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建国一愣,下意识的抹掉油封,看了看枪上篆刻的铭文,无奈的放下说:“74年出厂的,批林批孔那会儿生产的武器,质量确实不过关,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刘子光指着自动步枪的机匣说:“这是冲铆机匣,是不顾一切压缩成本,缩短工艺流程的后果,比原先设计的锻件机匣强度差远了,这种货色,打几梭子就出故障,根本上不得战场。”

    “你还懂这个?”李建国有些不解。

    刘子光淡淡一笑:“别忘了我是兵工厂子弟,这点工艺还是能看出来的,算了,这批货色用不上,还是想别的办法吧,咱们走。”

    出了核战掩蔽所,深秋凛冽的山风让人头脑瞬间变得清醒无比,两人在闹鬼的会所里拉了张椅子坐下,谈到了如何推翻西萨达摩亚军事独裁政府统制的问题,李建国表示,如果马丁对国内形势描述准确的话,一个班的武装就能击毙库巴,驱散军队,但是要有效控制政府,至少需要五十人的军队,而且最好是当地人,当然,这只是初步预想,具体方案需要实地勘察后才能开始筹划。

    “建国,你有没有时间跑一趟?”刘子光问道。

    李建国没有丝毫犹豫就答应了:“可以。”

    “那好,明天我们就动身去首都,我顺便也要去办些事情,至诚集团忙着上市,家里实在走不开啊。”

    ……

    次日,刘子光先去晨光厂落实了订单,钢丝滑轮弓以及配套的箭矢以体育竞技用品的名义报关,大砍刀以工具的名义报关,车间开足马力生产,完工后直接发往省城,从省城海关验货出关,装上集装箱运往安哥拉,抵达罗安达之后再由西萨达摩亚抵抗组织的人从陆路运回国内。

    货款是刘子光私人垫付的,对此陈马丁代表流亡政府向他表达了崇高的敬意和深深的感激,并且承诺回国后就给他颁发一枚勋章。

    刘子光又订了三张飞往首都的机票,李建国作为游击战专家陪同陈马丁一起飞往安哥拉,再由陆路进入西萨达摩亚,考察国内实际情况以便做出正确判断,当然,越洋机票的钱也是刘子光出的。

    而刘子光则亲自送他们去首都机场,顺便在首都办些公务,至诚集团吞下了大开发的几块地皮,现在集团规模急剧扩张,三年来的财务报表利润节节攀升,李纨又想到了上市的事情,委托刘子光去首都打点一下,和高层的人通通气,开始运作这件事。

    富豪广场,集团办公室,李纨望着一袭M65风衣打扮的刘子光,端着咖啡无奈的笑了:“你这身打扮帅是帅了,可是和证监会打交道的话,恐怕不大合适,我帮你预备了几件衣服,回头放在车上吧。”

    说着招呼卫子芊过来,说:“子芊,把刘总的西装拿过来。”

    卫子芊举着两个袋子翩翩而来,拉开袋子向刘子光展现里面的套装。

    “这是阿玛尼今年的新款,领带是爱马仕的,一共三条,不同的场合佩戴不同颜色花纹的领带,我都给你写在纸上了。”李纨拿出一条暗红色的领带在刘子光胸前比划着,又让人拿出七件衬衣来一字摆开,帮刘子光搭配起来,那神情就如同帮丈夫整理行装的妻子一般。

    卫子芊默默无语的站在一旁,脸上挂着职业性的微笑,不知道为为什么,在卫子芊的注视下刘子光总觉得不大自在,他摆摆手说:“行了,不用试了,你的眼光我放下,回头放皮箱里就行了,这会儿我得回家一趟,拿点行李。”

    “让小雷开车送你吧。”李纨说。

    “不用,我自己开车去机场。”

    刘子光说完转身离去,李纨还嘱咐着:“开车慢点啊。”

    卫子芊笑了:“李总,您怎么跟照顾孩子一样啊?”

    李纨摇摇头,脸上尽是毫不掩饰的幸福:“男人不就是孩子么。”

    ……

    刘子光回到家里,把自己的洗漱用品打包到一个背囊里,对老妈说:“我出差去了,最多一个星期回来。”

    老妈早已习惯儿子隔三差五就出差了,随口问道:“去哪里啊?”

    “去首都。”

    “对了,你不说我都忘了,你老温大哥正有一包衣服往首都寄呢,寒流来了,小雪这孩子没有棉袄可不行。”

    刘子光说:“首都什么没有啊,买就是了。”

    老妈说:“父母的心你不懂,我稍等一会儿啊,我给老温打个电话,让他把衣服拿来,你给捎过去。”

    刘子光看看手表,时间还早,便答应下来:“那行,快点啊。”

    不大工夫,老温就匆匆赶来了,手里提着一个封装完好的蛇皮袋,一进门就忙不迭的致谢:“谢谢了,又给你添麻烦了。”

    刘子光接过包裹说:“哪里话,顺手帮忙而已,我坐飞机快,你要是邮寄包裹的话,起码要一星期才能到首都,那什么,我不和你多说了,赶飞机。”

    “行,你慢点,路上小心啊。”

    刘子光拎着包袱匆匆下楼,驱车前往江北机场,江北市每周有三班飞首都的航班,机型是那种乘坐一百人左右的道尼尔支线客机,陈马丁和李建国已经在航站楼门口等他了,李建国也是一袭OD色M65风衣打扮,屹立在风中如同一尊雕像。刘子光不禁笑了:“建国,撞衫啊。”陈马丁耸耸肩说:“两个兰博。”

    三人进入航站,在登机口附近遇到了至诚公司的工作人员,他帮着刘子光办理了行李托运之后,三人登机,飞机起飞,向首都飞去。

    一个半小时后,飞机降落在首都国际机场,刘子光帮他们预定的机票是安哥拉航空公司两天后的,所以要在首都待两个晚上,此前李建国的签证已经通过旅游公司办好,这两天时间尽可以在首都逛一逛。

    由于是出公差,至诚集团在东亚大酒店给刘子光订了一个标准间,三人来到酒店,安顿好行李之后,刘子光开始打电话联系,先找赵辉,问他是不是在首都,手机响了半天之后,一位女士接了电话,盘问了刘子光半天,才给他接到了另外一条线上,电话那边的声音很嘈杂,似乎响着桑巴舞的音乐声。

    “喂,伙计找我啥事?”赵辉的声音听起来依然是那么的放荡不羁。

    “想内部价格调拨一些货物,方便说话么?”

    赵辉停顿了几秒钟,似乎按了什么按钮,背景音一下子静了下来。

    “现在可以说了,保密线路。”

    “我需要二百支自动步枪和配套的三个基数弹药,最好是便宜的国产56II。”

    “最终使用地是哪里?”

    “非洲一个小国家,说了你也未必知道。”

    赵辉沉吟了一会:“上次的事情之后,我背了个处分,现在从公司内部调货是暂时不可能了,这样吧,我给你一个联系人的名字,你去非洲找他拿货,这个人的名字叫伊万.李斯特罗夫斯基。”

    “好的,我记一下。”

    记下了联系人名字和电话之后,刘子光问道:“我现在首都,方便出来喝两杯么?”

    赵辉哈哈大笑:“我在里约热内卢,如果你愿意等的话,我这就飞回去。”

    “那算了,最近发改委又调油价了,我怕你的飞机栽进太平洋里。”刘子光开着歹毒的玩笑。

    “哈哈,对了,上次你介绍的几个新人,业务水平不错,我给他们涨工资了,不说了,这边忙着呢,下回一起喝酒啊,挂了。”

    电话里传出忙音,刘子光无奈的笑了笑,对陈马丁说:“好了,武器问题解决了,你只要负责非洲本地的货物运输就行。”

    “是么,太好了!非洲本地货运问题,我可以负责。”

    ……

    十一月初的首都,已经是一片萧瑟,西伯利亚吹来的寒风,让这座庞大的城市正式进入了冬季,来来往往的白领们都支起了风衣的领子,地铁口卖唱的流浪艺人也转移到了供热管道的上方,道路两边的法国梧桐树已经掉光了树叶,只有满街的现代出租车上,才永远保持着生机盎然的绿色。

    刘子光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北清大学,刚才他和小雪通过电话,问她是不是在学校,乍一听到叔叔的声音,小雪激动地语无伦次,刘子光都能感受到电话那端女孩子心脏热切的跳动。

    “我在学校,今天爸爸打过电话了,说是叔叔会给我送东西,我一整天都在宿舍等电话。”

    “这样啊,那你等着啊,叔叔一会儿就到。”

    刘子光拎着老温大叔打包好的蛇皮袋,在酒店门口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北清大学而去。

    正值周末,首都的道路上熙熙攘攘全是汽车,空气中弥漫着磨损刹车片的味道和汽车尾气,长龙一般的车流缓缓向前移动着,有时候十分钟都不往前动一步。

    刘子光不时的看表,问道:“师傅,能不能绕个快点的路?”

    司机说:“您是外地来的吧,这首都四九城所有的道儿,都是实心的,上哪儿绕路去?没办法,车太多了。”

    “不是实行单双号限行了么?”刘子光问。

    “切,不实行那个还好,实行单双号之后,有点条件的人家都买两辆车了,这用车环境更恶化了,还有那些个特权车辆,风挡下摆十几张车证的,见缝插针,有路就走,碰上国际友人来访,一封路就是几个小时,这路,能不堵么?”

    听着司机师傅一路的贫嘴,终于在两个小时后抵达了北清大学,离得老远刘子光就看到一个纤细的身影站在夜色中瑟瑟发抖,他赶紧下车迎过去。

    “小雪!”

    “叔叔!”小雪快步跑了过来,小脸冻得红扑扑的,身上的抓绒衫显得很单薄。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