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24雌鹿武装直升机初次大显身手就是在阿富汗的崇山峻岭之中,强大的火力和机动性使它毫无悬念的统治着阿富汗的天空,也使苏军赢得了一次又一次的战斗,直到有一天,美制毒刺导弹的出现才终结了它的霸主地位。

    但今天的塔利班们早已没有了毒刺导弹,他们只有老式的德什卡大口径机枪和RPG7火箭筒,这两样武器在打伏击的时候兴许能把雌鹿敲下来,但是在面对面的战斗中则只能毫无悬念的失败。

    雌鹿机头下的四管12.7毫米卡特林机关枪开火了,弹雨笼罩着武装皮卡车和散在四周的步兵,瞬间就将他们打成碎片,紧接着短翼下的57毫米火箭也发射了,地面上顿时一片火海。

    武装分子们纷纷跳上卡车逃命,但这是很不明智的举动,转瞬卡车就被火箭击中变成了硕大的火球,车上的士兵死伤惨重,烧的焦黑面朝天空,看着恶龙一般的武装直升机从空中掠过。

    赵辉杀红了眼,扣动扳机射杀地面上任何活动的目标,所有的车辆也是他重点关注的对象,但是当他驾驶直升机杀到最后一辆卡车上空的时候,前一辆车爆炸的气浪正好将这辆车上的篷布掀开,露出车厢里洁白修长的无人机身躯来。

    按在发射钮上的手指松开了,赵辉调转机头飞回去,继续扫射有生人员,两个武装分子从卡车驾驶室里跳下来,屁滚尿流头也不回的跑了。

    这是一场一边倒的屠杀,雌鹿以无可比拟的空中优势和火力优势清洗了地面上所有的敌人,然后悬停在半空中,监视着已经变成废墟的小村庄。

    关野和刘子光从瓦砾堆中爬出来,向直升机挥动双臂,雌鹿直升机慢慢降落下来,螺旋桨的劲风将地面上吹的尘土飞扬,噪音和灰尘太大,以至于说话都不方便。

    赵辉打着手势引领他们来到卡车旁,两人看到拆掉翅膀的无人机,顿时惊喜的击掌相庆,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本来还以为任何失败了呢,没想到居然柳暗花明又一村。

    关野持枪警戒,赵辉和刘子光合力将无人机上的关键部件拆卸下来,搬到米24的座舱里,然后将一颗塑胶炸弹安放在汽车油箱上才离开。

    汽车轰然炸开,数十升柴油和两枚地狱火导弹爆炸引起的火光直冲云霄,三个汉子昂首阔步的并肩走在阿富汗荒凉的大地上,头也不曾回转一下。

    雌鹿升拔地而起,由于身处战区,三人并未丧失警惕,关野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娴熟的打开各种武器操控开关,身为特种部队的一员,驾驶各国现役的武装直升机也是必修课之一。

    忽然山脚下升起一团绿色的烟雾,赵辉挑开了武器操作键上的盖子,关野忙道:“那是我们救的女人质,差点把她忘了。”

    五分钟后,奥莉薇也登上了雌鹿,这种苏联制造的武装直升机的设计理念和美制直升机有很大的不同,除了能对地作战之外,还能运载八名全副武装的步兵,机舱空间相当宽敞。

    赵辉和关野在前面驾驶飞机,刘子光和奥莉薇相对而坐,他脸上依然蒙着阿拉伯围巾,只露出两只眼睛,用英语简单安抚了两句就不再多说什么。

    直升机降落在巴基斯坦边境某处,刚一降落,一队巴基斯坦安全部队士兵就围了上来,赵辉将奥莉薇交给了他们,临别之时,奥莉薇深深看了一眼刘子光,终于还是什么也没说就上了军车。

    军车驶离之后,叶组长带领的人马才出来,技术人员动作娴熟的将无人机部件用木箱子装好打包,外面写上工程返修零件的字样装上卡车运走,叶青抱着膀子走过来,质问赵辉道:“每次你都要搞得那么惊世骇俗么?这架直升机又花了多少钱?”

    “没花钱,朋友送的。”赵辉说。

    “你的哪位朋友这么义气,为什么不送我一架呢?”叶青揶揄道。

    “因为你没救别人的命,而且,不是我的朋友,是他的。”说着指了指刘子光,说道:“哈米德让我替他向你问好,说真主永远保佑你。”

    关野说:“我知道你为什么不放弃哈米德了。”

    “不,你不知道。”刘子光说,“我不是为了施恩图报,而是为了他女儿。”

    “好了兄弟们,到伊斯兰堡我请你们吃手抓羊肉。”赵辉大大咧咧的说着,忽然软绵绵的倒了下来,叶组长离他最近,赶紧搀住他大喊道:“军医!”

    军医上前检查了赵辉的身体,惊叹道:“他受了很严重的内伤,而且疲劳过度,真不知道怎么撑过来的。”

    说着又要过来检查刘子光和关野,毫无悬念,两个人也是伤痕累累,身上多处擦伤,烧伤,关野肩膀上有一处贯通伤,刘子光腿上嵌了几颗手榴弹里的钢珠,特工们望着这两位铁骨铮铮的硬汉,不禁肃然起敬。

    回去的车上,叶组长向他们讲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根据巴基斯坦三军情报局提供的信息显示,刘子光他们遭遇的敌人分属两股武装力量,手上扣押人质的是激进的恐怖分子,也就是拉登的手下,而掌握着无人机残骸的则是盘踞在阿富汗南部的某支军阀武装。

    “他们和塔利班以及基地组织之间的关系非常密切,事实上外人根本分不清他们之间的区别,其实他们主要是以收取北约运输车队的保护费为生,每辆车几千到一万美元不等,交了这笔钱就能平安抵达,运输承包商都喜欢花钱买平安,他们每月起码能赚几百万美元。”叶青解释道。

    “我懂了,所以美国人并不急着派兵把无人机抢回来,因为可以花钱买来。”关野恍然大悟道。

    叶青点点头,赞赏的看了关野一眼说:“没错,美国人也学聪明了,能花钱解决的就不派兵上,只是他们没想到的是你们居然截和了。”

    关野嘿嘿一笑,又问道:“那营救女人质的又是什么人?”

    “是一个新加坡和英国双重国籍的医生,隶属于某个国际救援组织,这女人有些背景,但是还不足以惊动北约为她派遣特种部队,营救她的人应该是她家里雇佣的私人武装。”

    “有一个是前美国海豹队员。”刘子光插了一句。

    “你认识?”叶青眉毛一挑。

    “交过手,被他跑了,没想到居然在这里碰上,他死的很壮烈,没有辱没他的老部队。”刘子光淡淡的说。

    汽车在巴基斯坦西北边境省崎岖的山区道路上颠簸着,山里的人都沉默了,谈到死亡总是让人不快,哪怕死的只是无足轻重的陌生人而已。

    再见到赵辉的时候已经是两天后了,也就是农历十二月二十八,除夕的前两天,位于伊斯兰堡的这家医院是巴基斯坦条件最好的,也是中国援建的,中巴友谊万古长青,这句话一点也不假,医生护士见到他们都会用汉语说你好,并且热情的不得了。

    赵辉躺在特护病房的床上不能动弹,据说这是也组长的特别要求,巴方不折不扣的执行了命令,搞得赵辉一点办法都没有。

    “这死丫头,终于找到机会折磨我了。”赵辉嘴上抱怨着,脸上却是一副幸福的表情。

    “老赵,你不会和叶组长有一手吧?我看你们挺熟的。”关野开玩笑道,经过并肩作战,两人也熟络起来。

    “别胡扯啊,我是有老婆孩子的人,我和叶青是一个大院长大的邻居,打小我尽欺负她了,小丫头记仇呢。”赵辉笑道。

    “这样啊。”关野似乎是松了一口气。

    “不过你要是想打她的注意,我看还是算了,你惹不起的。”赵辉毫不留情的打击了关野一句。

    “老赵,看你挺开心的,不会是有受虐倾向吧?”关野反唇相讥道。

    赵辉笑了:“我高兴,是因为又可以放假了,我们公司的规定是执行任务完毕就有假期,受伤的话更有加倍病假,这回可以尽情的玩了。”

    刘子光说:“那我岂不是也有假期?”

    “当然,你以为你这么长时间在外面瞎晃悠,公司为什么不找你,那是因为你是属于我这一组的。”赵辉冲刘子光挤挤眼睛道。

    “还有这好事。“刘子光说道,心中却是一动,看来自己的在西萨达摩亚的所作所为都没瞒过赵辉啊。

    “在聊什么?这么开心?”门开了,叶青步履轻盈的走了进来。

    “叶组长,关野正要找你呢,他有一些意见和建议要对你说,简直是不吐不快啊。”赵辉很恶意的抓住机会涮了关野一把。

    “哦?有什么意见和建议?”叶青狐疑的看着关野,一双好看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

    “其实……那什么,咱们出去说吧。”关野犹豫了一下,还是拿出了T部队的顽强作风,挺身而上了。

    两人出去了,赵辉摇着头笑道:“臭小子,想泡我妹妹,过几天就知道厉害了。”

    刘子光耸耸肩,表示相当赞同。

    “好了,趁这会儿没别人,谈谈你的铁矿吧。”赵辉找了个枕头垫在脖子下,眯起眼睛说道。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