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武集团是一家规模庞大、实力雄厚的民营企业上市公司,旗下有矿山、钢铁、机械制造、房地产开发等诸多产业,有员工数万人,数百亿资产,是名副其实的产业巨无霸。

    此前红旗钢铁厂曾经和玄武集团搞过一次重组,结局是钢铁厂唯一能赚钱的两个分厂,焦化厂和铁矿都被玄武集团剥离吞并,急需要资金支持的钢铁厂本身却被无情的抛弃,从此背负着沉重的负担苟延残喘,艰难的挣扎在死亡线上,从此之后,红旗厂人人谈重组色变,对玄武集团更是深恶痛疾。

    意想不到的是,当红旗钢铁厂刚刚从死亡线上爬起,还没正式进入轨道的时候,贪婪的玄武集团就迫不及待的再次伸出了魔爪,他们甚至连花样都懒得变化一下,依然是打着重组的旗号前来。

    结局毫无悬念,来人被卫总无情的赶了出去,但这仅仅是开始而已,玄武集团的人如同嗜血的鲨鱼一样,看见利益就会死咬着绝不松口,卫淑敏和红旗钢铁厂的麻烦以后只会越来越多。

    卫淑敏挥了挥手,似乎要将不快赶走一般,微笑着对刘子光说:“小刘啊,有段时间没见你了,忙什么呢?听说你把挖了我家的墙角啊。”

    刘子光倒吸一口凉气,怎么看怎么觉得卫淑敏看着自己的目光活像丈母娘看女婿,她的话更是意味深长,让人浮想联翩。

    “咳咳,这个,其实……那什么。”正当刘子光抓耳挠腮,力图证明自己和卫子芊之间是清白的男女关系之时,卫总又说:“国际废船价格正处在最低点,这个时候出手很划算,如果有需要进行改装加固的话,我们厂有不少高级电焊工可以借给你用。”

    刘子光这才明白卫总说的是轮船而不是女儿,他赶忙道:“太好了,我来就是和您商量这个事儿,长乐轮需要进行必要的改装,这方面还是你们有经验……”

    一番讨论后,时间已经不早了,卫总看看手表说:“晚饭就在我们家吃吧。”

    刘子光赶紧推说有事,起身欲走,卫总留了他半天终于还是没留住,而整个过程卫子芊都坐在一旁一言不发,等刘子光下楼去了,卫总才说:“你这孩子,怎么不知道主动争取?”

    卫子芊淡淡的说:“妈,你就别瞎操心了,人早就名草有主了。”

    “还没结婚吧,还还有机会,我相信我女儿的实力,再说你现在担任他的助理,机会更多嘛。”

    “妈,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我就算再强,也比不过她们啊。”

    “她们?怎么还有个们啊?哎,芊芊你别走,说清楚啊。”

    那边卫子芊已经拎了提包走了,高跟鞋在厂办走廊的水磨石地面上敲击出一串悦耳的音符,一个声音在远处回荡:“妈,我不在家吃饭了,晚上还要加班。”

    “唉,这孩子……”卫总长叹一口气,戴上了老花眼镜,又拿起桌上的报表翻阅起来。

    刘子光确实有事,他的这顿晚饭是在外面小铺和邓云峰一起吃的,两人吃了两碗牛肉拉面,一盘干切牛肉,热腾腾的牛肉汤里加了红红的辣椒油,吃的满头大汗,热气蒸腾。

    邓云峰的脚旁放着一个布口袋,用脚一踢,铿锵作响,明显放满了铁器,这是他趁着每天晚上没有人在的时候偷偷加工的,一共五十个,一个人扛有些费力,两个人抬轻松的很。

    吃完了饭,邓云峰帮刘子光把口袋抬上了越野车的后备箱,然后便回家去了,至于刘子光把这些东西拉去哪里,他连问都没问。

    刘子光驱车来到西山,严冬季节这里更加空旷寂寥,前些天下过一场小雪,市区的积雪早就融化了,但是山上却积了薄薄一层白雪,松树上白雪皑皑,整座山包看起来是黑白相间的,透着诡异和阴森。

    刘子光依旧把车停在废弃的山顶别墅里,带着一口袋加工好的机匣零件爬到了核战掩蔽所里,翻出一支63式自动步枪,用工具将机匣换了下来,又找出带着五星印记的二十发弹匣,将一排7.62毫米子弹压了进去,用两枚手枪弹头塞住耳朵,就在房间里进行试射。

    “砰”的一枪,墙上出现小道痕迹,到底是核战级别的掩蔽所,所用水泥标号很高,步枪子弹只能在上面打一个小坑而已,射击过程中机匣并未出现冒火之类的现象,说明邓云峰亲手做的这批部件质量过关。

    他又打了一个短点射,子弹从墙上弹回来,差点打到自己,吓得他不敢再试枪,转而查验起其他物资来。

    拱形的洞库上方,一盏昏黄的电灯照耀着每个角落,柴油发电机发出嗡嗡的声响,刘子光拿着小本子记录着物资名称,这里除了一批自动步枪之外,还有若干改造过的轻机枪,以及67式木柄手榴弹几十箱,军用罐头几十箱,大批铁皮箱装的子弹,最牛逼的是一挺水冷马可芯重机枪,帆布弹链供弹的,但是没有经过改膛,所用的子弹是那种德国7.92MM机枪弹,怕是很难找到。

    这些物资,都是刘子光一直隐藏的家底子,山顶掩蔽所的挖掘工作从来没有停止过,但是秘密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就是因为这些存货实在是太过惊世骇俗,道上的豪杰能有一把化隆造的大黑星都算是过江龙了,那拥有一整座军火库的人该怎么评价?

    所以刘子光一直保守着这个秘密,甚至打算一直隐瞒下去,直到乔治.伍德把庄园装让给他,从那一刻起,他就知道,这些蛰伏多年的神兵利器要重见光明了。

    刘子光又检查了电动卷扬机和运送物资的竖井,确认状况良好之后才退了出去,坐在车里拿出小本子在一份名单上划着圈子。

    ……

    长乐轮的修缮工作在紧急进行中,几十个工人冒着严寒在船上进行作业,修修补补,重新油漆,清理垃圾,用钢板焊接出更多的船员舱室和储物间,一些航海用品也被补充进来,招募的水手也开始登船了。

    一切都在紧锣密鼓的进行着,红旗厂码头一片繁忙,大型塔吊忙着将地矿五队的勘探设备吊装到船上去,油罐车给轮船输送着重柴油,各种型号的润滑油也送到了码头上,米面油盐水果蔬菜也都往船上装着,与此同时,十几个油漆工人吊在船体外面,奋力刷着黑油漆,他们都是从木三水那里调来的建筑业粉刷工,干这个属于驾轻就熟。

    时间一分钟一分钟的过去,眼瞅着一艘斑驳不堪的破旧海轮变得焕然一新,当东方太阳升起的时候,一面五星红旗在风中猎猎飘扬,成群的水鸟在船上打着转,鸣叫着,似乎在惊叹工人们的速度。

    早上八点,刘子光换上了军装,在镜子前面正了正大檐帽,肩章上的陆军少校军衔熠熠生辉,他走到会议室门口干咳一声,推门进去,里面正襟危坐的二十名预备役士兵刷的一声全都站了起来。

    “坐下!”刘子光摘下帽子,开始讲话,这些人都是他精心挑选出来的可以信赖的骨干分子,军事业务和忠诚度都很高。

    回忆过后,刘子光带了五辆卡车,二十个穿迷彩服,挂预备役领章的小伙子前往西山。

    有资格下到洞里的人很少,大部分都在上面待命,刘子光带着几个铁杆下去,用苫布将这些箱子都蒙了起来,外面用打包带扎紧,然后用卷扬机吊出竖井,再由外面的人肩扛手抬运到山腰处的卡车上,西山平时很少有人来,所以没有群众围观,就算有人看见,也会以为是部队在运输物资。

    一直忙到黄昏时分,才将这些物资运完,刘子光将核战掩蔽所的大铁门关上,挂上了硕大的铁锁,再次叮嘱大家注意保密,这才借着夜色掩护,开往几十公里外的码头。

    赶到码头的时候已经是晚上起点了,天黑透了,码头上空无一人,只有明亮的碘钨灯高高挂着,这些占着军绿色苫布的物资被吊上了轮船,装进了几小时前才完工的夹层里。

    长乐轮的一切手续都是合法的,船上所装载的货物也是合法的,所有环节卫子芊都打通了,包括海关和海事当局,新招募的船员们也大多是经验丰富的远洋水手,只不过他们对新来的船长有些鄙夷。

    新船长是个戴眼镜的年轻人,丝毫没有远洋船长应该具有的彪悍气质,但是事实却让他们大跌眼镜,这位船长的水手结比他们中的任何一人打得都要利索,对船只的熟悉程度更是令人咋舌。

    他们当然不知道,新船长还有另外一个身份,海军少校!

    长乐轮出发的时候,刘子光也来到码头送别,他握着曾在菲律宾生死与共的战友陈金林的手说:“谢谢你老陈,百忙之中还抽出时间帮我。”

    陈金林笑道:“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短,我拿了你的钱,怎敢不帮你。”

    两人哈哈大笑,陈金林又正色道:“说真的,我还要谢谢你,是你让我圆了船长梦,虽然只是条玩具一样的散装货轮。”

    刘子光道:“这次先将就着,下次整一艘军舰给你玩玩。”

    悠长的汽笛声响起,新的征程即将开始。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