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子光细微的动作并没有瞒过卫子芊的眼睛,她叹口气说:“刘总,您不能再这样快意恩仇,动辄就把人暴打一顿了。‘

    “难道你不觉得他们很欠揍么,连四五十岁的保安大叔也打。”

    卫子芊摇摇头:“我不是说他们不该打,可是身处你这个位置,动手之前应该多加考虑,我相信你能找出不下一百种办法让他们生不如死,可是你却往往选择最直接的方式,或许你不知道,这样的做法会让李总所做的努力化为泡影的。”

    刘子光一愣:“什么努力?”

    “难道你不关心新闻时事么,人代会又要开了,李总为你做了很多工作,希望你能更上一层楼,如果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事,就会前功尽弃。”

    “这样啊,我下次注意。”刘子光心中暖融融的,李纨一直在背后默默地支持着自己,替自己打点经营,如同一个细心干练的妻子,可是自己却屡屡伤她的心,还有卫子芊,所有的工作都是她来实施,不管多么艰巨的任务,她从不叫苦更不推诿,而是尽心尽力的去完成,这两个优秀的女人,让自己何以为报啊。

    “拍卖的事情,我会联系香港佳士得拍卖公司,东南亚一带有很多好的买家,相信可以拍出一个好价钱……”

    正聊着呢,病房的门被推开了,全副武装的警察出现在门口,厉声喝问道:“前保险杠掉下来的奥迪车是你的么?”

    刘子光慢慢的站了起来,冷冰冰的说:“那么大声干什么,这里是医院。”

    两个警察望了望床上的病人,冲刘子光招招手:“你出来。”

    这时卫淑敏已经被惊醒了,她睁开眼睛左右看了看,就要挣扎着起身,卫子芊赶紧按住她说:“妈,你别动,还打着水呢。”

    刘子光也俯下身子说道:“卫总,你好好休息,厂子的事情我会想办法的,我还有事,下次再来看你。”说完冲卫子芊点点头,跟着警察出去了。

    到了走廊里,刘子光才注意到这两个警察打扮的和巡逻民警大有不同,战斗帽,高筒靴,黑色战斗服,战术腰带上悬挂着警用八大件,浑身透着利落干练,为首一个警察向刘子光出示了证件后说:“越野车里的人是你打伤的吧?跟我们回去说清楚。”

    刘子光两手一摊道:“你们说什么,我不明白。”

    “一点小纠纷就把人打成那样,你也太狠了吧,啥也别说了,跟我们走,配合点,别让我们动粗啊。”另一个警察很不耐烦的说,他肩膀上的对讲机响起一阵电流噪音,传来呼叫声:“铁鹰铁鹰,找到嫌疑人了么?完毕。”

    “铁鹰收到,已经找到了,这就回分局,完毕。”警察通完了话,拍打着腰间的手铐说:“走吧。”

    “你们不能抓他。”卫子芊追了出来,上下打量着两个警察说:“刘子光是人大代表,要抓他的话请先提请人大常委会取消他的代表资格。”

    两个警察苦笑着对视一眼,仿佛在说,就知道这是个麻烦差事,警衔高的那个警察回答说:“我们不是抓他,是请他回去协助调查。”

    卫子芊还想说什么,却被刘子光以眼神阻止了。

    “子芊,只是协助调查,我去去就回来。”刘子光说完挤挤眼睛,跟着两个警察下楼去了。

    卫子芊抱着膀子咬着嘴唇看着他们进了电梯,摸出手机是拨通了李纨的电话,一甩头发把手机放在耳畔说道:“李总,他又惹祸了……”

    刘子光来到楼下,发现停车场上停了四辆黑色涂装的警车,由于怕惊扰了病人,警灯都是无声的闪烁着,警察们正在给停车场保安做笔录,那辆雪佛兰巨无霸的车门大开着,几个穿便衣的警察正在拍照,搜集痕迹,而被打伤的那两个倒霉蛋早已不见了,应该是就近送进急诊室急救去了。

    玄武集团果然手眼通天,来的警察不是当地派出所的民警,而是分局应急中队的特巡警,这也是韩寺清局长上任之后点的第二把火,他把一线110出警人员和交巡警进行了整合,又将分局的办公室内勤人员调动了一部分充实一线,组成类似香港PTU那样的机动部队,配备黑色涂装的警车和独特的战斗服,和女子骑警队一样,同样是江北街头的一道风景线。

    不光分局机动中队出动了,刑警大队也来人了,正在雪佛兰车里搜集证据的两个伙计就是韩光的下属,他俩看到被警察带出来的刘子光,顿时心知肚明,但是脸上没有露出任何表情来,更没和刘子光打招呼。

    刘子光被塞进了一辆警车,警察知道他身份很复杂,所以并没有给他上手铐,反而还给他烟抽,刘子光也不客气,接过烟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十五分钟前,第一医院停车场发出一起擦碰事故,你是当事人一方吧。”警察帮他点着火,以一副心知肚明的架势问道。

    “对,我的车被他们撞了,然后他们还把停车场的保安打了一顿,你们警察来了也不管,让我们自己协调,然后我就和他们协调了,就这样,怎么?出事了?”

    见刘子光依然装傻充愣,警察冷笑道:“还怎么了?出大事了,一个人鼻梁骨被打进了面部,现在还在抢救,另一个满嘴牙都掉的差不多了,眼睛也肿的只剩一条缝,还有一个吓得尿裤子,这已经构成故意伤害罪了你知道不。”

    刘子光耸耸肩,啥也不说了,人证物证俱在,人家真想办自己,那就是板上钉钉的事儿,现在就是比拼谁的靠山更硬的时候了,他正在思索着该给谁打电话,那个警察又说话了:“我在市局礼堂见过你,你是韩大的哥们对吧,赶紧打电话找人吧,到了市局就没机会了。”

    刘子光感激的望了他一眼,拿出手机拨通了宋剑锋留给自己的联络号码开始谈笑风生:“宋厅,我啊,小刘,最近忙么?我挺好的,正准备去分局喝茶呢,行,你先忙吧,有空回来玩啊。”

    警察们一言不发,安静的开着车,刘子光的名头他们早已如雷贯耳,公安系统大比武冠军,区人大代表,杰出企业家,和胡市长的女儿过从甚密,和前任局长,现任省厅二把手是莫逆之交,这种人岂是他们得罪的起的,而受害者一方也是强龙硬压地头蛇的狠角色,保安部的两个高级职员被人打残了,这口气玄武集团绝对不会咽下去。

    神仙打架,百姓遭殃,他们这些警察只能按部就班的做事,看他们两方斗法就行。

    警车驶进了分局大院,刘子光不禁想到当年自己在这里被杨峰暴打的往事,如今小楼依旧,杨峰和三哥早已化作冢中枯骨,李志腾也沦为阶下囚,和自己作对的人向来没有好下场,这回也不会例外。

    刘子光被请进了办公室,好烟好茶伺候着,但并没有人来审讯他,分局这些人精可不傻,当公安的眼光多毒啊,刘子光和警方高层的密切关系,和胡市长女儿的那些绯闻,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所以没人想惹这个麻烦。

    就在刘子光悠闲地喝着公安茶的时候,玄武集团驻江北办事处里已经炸开了锅,这里是位于市中心的四星级璇宫饭店,玄武集团为了方便,包下了整整一层楼,江北项目组足足有五十人,都是集团内部抽调的精兵强将,其中包括十几名安全人员,都是膀大腰圆的壮汉,不是退伍特种兵就是散打运动员出身,从老总到职员,没有一个省油的灯。

    玄武集团对重组江北红旗钢铁厂相当重视,这一点从派来的当家人上就能看出,项目负责人是玄武集团的少东家陈玄武,这个八零后的年轻人做事高调,特立独行,上大学的时候就开始涉身影视界,开名车,泡影星,用纯金打造的名片,在江南一带颇有名气,被视作玄武集团的接班人,陈氏家族的千里驹。

    受伤的是陈玄武的首席保镖魏刚,他本来是社会上的小混混,有次失手打死了人,陈玄武的父亲,也就是玄武集团的总裁陈汝宁出手拉了把一般,花了几十万摆平了苦主,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魏刚从此成为陈家的专职保镖,起初是给陈汝宁开车,后来当上了陈玄武的保镖,主仆相伴也有七八个年头了,相处一直很融洽。

    魏刚的身手,陈玄武是知道的,虽然是江湖野路子出身,但是胜在敢玩命,敢下死手,就是专业散打选手都未必能占得了他的便宜,可这回居然栽了这么大的跟头,被人活活打残,鼻梁骨全塌了,碎骨头渣滓陷在脸里,要不是事发地点就在医院,搞不好今天就交代了。

    另一个受伤的保镖是阿豹,小伙子是练泰拳的,以前在东南亚打地下黑拳赛,也是个冲动型的猛人,不动手则以,一动手肯定见血,他们俩的实力在玄武集团保安部算是比较靠前的,可是这样的一对生猛搭档,都能被人在车里三拳两脚解决掉,可见对方的恐怖之处。

    陈玄武的大学同学兼私人助理穆连恒目睹了事情的全部经过,他在公安分局做过笔录之后,又详细的向陈玄武叙述了一遍,到底是大学文科生出身,穆连恒讲的很详细,描述的很具体,刘子光说的话他都能一字不差的复述出来。

    听完穆连恒的叙述,项目部几个高层都愤怒了。

    “太嚣张了,江北市还有没有法律,去送个花篮都被人打成这样!真当我们玄武集团好欺负么。”

    “这件事必须追究到底,如果处理不力的话,我们下面的工作很难开展。”

    陈玄武点了支烟,习惯性的抚摸着自己标志性的大背头,此时门外的喧闹声越来越大,保安部的小伙子们吵着要去为大刚报仇,文员们也是义愤填膺,跟着起哄。

    “阿恒,让他们消停点。”陈玄武皱了皱眉,掐灭刚抽了一口的小熊猫,翻起了手上的档案:“刘子光,这个人是红旗钢铁厂的么?”

    “不是,他是晨光机械厂的总助,同时自己也开了家保安公司,在至诚集团也有股份,对了,上次把大刚他们几个送进派出所的就是这个人。”穆连恒打发了那些喧闹的职员们,回来说道。

    “哦,原来是这个人,你打电话给韩寺清,让他把这个案子压一压,我们暂时不追究了。”

    穆连恒瞪大了眼睛:“可是……”

    “可是什么,强龙不压地头蛇,玄武集团和这个人并没有利益上的直接冲突,为什么要为自己招惹一个对手呢,而且,这个人的身手我很欣赏,脾气也对我的口味。”

    穆连恒眨眨眼睛,做恍然大悟状:“陈总想收服这个人?”

    “没错,我需要一个能打能拼的赵子龙,一个属于我的赵子龙。”陈玄武矜持的笑道。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