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刘子光还躺在床上抱着翡翠睡大觉呢,手机就在床头柜上疯狂的跳起舞来,拿起来一看,是公司的号码,当下按了接听键嚷道:“什么事这么急?”

    听筒里传来文员小黄的声音:“刘总,你赶紧下楼吧,有大合同送上门,接了这个活儿,咱红星就发了。”

    红星公司自成立以来,业务一直处于低迷状态,除了刚开业时期承接过全市幼儿园的安保业务之外,基本上就没接过其他合同,缅甸的军训业务是私下里进行的,并未向税务部门申报,赚的钱也大多当奖金发下去了,再加上买运五、越野车的开销,公司账上一直就不富裕。

    民营保安公司的业务范围很有限,尤其是在江北这个二线城市,除了企事业单位的安保之外,就没什么业务了,长期以来刘子光的心思也没放在这上面,他倒是不急,但是公司里上上下下都指着这个开饭呢,突然有大生意上门,点名要找刘总谈事儿,小黄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明知道刘总肯定在睡懒觉,还是打了电话过去。

    刘子光拉开窗帘,外面正淅淅沥沥下着小雨,树上新发的嫩芽一片葱绿,水泥路面上湿漉漉的,这样的天气在家睡懒觉真是再舒服不过了,但是为了嗷嗷待哺的员工们,他只能利索的穿上衣服,匆匆洗漱了一把,连早饭也没吃就下楼来到公司。

    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正坐在会客室里吞云吐雾,小黄陪着他们聊天,看到刘子光进来赶紧介绍道:“这就是我们刘总。”

    客人站起来笑道:“刘总,我们久闻您的大名,果然是年轻有为啊。”说着伸出手来,刘子光瞄了一眼他西装领子上的金乌龟徽标,没有理会对方伸过来的手,冷着脸坐下道:“玄武集团的吧,有何贵干?”

    客人很巧妙的掩饰了尴尬的情绪,呵呵一笑,拿出名片递过来,自我介绍道:“刘总眼力真好,我是玄武集团江北项目组开发部的杜世豪,来谈安保业务的。”

    刘子光接过名片看了一眼,淡淡的说:“那就谈吧。”

    杜世豪并没有因为对方的冷淡而丧气,反而信心十足的拿出一份地图,摊开来在上面画了个圈说:“刘总您看,这里是南泰县朱王庄乡的平面图,我们集团计划在这里征地三千五百亩,用来兴建大型工业基地,这个项目初步投资五十个亿,周期三到五年……”

    “和我们红星公司有什么关系呢?”刘子光不耐烦的打断他,点燃一支烟问道。

    “是这样,我们陈总久闻红星公司的威名,想和贵公司合作一把,将进地清理的工作外包给你们,其实不用我说刘总也清楚,昨天我们之间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俗话说得好,不打不相识嘛,陈总很佩服您的胆识和手段,想和您交个朋友,既然都是自己人,这个合同就肥水流外人田了,我在这给您露个底,这个合同的起步价是两百万。”

    说到两百万的时候,杜世豪故意顿了顿,偷眼观察刘子光的反应,令他失望的是,对方眼皮都没眨一下。

    杜世豪暗道这人胃口不小,他接着说:“如果合作的好的话,以后工业园的安保任务外包给贵公司也不是没可能,那可是长期合同。”

    说完这些,杜世豪也点起一支烟,翘起二郎腿笑眯眯的看着刘子光对自己投出的香饵的反应。

    小黄听到二百万的字眼后,激动地有些坐立不安了,不时眼巴巴的看看刘子光,满心希望刘总赶紧拍板同意,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点了,二百万的大蛋糕啊,能给全体员工发一年的工资了!

    但刘子光似乎连想都没想就拒绝了:“我没兴趣。”

    杜世豪一愣,紧接着说道:“这项工程是省国资委和江北市委市政府牵头的……”

    “我想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没兴趣,我很忙,您请便。”刘子光毫不客气的下了逐客令,杜世豪脸上有些挂不住了,他收起地图站起来走到门口,又回头说了一句:“刘总,如果您考虑清楚的话,可以给我打电话。”

    “请帮我把门关上,谢谢。”刘子光头也不抬的说。

    杜世豪悻悻的离开了,小黄急得团团装:“刘总,这么大的生意你怎么不接啊。”

    “这活儿没法接,征地拆迁这种活儿干了是要折寿的,再说了,咱现在也不差这三瓜两枣的啊。”刘子光说着就把那块翡翠捧出来了,托在手上转动着,欣赏着。

    小黄立马转忧为喜:“对啊,咱有宝贝啊。”

    “小黄,你帮我安排四个护卫,保护咱们的翡翠去香港拍卖。”刘子光说。

    ……

    璇宫饭店,杜世豪向穆连恒汇报了刚才发生的事情,玄武集团主动抛出的橄榄枝被对方毫不客气的丢了回来,穆连恒却一点也不惊讶,如果刘子光巴巴的咬住了香饵他才奇怪呢,能在短短两年时间里从一文不名的穷小子混成大亨的角色,岂会这么容易搞定。

    穆连恒打发杜世豪出去,自己找到陈玄武单独汇报,陈玄武听到这个消息倒有些怒色显现:“给脸不要脸,这货还挺牛啊。”

    “乡下土包子,没见过世面罢了,江北是个小地方,或许他没听说过咱们玄武集团的名头,可以理解嘛。”穆连恒劝道。

    陈玄武点点头:“挺狂的,不过我喜欢,这样,晚宴再加点码,邀请一个让他无法拒绝的客人,我还就不信了,这小子还能谁的面子也不给。”

    半小时后,红星公司办公室内,刘子光正在给四名挑选出来的年轻保安开会,卫子芊坐在一旁静静地听着,作为刘子光的助理,她深知非洲项目已经到了揭不开锅的地步,几十上百号人在万里之外的非洲吃穿住用,钱如同流水一般往外花着,前些天刘子光从至诚集团支了两百万,一天工夫就花光了,资金链如此紧张,卫子芊哪能坐得住,去香港联系拍卖行的事情,交给这些粗莽汉子她可不放心,所以当母亲病情稍有缓解后就过来了。

    这块极品翡翠价值连城,必须有人随行护卫才行,如今红星公司的精干力量都在非洲执行任务,家里缺乏精兵强将,刘子光把红隼航空的胡光调了过来,又选拔了一个叫马迪的退伍兵,这个小伙子是马超的堂哥,当兵时打伤了班长被清退回地方,但人品和素质都不错,此外再搭配两个本分点的保安,组成一支护卫队,陪同卫子芊前往香港。

    香港治安良好,只要把翡翠护送到拍卖行就安全了,从江北到香港全程都是飞机,所以安全方面基本不用担心,刘子光只是给他们做了一些简单的动员,就宣布散会了,他们刚出去,桌上电话就响了,是卓力打来的。

    “光子,晚上有空么?请你喝酒。”

    “没空,我约人了。”刘子光从抽屉里拿出那块玻璃种翡翠珠子欣赏着,只是郎誉林刚送过来的,他那位朋友果然高效率,用了一夜工夫就把翡翠雕成了玲珑剔透的水滴状,还配上了白金的托儿,看起来赏心悦目,贵气十足,晚上李纨看到这件礼物,一定会开心的。

    “和哪个妹妹吃烛光晚餐啊?你不能改日?说真的,晚上有人请客,玄武集团的太子爷,叫什么陈玄武,这家伙很有背景,把公安局长都请动了,人家想和你交个朋友呢,怎么样,多个朋友多条路,来吧。”

    卓力热情洋溢,看来和陈玄武处的不错,刘子光反问他:“你和他有交情?”

    “交情谈不上,就一二世祖,我看不上这种货,不过人家有个好爹啊,再说了,他来江北是搞大项目的,听说有几十个亿投资呢,到时候随便给咱点工程做,那不一下就发了,我跟你说,开澡堂子虽然来钱,但怎么也不如搞房地产利润大啊,那钱赚的!啧啧,比抢都来得快。”

    “不了,我真有事。”刘子光这就要挂电话。

    卓力急了,在电话里喊道:“别介啊,不就是有点误会吗,说开了就行,江湖事,江湖了,再说了你也没吃亏,人家两个人还在医院躺着呢,给兄弟个面子,来吧。”

    刘子光说:“老二你堕落了,陈玄武给你什么好处,你这么卖力的帮他说话。”

    “玄武集团最近经常在我店里请客洗澡,每次都是上十万的消费额,光子,这种凯子不宰白不宰啊,再说了,能和公安局长坐一起吃个饭,这机会很难得的。”

    “韩寺清?”刘子光脑海中浮现出那个清瘦的中年男子,一双手凉的如同冰块一般。

    “对,韩局,我说光子,咱混社会的能和公安局长拉上关系,那可是相当有用的资源啊。”

    “老二,你告诉陈玄武,我没空去,就这样。”刘子光啪的一声挂上了电话,这个陈玄武还真是不达目的决不罢休啊,不但找到自己亲近的朋友当说客,还搬动了公安局长这尊佛,看来对自己是志在必得啊,不过这更激起了他的反感,拿公安局长拉老子是吧,老子偏偏就不给你面子。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