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站楼内空空荡荡,塑料座椅上稀稀拉拉坐着一些本地旅客,简陋的如同国内三线城市的汽车站,根本没有安检门和行李通道,出了航站楼大门,是一条尘烟滚滚的道路直通往市内,几辆破旧的面包车停在门口,百无聊赖的黑人司机凑在一起打着牌,这大概就是圣胡安国际机场的大巴了。

    刘子光打了个响指,立刻有个看起来挺机灵的黑人小伙凑过来用磕磕巴巴的英语问道:“先生,要搭车么?”

    刘子光拿出一张万元面值的西非法郎递过去说:“我想去城市里转转。”

    “好的先生。”黑人小伙忙不迭的跳上了驾驶位,西非法郎远比西萨达摩亚比索要坚挺的多,这笔钱够他跑四个来回了。

    机场到市区的道路年久失修,原本的水泥路已经破败不堪,汽车颠簸不停,黑人小伙的嘴里也唠叨个不停,刘子光趁机了解了一下圣胡安的局势,实际上这里并没有外界传闻的那样危险,司机小伙本人就是卡耶族人,据他所说,库巴将军的权势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厉害,他也不敢发动针对卡耶族的屠杀,因为国际社会不会放任他这样胡作非为的,末了小伙子还表示自己每天都收听BBC的广播,对政治上的东西“很清楚”。

    刘子光问他,圣胡安有没有中国医疗队,小伙子想了半天说大概有吧,但是他不确定那是不是中国人,只知道是外国人开的医院,刘子光让他直接把车开过去。

    圣胡安街头,老百姓们似乎依然悠闲自在,只有街心堆着的沙包工事和偶尔匆匆而过的满载士兵的丰田皮卡显示城市出于紧急状态下,一时间刘子光都有些觉得自己小题大做了,情况没有想象的那么紧迫嘛。

    半小时后,面包车开到了位于海滨的一家教会医院门口。

    虽然明知道绝不会是这里,但刘子光还是给了司机五千西非法郎打发他去了,走进了医院大门,一个黑人女护士过来询问,刘子光用英语法语加手势告诉她,自己在找中国医疗队,女护士的外语水平很低,直接把他带到了手术室门口,做了个等待的手势。

    二十分钟后,手术室的门打开了,一个白人女医生走了出来,白大褂上沾满了血迹,狐疑的看着刘子光,问道:“有什么可以帮你的么?”

    她说的是英语,刘子光赶紧道:“太好了,我想找一支中国医疗队,他们或许在圣胡安。”

    女医生一边走一边说道:“先生,据我所知,中国医疗队确实在西萨达摩亚,但是他们不在圣胡安,而是在部落里行医。”

    “那么,您知道他们具体在什么位置么?”

    “不,我不知道,西萨达摩亚虽然不大,但是缺乏有效的通讯手段,不过他们每周二会派车到圣胡安采购补给,嗯,大概就是明天了,先生,要不要来一杯咖啡?”

    “谢谢,不用了,城里有没有什么像样的宾馆可以落脚?”

    “当然,圣胡安大饭店不错,西方人都住在那里,你真的确定不来一杯咖啡?”

    女医生亭亭玉立,一头亚麻色的头发扎在脑后,显得干练无比,脸上微微有些雀斑,让人不由之主有一种安全温馨之感。

    “谢谢,我还有事情。”刘子光再次道谢,离开了这家教会医院,步行前往圣胡安大饭店,因为大饭店就在不远处,高楼上硕大无比的HOTEL字样隔得老远就能看到。

    圣胡安大饭店是西萨达摩亚最高级的宾馆,资产拥有者是葡萄牙人,饭店频临海边,有一个很大的院子,十层高楼,院子里草坪碧绿,有游泳池和网球场,门口停着的出租车也比较高档,一水的二手日本丰田轿车。

    刘子光来到前台,出示了自己的VISA金卡和护照,立刻得到优厚的接待,为他开了房间,准备了晚餐和洗衣服务,刘子光看到一个领子上别着金钥匙标志的黑人男子彬彬有礼的站在一旁,知道他是大堂经理,便对他说:“先生,我需要一辆性能良好的越野汽车,您可以帮我么?”

    “非常愿意为您效劳,先生,请问您是需要路虎还是JEEP呢?”

    “路虎吧。”

    黑人经理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先生,想听一些忠告么?”

    “请。”

    “如果您想浏览西萨达摩亚的原始风光的话,我觉得现在不是合适的机会,您知道,将军正在和国王开战,圣胡安之外的地方都是不安全的。”

    刘子光点点头,说:“谢谢,实际上我在寻找一支中国医疗队,您知道他们在哪里么?”

    “先生,我会帮你打听的,这是你的房间钥匙,如果晚上想喝一杯的话,饭店里有酒吧,最好不要出去,因为将军实行了宵禁。”大堂经理接过服务员递过来的钥匙,双手捧给刘子光。

    “谢谢。”刘子光拿着钥匙进了电梯,来到位于八层的房间,酒店设施不错,走廊里铺着厚厚的地毯,房间里有电视机和空调,热水24小时供应,小冰箱里有冰镇啤酒和可乐,浴室里还贴心的放了一盒杜蕾斯,在艾滋病横行的非洲,这玩意是必不可少的。

    享用了晚餐,洗了个冷水澡,拿出手机看了看,依然没有信号,中国移动在这里无法进行漫游,于是他便拿起了饭店的电话,要了国际长途,直接拨打驻罗安达的大使馆,向他们询问医疗队的下落,和预料的一样,没有得到任何有价值的信息,只有一堆空洞的官话,什么耐心等候,相信组织云云。

    无奈,只好躺在床上看电视,西萨达摩亚只有一个国家电视台,基本上都在播放将军的讲话,这是刘子光第一次见到库巴将军的真容,这位前国家陆军上尉满脸横肉,带着翠绿色的贝雷帽,身穿米黄色军服,肩章上有五颗硕大的星辉,还有金黄色的流苏和绶带,胸前还挂了一排来历不明的勋章,看起来非常滑稽,将军大人对着镜头时而恶狠狠地挥舞着拳头,时而闻言细语,时而痛哭流涕,看来也是个影帝级别的国家领导人。

    看了一会库巴将军的表演,刘子光转了台,饭店有卫星设备,可以收看BBC电视台和一些非洲电视台的节目,不过没有任何新闻单位评价西萨达摩亚国内的政局,大概是这个国家太小,不足以引起注意的缘故。

    天色慢慢黯淡下来,从窗口望出去,夕阳西下,大西洋上波光粼粼,城市里灯火璀璨,尤其是靠海边这一带,霓虹闪烁,繁花似锦,但是白天看到的铁皮屋贫民聚居区却一片漆黑。

    忽然,电视闪了一下熄灭了,外面的灯火也全灭了,仅仅过了几秒钟,电灯又亮了起来,但这回只有酒店的灯在亮,市区依然一团黑暗,床头的电话响了,拿起来一听,是前台打来的,向他致歉,说电力供应中断,现在是饭店的发电机组在工作,请谅解。

    放下电话,刘子光下楼去酒吧小酌,酒吧里有一张台球案,两个白人正悠闲地操着杆子,穿着夜礼服的黑人乐手在台上孤单的演奏着布鲁斯,一个大腹便便的白人老头坐在角落里看报纸,桌上摆着一杯苏格兰威士忌,除此之外,酒吧里就没什么人了。

    刘子光来到老头旁边坐下,对侍者说:“朗姆酒,双份。”

    老头抬头看了一眼刘子光,搭话道:“这个时候到圣胡安来,需要一定的勇气。”

    刘子光说:“人生有时候必须冒险,不是么。”

    “让我猜猜你来做什么,首先你不是外交官,因为你没有那种圆滑的味道,然后你不是商人,因为我嗅不到铜臭味,我想你大概是个间谍吧。“说着老头就笑了起来,大概对自己的笑话很满意。

    “我来寻找我的未婚妻,她在一个中国医疗队工作,我已经一年半没有见到她了,我在电视上看到西萨达摩亚局势紧张,所以就来了,顺便说一句,我是搭乘老珍妮来的,我想您一定认识那架飞机吧。”

    老头大感兴趣,赞道:“年轻人,你很有骑士风度,我当然认识老马利根和他的破飞机,他在塞拉利昂为那些叛军运钻石的时候我就认识他,对了,他现在还那么喜欢喝朗姆酒么?”

    “是的,尤其是在开飞机的时候。”

    两人哈哈大笑,似乎找到了共鸣,老头伸出了手:“乔治.伍德。”

    刘子光和他握了一下手道:“布鲁斯.刘。”

    从攀谈中得知,乔治.伍德是一位种植园主,经营着西萨达摩亚最大的橡胶园,同时也拥有圣胡安饭店的一些股份,所以平时他总是住在饭店里。

    “郊外的别墅很不安全,那些黑人总是在夜晚出没,偷鸡摸狗,佣人和他们勾勾搭搭,如果不是没人愿意接手种植园的话,我早就离开这里回欧洲了。”老乔治喝了几杯刘子光请客的朗姆酒之后,喋喋不休的抱怨道。

    “您知道中国医疗队的下落么?”刘子光瞅个空子问道。

    “天知道他们游荡到哪里去了,这些中国人喜欢深入丛林,宣传防疫知识,发放驱虫药,为看不起病的黑人做手术,他们甚至比那些教会的医生还要疯狂,联合国应该给这些天使颁发奖章,对了,我上次听人说,他们在卡洛斯湖附近有个营地,小伙子,你还是通过领事馆寻找他们比较好,或许你很强,但是这里毕竟是非洲,地球上依然荒蛮的地区。”

    “谢谢你,我需要一张地图,最好还有一支枪,当然我会付钱。”刘子光说。

    “小伙子,你的勇气让我想起了当年,好吧,让我看看有什么能帮到你的,跟我来。”老乔治说着,带着刘子光来到自己的房间,这是位于十楼的高级套房,有个千娇百媚的混血女郎正在房间里练瑜珈,看来乔治依然宝刀不老。

    老家伙打开柜子,拿出一支造型精美的双筒猎枪说:“意大利贝莱塔生产的猎枪,十号口径,可以撂倒一头大象,我想这正是你需要的。”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