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子芊出现在门口,双眼微红,冷若冰霜,冲门口的三个人说道:“这里不欢迎你们,请马上离开,不要影响病人休息。”

    “我操,你还来劲了,你再说一句试试,信不信我立马抽你。”黑西装捋起袖子站在卫子芊面前,居高临下杀气腾腾,但卫子芊毫无惧色,冷冷道:“这里是公共场合,你敢乱来我就报警!”

    “报警,啧啧,小娘们你吓唬谁呢。”黑西装狞笑起来,回头看看他的两个同伴,另一个和他同样打扮的家伙吹了声口哨,那个抱着花篮文质彬彬的眼镜男也翘起了嘴角。

    黑西装仿佛得到了鼓励一般,伸出手指想去挑卫子芊的下巴,却被卫子芊一巴掌将他的手打开。

    “还挺辣的,我喜欢。”黑西装肆无忌惮的笑了笑,又伸出手去摸卫子芊的脸蛋,但是这回身后却无人喝彩,反而是死一般的寂静,他回头一看,就看到那个曾经在江滩公园教训过他们的男子微笑着站在面前。

    “继续,接着来啊,我倒想看看玄武集团的人有多牛逼。”刘子光说。

    “行,你行,我认识你。”黑西装悻悻的缩回了手,冲两个同伴点点头:“差不多了,咱们走。”

    眼镜男把花篮放在地上,整整西装领子,深深看了刘子光一眼先下楼去了,另一个穿西装戴墨镜的家伙一脸嚣张的冲刘子光比划了一下中指也跟着下去了。

    卫子芊松了一口气,接过刘子光的花束说:“不是说别来了么,怎么还来。”听着是责怪,但包涵更多的却是淡淡的幸福。

    “这不来的正好么,玄武集团的人来干什么的?”刘子光问道。

    “来逼卫总签协议的。”卫子芊把刘子光让进了病房,拉了张椅子给他坐下,把鲜花插到了花瓶里,病床上卫总静静地躺着,已经进入了梦乡,她眼角的鱼尾纹交错纵横,两鬓也已斑白,消瘦的面庞上依稀能看出年轻时的风姿。

    “吊瓶里含有镇静剂成分,睡了一个小时了,我没从见她睡的这么香过。”卫子芊一边替母亲掖着被角一边说道,完了又查看着吊瓶里的药水,最后坐在床边,看着母亲安详的面容说道:“我妈三个月没睡过囫囵觉了,这回住院好歹能让她休息一下,也算是塞翁失马了。”

    “子芊,卫总到底得的什么病?”刘子光悄悄问道。

    “高血压,被那帮无耻之徒给气的,玄武集团要重组红旗钢铁厂,全部工人下岗,全部设备搬迁到南泰县,厂址留给他们开发住宅小区,厂子好不容易走上正轨,刚刚扭亏还没盈利,摘桃子的人就来了,我妈和他们据理力争,结果硬生生给气晕了,是厂里的叔叔阿姨们帮忙送到医院的,然后玄武集团的人就跟过来的,带着花篮和协议,非要逼我妈在协议上签字,我气不过就赶他们走,然后你都看见了。”

    “这分明是打劫啊。”刘子光说道,忽然遥控钥匙急促的响了起来,然后就听到远处停车场上一阵刺耳的警报声。

    “我出去看看。”刘子光快步走出病房,趴在阳台上一看,一辆雪佛兰巨无霸的车尾正顶在自己车头上,医院停车场的保安闻讯而来,将那辆肇事车拦住,车上跳下两个彪悍的西装男子,蛮横的推搡着医院保安,人越聚越多,现场一片混乱。

    刘子光来到停车场的时候,冲突已经升级,医院保安的帽子被打掉,武装带被扯开,躲进了岗亭不敢出来,两个黑西装耀武扬威的回到雪佛兰旁边正要开车门,忽然看到了正走过来的刘子光。

    “小子,你很能打是吧,很牛逼是吧,想嗑咱就嗑,我他妈还就不信了,收拾不了你个小地痞。”黑西装牛逼哄哄的说完,上车要走,医院门口警灯闪烁,警察赶到了。

    这回来的警察不是王星他们,而是交巡警支队的人,他们拦下了雪佛兰,很客气的敬了礼,敲敲车窗,车上的人很不耐烦的降下车窗说:“不就是倒车的时候擦了一下嘛,至于么。”

    交巡警常年在街上巡逻,什么人能惹什么人惹不起,心里都有数的很,眼前这辆国内罕见的雪佛兰巨无霸的车主明显就是惹不起的主儿,但是既然出警了就要按程序来,他又耐心的敬礼说道:“请下车,出示您的驾驶证和行驶证。”

    这时医院停车场的保安也凑了过来,愤然控诉着黑西装们的暴行,这下黑西装不乐意了,从车上跳下来,砰地一声摔上车门,一把就把保安推倒在地,气势汹汹的嚷道:“警察来了你就得瑟了是吧,皮又痒了是吧,信不信我打你个生活不能自理!”

    警察赶紧上前拉他:“别动手!”

    黑西装很懂得分寸,他见好就收,来了个恶人先告状:“警察同志你评评理,不就是擦了一下么,值得这么兴师动众么,当我们外地人好欺负啊。”

    孰是孰非,警察心里清楚的很,他们才不想掺乎这趟浑水,看了看被巨无霸倒车撞到的那辆车,那是一辆刘子光公司的奥迪A6,前保险杠已经撞掉了,左右大灯也撞烂了,如果让保险公司定损的话,恐怕不会是小数额。

    “谁的车?”警察高声问道。

    “我的车。”刘子光上前几步答道。

    “这样,这不是属于道路上的违章肇事,我们交巡警管不着,要不这样,你再打一遍110,让辖区派出所派人过来,或者你们两下里协商解决,你们自己商量吧。”

    雪佛兰巨无霸的司机轰着油门,庞大的越野车发出一阵阵烦躁的轰鸣,黑西装极度不耐烦的点了一支烟说道:“麻溜的,该咋整咋整,不就是赔钱么,赶紧处理完,我还急等着有事。”

    刘子光平静地说:“那就私了吧,我们自己协商解决。”

    警察看了看他们,点点头,上车走了,无辜挨了一顿胖揍的保安眼巴巴的看着警察离去,一肚子委屈也没地方说去,这种每月七八百元工资的保安属于社会最低阶层,没钱没势,没人帮他们出头,被欺负了也只能打掉牙往肚里咽。

    目送警察离开,刘子光这才说道:“好了,现在咱们该算账了。”

    “怎么着,你还想讹人是咋的?”黑西装叼着墨镜腿,冷笑着看着刘子光说道。

    “外面说话不方便,车里谈吧。“刘子光毫不客气的拉开车门上了巨无霸,黑西装被他突如其来的这一手搞愣了,随即也上了车,刚把车门关上,刘子光就揪住了他的头发往下一按,同时猛抬膝盖,重重的嗑在黑西装面门上,顿时血流满面,鼻梁子咔巴一声就断了。

    “想嗑是吧,咱这就嗑。”刘子光说完又挥动手中的皮包,直接砸在司机脸上,此时他正惊愕的回头张望,这一击打也相当脆实,包里坚硬无比的翡翠原石和面门来了个第一次亲密接触,说起来进口车的封闭性真不是盖得,坐在车里都能听到门牙崩落飞溅在车厢四壁的声音。

    副驾驶位子上的眼镜男吓傻了,驾驶员嘴里的血和碎牙齿溅到他脸上,弄了个满脸花,他手忙脚乱的想解开安全带下车逃命,可是手哆嗦的厉害,怎么都解不开,刘子光拍拍他的脑袋说:“别怕,我一般不打戴眼镜的。”

    眼镜男惊魂稍定,然后就看到刘子光一下下挥动着手中的皮包,砸在黑西装的脑袋上,他砸的很认真,很专注,连血溅到身上也置之不理,那个小小的皮包里也不知道装了什么东西,砸在人头骨上很有钝器击打的厚重感。

    “那一定是半块砖头。”眼镜男这样猜测。

    三分钟之后,刘子光把血肉模糊的黑西装放在后座上,开门跳了下来,整整衣服对站在远处的停车场保安说:“你们看见什么了?”

    “什么也没看见。”两个保安不约而同的摇着脑袋说。

    刘子光笑笑,径直走向住院部大楼,等他走远了,眼镜男才哆哆嗦嗦冲车里爬出来,摸出手机拨了个号码说:“陈总,大刚和阿豹被人打伤了……”

    在一楼厕所里,刘子光把沾了血的皮包冲干净了才上楼,卫子芊站在阳台上已经看到了停车场上发生的这一幕,她愤愤不平的说:“玄武集团真是太霸道了,有什么样的领导就有什么样的下属,红旗钢铁厂绝对不能落入他们的魔掌!”

    刘子光说:“行了,别和他们置气了,来看看我的宝贝。”

    说着打开皮包,拿出了翡翠。

    卫子芊的瞳孔缩小了,不可置信的接过这块价值连城的翡翠,小心翼翼的碰在手上说:“好大一块啊,这是……真的?”

    “可不是么,好大一块,还带棱呢,不过还是不如砖头趁手。”

    “看起来很值钱的样子,如果拿到国际上拍卖,怕是能卖到天价吧。”卫子芊双眼已经有些迷离了,她痴迷的摩挲着这块翡翠,赞叹着:“大自然的力量真是神奇,自然界竟然有如此美丽的东西,你看,这里还有一抹红呢,这大概就是翡吧。”

    刘子光赶紧伸出手指把那一条血痕擦掉,说:“哪有红啊,这是纯翠玉。”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