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卫子芊的不懈努力下,勘探队终于在新年前夕登上了前往非洲的航班,如果事无巨细都要刘子光亲力亲为的话,恐怕三个月也办不下来,但是交给卫子芊只用了短短一周时间就处理的差不多了。

    当然花销也是极大的,光是三部海事卫星电话加上预存的费用就是十万元钱,再加上来回机票,人身保险,员工的出差补助和热带津贴,两根金条花的也差不多了。

    刘子光索性把剩下的金子一股脑都交给卫子芊了,反正这些金子是从菲律宾军火商颂镰那里抢来的不义之财,花起来也不心疼,开矿是今后事业的重要方向,必须不遗余力的去跑。

    办完这些琐事,刘子光驾着公司的昂克雷赶往省城,今年的圣诞节他要陪方霏一起过,至于李总这边,只能含糊应付过去了,好在他行踪不定已经成了惯例,李纨倒也不会怀疑什么。

    数小时后,刘子光抵达了省城,皮天堂帮他在五星级酒店订好了房间,小皮有个天堂进出口贸易公司,和省城海关的人特熟,晨光机械厂出口的单子都是委托他办的,两下里有了生意来往,自然关系更加密切。

    谢绝了皮天堂的晚饭邀请,刘子光驱车来到省委家属大院附近,把车停在马路上,给方霏发了个信息,等着她出来。

    不大工夫,方霏回了信息,说马上就到,但是等了十分钟还是不见人出来,刘子光有些不耐烦了,方霏是那种不施粉黛的女孩子,穿衣服也很随意,哪里用得着这么长时间打扮,于是他又发了一条信息过去,还是没有回应,直接打电话,竟然没人接。

    一辆警车悄无声息的停到了旁边,车上下来两个全副武装的交巡警,省城的警察就是威风,戴着白色钢盔,武装带上挂着鸡零狗碎的玩意,什么手铐电棍警务通对讲机啥的,看起来比江北的警察专业多了。

    交巡警敲敲车窗,刘子光降下玻璃问道:“有事么?”

    “车本儿拿出来看看。”交警的眼睛上下打量着他,一副公事公办的架势。

    刘子光把行驶证拿出来递给警察,警察狐疑的看着上面标注的机关名称,又看了看刘子光:“驾驶证呢?”

    趁着刘子光掏驾驶证的当口,另一个警察拿出警务通查询起这辆车的车牌号码来,结果显示这辆车是密挡,普通警察没有权限调查。

    刘子光拿出来的不是驾驶证而是一个红皮小本本,警察接过来一看,竟然是现役军官证,上面印着这个人的姓名军衔职务,是东南军区装备部军械处的一名少校军官,看证件可不像是伪造的,看这家伙若无其事的表情,更不像是假的。

    警察交还证件,给刘子光敬了个礼,啥也不说就开车走了,开出去一段距离才拿起电话拨了个号码说:“李总,和你朋友说一声,事儿办不了,对方很有来头,什么,多大来头?不好说,反正我们是招惹不起,就这样啊。”

    刘子光当然猜得出这幺蛾子是方霏家里人搞出来的,他冷笑一声直接开车奔省委大院去了,年关临近,省委大院门口的保安力量大大加强,闲杂人等小商小贩严禁入内,访客也要登记核实之后才放行,如今刘子光开着几十万的豪车,穿的光鲜笔挺,门卫自然客客气气的招待。

    “您找袁厅长,好的,马上联系。”门卫直接用内线电话和里面进行了一番联系,脸色慢慢变得奇怪起来,挂了电话说:“登个记,可以进去了。”

    刘子光开车来到袁家小别墅前,看到车库门口停了两辆车,一辆黑色的奔驰E300,一辆红色的奥迪TT跑车,都是几十万的货色,刘子光微微撇嘴,看来老袁家的实力也不过如此而已。

    下车直奔大门而去,毫不客气的砰砰敲门,刚敲了两下门就开了,一个穿着家居服的阿姨警惕的看了看他问道:“找谁?”

    “我找方霏。”刘子光笑着说。

    阿姨并不开门,而是冲里面喊了一嗓子:“有人找小霏。”

    半晌,里面才传来拖鞋趿拉在地上的声音,一个穿着花睡衣的男人走了过来,正是方霏的小舅舅,他打发阿姨一边忙去了,然后上上下下打量一下刘子光,冷笑道:“胆子不小啊,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么?”

    “知道啊,这里解放前是国民党高级军官的别墅区,后来成了省委家属大院,你们家这个小楼,据说以前是空军司令王叔铭住的。”

    刘子光不卑不亢的回答让小舅舅有些一拳打空的感觉,他恶狠狠的说:“姓刘的,我告诉你,别以为你那些下三滥的手段有用,我们家霏霏和你是不可能的,你趁早死了这份心,今天我把话放在这儿,你要是敢再纠缠我们家霏霏,我他妈废了你!”

    小舅舅自以为声色俱厉,掷地有声,刘子光却只是笑笑说:“小舅舅,火大伤肝,别动气啊,上回揍你那是我的不对,我给您赔礼还不行么。”

    哪壶不开提哪壶,小舅舅气的鼻子都歪了,指着外面喊道:“你给我滚,马上滚,不然这就让你好看!”

    刘子光脸色一变,抓住小舅舅的手指向后反折说:“小舅舅,我尊重你是长辈,给你留点面子你咋就不识相的呢,麻溜的把方霏放出来,要不然我抄了你家老宅子!”

    小舅舅这个气啊,自打他十岁的时候跟随父亲住进省委大院以来,哪受过这个待遇啊,想发狠,无奈十指连心,手上那个痛啊,只能嚷道:“放手!快放手!”

    “闹什么呢,让他进来!”客厅里传来一个冷静而威严的女声,听到这句话,刘子光才松开了手,把小舅舅推到一边,自己整整衣服,昂首阔步进了袁家的客厅。

    老袁家的客厅布置的很豪华,博古架上摆满了古玩瓷器、玉器,墙上挂满了大幅照片,大多是袁家老一代和领导人的合影,其中不乏共和国的领导人,看来袁家老爷子当年也是风云人物。

    一个头发花白,气度雍容的老妇人坐在沙发上,脚下趴着一条毛茸茸的京巴,旁边坐着个尖下巴的中年女子,看那一副高傲的样子就知道是小舅舅的老婆。

    老妇人看了看刘子光,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你就是刘子光?”

    虽然她坐着,自己站着,但刘子光却深深地感觉到目光是居高临下望过来的,他毫不客气的在单人沙发上坐下,答道:“我就是刘子光。”

    “听说,你在江北一家物业公司做保安,还开了几个实体,是吧?”老妇人不紧不慢的说着。

    “什么狗屁实体,挖沙场的启动资金还是小霏抵押了房子给他的,这小子就一骗子,妈,和他废什么话,直接和政法委秦叔叔打电话,办他一个诈骗罪。”小舅舅揉着手指在一旁聒噪道。

    “闭嘴!”老妇人轻轻一句,不怒自威,小舅舅立马老老实实的闭上了嘴不敢说话了。

    “小刘,我就叫你小刘好了,你是聪明人,咱们就不饶圈子了,我们家小霏单纯,幼稚,还不懂事,很多事情需要长辈替她当家才行,小霏以后的人生道路还很漫长,绝不可能在江北那个小地方继续待下去,和你也不会有任何交集,如果你继续胡闹的话,我们家老头子虽然不在位子上了,但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随便欺负的。”

    有礼有节,软中带硬,若是一般人,老妇人这番话肯定能起到效果,但刘子光却根本不吃这套,他回答道:“方霏已经是成年人了,她完全可以自己做主,用不着你们大包大揽,即使是她的长辈也不行,让方霏下来吧,我们约好一起吃饭的,被你们耽误的都过了饭顿了。”

    说完站了起来,作势往楼上走。

    小舅舅一个箭步跳过来,骂道:“我操,你还想抢人咋的?”

    老妇人动怒了,她冷哼一声道:“小军你别拦他,我今天倒要看看,谁敢在省委家属大院撒野!”

    屋子里的气氛相当紧张,小舅舅怒目而视,小舅妈抓起了电话随时准备报警,老妇人如同一潭死水般的沉静,身上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气息,楼上卧房的门悄悄打开,一个梳着双马尾的十七八岁少女露出头来,瞪大眼睛望着下面发生的一切,回头伸了伸舌头道:“姐,你的男朋友好厉害哦,连奶奶都镇不住他。”

    被捆在床上的方霏得意的一笑,说:“你不知道了吧,他可是天煞星下凡,别说外婆镇不住他了,就是在千军万马面前他都不带打怵的。”

    “哇塞,好帅啊,姐,能不能介绍我认识一下他啊?”少女欢蹦乱跳起来,两个马尾巴乱抖着。

    “行啊,你先把我绳子解开。”方霏大模大样地说。

    “那可不行,我爸把这个艰巨任务交给我,我不能辜负他,除非……除非你请我吃一个月的韩国料理。”

    “你不会就这点出息吧?韩国菜又贵又难吃,比日本料理还不如呢,再说泡菜吃多了致癌的。”方霏撇嘴揶揄道。

    “人家不是想减肥嘛,就追求这个效果的。”少女娇嗔道。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