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理完王毅夫的事情,刘子光甚至没来得及和李纨告别,就登上了胡清淞的私人飞机。

    这是一架庞巴迪CRJ200LR支线客机,胡清淞从加拿大航空公司购买的二手飞机,虽然旧了一点,但是性价比很高,机长是空34师退役的中校飞行员,以前飞波音737的,技术绝对岗岗的。

    刘子光在飞机上遇到了一位老熟人,矿业大学的于教授,老人家一袭猎装,精神抖擞的坐在机舱里,看到刘子光进来,眼睛一亮道:“我见过你,搞了半天还是你发现的那个西非铁矿啊,上次你留下的样本我分析过了,品味相当之高,如果这个矿床的商业储量在千万吨以上,就有开采价值。”

    “于教授,我的同事经过初步勘探,得出的结果是三十亿吨。”刘子光说道,顺势就在于教授旁边的位子上坐了下来。

    于教授摆摆手说:“这个数字未必确切,非洲的铁矿储量远低于澳洲和南美,这是地质构成所决定的,当然了,大自然的奥秘是我们永远也无法完全破译的,历史上不是曾经说中国没有石油么,我们老一辈勘探人不照样在大庆发现了大型油田?这就是小胡请我过去的原因,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嘛。”

    两人一见如故的聊了起来,不知不觉间飞机已经开始在跑道上滑行了,两人不再说话,系上了安全带坐在位子上,庞巴迪CRJ200腾空而起,向南飞去。

    为了保证飞行的舒适性,航程被安排成四段,首都至香港,香港至曼谷,曼谷再到印度第二大城市孟买,最后一站才是也门的亚丁。

    亚丁位于红海之滨,阿拉伯半岛之角,是世界上重要的港口城市,中国海军索马里护航舰队的补给点就设在这里,经过红海、苏伊士运河、地中海的商船也多在此停靠补给,亚丁的重要性可见一斑。

    按照胡清淞的计划,飞机在香港、曼谷、孟买分别逗留一两日,让老专家于教授领略一下异国风情,这样正好能和补充给养的长乐轮一同抵达亚丁,慰问船员之后再分头上路,赶往西萨达摩亚。

    ……

    浩瀚的印度洋上,迎来了难得的好天气,在船舱里憋了一周的船员们纷纷来到甲板上,手拿着啤酒,吹着海风,晒着太阳,活动着手脚,一艘悬挂马尔代夫旗帜的拖网渔船从远处驶过,船员们兴奋地冲着渔船大喊大叫,打着招呼。

    拖网渔船后甲板上,站着一个穿阿拉伯长袍的黑人,袍子被风吹的如同饱满的风帆,他手举望远镜,打量着长乐轮船头的字样,和手里的传真件对照了一下,传真纸上,“长乐”两个黑体汉字格外清晰。

    万吨散装货轮拖着一行白色的波涛远去了,拖网渔船的马达渐渐停止了运转,开始下锚驻泊,一条装有发动机的舢板放了下来,六个打扮的破破烂烂的黑人拿着AK47和RPG7火箭筒跳到舢板上,发动马达向着货轮追了过去。

    长乐轮上,一个眼尖的水手发现了船尾后追逐而来的快艇,顿时大喊一声:“有海盗!”

    索马里沿岸海盗肆虐,人尽皆知,为此联合国还组建了护航舰队,负责护卫各国商船通过危险海域,可是这里才刚过斯里兰卡不远,处于相对安全的马尔代夫海域,距离索马里沿岸千里遥远,怎么会有海盗出现呢。

    二副听到消息迅速跑到船尾,拿起望远镜一看,快艇里六个黑人穿的五颜六色,手里赫然拿着自动步枪和火箭筒,吓得他拿着望远镜的手都颤抖了,忙不迭的往驾驶舱跑去。

    “咣当”一声,驾驶舱的门被二副推开,船长陈金林正在查看海图,看到失魂落魄的二副,微微皱眉问道:“什么事?”

    “海……海盗!海盗追上来了!”二副气喘吁吁的说。

    陈金林放下海图,拿起帽子戴在头上,沉声道:“走,看看去。”

    船尾,一帮船员正趴在船舷上看着那艘乘风破浪而来的快艇,一边看一边品头论足着,似乎并不害怕,发现船长来了,他们赶紧让出最佳观测位置,陈金林举起望远镜一看,快艇上果然是一帮海盗,仿佛意识到货轮上有人在看他们,海盗们示威一般举起了AK47,朝天鸣放了一梭子。

    “哒哒哒”枪声传来,船员们全趴下了,只有陈金林岿然不动,他鄙夷的笑笑,拿起对讲机说:“各单位注意,执行反海盗第一计划。”

    船员们迅速行动起来,长乐轮不比一般的货轮,它除了二十六名船员外,还有五十名勘探队员,二十名随队保安,远洋水手、地质勘探人员,都不是一般白领能比拟的职业,吃苦耐劳和风险打交道是他们的家常便饭,更别说还有那二十个预备役士兵了。

    按照早就安排好的计划,船员们迅速准备好了武器,几百个啤酒瓶子,六箱子烟花爆竹,高压水枪,强力弹弓等,另一方面,蒸汽轮机也开足了马力,为船员们争取着时间。

    万吨巨轮的速度远远比不上轻小便捷的快艇,不大工夫海盗们就追上了货轮,快艇紧贴着货轮航行,海盗们挥舞着自动步枪漫无目标的开着枪,旁若无人的叫骂着,试图爬上舷梯。

    忽然,船舷上丢下一串点燃的鞭炮,在自由落体过程中不断地炸响,红色的纸屑乱飞,海盗们吓了一跳,全都抱着头趴在快艇里,可是鞭炮还没炸完就落进了大海里,顿时毫无声息了。

    海盗们爬了起来,拍拍身上的纸屑,哈哈大笑着,劲头似乎更足了。

    一个穿红色T恤的黑人在同伴的帮助下爬上了舷梯,赤着脚往上爬去,就在他即将登上船舷的时候,一排黑洞洞的炮口瞄准了他们,船长一声令下,万炮齐发,各种烟花弹汹涌而来,带着怪叫,带着闪光,打得黑叔叔们屁滚尿流,舷梯上那位海盗径直掉进大海,快艇上的五个家伙也被烟花打得捂着头嗷嗷叫,迅速掉转快艇逃窜了。

    危险解除,船员们欢欣鼓舞,在甲板上欢呼起来,远处的海盗快艇绕了个圈子,救起了同伴,却依然远远尾随着,似乎不甘心失败。

    甲板上欢腾的船员们忽然感到有点不对劲,不知不觉间船只行进的速度似乎慢了下来,这时各个小组长的对讲机里响起了船长冷静的声音:“各单位注意,汽轮机故障,抢修小组马上投入工作,安保小组执行第二套方案。”

    凄厉的警报声在船上响起,这回是真的遇到大麻烦了,没有动力的货轮就是砧板上的鱼肉,任由海盗们宰割,不管怎么说,海盗们手里有枪,陈金林不会冒险让船员和他们做正面斗争。

    海盗们也发现了货轮的速度在减慢,顿时哇哇怪叫着追了上来,离得老远就开火了,但是只听见枪响,却不知道子弹打到哪里去了,这些膛线早就磨平的老枪,根本没有任何精度可言。

    再没有精度的枪也是杀人的利器,手无寸铁的船员们听到密集的枪声便慌了神,全部撤退到船舱里,所有舱门封死,从舷窗里往外扔啤酒瓶,这是中国货船独创的一种对付海盗的办法,因为一线海盗人员装备非常低劣,有人连塑料拖鞋都没有,完全赤脚活动,满地玻璃渣可以有效地迟滞他们的行动。

    船舷防线被放弃了,失去动力的货轮靠着惯性在缓慢的前行着,海盗们不费吹灰之力就爬上了船舷,耀武扬威的单手举着磨得发白的AK47走在甲板上,如同预想的那样,这六个海盗哥只有两个人穿了塑料人字拖,其余四人都是赤着脚,看到满地啤酒瓶子碎渣,他们顿时恼羞成怒,端起AK47就是一通扫射,子弹打在船舱外壁上,溅起一串串火星。

    驾驶舱里,大副正用海事电台呼叫着支援,可是最近的海军都在一千海里之外,即使以舰载直升机进行支援,也要起码四五个小时后才能抵达。

    “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啊。”陈金林深吸一口气,拍了拍身边安保队长红蟑螂的肩膀说:“执行第三方案吧。”

    红蟑螂点点头,带着两个船员拿着气割下货仓去了。

    海盗们在甲板上肆无忌惮的叫骂着,打着各种手势威胁船员打开舱门,为了不激怒他们,烟花武器没有再次使用,真把海盗逼急了,用火箭筒把舱门轰开,那就真的全完了。

    幸运的是,海盗们手中的RPG7只是作为威慑力量出现,真要打掉了他们也就没啥可依仗的了,他们打着手势索要香烟啤酒和鞋子,船员们恨得牙根直痒痒,但是为了拖延时间,还是满足了他们的非分要求。

    一条香烟和半打罐装啤酒扔了下去,但是鞋子却没有,海盗们忙和了半天也累了,聚在甲板上开始吞云吐雾喝啤酒,一个个开心的呲着大白牙,喜气洋洋的很。

    闷热黑暗的货仓下面,红蟑螂等人正在挥汗如雨的用乙炔气割切割着焊死的钢板,钢板后面,是一箱箱神秘的货物。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