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终了,周围掌声响起,这掌声主要是送给刘子光而不是李纨的,谁都能看出这个男人的舞技相当了得,动作舒展流畅,如行云流水般从容大方,相比之下李纨虽然步履轻盈,但总显得生涩了一些

    半秃顶男人很有风度的拍着巴掌走过来,赞道:“小李,你跳的真好。

    “王主任说笑了。”李纨笑语盈盈道。

    “朱部长在那边等我们呢。”王主任伸出了胳膊道,李纨很自然的挎起了他的胳膊,王主任很矜持的对刘子光说了声失陪,就携美归去了。

    刘子光回到座位上,赵辉凑过来笑道:“失招了?”

    “没有,闹了点别扭而已。”刘子光点起一支烟说道。

    “那你可要小心点了,王毅夫可是出了名的好色之徒,最喜欢玩少妇,中央台有个挺有名气的女主播就是他包养的,这老小子早年留法的,勾搭女人很有一套,你看他那双眼睛就知道,酒色过度,肾虚的厉害。”

    刘子光看着远处人堆里谈笑风生的李纨,无奈的叹口气,女人啊,总是自以为是,自作聪明。

    晚会结束的时候,王毅夫很殷勤的帮李纨披上了貂皮大衣,来到门口招招手,一辆奔驰开了过来,王主任亲自拉开车门,但李纨却并不上车,微笑着说:“真不好意思,今天怕是不行了。”

    王毅夫一愣,问道:“不是说好去我酒窖里品酒的么?”

    “计划不如变化啊,王主任。”刘子光很适时的出现了,毫不客气的揽住了李纨的小蛮腰,居高临下望着台阶下稍显尴尬的王毅夫。

    “王主任,还没介绍,我老公,刘子光。”李纨毫不抗拒刘子光的咸猪手,反而亲昵的靠向他。

    王毅夫很有风度的笑笑说:“是这样啊,那就不打扰了,再会。”

    刘子光也招了招手,一辆银灰色的迈巴赫开了过来,驾驶席上的赵辉狡黠的冲他笑了笑,刘子光打开车门请李纨先上车,然后很有礼貌的冲王毅夫点头致意:“再见,王主任。”

    迈巴赫无声的远去了,王毅夫才一脸阴鸷的坐进了奔驰车拿起手机说:“帮我把那瓶82年的红酒退掉吧。”

    一路无语,回到酒店之后,假扮司机的赵辉开车先走,刘子光送李纨来到房间,顺势就往床上一坐,大有赖着不走的味道。

    “谢谢你送我回来,你可以回去了。”李纨抱着膀子,冷冷的说。

    “不是说我是你老公么,怎么赶老公走?”刘子光死皮赖脸的说。

    “那是为了解围,不得已而为之,总之谢谢你,你走吧。”李纨依然态度坚决,寸步不让。

    刘子光装没听见,依然坐在床上不走,李纨嘴上凶得很,但也不至于动手去拉刘子光,她只是流着泪说:“刘子光,你知道么?其实你很像一个动画人物。”

    “什么?”刘子光心里咯噔一下,猜出这肯定不是什么好话。

    果然,李纨继续说道:“你就像西游记里的孙悟空,火眼金睛,钢筋铁骨,你坚韧不拔,无所畏惧,你藐视权贵,侠骨丹心,你有一身好本领,你无所不能,可以解决世界上所有的难题,能成为你的朋友和兄弟简直是最幸运的的事情,但是作为你的女人,却是天底下最悲剧的事情,因为你根本就没有感情,你只是一只石猴子!”

    刘子光默默地听着,现在任何辩解都是无用的,最好的办法就是沉默。

    “你大概没有尝试过去爱一个人,你总是被爱,因为你太完美了,太强大了,所有的女人都会爱上你,卫子芊、方霏、胡警官,还有公司里那些女文员们,你大概不知道,她们闲暇时间唯一的乐趣就是讨论你,当然,这些人中也包括我,我也不可救药的爱上了你,但是我越来越体会到爱上一个石猴的痛苦,他丝毫不能给女人带来安全感,有的只是无尽的担心和吃不完的干醋,他会经常性的消失一段时间,音讯全无,就像世界上从来没有过这个人一般,他身边会有各种各样的女人,每一个都是真心实意爱他的,没有他就不能活,如果想当他的女人,就要忍受这些无法容忍的事情,我说的对么,刘子光?”

    李纨双手抱在胸前,眼泪滴滴答答的落下,声音嘶哑哽咽,显然是郁结已久。

    刘子光无言以对,因为李纨所说的句句事实,他等李纨说完了才上前拥抱她,李纨狠狠地把他往外推,但是力气不够,挣扎了半天还是放弃了,趴在刘子光肩头无声的抽泣着。

    “我知道配不上你,我是寡妇,还带着孩子,你这样的英雄应该找个清纯可人的小姑娘,方霏胡蓉她们都比我合适,你去找她们吧,我没有怨言,以前的事情就当没发生过。”

    “说什么傻话呢。”刘子光轻轻拍着李纨的后背安抚道。

    房门被轻轻敲响,尹志坚关切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李总,没事吧?”

    “我没事。”李纨迅速擦了擦眼泪回答道。

    “大家在等您开会呢?”尹志坚说。

    “让大家等五分钟,我准备一份材料。”李纨说,同时推开刘子光,走进卫生间洗脸。

    尹志坚的脚步声远去了,李纨抬头道:“你还是走吧,待会让同事们看到不好,我也想一个人静一静,好么?”

    “好吧。”刘子光有些无奈的出门走了。

    走廊尽头,尹志坚冷冷的望着刘子光的背影离去。

    ……

    第二天上午,刘子光给李纨打电话,可是怎么打都没人接,于是他迅速赶到东亚饭店,房间里只有清洁工在打扫卫生,行李也不见了,刘子光退到走廊里拿出手机再拨打的时候,忽然觉察背后一股劲风袭来,他低头躲过,顺势一记肘击,就听一声闷响,转身看去,尹志坚捂着流血的鼻子倒在了地毯上。

    但他依然爬了起来,再度狠狠扑上来,刘子光一脚将其踹倒,骂道:“你他妈疯了!”

    “你才疯了,你害了李纨,害了至诚集团,还想打死我么!”尹志坚狂吼道,如同一头发怒的狮子。

    “你说什么?我怎么就害了李纨,害了集团?”刘子光把尹志坚从地上提起来推到墙上质问道。

    “我们整个团队用了一年时间才走到今天这一步,就差那么一丁点就能成功上市了,就是因为你,前功尽弃!所有的心血,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你这个自私的家伙,无耻的小人!”尹志坚今天也是总爆发了,怒目圆睁,头发都竖了起来。

    “到底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刘子光厉声问道。

    “IPO申请被驳回,说我们有伪造财务报表的嫌疑,事情走到这一步,谁都无法承受这样的结果,太突然了,太无法想象了,如果他们知道是因为你的缘故,我想他们也会想杀了你的。”尹志坚五官扭曲,表情痛苦不堪。

    “李纨去哪里了?”刘子光送开了扭住尹志坚衣领的手,平心静气的问道。

    “李总想办法去了,她不像你,只知道快意恩仇,她心里装的是我们集团上下几百号员工,如果需要牺牲,她绝不会有任何犹豫。”

    “放屁!作为一个男人说出这种话来,我真替你感到耻辱,明明是对方故意作梗,你想的不是如何还击,而是什么牺牲,尹志坚,你他妈真不是男人!”刘子光把尹志坚狠狠掼到墙上,转身就走,在电梯口正遇到李纨。

    李纨一脸疲惫,看起来精神状态很不好,她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尹志坚,又看了看一脸愤懑的刘子光,顿时明白了,摇摇头说:“你别去,没用的。”

    “为什么没用?”

    “我知道王毅夫想要什么,但我不能给他,这个人很聪明,很会利用手上的职权,做事滴水不漏,他卡我们的脖子,而我们却毫无办法。”

    “我懂了。”刘子光面色严峻的点点头,走进了电梯。

    ……

    王毅夫心中难掩淡淡的兴奋,那个骄傲的女总裁终于向自己屈膝投降了,其实他身边不缺女人,人活到这份上已经不在乎漂亮的女人和金钱的多少了,而是在追求一种独特的满足感和刺激感。

    李纨就是他最近的猎物,本来一切都在按照计划进行,直到杀出个所谓的老公来,那一刻王毅夫觉得受到了戏弄,颜面全无,他表面上不动声色,却在至诚集团上市的事情上做了手脚。

    公司包装上市,本来就是一项极其复杂的业务,想从中寻找漏洞实在是太简单的事情,王毅夫只要轻飘飘的一句话,至诚集团的上市计划就会变成泡影。

    他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当李纨来哀求他的时候,他不为所动,反而摆出一副公事公办的架势狠狠地羞辱了对方,他不但是股票发行审核委员会的重要成员,还是成功的商界精英,有名望,有权势,根本不用担心对方狗急跳墙的报复行为。

    首都的冬季,五点多天就黑了,王毅夫来到楼下,上了自己的奔驰车,吩咐司机道:“去别墅。”然后摘下眼镜开始闭目养神。

    过了一会儿,他睁开了眼睛,却发现走错路了,司机竟然南辕北辙。

    “小李,你怎么开的车?”王毅夫斥责道,哪知道司机一扭头,竟然是一张陌生的面孔。

    “你是谁!”王毅夫吓了一跳,对方手中的喷罐喷出一股气雾,王毅夫挣扎了两下就昏了过去。

    当他再度醒来的时候,已经被绑成了粽子状,嘴里塞着破布,整个人搁在铁轨上,周围一片漆黑,树叶沙沙响,远处犬吠声隐约可闻,分明是在远郊农村。

    王毅夫拼命的挣扎着,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但根本没有人会从这里经过,铁路沿线都用铁丝网封闭着,夜色黑暗没有路灯,来往的火车速度又快,等车头灯照见他的时候,怕是刹车都来不及。

    正徒劳的扭动着,远处汽笛声传来,北上的和谐号动车风驰电掣般开来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