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一股强烈的推背感,图154升上了天空,赵辉望着舷窗外荒凉的大地抱怨道:“我最讨厌坐图154,这种老掉牙的苏联货最好的归宿就是垃圾堆。”

    关野微微皱眉,似乎对赵辉的气质不太欣赏,他接口道:“图154也不是一无是处,至少他的性价比很高,而且有三台D30涡扇发动机,飞越世界屋脊的时候也能增加一点安全感。”

    刘子光隐约猜出这是赵辉在抱怨对方安排不妥,而关野则在不动声色的回击,他和稀泥道:“只要发改委没调油价,坐什么飞机都是安全的。”

    赵辉耸耸肩不说话了,虽然苏式客机不如波音空客之类的舒服,但总比猫在寒冷颠簸的轰炸机领航员舱里好受的对,恰逢空姐推着小车前来送餐,赵辉看到身材窈窕的黑丝空姐,居然恬不知耻的问人家要电话号码,结果可想而知,空姐只是职业性的微笑了一下,根本不答理他。

    “马失前蹄啊。”赵辉看了看身上的羽绒服,终于明白了,他们三个人的服装上都印着某工程公司的标志,一看就知道是出国打工的穷工程师,空姐才没闲心搭理这种穷酸呢。

    吃了饭,躺在飞机上迷瞪了一会,转眼就到了伊斯兰堡的贝布托国际机场,三人手持中国护照通关,前来接他们的是一辆白色的面包车,车门上印着同样的公司标志,司机是当地人,还有一个蒙着面纱的神秘女人,露出的一双眼睛让刘子光隐约觉得有些熟悉。

    面包车在伊斯兰堡大街上疾驰着,根本不用担心有人跟踪,巴基斯坦是中国最友好的邻邦,双方有着深入广泛的合作,这次行动想必巴基斯坦三军情报局也是知道的。

    “据说美国人已经派遣精锐部队进入该地区进行搜索,捕食者C型是尚处于试验阶段的尖端无人机,上面对这次行动很看重,希望你们能胜利完成任务。”神秘女人一开口,刘子光就知道她是谁了。

    她是在首都和自己交过手的总参二部军官叶青。

    “好了,又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该怎么办我们心里有数。”赵辉大大咧咧的说道。

    叶青丝毫不留情面的说:“上次是上次,这次由我指挥,决不许出任何纰漏,如果有人不服从命令的话,我会军法从事,然后再汇报上级。”

    赵辉撇撇嘴不说话了,关野更是一路沉默,不随便插言,这是刘子光第三次执行任务,对组织关系和流程还不是很清楚,所以也不说话,车厢里只有叶青一个人的声音。

    “这是你们的身份证件、衣服鞋子、通讯工具以及武器补给,进入西北边境省之后,就全靠你们自己了,记住,那里是战区。”

    车厢里放着一堆衣物鞋子,寒区用高腰保暖军靴和有防寒内胆的M65,以及绒线帽子、墨镜、手套,围巾等物,以及两支AK74U卡宾枪、一支SVD狙击枪,三把斯捷奇金自动手枪。

    “熟悉一下武器,我们的时间不多。”叶青说完,挪着身子钻到了前面副驾驶位子上,期间连一眼都没看过刘子光。

    赵辉拿起AK74U检查着,这种本拉登最爱的苏式武器采用5.45毫米口径,结构可靠,威力惊人,小口径子弹打中人的身体会产生可怕的翻滚,造成极大的伤害,缺点是射程不如标准型的自动步枪,而且膛口焰和噪声都比较大,只适合熟练的射手。

    他动作娴熟的卸下弹匣,反复拉动拉柄,朝枪膛里吹了吹。

    关野也捡起了一支斯捷奇金全自动手枪,退下弹匣,拉动套筒,一发黄橙橙的马克洛夫九毫米子弹从抛壳口跳了出来,他敏捷的用左手接住,查看着枪膛,松开套筒,向安全方向扣动扳机,然后又来回拉动着套筒,扳动击锤,手枪各部件运作流畅无比,机械撞击的声音清脆悦耳。

    看他们验枪的架势就知道都是玩枪的老手,一个真正的射手,必须亲自查看过武器后才放心。

    地上放着一支修长的SVD狙击步枪,刘子光以为自己的任务是狙击手,便伸手去捡那支枪,可是另一只手却先他一步拿起了SVD。

    “你是商人,我才是保镖。”关野说。

    刘子光笑笑,不和他争论什么,或许自己的枪法更高明一些,但关野毕竟是上面指派的安全官,大家各司其职,这支SVD放在他手里更合适一些。

    中途停车方便的时候,赵辉忍不住向刘子光抱怨道:“倒霉,碰上两个新手,拿咱们当陪练了。”

    “叶组长应该参加工作不少年了吧,关野也是少校,怎么能说是新手呢?”刘子光问道。

    “军衔不低,但是干这一行的时间可不长,T部队里可不讲军衔,校官和军士是平等的,那个姓关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没见过血,是刚加入T部队的,至于叶组长,那就更不用说了,我还不了解她。”

    赵辉冷笑着,抖了两下拉上了拉链,哀叹道:“咱们永昌公司的地位还是低啊,这么大的事儿就派两个新丁来配合,看来真是没把咱们当回事。”

    刘子光说:“其实那架捕食者也没有叶组长说的那么宝贵,是吧?”

    “兄弟你真是开窍,无人机而已,属于锦上添花的玩意,又不是B2那种能雪中送炭,让国防技术上新台阶的东西,所以啊,咱们还是乖乖当陪练吧。”

    晚饭是在白沙瓦附近的一个小饭店吃的,巴基斯坦人从不炒菜,饭菜大多是煮的烂熟的牛羊肉和米饭,伴上番茄汁辣椒酱,用右手拿着吃。

    “在穆斯林国家,左手认为是不洁净的,所以尽量不要用左手去碰触别人。”叶组长还不忘提醒大家各种注意事项。

    “傻妞。”赵辉小声嘀咕了一句,对刘子光说:“白沙瓦附近有些枪匠手艺很不错,可以订做各种枪械,有兴趣的话我们回来的时候去逛逛。”

    “好啊。”刘子光的回答被一阵轰鸣声淹没,一列长长的重型车队轰隆隆的驶过,车灯雪亮,随行护卫的吉普车上,巴基斯坦军人手持AK47警惕万分。

    “这是给北约驻阿富汗部队运送物资的车队,从卡拉奇上岸后就由这些载重卡车一路运到阿富汗,最近车队经常遭到恐怖组织的袭击,一周前被焚毁了八十辆卡车,损失物资无数。”叶组长大声介绍道,冷眼看着浩浩荡荡的车队。

    过了白沙瓦就是巴基斯坦和阿富汗的交界处了,在这里他们换乘一辆苏联时代的嘎斯吉普车,叶青和司机都留在了巴基斯坦境内,他们属于后援人员,是不会亲临一线的。

    守卫边境的巴基斯坦安全部队军官是个留着漂亮小胡子的上尉,大概是事先情报局的人打过招呼,他根本没有进行检查就放行了,一路之上尽是涂装怪异,花里胡哨的卡车和长途客车,再就是浩浩荡荡的北约运输车队,但是大家似乎都不愿意和北约车队走在一起,大概是怕遭到袭击时殃及池鱼吧。

    进入阿富汗境内之后,赵辉的本事就显露出来了,没想到他竟然是个擅长普什图语的天才,蒙着阿拉伯围巾只露出双眼的话,几乎看不出他是个中国人,而叶组长给他们预备的M65风衣也很符合阿富汗人的穿着传统,八十年代初期的时候,美国中情局曾经支援了大批M65军服给抵抗苏联的武装力量,至今这些服装都还在发挥着余热。

    在兴都库山脉的寒冷中他们度过了在阿富汗的第一个夜晚,第二天三人来到当地集市寻找联络人,说是集市其实只有稀稀拉拉几个地摊,出售一些廉价的中国服装、鞋子以及日用品,国内早已消失的涤纶双排扣西装和笨重的大头棉鞋在这里都是很受欢迎的商品。

    赵辉已经不是第一次到阿富汗来了,他轻车熟路找到一家店铺,老板看见他进来,不用招呼就打开了内室的门招呼他们进去。

    “你留在这儿。”赵辉对关野说,然后带着刘子光进了房间。

    内室铺着羊毛地毯,墙角摆着一排枪械,有美制M16,有苏联的AK系列,也有老古董一样的恩菲尔德步枪,一个五六岁的大眼睛小女孩坐在墙角看着他们,老板用普什图语喊了一声,蒙着面纱的女人就跑过来把小女孩抱走了。

    赵辉把手伸到这位军火商人的袖筒里,两人好像古代商人那样讨价还价着,半天之后,似乎达成了一个双方都满意的价格,赵辉做了个手势,刘子光就打开了随身携带的小皮箱,露出里面整整齐齐的美元。

    军火商人眼中满是不加掩饰的贪婪,但赵辉只是拿出其中一叠,数了十张百元票面的钞票递给他。

    军火商人递给赵辉一张纸片,然后又开始喋喋不休的说着什么,但赵辉已经没兴趣了,和刘子光一起出来,嘴里骂道:“这家伙竟然想把一架雌鹿卖给我,真是想钱想疯了。”

    “我们要的货不在他手上?”刘子光问道。

    “哦,当然不在,哈米德只是个掮客而已。”赵辉忽然站住,低声道:“货在另一股军阀手里,我开始觉得不妙了,这趟买卖似乎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