘子光反问道。

    “我是市局扫黄办的,你哪个单位?”对方气势十足的回答道,刘子光知道华清池肯定被扫了,把手机往旁边一丢,猛踩油门,昂克雷怒吼一声,以超过一百迈的时速向璇宫饭店方向冲去。

    璇宫饭店是江北市的老牌酒店,历史悠久,地势优越,但是近年来因经营不善,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今年初的时候,玄武集团注资一千万控股了这家饭店,实际上璇宫饭店已经是陈家的产业了,七点半钟左右,正是酒店繁忙的时候,停车场上的保安就看到一辆顶着警灯的越野车风驰电掣般开了进来,在酒店门口急刹车停下,车上的人跳下来就往里冲,快的好像一阵风,等他们反应过来,人已经消失了。

    顶层豪华宴会厅已经被陈少包场,服务员全部撤了下去,走廊里静悄悄的,叮咚一声,电梯门开了,刘子光孤身一人走了出来,打量四周,数名黑衣男子靠墙站着,双手交叉放在裆部,一看就是专业级的保镖。

    “江湖事、江湖了,该怎么做,你懂的。”刘子光耳畔回响刚才陈少在电话里对自己的威胁,他很清楚对方的意思,以玄武集团的背景,报警是没有用的,叫上兄弟们来救人也不切实际,对方早留有后手,华清池被抄就是明证,兄弟们恐怕此时已经戴着手铐蹲在分局大院里了,陈少只给自己留了一条路,那就是单刀赴会。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