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家客厅里剑拔弩张,气氛紧张,作为一家之主的老妇人稳坐泰山,冷眼看着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小舅舅横眉冷目,喘着粗气,摆出一副拼命地架势,小舅妈已经拨通了家属大院管理处的电话正低声说着什么,就连家政服务阿姨都拿着扫把紧张的站在一旁,大有忠心护主的意思。

    刘子光既然找上门来,就没打算和和气气把人接走,他径直走到拦在楼梯口的小舅舅面前,微笑着说:“麻烦让一下。”

    “你还想打我不成?来啊!”小舅舅在自家主场气冲斗牛,竟然主动搡了刘子光一把,当然,这一把如同搡在了石壁上,对方连动都没动。

    刘子光才没笨到在别人家里动手的地步,他只是伸手揪住了小舅舅的衣领子,微微用力就把他提了起来,小舅舅一张胖脸憋得通红,两只脚离开了地面胡乱蹬着,话也说不出来了。

    小舅妈尖叫一声扑了上来,拼命撕打着刘子光,老妇人气的连连跺脚,怒喝道:“反了!反了!”

    而楼上那位双马尾少女却兴奋地挥舞着拳头低声道:“嘢!真打起来了,姐,要不咱趁现在溜走?”

    解开了绑绳的方霏狠狠戳了一下妹妹的额头,骂道:“死丫头没心没肺,赶紧下去劝架啊。”

    双马尾这才反应过来,刚要拉着姐姐一起下楼,忽然大门开了,袁副厅长站在门口,怒视着客厅内的乱局大喝一声:“都给我住手!”

    歇斯底里的小舅妈最先停手,一溜烟的跑到袁副厅长旁边说:“大姐,这小子到咱家撒野来了,还动手打了小军。”

    小舅舅也很配合的喊道:“敢打我,我弄不死你,有种你别走。”

    老妇人看到大女儿回家,阴沉着脸说:“梓君,这件事是你女儿惹出来的,你看着处理吧。”

    袁副厅长摘下帽子,脱下风衣递给阿姨,转脸对司机说:“小李,你先回去吧,这里没事。”

    正说着,管理处的保安来到了现场,七八个人手里都提着橡皮棍和手电筒,袁副厅长几句话就把他们打发走了,家丑不可外扬,老袁家毕竟是要脸的人。

    看到姑妈驾到,双马尾顿时又拉着方霏躲进了房间,微微打开一条门缝倾听着楼下的动静。

    袁副厅长远比小舅舅有风度的多,她彬彬有礼的招呼刘子光坐下,又让阿姨倒茶削水果,大姐从容的气度让小舅舅他们也心里有了底气,整整衣服在沙发上坐定,看大姐怎么对付这个狂妄的小子。

    刘子光态度自然,面带微笑的喊了声阿姨,在单人沙发上坐下,不管怎么说,袁副厅长是方霏的母亲,起码的礼貌总要有的。

    袁梓君今年四十六岁,是卫生厅里最年轻的副厅级干部,从政多年来练就一双火眼金睛,寻常人等一眼就能看透,但是眼前这个镇定自若的年轻人却让她有些看不明白。

    根据她掌握的资料,刘子光只是一个二线城市的小混混,或许有些能力,有些勇气,但是层次的跃升绝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无论是家庭出身还是学历文凭、社会阶层,刘子光都太低太低,配不上袁家,配不上自己的女儿。

    上次已经找对方的母亲谈过话,也和女儿进行了深入的交流,并且这两年女儿都远在非洲执行援外任务,本以为天各一方,这段孽缘会无疾而终,没想到居然女儿这边刚回国,那边就找过来了,这让袁副厅长很意外,也很头疼。

    刘子光心定神闲的坐在那里,丝毫没有因为这里是省委家属大院而感到自卑或者紧张,袁副厅长可以看得出来,这份从容不是装出来的,而是发自内心的淡定,看来女儿的眼力倒是不差,这个年轻人起码不是那种趋炎附势的瘪三。

    “刘子光对吧,如果没记错的话,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你很有勇气,竟然到我家里来了,但从这一点来说,我很欣赏你,但是也只限于勇气,好吧,既然你已经来了,那我们就开诚布公的谈一谈吧,你想要什么?”

    袁副厅长一副高高在上的态度,刘子光并没有感到压力,而是微笑着说:“阿姨,我来接方霏吃顿饭而已,就这么简单,你们全家如临大敌的,让我很不适应啊。”

    “小伙子,不要避重就轻,回避问题,你明知道和我女儿的事情是不可能的,还三番五次的纠缠她,你是在挑战我这个做母亲的权威么?”

    “既然您这么说,那就是不欢迎我了,告辞。”刘子光可不傻,这种时候逞口舌之快没有半点好处,只会加深矛盾,而且他早就注意到楼上卧房门缝里那两只小耳朵了。

    果然,他这边刚一要走,方霏就出现了,站在二楼栏杆后面喊道:“不要走,等等我。”说完就蹬蹬蹬的跑下来。

    小舅舅惊讶的看着外甥女跑下楼来,转而又瞪着楼上自己的女儿,咬牙切齿骂了一声:“死丫头,看我回头不打死你!”

    双马尾哪还敢露头,藏在房门后面吃吃的笑。

    经历过一年半非洲援外的历练,方霏早已不是当年那个怯生生的小护士了,面对自己一贯强势的母亲,她没有丝毫畏惧,丝毫犹豫的挽住了刘子光的胳膊说:“我爱他,我还要嫁给他,就这样,你们满意了么?”

    袁家人的脸色都像锅底一样黑,袁副厅长沉默不语,胸中却是惊涛骇浪,女儿长大不由娘了,小舅舅气的直哼哼,但母亲和大姐在场,他也不好发飙,只能一个劲的抽烟。

    小舅妈倒是一副坐山观虎斗的架势,两只眼睛滴溜溜乱转,看着大姑姐的眼神,既畏惧又不屑,而老妇人则完全把大局交给了大女儿,自己冷着脸坐在沙发中央,静观事态演变。

    “小霏,你疯了么,这小子有什么?不过是个小城市的流氓混混,你前途远大,不能就这么毁了啊。”小舅舅狠狠把烟蒂掐灭在烟灰缸里,抛出这么一句话。

    “没错,他是什么也没有,没有万贯家财,没有高官厚禄,也没有显赫的门第,但是我就是爱他,因为他是英雄!”

    英雄?袁家人面面相觑,心说小霏是不是在非洲受了刺激,脑子不正常了。

    方霏骄傲的继续说道:“为了营救被拐卖的婴儿,他能骑着自行车追汽车,救人之后带着一身重度擦伤悄然离开,为了保护无辜群众,他能手无寸铁和银行劫匪搏斗,身中子弹大难不死,被评选为优秀市民,为了素不相识的癌症病人,他能把身上所有的钱都拿出来帮助别人,什么叫侠肝义胆,什么叫大公无私,这就是最好的例证。”

    小舅舅一撇嘴:“小霏,这些都是你亲眼看到的?有些人为了攀高枝不择手段,找人演戏也不是不可能,你还小,千万别被人骗了啊。”

    “舅舅,我说的这些你可以不相信,但是非洲的事情总不是假的吧,他为了救我,单枪匹马飞到非洲,一个人把我们医疗队从杀红眼的叛军手里救出来,又领着上千难民坚守饭店三天,最后领着我们杀出一条血路来,你知道当时的情况有多么危急么,几千拿着刀的暴民追着我们跑,稍微慢点的都被他们砍成肉泥,要不是他,不光我回不来,恐怕我们整个医疗队都回不来。”

    听到这里,躲在楼上的双马尾感动的泪流满面,冲冠一怒为红颜,万里关山度若飞,只为心中最爱的女孩,哪怕刀山火海也义无反顾,如果有个男孩子能这样对自己,那还不幸福死。

    她眼前出现了一幅画面,骑着白马的银甲王子,怀抱少女在原野上驰骋,到处是妖魔鬼怪和豺狼猛兽,王子手挥宝剑左冲右突,英武无比,唯一可惜的是,王子怀中的公主不是自己,而是小霏姐……

    老妇人也将目光转向刘子光,第一次认真的打量着这个年轻人,但眼神中的鄙薄之色却没有丝毫减轻。

    小舅舅斜眼望着天花板,不屑的哼了一声,外甥女说的这些乱七八糟的的他根本不信,这么离奇的故事,比网上的YY小说还YY,谁信谁SB。

    但袁副厅长却被深深地震撼了,作为卫生系统的高级干部,她自然是看过内参,了解真相的,那个烈士麦嘉轩只不过是组织上出于政治需要刻意塑造出来的英雄,事实远比公开的更加令人震惊,但是出乎他意料的是,救出医疗队的竟然是眼前的这个年轻人,而不是内参上含糊其辞说的有关部门工作人员。

    “刘子光,小霏说的情况是真实的么?”袁副厅长郑重的问道。

    “是真的。”刘子光说。

    “哦”袁副厅长意味深长的点点头,沉默了。

    小舅舅看看大姐,又看看刘子光,说道:“能打敢拼又怎么了,我一百万块钱砸出去,你这样的能雇八个,别的不谈,你欠我们家小霏的钱啥时候还,五十万块钱,怕是拆了你家都没这个数吧。”

    刘子光说:“差点忘了,方霏当初拿出我五十万开挖沙场,这笔钱我是以她的名字入股的,现在趁着大家都在场,也该分红了,小舅舅,麻烦你到我车里去把后备箱里的东西拿来。”

    说着把车钥匙抛给了小舅舅,后者瞪了他半天,居然真的出门去了。

    一分钟后,小舅舅拖着一个巨大的彩条布蛇皮袋进来了,满脸涨红兴奋无比,在客厅中央扯开了蛇皮袋,露出里面码的整整齐齐的钞票,怕是不下二百万!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