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红姐说的情真意切,眼中尽是毫不作伪的热忱,风尘女子就是这样,平时嬉笑怒骂大大咧咧,关键时刻出手豪爽不逊男儿,但是这钱刘子光却不能拿,因为这些都是技师们辛辛苦苦赚来的皮肉钱。

    “小红,你听谁说哥赔钱的?”刘子光笑问道。

    “刘哥,你做股票亏本的事情姐妹们都知道了,不怕你笑话,现在刘哥你是场面上的人,姐妹们想巴结你都没机会,这钱虽然不多,但是华清池姐妹们一笔笔凑出来的,你就拿着吧。”

    “是啊刘哥,你就拿着吧。”小红身后又走出五六个浓妆艳抹穿着暴露的技师,七嘴八舌的说着,刘子光认出她们几个都是自己从金碧辉煌救出来的小姐,前段时间华清池被封,生意差的要命,这批人硬是留了下来,想必也是想报答自己的恩情。

    卓力干咳一声,瞪起眼睛骂道:“干什么干什么,都不用上班了么!”

    技师们才不怕他,嘻嘻哈哈的笑着,依然堵着刘子光的去路。

    “那啥,要不然你就拿着吧,好歹也是她们一片心。”卓力打圆场道。

    “行,那我就拿着,小红回头你给我拉个清单,注明每人出了多少钱,这钱算入股的,以后给你们分红。”刘子光也不是那种矫情之人,当时就收下了银行卡。

    技师们喜滋滋的走了,服务员们又上来了,为首一人拿着个黑塑料袋说:“刘哥,这是兄弟们的一点意思。”

    刘子光苦笑着问卓力:“老二,这都是你整的景?”

    卓力说:“我可没那个闲工夫,这是小的们自发的,你就别推辞了,拿着就是,蚂蚱腿也是肉不是么?”

    这么一折腾,刘子光又筹集了五百多万资金,加上方霏那里的钱,勉强能填上窟窿了,把这些七拼八凑的钱统一交给卫子芊,款子打到红旗钢铁厂的账上,一艘报废的万吨巨轮就姓刘了。

    卫子芊陪刘子光走在红旗钢铁厂的码头边,这里是一片极为荒芜空旷的地方,淮江在这里变得开阔无比,一望无际的水域看上去就像是浩瀚的大海,两艘锈迹斑驳的货轮停泊在水中,看起来就像是两座浮动的城堡。

    “较小的那一艘就是我们的船,这是一艘香港籍的万吨货轮,三十五年前在日本东京的石川岛播磨重工业株式会社造船厂下水,其间转手若干次,最后终于避免不了被解体的悲剧,不过这艘船幸运一点,在彻底解体前还能再重返大海那么几次。”卫子芊指着那艘陈旧不堪的轮船侃侃而谈着。

    刘子光竖起衣领抵御着凛冽的江风,印象中万吨巨轮应该很庞大才是,但是这艘船在广阔的江面上却并不显得雄壮,大概是太过陈旧的原因,反而显得老态龙钟,步履艰难。

    “还能开么?需要做些什么工作?”刘子光眯着眼睛问道,用手挡着风,点燃了一支烟。

    两人的风衣被风吹的猎猎作响,卫子芊打开文件夹看了看说:“这艘船的主机是日本制造,保养的还算不错,只需要添加一些航海设备,重新装潢船员舱室,再招募一些工人就行,至于要不要重新涂装,那就看您的意思了。”

    “要,当然要,大钱都花了还在乎小钱么,买些油漆重新刷一遍,我不喜欢这种暮气沉沉的样子。”

    两人沿着码头一前一后走着,同样的长风衣长围巾,同样缓慢而坚定地脚步,水鸟在江面上掠过,远处路过的江轮拉响了悠长的汽笛,仿佛在向即将走完征途的战友道别,夕阳西下,晚霞照耀在报废旧轮船上,给它镀上了一层绚烂的金色。

    “想不想上去看看你的船?”卫子芊忽然扭头说道。

    “好啊,为什么不呢。”

    栈桥下面有一条带雨棚小木船,船上还涂着红旗钢铁厂固定资产255号的字样,刘子光请卫子芊先上船,然后娴熟的解开缆绳,跳上船用桨一推栈桥的柱子,一叶轻舟便轻快地荡漾在江面上。

    江阔云低,西风凛冽,两人坐在小船里,四下里全是茫茫江水,静谧的气氛让人很想说点平时不敢说的话,卫子芊咬了咬嘴唇,说道:“刘总,你不觉得你是个很奇怪的人么?”

    “为什么会这样问?”刘子光反问道。

    “因为你的做法总是让人捉摸不透,很多唾手可得的机会都被你白白放弃了,你所经手过的那些事业,无论哪一个坚持下去都会有成就,如果你愿意,不论是江北黑道第一人还是知名企业家,青年杰出代表,都唾手可得,但是你把这些机会都让给了别人,所以,别人很难理解你的做法。”

    刘子光莞尔一笑:“看来你对我观察的很仔细,那你以为,我为什么会这么做?”

    卫子芊沉吟片刻道:“或许是你不屑为之吧,曾经沧海难为水,对于一个经历过千山万水的人,一片绚烂的花圃又算得了什么呢,我想能引起你兴趣的,只有挑战性极强,难度极高的事情,比如你买这条船所要做的事情。”

    “子芊,你整天没事就研究我么?好了,到了,上船。”

    小木船已经划到了巨轮下方,从这个角度来看,万吨巨轮才称得上庞然大物,饱经沧桑的船身上油漆早已剥落,露出大片大片的铁锈,由于是轻载,吃水线很高,上船的舷梯根本够不到。

    “我托你上去。”刘子光自告奋勇道,卫子芊迟疑了一下还是答应了,让刘子光扶着她的腰举上去,卫子芊抓住舷梯往上爬去,可是力气不足单凭双手根本爬不动,刘子光又托住她的屁股往上举了举,这才爬上了舷梯,随后刘子光也纵身爬了上去,两人到了甲板上,卫子芊脸上的红晕还没褪去呢。

    “这是一艘结构简单的单甲板散装货船,大约二十五名船员就能维持运行,船员我已经找好了,大部分是有经验的福建籍远洋水手,还有几个航海学校毕业的学生,应该没问题,你看,这里是驾驶舱,后面是船员卧舱……“卫子芊一边走一边介绍着。

    刘子光走马观花,简单视察了这艘货轮,散装货船比起军舰来简单了不知道多少倍,基本上就是个硕大无比的八边形铁壳子加上大型船用柴油机组成,燃料用的是重柴油,马力相当强劲,船只吨位适中,既可以扛得住好望角的恶劣海况,又能穿过苏伊士运河,更重要的是这条船的状况比较好,虽然年头久了点,但是再折腾几年没问题。

    粗略看了看船只的情况,刘子光做出指示,按照原来的涂装重新刷漆,吃水线刷红色,吃水线以上是黑色,船名依然沿用原来的香港名称“长乐”,这样连身份都不用伪造了,直接套用报废以前的注册资料就行。

    这条船是红旗钢铁厂买来准备拆成废钢材回炉的,既然能买得起上千万的报废轮船,说明红旗厂的资金比较宽裕,刘子光随口问道:“子芊,你妈妈他们最近的日子过得不错啊?”

    “是的,从银行贷了五千万,有了这笔救命钱,终于起死回生了,废钢材回炉再造,每吨钢材能节省两吨铁矿石和一吨焦炭,再加上运费什么的,成本相当划算。”

    刘子光笑了:“我说嘛,陆天明前段时间总往银行跑,原来是为了这事啊,我看不如晨光厂和红旗厂联姻算了。”

    卫子芊眉头一皱,有些不悦的说:“你不用再说了,我永远也不会原谅这个人,也绝不会允许妈妈和他发生什么。”

    “子芊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说两家企业成立钢铁联盟,优势互补,其实陆叔叔他……”

    卫子芊摇摇头,冷笑道:“我不想再听到这个名字。”

    刘子光知道清官难断家务事,也不再相劝,和卫子芊一起下船离开,顺道去了红旗钢铁厂,只见厂区热火朝天,工人们干劲十足,往日尘土煤灰飞扬坑坑洼洼的后门马路现在也变得整洁平坦,运送焦炭的卡车规规矩矩的停在门口等候调度人员的命令。

    来到厂区办公室,就看到一辆锃亮的奔驰轿车停在楼下,刘子光奇道:“卫总换车了?”但是仔细一看却是外地牌照,司机是个身材挺拔的年轻人,正靠在车边抽烟,眼神中充满了骄傲,隐约还有一丝隐藏很深的戾气。

    从楼上下来三个人,其中两人看起来像是本市干部,另一个西装革履大背头发锃亮的应该就是奔驰车的主人,下楼的时候他第一个出来,看到卫子芊迎面走来,特意很有绅士风度的拉开玻璃门请卫子芊先进,并且微微颔首示意。

    “谢谢”刘子光毫不客气的跟了进去,和大背头擦肩而过的时候,闻到他身上一股淡雅男士香水的味道

    来到厂长办公室,卫总愤愤然坐在办公桌后面,卫子芊赶忙问道:“妈,怎么回事?”

    “厂子刚刚有了起色,摘桃子的人就来了,刚才出去的是省国资委和玄武集团的人,大概你们已经看到了。”卫淑敏余怒未消的说道。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