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了,周文还在办公室里审阅文件,他晚上就住在办公室里,套间内的卧室本来是供领导午间休息的,此时却变成了周文的宿舍,衣服鞋子洗漱用品都从大河乡党委搬来了,本来组织上是要分配一套住房给他的,但周文表示自己单身一个人,不合适占用一套住房,还是住在办公室比较好。

    周文不得不这样做,他的每一步都走得战战兢兢,生怕被人抓到把柄,衣服鞋子都是千元以下的国产品牌,吃饭只在机关食堂,住就在办公室,组织上给他配备的奥迪1.8从来不用,下乡只坐长丰猎豹,就连喝茶的水杯都不用那种不锈钢老板杯,而是找了一个罐头瓶,外面包裹着刘晓静织的毛线套。

    今天在会议上,周文义正词严的痛斥了苟局长,展示了自己的铁腕手段,其实当时他说话的时候两腿都有些打颤,自己的资历太浅,一年前还是个默默无闻的办事员,如今却是执掌生杀大权的一县之长,可以调遣公检法,正大光明的将一个局长置于死地,权力带来的快感让他肾上腺素急速上升,如同吃了兴奋剂一般睡不着觉。

    先扳倒交通局长,是他和徐书记商量之后的结果,县委书记徐民的眼界不是那帮尸位素餐的副县长们可以比拟的,他早就预料到,周文此人绝非池中物,迟早一飞冲天,与其等人家高高在上了再去锦上添花,不如趁现在雪中送炭了,所以他坚决的站在了周文一边,并且为他出谋划策,制定了战略战术。

    正是有了徐书记的大力支持,有了金帆大酒店里的那一幕,周文才能以受害者的身份发起反击,在将苟局长置于死地的同时,还能博得广大群众的同情,同时他也把握着分寸,不会拔出萝卜带出泥,不至于引起官场上的恐慌情绪和强烈反弹。

    周文坐在办公桌前仔细思量着下一任交通局长的人选,最终还是决定先缓一缓,给交通局四个副手好好表现的机会,这样才能分化瓦解他们,把人争取到自己的阵营里来。

    傍晚时候,黄主任又来找了自己一次,老老实实交代了利用食堂和采买办公用品、装修办公室的机会贪污受贿的犯罪事实,并且交代了受朱副县长授意,监视周文,搜集把柄的事情。

    黄主任的认罪态度很好,周文很满意,看来敲山震虎的初步效果已经显现出来了,办公室主任必须换人了,公安局的郎局长也让他提前退休算了,朱副县长他们,暂时可以先放着不动,反正手上掌握着证据,不老实就敲打一下,等把这些部署完毕,就可以大刀阔斧的开展工作了。

    正踌躇满志的想着,忽听门外传来轻轻的敲门声,周文下意识的看了看墙上的钟,已经深夜十点半了,这会儿有谁能找自己,他警觉的问道:“是谁?”

    “是我,小张。”声音是楼下保安小张的。

    “进来。”

    门开了,小张红着脸走进来,把一个搪瓷碗放到桌上,啥也不说就匆匆出去了。

    搪瓷碗里,是一份热腾腾的小混沌。

    周文知道小张不是那种善于拍马溜须之徒,单纯的小伙子用自己的方式表达着对县长的爱戴,虽然只是一份街边摊一块五毛钱的混沌,却让周文的眼眶湿润了。

    “吏不畏我严,而畏我廉;民不服我能,而服我公;公则明,廉则威。”熟读古书的周文大为感慨的默念着这段话。

    ……

    南泰官场尘埃落定,江北官场却又风起云涌,江北市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三次会议决定,任命胡跃进同志为江北市市长,主持市政府全面工作,兼管财政、监察、国资、人事、法制等方面的工作。

    原市公安局局长宋剑锋,调任省公安厅担任厅长助理,可别小看这个厅长助理,级别甚至比某些排名靠后的副厅长还要高一些呢,从副局长到厅长助理,只用了一年时间,可谓平步青云。

    再加上一个南泰县长周文,江北本地帮可谓扬眉吐气,反观南泰帮一群人,还在原地踏步不说,连南泰县的根据地都丢了。

    宋剑锋高升之后,公安局长的人选成了大热门,斗争进入白热化状态,胡跃进想提拔自己的人上位,不甘失败的南泰帮想扶刑警支队长谢国华上位,最终两边谁都没得逞,省里从江南调了一个能力很强的少壮派过来,此人名叫韩寺清,不到四十岁,一级警督,据说人脉很广,果然,此人就任公安局长之后,很快就把政法委书记的位子也顶上了。

    ……

    深秋的季节,街道上铺满了枯黄的树叶,清洁工的大扫帚沙沙的响着,斜阳照着大地,让人感觉懒洋洋的,刘子光坐在办公室里筹划着下一步的工作安排,忽然手机响了,是胡蓉发来的信息,让他速到公安局大礼堂参加婚礼。

    刘子光一下子懵了,这臭丫头也不说清楚是谁的婚礼,打电话过去问是占线的声音,于是刘子光琢磨了一下,从衣柜里拿出自己唯一的一套西装换上,驱车赶往公安局大礼堂。

    礼堂外,张灯结彩,锣鼓喧天,地上满是大红色的鞭炮纸屑,看来婚礼已经开始了,走进大礼堂,发现婚礼现场有些不伦不类,宾客们全是身穿警服的公安人员,其中不乏警监以上的高级警官,虽然会场上遍布鲜花,但却充斥着一股肃穆萧瑟的味道。

    很快刘子光就发现了原因,新郎正是躺在病床上的韩光,刑警队的小伙子们充当伴郎,推着病床在婚礼进行曲的伴奏下缓缓前行,而一袭洁白婚纱的新娘子却满脸泪痕,几个伴娘也只是强作笑颜。

    刘子光一眼就看到了胡蓉,小丫头这会儿正卖力的当着伴娘呢,一袭警服英姿飒飒,肩膀上赫然已经是一杠两花了,胸前还挂着两枚勋章,她也看到了刘子光,却只是微微点头致意。

    刘子光找了个位子坐下,静静观看婚礼进行,主持婚礼的人大有来头,是厅长助理宋剑锋,参加婚礼的嘉宾更是高官云集,市长市委书记公安局长全来了,可谓给足了韩光面子。

    婚礼的气氛庄严肃穆,省厅和市委领导分别讲话,大家褒奖了韩光的功劳,宋剑锋还向病床上的韩光办法了全国公安二级英模奖章,当燕子姐拿到盛着奖章的丝绒盒子时,已经泣不成声。

    全体警察起立,向韩光和他的新娘敬礼,随着齐刷刷的挥动衣袖的声音,少年壮志不言愁的音乐响起,激昂的高亢的歌声回响在礼堂内外。

    仪式结束后,韩光被推入房间继续吊水,礼堂里摆开了自助餐,大家欢聚一堂,喝杯韩大队的喜酒,刘子光刚拿了一杯酒,胡蓉就风风火火的跑过来,挽着他的胳膊说:“怎么这么晚才来?”

    “已经很快了。”刘子光说着,看了看紧跟在胡蓉身后的几个帅哥,他们盯着自己的眼睛已经快喷出火了,随着胡跃进荣升市长,胡蓉的身价也跟着水涨船高,现在追她的人起码能编一个连了。

    原本争得不可开交的小伙子们顿时结成了统一战线,凑过来要和刘子光比划比划酒量,可是胡蓉根本不给他们机会,拉着刘子光去了领导那一桌。

    “宋叔叔,我把刘子光给你抓来了。”胡蓉说。

    “呵呵,小刘,好久不见了。”宋剑锋笔挺的警服上,松枝星徽熠熠生辉。

    “宋助理你好。”刘子光热情的和宋剑锋握手道。

    “韩局长,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和你提过的刘子光。”宋剑锋拍着刘子光的肩膀,把他引见给了如今的公安局长韩寺清。

    韩局长不到四十岁的年纪,看起来精明干练,在和他握手的时候,刘子光感到他的手心很凉。

    “韩局长您好。”刘子光不卑不亢的问候道。

    看到刘子光和大领导们都能谈笑风生,那些胡蓉的追求者们面面相觑,顿时明白对方和自己不在一个层面上,啥也不说了,他们几个人灰溜溜的撤走了。

    ……

    刘子光没想到居然能在韩光的婚礼上遇到方霏的爸爸,方院长大概是代表医院方面来参加婚礼的,老头也发现了刘子光,兴奋的说:“你也是韩光的朋友啊,对了,小霏来信了,回头我给你看啊。”

    刘子光刚要答话,方院长看到了宋剑锋,便走过去对他谈起了韩光的病情:“韩光的病情不能再拖了,必须要做出一个抉择。”

    “什么抉择?”宋剑锋的眉毛立刻拧了起来。

    “现在手术的话,还有希望能恢复健康,如果再拖下去,大脑就会萎缩,即使手术成功,也只有十岁左右的智商了。”

    宋剑锋略一沉吟,道:“方院长,咱们屋里谈。”又对胡蓉说:“去把燕子叫来。”

    刘子光也跟着进了礼堂旁边的休息室,屋里只有六个人,病床上的韩光,韩光的新婚妻子小燕,方院长,宋剑锋,以及刘子光和胡蓉。

    方院长没有使用太复杂的医疗术语,深入简出的告诉他们,必须有人替韩光做出抉择,是冒着风险做手术,还是眼睁睁的看着他当一辈子的植物人,当然手术是有风险的,很可能病人会在手术中死去,但机会总是存在的。

    谁也不敢拍板,燕子姐泪如雨下,一言不发,胡蓉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不敢说话,这种场合刘子光也不便发言,毕竟自己只是外人,最终还是宋剑锋发话了:“方院长,这件事需要慎重考虑,请给我们三天时间。”

    “好的,尽快做决定吧,为病人考虑,也为你们自己考虑,毕竟……还年轻啊。”方院长说完,示意刘子光跟着自己出去。

    休息室门口,方院长拿出一封航空信说:“小霏的信,你看看吧。”

    刘子光接过了红蓝相间的航空信封,休息室的门开了一条缝,一双秀目露了出来,紧紧盯着刘子光手中的信封。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