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辆军绿色的长丰猎豹停在了宾馆门口,从车上下来四个头戴白色钢盔的军人,红色肩章白色武装带,一看就知道是部队的纠察,因为刘子光的身份比较特殊,所以警方帮他们联系了司令部军务处。

    现在人都到齐了,受害者家属、派出所警察,交警、纠察,宾馆保安,一群人上楼来到房间门口开始敲门。

    敲了半天门没人应,保安拿来了房卡刷了一下,房门打开了,袁家的小女儿正躺在大床上呼呼地睡得香呢。

    袁小军夫妇率先冲了上去,当爹的打开洗手间的门的衣橱,检查有没有藏人,当妈的掀开被子,看到自己的女儿赤身裸体,顿时血往头上涌,差点晕倒,一巴掌抽在女儿脸上,骂道:“还不起来!”

    袁霖睁开眼睛,看到满屋子的人,顿时吓得哭了起来,袁副厅长见状赶紧把闲杂人等往外赶:“麻烦大家回避一下。”

    警察军人保安服务员什么的都出去了,房间里只留下袁家的人,老太太端坐中央,袁副厅长陪坐旁边,袁小军站在窗口抽着烟,小舅妈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坐在床上,当事人捂着脸哭个不停,就是不说话。

    而方霏则静静地站在母亲背后,一言不发。

    “小霖,那个坏蛋把你怎么了,告诉爸爸,我要是不扒了他的皮,我就不姓袁!”小舅舅将烟蒂恶狠狠地按在窗台上说道。

    “没有,什么也没有,是他救了我,我们什么也没做。”袁霖哭着说。

    袁小军气的火冒三丈,大骂道:“都那样了还什么也没做!谁信啊!”

    这下袁霖哭的更厉害了。

    “小军!”袁副厅长喝止了弟弟,平静的说道:“霖霖,有什么事情告诉大姑,大姑会帮你做主的。”

    “真的什么也没有,我骑摩托滑倒了,是他救了我。”袁霖捂着脸翻来覆去就是这一局。

    “救你应该去医院,怎么跑到饭店开房间了!”小舅舅恶声恶气的质问道。

    “小军!”袁副厅长呵斥了一句,低声和老太太交换了一下意见,认为暂时问不出什么来,于是站起来说:“不能继续留在这儿了,把小霖送医院,找到刘子光问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咱们老袁家的脸丢的够多了,这件事一定要慎重对待。”

    说完,袁副厅长先出去了,去打发那些军警离开,房间里,小舅妈恶狠狠地剜了方霏一眼,那意思很明显,要不是招来的祸害,我女儿也不会这样。老太太也很不满的看着外孙女,鼻孔里重重哼了一声,方霏从小在江北长大,和外婆眼里肯定没有亲孙女亲。

    袁副厅长向军警们表示了感谢,亲自送他们到了电梯口,电梯门缓缓打开,走出来的竟然是刘子光,袁副厅长一凛,指着刘子光喝道:“抓住他!”

    军警们都没动,刚才那一通闹腾他们早就看出来了,这无非是高干家庭的桃色绯闻而已,用不着动刀动枪,刘子光也没动,他在电梯里站着,想跑也没地方跑。

    “请出示你的证件。”还是纠察先说话了。

    刘子光拿出军官证,一言不发的递过去。

    纠察仔细检查着军官证,发现这确实是真的证件,但他们不敢掉以轻心,还是打电话到军官证上面所标注的装备部军械处去核实,虽然是早上六点多钟,但军械处还是有人值班的,值班员睡得稀里糊涂被叫醒,不耐烦的告诉对方,本单位根本就没有叫刘子光的人!

    纠察们立刻变了脸色,这案子性质变了,伪造军人身份可是大罪,他们立刻围住了刘子光,要将其逮捕,刘子光也不反抗,任由他们将自己押了下去。

    袁副厅长一头的冷汗,这个刘子光果然是个假冒的军人,这家伙背景太复杂了,女儿和他搅在一起简直就是玩火!

    回到房间,袁霖已经穿上了病号服,外面再套上小舅妈的大衣,一家人趁着酒店里的人还不多,匆匆离开了这里。

    回到家里,袁副厅长把方霏叫到自己书房,平心静气的说:“今天发生的事情你都看见了吧,事实胜于雄辩,我就不说什么了,反正妈妈说的你从来都不听,今天就让事实教育你。”

    方霏说:“今天发生的事情,除了能证明刘子光的人格优秀之外,什么都不能说明。”

    “小霏,事到如今你还在为他说话,你妹妹不穿衣服躺在他床上,这是事实吧,他假冒军人被纠察抓走,这是事实吧,你还要看到什么才会死心?这个人不是个好东西,你被他蒙蔽的太深了。”

    方霏咬着嘴唇不说话,但是倔强的眼神表明,妈妈的话她一点都没听进去。

    袁副厅长长叹一声说:“妈妈像你这么大的时候,而是这样叛逆,不听父母的话,非要嫁给大自己十几岁的医学院老师,结果……你爸爸虽然是个好人,但如果能够重新选择一次的话,我会听从父母的教导,小霏,妈妈是你最亲的人,我怎么会害你呢,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女人嫁错人一辈子就完了,妈不希望你重复妈走过的老路啊。”

    方霏的眼中渐渐含了泪水,“妈妈,可是他真的不是坏人啊,为什么你们总是戴着有色眼镜看人,就不能尝试着去了解他,去认识他么?”

    袁副厅长说:“孩子,妈所经历的事情太多太多,见过的人也千奇百怪,这个社会的复杂程度不是你能想象的,你以后会明白的,这几天别出去了,陪陪你妹妹,她需要心理辅导。”

    方霏默默地点点头,出去了。

    ……

    刘子光被押在军区司令部纠察连值班室里,由于是早上,没有人来提审他,直到八点钟上班的时候,一个上尉军官才走了进来,手里端着饭盒,一边吃着包子,一边用油乎乎的手翻着刘子光的军官证。

    “啧啧,封皮和瓤都是真货,钢印好像也是真的,小子,说吧,谁帮你做的?”

    刘子光淡然一笑:“请联系东南军区副司令员罗克功同志。”

    上尉鄙夷的笑了:“小子,和我玩这一套,你还嫩点,罗司令已经调走了,现在总参工作,傻了吧?老实交代!”

    说罢重重一拳砸在桌子上,饭盒里的肉包子都跟着一颤。

    “你找一下军区特大的关野,他知道我。”

    “嘿,你还真会挑人,军区特大拉练去了,根本联系不到人。”

    刘子光挠挠头,说:“这下麻烦了,要不然劳烦你给总参打个电话,问问罗司令,这事儿他经手的,别人不知道啊。”

    小上尉一瞪眼:“还装!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说,你身上这东西是干什么用的!”

    说着从抽屉里拿出刘子光的海事卫星电话往他面前一摔。

    刘子光明白了,人家不但把自己当成假军人,还当成间谍了,他叹口气说:“我打个电话可以么?”

    “想通风报信?没门!”小上尉恶狠狠地一拍桌子,声色俱厉道:“赶快交代,招出你的同党,不然有你好看的!”

    “好吧,我说,我隶属于永昌贸易公司,地址是泛亚金融中心十七层,你去查吧。”

    上尉赶紧把地址记下来,匆匆出门去了,临走还交代卫兵,一定把这个人看牢了,决不能有半点闪失。

    纠察连想立功受奖也不大容易,眼瞅着一桩间谍案即将告破,小上尉高兴地屁颠屁颠的,跑到他的直属上级,军务处副处长面前报功说:“张副处长,嫌疑犯交代了他的上线,这很可能是一起重大的间谍案。”

    副处长是个中校,拿过那张纸看了看,没说什么,直接拿起电话说:“接军区二部。”

    一番通话后,中校脸上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连声说是,小上尉也跟着兴奋起来,摩拳擦掌道:“怎么说。”

    中校拿起军帽扣在头上说:“人在哪里,你没动粗吧。”

    “还没动手他就怂了。”

    “那就好。”

    那好什么?小上尉挠挠头,百思不得其解,还是一溜小跑跟在了副处长背后。

    来到值班室,中校将卫兵赶走,推门进屋,爽朗的大笑道:“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不认自家人了,同志,有没有受委屈?”

    刘子光和中校握了握手说:“没事,小误会很正常。”

    中校摆摆手,让小上尉把刘子光的军官证拿过来,还给对方说:“不好意思了,要不要派车送你回去?”

    刘子光说:“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好了。”

    “好吧,我送你。”中校亲自将刘子光送到侧门口,笑眯眯的挥手告别,一回头,正看到小上尉匪夷所思的脸。

    “张副处长,他……”

    “哦,他是军械处新来的助理员,同事不认识他也很正常。”张副处长淡淡的说。

    “那他还说自己是什么公司的……”小上尉挠挠头,还是不理解。

    “保密条例怎么学的,不该问的不问,你吃顶了吧你!”张副处长脸色一变,破口大骂起来。

    小上尉诺诺连声,终于明白了一点,这人根本不是什么军械处助理员,而是属于另一个自己接触不到的神秘层面。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