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所长掏出一盒苏烟,递给刘子光一根说:“进屋谈。”

    值班室里暖融融的,铸铁暖气片上放着几个铝制饭盒,里面是干警们的年夜饭,墙上挂着警棍和手铐,胡蓉不禁想起当年自己就是在这间值班室里第一次给刘子光做的笔录,这家伙还顺手牵羊偷走了一副手铐,害的自己挨了教导员好一顿批评。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如今偷手铐的小保安已经成为知名企业家,区人大代表,而自己也从实习警员变成了女子骑警中队的中队长了。

    宋所长掀开饭盒拈了一个饺子丢进嘴里,赞道:“猪肉韭菜馅的,香着呢,小胡,小刘,尝两个。”

    胡蓉摇摇头说:“我不吃韭菜。”

    刘子光却毫不客气的拈了一个吃起来,还品头论足道:“来点醋就更好了。”

    宋所立刻探头出去喊道:“小王,去路口超市买一瓶醋,要镇江产的。”

    “好嘞。”王星一溜小跑出去了,老宋点头赞道:“小伙子业务很熟练,也很会来事,最主要辖区里那些混混都服他,我们老民警办不了的案子,他一出马准行。”

    刘子光笑笑没说什么,他知道这是老宋在卖自己好呢,不过话又说回来,王星确实是快材料,不管黑的白的都能混的风生水起。

    “好了老宋,别扯其他的了,赶紧告诉我,玄武集团有什么背景?”胡蓉插言道。

    “玄武集团实力雄厚咱就不多说了,关键是他上面有人,而且能量还很大,那四个家伙算什么玩意,不过就是保镖马仔而已,都能惊动市局领导亲自打电话下来,玄武集团的实力可见一斑,我听说他们这回到江北来重组国企,靠的是国资委的关系,而省国资委新任的主任,就是咱们江北市的原市委书记,李治安。”

    “李治安?他不是被规了么?”胡蓉惊讶道。

    “规了又不代表一定会法办,高层以为李搞经济有一套,本着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一贯原则,又给了他一次机会,冷处理三个月后调任省国资委主任,依然是正厅局级待遇,秘书司机小车都有,唉,这就是官场啊……”宋所摇摇头,又把盛着饺子的饭盒放到了暖气片上。

    “可是,李治安搞得那个什么项目,赔掉几个亿啊,这么重大的国家财产流失,谁负责?”胡蓉有些激愤了。

    “大部分不都追回了嘛,那个招商引资的事情闹大了谁脸上都不好看,几个亿权当交学费了,再说了,事情要辩证的看,李书记当政时期,江北市的GDP确实有着长足的发展,这些领导都是看在眼里的。”

    “拆房子,卖地皮,搞得无数人买不起房,结不起婚,这就是政绩。”胡蓉冷笑着摇摇头。

    “那又怎么样呢,太平洋没加盖子,不服气游过去啊。”刘子光在一旁冷嘲热讽道,似乎对李治安平级调任的事情并不吃惊。

    胡蓉白了刘子光一眼,又问道:“那李治安既然调到省里工作,又怎么指挥得动江北的公安系统?”

    宋所说:“这就不是咱们能搞清楚的喽,不过李在江北经营那么多年,门生故旧还是挺多的,小小不然的事情一个电话还是可以搞定的。”

    忽然听到这样的消息,胡蓉心情有些沮丧,谢绝了宋所留他们吃饭的邀请,和刘子光走出了派出所大门。

    天色已经有些黯淡了,家家户户开始准备年夜饭,不知道谁家的电视机声音开的特大,播音员洪亮的嗓音传到了外面:“市委书记秦松、市长胡跃进与各级干部一道,为贫困群众送去了面粉和豆油,群众代表紧握着市领导的手激动地流下了热泪……”

    站在路边,胡蓉抖着车钥匙,故作豪爽的说说:“时候不早了,就不耽误你吃团圆饭了,赶紧回去吧。”

    “那你呢?”刘子光问道。

    “我?回家下饺子吃,看春晚。”

    刘子光眨眨眼睛,忽然拉起了胡蓉的手:“跟我来?”

    “去哪里?”

    “去了你就知道。”

    十分钟后,两人来到了晨光机械厂大礼堂,这里正在举行春节联欢晚会,会场内摆了几十张桌子,桌上尽是琳琅满目的菜肴,晨光厂的鳏寡孤独职工全被邀请来参加晚会,工会还组织了丰富多彩的文艺表演,文艺积极分子们在台上或引吭高歌,或翩翩起舞,虽然水平相对业余,但是博得的掌声和欢呼却是热烈而真诚的。

    老温父女也来到了现场,老邻居们坐在一张桌子上笑语欢歌,老温还上台表演了二胡独奏《梁祝》,博得一片热烈掌声。

    在保卫科小伙子们的起哄声中,曾经作为厂区片警的胡蓉也上台唱了一首苏慧伦的《鸭子》,胡警官娇憨的声音很适合这种较为卡通的歌曲,她也唱得很投入,很认真。

    ……

    aah去吧

    没什么了不起

    什么都依你

    却看轻我自己

    虽然我爱你

    不许你再孩子气

    寂寞的鸭子

    也可以不要你

    唱到这里的时候,刘子光明显感觉胡蓉火辣辣的目光盯着自己,他赶紧扭头看别处,却和小雪的目光撞到了一起,小姑娘大概是经历了校园求婚事件后变得成熟了一些,竟然调皮的冲叔叔挤了挤眼睛,搞得刘子光哭笑不得。

    当零点钟声响起的时候,大家来到礼堂外面,燃放鞭炮和烟花,震耳欲聋的爆竹声中,胡蓉兴高采烈的和一手捂着耳朵,一手拿着霹雳雷向天喷着烟花,和大家欢聚一堂,一直闹到一点多,人们才渐渐散去,厂区恢复了平静,只留下满地红色的鞭炮纸屑。

    大礼堂门口,胡蓉意犹未尽的说:“活了这么大,这是最开心的一个除夕夜。”

    “开心吧,以后每年带你来过年。”刘子光随口说道,哪知道胡蓉却当了真,忽然站住,眨巴着大眼睛问道:“真的?”

    刘子光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大嘴巴,习惯性的满嘴跑火车,不过脑子就轻易许诺,李纨和方霏已经让他头疼不已了,再加一个胡蓉进来,三个女人一台戏,自己哪还有好日子过。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此时哪能反悔,他只能用力的点点头。

    厂区里一片寂静,只有远处传来一两声鞭炮响,空气冷飕飕的,呛人的硝烟味依旧浓烈,胡蓉此时满脸都是小女儿姿态,仰脸看着刘子光,低声说:“抱我……”

    刘子光一个头两个大,但此情此景,哪能做出撒腿就走这样煞风景的事情呢,胡蓉这小丫头虽然有时候很火爆,很傲娇,但却有一颗正义单纯的心,刘子光不忍心伤害她,只有轻轻将其揽在怀中。

    “如果时间能停止多好。”胡蓉在刘子光怀里呢喃道。

    刘子光的动作有些僵硬,也不敢说什么,只能这样抱着胡蓉,正在他发愁如何收场的时候,踩在积雪上的脚步声响起,手电光在远处闪耀,有人来了。

    “谁啊,还没走?”是门卫王大爷的声音。

    “是我,打扫卫生呢,晚走了一会。”刘子光赶紧松开胡蓉,随口敷衍道。

    胡蓉小脸红扑扑的,拽着刘子光的衣服下摆,慌里慌张的跟着他出去了,来到门口,刘子光客气道:“我送你?”

    “好。”胡蓉竟然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开心的坐上了刘子光的汽车。

    刘子光没办法,只好开车把胡蓉送到了市委宿舍大门口,门卫惊讶的看到胡市长的女儿从一辆越野车上下来,一副小女儿的娇态,蹦蹦跳跳的回家去了。

    胡蓉来到家门口,轻轻地掏出钥匙开门,姑奶奶回乡下过年去了,家里只有父亲和自己,这么晚父亲肯定已经休息了,打开门摸黑换了拖鞋,刚要蹑手蹑脚往卧室走,忽然发现客厅沙发上坐了一个人。

    “爸爸?”胡蓉打开了灯,果然看到胡市长坐在那里,满脸酒气,领带也松了。

    “爸,你吓死我了,怎么喝了那么多酒。”胡蓉赶紧上去帮父亲解下领带,又给他泡茶拿毛巾。

    “蓉蓉,这么晚回家,去哪里玩了?”胡跃进小口酌着热茶问道。

    “参加了晨光机械厂的联欢晚会,以前在派出所的时候,这个厂子的治安联防是我负责的。”胡蓉掩饰道。

    胡跃进哼了一声,拿手指点着女儿的额头上:“爸爸干了多少年公安,还和我玩这个心眼,你不是想参加晨光厂的联欢会,是想和刘子光那小子在一起吧?”

    “爸,你说什么呢?”胡蓉一拧身子,娇嗔道。

    “爸爸也是为你好,这个人不适合你,他的那些事情,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们始终是两条线上的人,走不到一起的。”胡跃进语重心长的说。

    胡蓉正色道“爸爸,你真的想多了,我们之间什么也没有,下午江滩公园附近有治安案件发生,恰巧我和他都在场,后来就去了派出所录口供,然后……反正我也没事,就和他们全厂职工一起过年了,再后来我就回家了,就这么简单,如果你不相信,可以去问厂里的门卫。”

    “好了好了,爸爸不是不相信你,就是提醒你一下,时间不早了,明天还要执勤,早点睡觉吧。”胡跃进打发女儿去洗漱了,自己走到客厅一隅,望着桌子上妻子的遗像感叹道:“她妈,蓉蓉长大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