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万吨的旧船虽然划算,但是刘子光并不需要运输那么大宗的货物,而且吨位越大的船只油耗越高,雇佣的船员越多,本着节约的原则,还是搞一条小点的散装货船比较合适。

    刘子光把这个设想一说,当即遭到卫子芊的反对,她振振有词的说:“你要运送货物的目的地是西非,那就必须经过海况复杂恶劣的印度洋和大西洋,千吨级的货轮无论在安全性还是性价比方面,都不如万吨货轮,男人在关键时刻应该敢作敢为,不要为了一些蝇头小利斤斤计较。”

    说完这些话,卫子芊似乎觉得自己的话语激烈了一些,又说道:“对不起,最近事务繁忙,心情不太好。”

    刘子光说:“子芊,你说的对,要搞就一步到位,你先去办理,资金方面我来想办法。”

    卫子芊点点头,起身欲走,在门口又站住说:“对了刘总,至诚集团那边在进行IPO的准备工作,账目都交给普华永道了,想从那边筹集资金怕是比较困难。”

    女助理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渐渐远去,刘子光又开始绞尽脑汁盘算资产,在父母邻居眼里他是功成名就的企业家,孝顺儿子;在朋友兄弟眼中,他是义薄云天的老大,叱咤风云黑白通吃的枭雄,在女人们眼里,他是无所不能,侠骨柔肠的浪漫骑士,但是在一条报废的旧船面前,他只是一个囊中羞涩的穷光蛋。

    在江北市这个二线城市,刘子光确实算个有钱人,有车有房,衣食无忧,但是这座城市也束缚了他更大的发展,无论是走娱乐行业路线,还是走实业路线,都有着不可克服的瓶颈,所以他混了一年多,其实手上资金不过几百万而已,其中大半还是不能立刻变现的固定资产。

    需要花钱的时刻终于来临,刘子光先找到了实力最强的兄弟卓力,向他借钱。

    华清池三楼,没等刘子光开口,卓力就眉飞色舞的说:“我刚把滨江大道136号那座综合楼拿下,十年租金才一千二百万,太他妈值了,华清池这地方不方便停车,规模始终受限制,我相中那块地方很久了,幸亏宋剑锋走的及时啊,要不然兄弟们都得活活饿死。”

    刘子光说:“看你这样子,最近生意不错啊?”

    “那是,自打韩寺清上任以来,江北市的软环境好多了,咱的生意是日进斗金,不瞒你说,我每天毛利这个数。”卓力伸出一只手来比划着,神气的不得了。抛了一根进口的雪茄给刘子光,说:“对了,好久没见你过来,有啥事?”

    “哦,小事,借点钱周转周转。”

    “多少?说个数。”卓力豪气万丈的拿出了支票簿和钢笔。

    “缺口大约七百万,这只是前期费用,后续的资金投入恐怕更大。”刘子光轻描淡写的说。

    卓力眨了眨眼睛,二话不说撕下一张空白转账支票给他说:“你自己填吧,到银行柜台上问问我账户里多少钱,全拿走。”

    刘子光说:“这不行,你刚盘下新场子,正是用钱的时候,我不能用你的钱。”

    卓力急了:“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没有你我今天能到这一步?我的钱就是你的钱,钱是什么,钱是王八蛋,还能为了一点钱耽误咱们兄弟之间的感情么,拿着!”

    “行,那我就拿着了。”刘子光也不矫情,接了支票放进口袋,又聊了几句,才顶着寒风离开了华清池。

    寒冬腊月,外面滴水成冰,刘子光坐在车里看了看那张空白支票,还是将其叠起来放进了皮夹,就当是兄弟情谊的见证了,卓力的事业停滞了半年,正是刚上轨道需要用钱的时候,自己哪能扯他的后腿。

    回到至诚一期的家里,刚敲了两下,房门就打开了,露出的却是袁霖的笑脸,鼻子上还沾着一点白面,看见刘子光就兴奋地挥舞着擀面杖说:“姐夫回来了。”

    原来姐妹俩到家做客来了,老爸老妈看见正牌儿媳妇终于回国,高兴地嘴都合不拢,这会儿一家人正在厨房里包饺子呢。

    袁霖乖巧的帮姐夫脱下大衣,挂在衣架上,又忙着倒热水拿拖鞋,勤快的像个小保姆,方霏在厨房里看不下去了,调侃道:“小霖,我记得你从没帮舅舅拿过拖鞋哦。”

    “嘻嘻,姐夫是我的偶像嘛。”袁霖嬉皮笑脸的说着,古灵精怪的小姨子成了全家的开心果,谁也拿她没招。

    热腾腾的饺子上桌了,一家人团团圆圆吃了饺子,然后看电视的看电视,看报纸的看报纸,刘子光拉着方霏来到阳台说:“和你商量个事,那笔钱我有急用,先周转一下行么?”

    刘子光说的是那二百五十三万挖沙场的红利,这笔钱虽然由他保管,但属于方霏的私人财产。

    “哎呀,咱家的钱你做主就行了,还和我商量什么,真是。”方霏嗔道。

    九点左右,刘子光开车把方霏姐妹俩送回家,回来的时候发现父母坐在沙发上,电视也没开,这挺不正常的,平时老两口可是九点半就要休息的。

    “怎么还没休息?”刘子光问道。

    “小光你坐,爸妈有事和你谈。”

    刘子光乖乖坐下,老妈先开口道:“第一件事,你也老大不小了,该结婚了,以前是因为方霏在国外,咱家没房子,现在这两样都不存在了,你得抓紧办了。”

    老爸接口道:“第二件事,听说你做生意需要钱,我和你妈商量了一下,你办婚礼的钱不能动,剩下的都可以给你,这是两万三千块钱,一共三张定期存折,明天你去银行取了就行。”

    刘子光接过三张存折默默无语,可怜天下父母心啊,虽然这点钱连给员工发工资都不够,可到底是父母的一片心意啊。

    “行,我记住了。”

    “记住就好,早点让儿媳妇进门,别再拖了。”父母又唠叨了一阵才回房休息。

    ……

    第二天一早,刘子光带着卫子芊去了地矿五队,察看了正在装箱的勘探设备,和地矿五队的领导进行了会晤,地矿五队是个老π勘探队伍,这些年来竞争激烈,效益不是很理想,这一点从他们寒酸的办公楼和领导的座车就能看出来。

    能接到这么一桩生意,地矿五队的领导相当重视,组织了多达五十人的精兵强将准备前往西非,勘探队员们干劲也很足,领导这样对刘子光说:“刘总,我们这支队伍是久经考验,能打硬仗的,请您放心,越是在艰苦的地方,越是能显示出我们地矿五队的优良传统。”

    领导还表示,对于他们勘探人来说,春节神马的都是浮云,如果甲方有要求,队伍随时可以出发,不过设备还要等一等,毕竟都是些大型器具,装箱运输需要一定时间。

    然后这位五十多岁的领导又陪着笑脸对刘子光说:“刘总,您看勘探费是不是能先预支一部分……”

    “没问题。”刘子光当即做出批示,让卫子芊回去办理,让财务给地矿五队转账五十万。

    回去的路上,刘子光再次抱怨资金紧张,卫子芊忍不住说道:“刘总,我觉得您的思路有问题,做生意不一定要靠自己的钱来运作,要适当进行融资,从各个渠道筹集资金,朋友再多,交际再广,都顶不过银行啊。”

    刘子光恍然大悟,道:“以红隼航空的名义向银行申请贷款,用飞机作抵押,起码能贷下来三百万,加上其他渠道的款项,就差不多够了。”

    这件事就委托给卫子芊就做,刘子光刚回到办公室,就接到了卓力的电话,让他速到华清池来一趟,刘子光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结果赶到一看屋里坐了一帮道上混的兄弟,基本上都是江岸区有头有脸的老板,有开洗浴中心的,有开酒店的,KTV的,修车行的,有搞建筑拉土方的,基本上都是熟面孔。

    “刘哥要筹钱买船做大生意,别的话不多说了,我出二百万。”卓力说着,将一张支票放到了桌子上。

    “我出五十万。”和平饭店的疤子也掏出了早已准备好的支票。

    “我跟了。”玄子也拿出一张刚收来的银行承兑汇票放在上面,顿时引起一阵笑声。

    “你以为玩梭哈呢,还跟了,行,我也跟了。”靠着刘子光的关系一直跟着至诚集团包工程的木三水也拿出了五十万。

    其余人等十万或者二十万不等,多多少少都表示了意思,由于贝小帅还在广东学习飞行,卓力替他掏了五十万凑份子,总共筹集了五百万现金。

    刘子光感动的岗岗的,向大家抱拳道:“多谢兄弟们了,等船装修好了,我请大家出海观光。”

    众人就都哈哈笑道:“行,到时候请我们去赌船上开开眼,让我们这些土包子见识一下国际水准。”

    刘子光狐疑的看看卓力,后者冲他一挤眼,他顿时就明白了,这帮伙计还以为自己买的是赌船呢,怪不得出手这么痛快,这么大方。

    可是接下来的事情却又让他更疑惑了,刚出办公室的门,华清池的高级领班小红就跑了过来,不由分说把一张卡塞到他手里说:“刘哥,姐妹们的一点心意,你一定得拿着,赔点钱不算啥,姐妹们坚信你一定会东山再起!”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