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德高望重的老同志,汪国忠第一个发言,他说:“通讯中断,大使馆方面一定会实施紧急预案联系我们,但圣胡安的局势有继续恶化的迹象,我们不得不积极展开自救,我建议,派员联系当局,让西萨达摩亚医药卫生部官员协调军队护送我们离开。”

    他的建议立刻得到大家的一致同意,和官方联系,最合适的人选当然是谷队长,再带上一个会说葡萄牙语的翻译,立刻前往医药卫生部。

    鉴于外面兵荒马乱,谷队长又看了看刘子光,征求他的意见:“小刘,帮个忙吧,护送我们过去,这里只有你会打枪。”

    刘子光一笑,明白谷队长的意思,他会的可不仅仅是打枪,而是杀人,不过让他惊讶的是,那位会说葡语的翻译竟然是麦嘉轩。

    “麦医生在医科大学的时候拉丁文学的很好。”谷秀英一句话就打消了刘子光的疑惑。

    三人在队员们的簇拥下来到楼下,发动了医疗队的大卡车,选择卡车是刘子光的意思,外面正在打砸抢,如果遇到紧急情况,大马力的卡车可以直接撞过去。

    见到他们要出去,饭店经理赶紧过来劝阻,他告诉大家,现在外面很混乱,文度族人都拿起武器驱逐杀害卡耶族人,这是一场人道灾难,如果现在出去的话,安全无法得到保证,只有呆在白人比较多的饭店里才有安全。

    “但我们不能坐以待毙,谢谢您。”谷队长还是义无反顾的跳上了卡车,刘子光把霰弹枪塞在座位底下,亲自开车,这种大排量的美国通用卡车马力强劲,坐在驾驶室里有一种居高临下之感,远非越野车之类可以比拟。

    卡车开出了大饭店,向西萨达摩亚国家政府大楼驶去,一路景象触目惊心,往日里安居乐业的民众此刻变成了明火执仗的暴徒,无数黑人青年挥舞着木棍、铁棒、割胶刀叫嚷着冲上街头,掀翻汽车,砸烂商店玻璃,哄抢物资,殴打卡耶族人。

    圣胡安是西萨达摩亚最大的城市,整个国家近一半人口居住在这座城市,和群居部落不同的是,在圣胡安市内,文度族和卡耶族是混居的,人口比例基本相当,两个民族从遥远的殖民时代就开始互相仇杀,六七十年代,西萨达摩亚同样是冷战前沿,两个民族分别成了美苏两国的代理人,打了整整二十年的内战。

    这种历史条件下,只要一个火星就能重新点燃民族矛盾,虽然不知道这些文度族人为何走上街头,但是可以确定的是,他们肯定受到了文度族军人总统库巴的支持,因为当他们杀人放火为所欲为的时候,那些士兵和警察就坐在一旁抽烟。

    好在文度族暴民只针对卡耶族人开的店铺,看到卡车上坐着三个外国人,倒也不找他们的麻烦,只是在通过人字路口的时候被警察拦下来勒索了几千比索便又重新上路。

    好不容易来到国家医药卫生部门口,这是一栋欧式风格的白色洋房,有院子和花园,外面围着一圈绿色的灌木,楼顶上高高飘扬着鲜艳的西萨达摩亚国旗,但是门口静悄悄的没有人。

    刘子光停下卡车,警惕的看了看四周,确认安全之后才让谷队长和麦嘉轩下车,他持枪在门口守卫,让他俩进去和卫生部长交涉。

    这个国家一共只有三所医院,有执照的医生也不超过五十人,卫生部长的权限比国内县卫生局长都不如,但要想得到政府的帮助必须找部长先生协调,谷队长带着麦嘉轩走进了卫生部的大门,正要敲响办公室的门,却看到院子草地上倒伏着一具尸体,身穿考究的米色短袖衬衫,白皮鞋,后脑勺上有个枪眼正汩汩的冒血。

    谷队长走过去,蹲下去检查了尸体,抬头平静的说:“部长死了。”

    麦嘉轩大惊失色:“怎么会这样,他是政府部长啊。”

    “但他也是卡耶族人,后脑中枪,明显是被处决的,没想到这场内乱这么严重,看来我们的方案要改变了。”谷队长叹了口气,不知道是在叹息部长的死,还是在担心医疗队的未来。

    “那怎么办,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啊,赶紧想办法啊!”麦嘉轩急得团团转。

    “冷静,我正在想办法。”谷队长皱眉考虑了半天,转身毅然决然的出去了。

    “去哪里?”麦嘉轩跟在后面喊道。

    “去总统府,找库巴总统。”谷队长头也不回的说。

    麦嘉轩犹豫了一阵,还是跟了上来。

    上了卡车,刘子光纳闷道:“这么快?”

    “部长被处决了。”

    “哦。”刘子光没有大惊小怪,只是轻轻应了一声,发动汽车问道:“现在去哪里?”

    “去总统府交涉,连政府要员都能处决,这个国家已经乱套了,我们必须立刻离开。”

    “好的,你指路。”刘子光开车卡车一路奔往总统府,可是在距离总统府还有一个街区远的地方就被军队拦了下来。

    街头停着两辆丰田皮卡,车厢里架着苏式德什卡大口径机关枪,士兵们严阵以待,谷队长带着麦嘉轩下去交涉,刘子光留在车里,卡车不熄火随时准备倒车离开。

    远处就是以前的王宫,现在的总统府,大门口堆着沙包,架着机关枪,墙上拉着铁丝网,看来已经进入了防御状态。

    守卫的士兵不会说葡萄牙语,而麦嘉轩也不会说文度族语言,两下里根本无法沟通,虽然谷队长出示了护照和文件,但是这帮没文化的丘八根本不认识字,粗暴的将他们推到一边去了。

    谷队长无计可施,记得团团转,忽然一张今天的报纸飘了过来,她捡起来看了看,问麦嘉轩道:“小麦,上面什么消息?”

    麦嘉轩接过报纸浏览一番,惊讶道:“不好了,文度族大祭司遇刺身亡,库巴总统身受重伤,怪不得今天局势突然恶化了。”

    西萨达摩亚国内信奉基督教的人很少,只有城市少部分白领阶层是基督徒,大部分国民信奉的是原始宗教,而文度族大祭司的地位就相当于国民的精神领袖,他的遇刺身亡甚至比国王的死还要令人震惊。

    这下谷队长全明白了,西国政府已经乱套了,不会有人管这支医疗队的事情,她表情严肃的跳上卡车说:“回去。”

    “不找总统了?”刘子光一边倒车一边问道。

    “总统重伤,文度族大祭司死了,我想这大概是一个阴谋。”谷队长说。

    刘子光拧开了收音机,喇叭里传来一阵咆哮,有人在用文度族语言发表演讲,虽然听不懂说的什么,但是可以明显的听出演讲人在蛊惑,在煽动。

    关了收音机,刘子光一打方向盘,向岔路驶去,谷队长问他:“去哪里?”

    “买些食品,我预计这场灾难会愈演愈烈,要未雨绸缪。”

    开到那家圣胡安最大的食品店门口,却连刘子光都惊呆了,店铺所有的东西被一扫而空,满地都是空筐子,烂水果以及洒落的大米,而店主和他的全家人都被挂在了平时穿肉的钩子上。

    一家老小十余口,上到七八十岁的老人,下到五六岁的幼童,全被残忍杀害,这副惨状连刘子光都有些受不了,麦嘉轩这种小白脸更是蹲在卡车后面狂吐不已。

    “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谷队长的嘴唇颤抖着,眼中闪烁着愤怒的火焰。

    “民族仇杀就是这样。“刘子光淡淡的说,解下了绳索,将尸体一一放下。

    “但是他们是文度族人啊,怎么连本民族的人都杀?”

    “或许不是。”刘子光指着店主的老婆说:“他妻子应该是卡耶族人,对这种文度族的叛徒,暴徒们更有理由杀害,当然了,归根到底还是他的财富惹的祸。”

    谷队长默默无语,上了卡车不再说话,刘子光也沉默了,开着车直奔饭店,路上遇到好几起纵火行凶的事件,他都没有停车,这里不是丛林,对方也不是落单的军人,而是成百上千的暴徒,贸然出手的话不但救不了人,还会害了自己。

    忽然,他一脚急刹车,然后迅速倒车,后视镜里,一个胖乎乎的白人老头正抱着个黑小孩夺命狂奔,后面跟着一群杀气腾腾的文度族暴徒,砍刀在非洲的阳光照耀下闪着惨白的光芒。

    刘子光跳下车,端起霰弹枪朝天开了一枪,暴徒们被震慑了,但是发现他只是鸣枪示警,便又嗷嗷叫着冲了过来,这回刘子光不再客气,一枪打死了冲在最前面的一个家伙,一边往前走着,一边哗啦一声推弹上膛,继续射击,霰弹扇面撒开,打得暴徒们掉头就跑。

    那老头已经累得精疲力竭,栽倒在刘子光面前,怀中的黑小孩哇哇的哭着,不过两三岁年纪。

    “伍德先生,您的霰弹威力十足,这几枪是为您开的,是不是可以退钱呢?”刘子光慢悠悠的给枪装着子弹,说着一点也不好笑的冷笑话。

    “布鲁斯.刘,谢谢你了,你再晚出现一秒钟,我就要被他们剁成肉馅了。”乔治.伍德伸出一只手,让刘子光把自己拉了起来。

    卡车驾驶席虽然宽敞,但是坐四个人加一个小孩也有点紧张,刘子光毫不犹豫的对麦嘉轩说:“你下来,坐车厢里去。”

    “凭什么是我坐车厢!”麦嘉轩不服气的喊道。

    “因为你不是驾驶员,不是女士,也不是老人和幼儿,如果你不愿意坐车厢的话那就走回去,那帮黑人一定很乐意捅爆你的菊花!”

    麦嘉轩被刘子光肆无忌惮的恫吓震惊的脸色惨白,一声不吭的跳下驾驶室爬上了后车厢。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