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子光发动了汽车,随口问道:“谷队长,你们队里的同志都挺好的,怎么就这小子那么夹生?”

    谷秀英苦笑道:“他和我们不一样,他是来镀金的,来了不到一个月,要不是因为他,我们上个月就回国了,为了陪太子读书,不得已才多呆了几个月,没想到这一陪就陪出事儿来了。”

    “哦?他很有来头?”

    “岂止是很有来头,那是相当有来头,官二代,从小被人敬着长大的,没受过什么挫折,所以才这么骄横。”

    刘子光长长地哦了一声,表示理解,随即又往窗外啐了一口。

    “说说您吧,伍德先生,是谁把您搞得这么狼狈?”刘子光一手扶着方向盘,一手从上衣口袋里掏出烟来,随手递给伍德一根。

    “谢谢,我不抽这个。”伍德伸手从自己的腰包里掏烟斗,却摸了个空,无奈只好接了刘子光烟,点燃抽了一口说:“凌晨的时候庄园来电话说出了大事,有个美国人遇到袭击,我立刻赶车赶回去处理,结果却看到那帮黑人烧了我的屋子,杀死了我的管家,我开枪打他们,但他们人太多了,我救了管家的小儿子一路逃回来,快到饭店的时候居然又被人袭击,我的汽车也被他们烧了,要不是你及时赶到,他们一定会杀死我。”

    刘子光奇道:“他们现在连白人也开始杀了?”

    “年轻人,西萨达摩亚早就不是殖民时期了,白人的命和黑人的命一样不值钱,我是彻底不想继续待下去了,回头我就搭乘最近的航班回欧洲。”

    “祝您好运,顺便说一句,那个遇袭的美国人如果叫安德森的话,恐怕已经死了,我们在路上遇到他的时候,他已经中了土人的毒箭。”

    “什么?死了!”伍德睁大了眼睛,随即松了耸肩说:“那也没什么,那帮黑人不会因为他有美国护照就不杀他,在他们眼中,美国人和俄国人没什么区别,可怜的安德森还欠我五十美元呢。”

    “你们认识?”刘子光问。

    “是啊,他为一家美国矿业勘探事务所工作,常年在非洲转悠,你知道,非洲有很多地方还处于荒蛮状态,如果挖出金刚石或者黄金的话,那可是一大笔财富。”

    “那么,安德森是在您的庄园里进行勘探的了?”

    “理论上那座山属于我的庄园,因为我有官方颁发的具有法律效力的地契,但是实际上那块不毛之地是由一个文度部落占据,大概安德森就是因为招惹了他们才被-干掉的,你知道,这些土人总有些神秘的禁忌,连我也搞不明白。”

    说话间,圣胡安大饭店就在眼前,见到他们安全归来,大堂经理欣喜万分,拥抱了伍德先生,并向刘子光表示感谢,此时饭店大堂里已经坐满了卡耶族难民,这些人拖儿带女,拎着行李,惊慌失措的四下打量着,其实他们也算是西萨达摩亚国内有身份的的人了,大饭店不是难民营,没有钱是进不来的。

    圣胡安大饭店是外资经营,常年向警察缴纳保护费,关键时刻平时的经营就显出效果来了,一队警察前来保护这里,禁止暴徒入内,一时间圣胡安大饭店成为暴风中的宁静港湾,卡耶族人蜂拥而来,饭店方面本着人道主义精神尽可能的接待了他们,为他们提供临时住所和干净的饮水。

    很多难民身上带伤,惊魂未定,医疗队员们在汪国忠的带领下紧急行动,为他们清洗创口,涂抹药水,饭店大堂成了难民营,啼哭声,叹气声响成一片,而原先的客人们在聚集在酒吧里,神情严峻的讨论着当前局势。

    午餐还未开始,刘子光也加入到讨论的人群中去,乔治.伍德隆重的向大家介绍说:“绅士们,请容许我引荐这位英勇无比的中国骑士,他昨晚将整支医疗队从卡洛斯湖救出,刚才又从暴徒手中救了我,感谢上帝,感谢布鲁斯.刘先生。”

    众人一起举杯向刘子光致意,其中一个络腮胡子的大汉操着德国腔味道很浓的英语说:“先生,您从卡洛斯湖来,想必听说那里战事升级的情况了吧。”

    刘子光说:“我们来的时候,政府军正在屠杀村民,情况很糟糕。”

    络腮胡子说:“事实上库巴的军队也吃了大亏,据说死了四十个精锐士兵,那些绿色贝雷帽都是库巴的亲信士兵,如果不是战场失利的话,他也不会鼓动全体文度族人起来造反。”

    众人纷纷插言,大家都认为库巴将军的政权不稳,为了保住胜利果实,这个贪婪残酷的屠夫索性发动了一场全民战争,把全体文度族人拉上了自己的战车,用大祭司的死挑起了这场民族矛盾,现在事件愈演愈烈,怕是再持续下去,就连库巴本人都无法收场了,所以最好的选择是赶紧离开圣胡安,离开西萨达摩亚。

    “大家不必担心,我已经通知了法国领事馆,他们说会派飞机来接我们。”一个法国女人也加入了讨论,她是一位动物学者,在西萨达摩亚研究当地的猴子,大伙儿都认识这位安娜女士。

    “请问您是怎样和领事馆取得联系的?”刘子光问她道。

    “网络,我在网上向他们求救,不过现在已经不行了,电话线断了,网络也断了,圣胡安成了文明的孤岛,除了信鸽,没有别的通讯方式能联系到外界了。”安娜这样说。

    但是她又补充了一句:“不用担心,既然法国领事馆了解到这里的局势,那么自然别人也会知道,国际社会信息共享嘛。”

    经过一番讨论,白人们研究出一份方案来,那就是乘车前往圣胡安国际机场,在那里等待救援飞机的到来,如果等市内局势再度恶化的话,恐怕连机场都去不了。

    午餐时间到了,大家涌进餐厅用饭,白人们的食物依旧丰盛,海鱼、龙虾、牛排、红酒,而大堂里的难民们就只有酱油泡米饭可以吃,就是这种食物还是饭店方面施舍的,因为这些难民大都失去了财产,身无分文。

    餐厅里,穿着燕尾服戴着白手套的黑人侍者彬彬有礼的来回穿梭着,为客人们奉上一道道大菜,白人们一边享用着美食一边小声谈论着,小口品着红葡萄酒,钢琴弹奏着舒缓流畅的蓝色多瑙河,如果不是远处隐约传来的枪声的话,这里简直就是欧洲某个高档饭店一隅。

    刘子光站在饭店顶层,俯视着骚乱中的圣胡安市,到处是浓烟和烈火,道路被焚烧的汽车堵塞,燃烧轮胎的黑烟笼罩着天空,成群的暴徒四处劫掠,杀人放火,不时有自动步枪连续发射的声音传来,看来军人们也终于耐不住性子,加入了劫掠的行列。

    通往机场的道路困难重重,最可怕的是那些杀红了眼的暴民,在他们眼中,白人都是腰缠万贯的富豪,法治社会下他们不敢为非作歹,但是这种无政府状态下每个人的胆子都会无限放大,恐怕这时候出去不是好的选择。

    但白人们已经义无反顾,饭后他们就带着行李登上了饭店的大客车,一位好心的太太劝医疗队和他们一起走,但是谷队长却指着满地伤员说:“我的病人在这里,我不能抛下他们。”

    “上帝保佑您。”太太在胸口划了个十字,上车去了。

    “布鲁斯,你也不打算一起走么?”伍德先生拎着一个大包问道。

    “我和他们在一起,对了,谢谢你的枪。”刘子光说,那支霰弹枪伍德先生已经送给他了,顺带着还有两盒12号子弹。

    “如果你坚持留在这儿的话,我有一样东西送给你。”伍德先生放下提包,从里面拿出一个档案夹,里面是一叠打印好的文件。

    “在这儿签个字,伍德庄园就是你的了,亲爱的朋友。”

    刘子光眉毛一扬:“我不太明白,伍德先生,您是说要把庄园卖给我么?”

    “是的,布鲁斯,与其留给那些坏蛋,还不如卖给你,我的种植园可是西萨达摩亚最大的,也是最好的。”

    “可是,我恐怕没有这个兴趣,而且,我也没有那么多的钱。”刘子光为难的说,却忽然想到了那几块黑色的矿石,心中砰然一动。

    “你身上有多少钱?”乔治.伍德不依不饶的问道。

    “大概……我看看啊,一万比索。”刘子光从裤袋里摸出一张皱巴巴的钞票说,这张纸币兑换成-人民币的话,大概只值十块钱。

    “够了,我就以一万比索的价格把庄园出售给你,如果你同意的话,我现在就找律师作证,我想道格拉斯先生和豪斯先生一定很愿意为我们的交易作证。”

    刘子光耸耸肩,做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既然您坚持的话,为什么不呢?”

    “太好了,我这就叫他们过来。”老乔治高兴地手舞足蹈,叫了两个衣冠楚楚的白人男子过来,把情况简单介绍了一下,两人都表示同意,但是一定要快,因为他们还赶着跑路。

    乔治.伍德摊开他的合同,说道:“这份合同拟好已经几个月来,一直没找到合适的人出手,现在上帝让我遇到了您,布鲁斯.刘先生,您一定会是一位好的种植园主,对了,名字就签在这儿,可以把您的护照出示一下么?”

    刘子光拿出护照,粗略看了看合同,实际上合同上的葡萄牙文他根本就看不懂,但是直觉告诉他,合同应该没有问题。

    合同上注明了交易金额为一万西萨达摩亚比索,附带一张种植园的地图,看一看比例尺就知道,这个庄园大的令人震惊,刘子光接过钢笔,刷刷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后伍德先生也签了名字。

    两位律师先生为这场交易做了公证,并且在合同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匆匆握手之后就离开了,伍德先生拍着刘子光的肩膀说:“祝你好运,我的朋友。”

    “也祝您一路顺风。伍德先生。”刘子光微笑着挥手向他们告别。

    伍德拎着大提包登上了客车,坐下之后,他身旁那位刚刚做了公证的道格拉斯律师就扶了扶眼镜说:“乔治,你不觉得自己太黑心了么。”

    ……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