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外面展开行动的时候,周县长召开工作会议,把交通局长、建设局长、财政局长以及相关部门的头头脑脑们叫到县政府小会议室,主管基建的朱副县长也列席了会议,周文亲自主持会议。

    市审计局的人就在隔壁大会议室里审计县政府的财政账目,周文显得特别气定神闲,一副胸有成竹的架势,苟局长却不以为然,要是能从账目上找出问题,那才叫出了鬼呢,再说县政府内部的进出帐,和交通局一点关系也没有,自己根本不用担心什么。

    人都到齐了,周文宣布会议开始,他的开场白很特别:“李鸿章说过,做官是最简单的,一个人如果连官也不会做,那他什么也做不成。”

    局长们面面相觑,不知道周文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上一次工作会议,我们谈到了关于市县公路建设的问题,朱副县长和苟局长说资金紧张,道路维护成本太高,我当时没有经过调查研究,所以没有发言权,但我这个人有个特点,不明白的东西就会努力去弄明白,经过这段时间的学习,我学到一些东西,今天拿出来和你们分享一下。”

    周文说完,示意工作人员打开幻灯机,幕布上出现了周文笔记本里的WORD文档。

    “我只收集了最近三年的资料,大家可以看一下,市县公路三年以来仅维护费用就高达七千万,公路是年年修,月月修,天天修,我不禁要问,为什么花费巨资修建的公路,从它建成那天起就要维修?有人曾经告诉我,因为我县煤炭外运超载超限严重,道路是被那些拉煤的大卡车压坏的,这个借口是否属实我们暂且不论,先说另一件事,交通路政部门,三个大队,一百五十号人,五个收费站,正式工临时工一共二百人,这么多的人管理五十公里长的公路,平均每公里可以放七个人!这么多人都管不好超限超载,你们是干什么吃的!”

    说到这里,周文重重的一拍桌子,怒形于色。

    苟局长不说话,脸色变得铁青,这一天终于来到了,就知道周文迟早要和自己摊牌,对此他并不担心,秀才造反三年不成,交通局这点猫腻复杂着呢,牵扯到的关系错综负责,就连自己这个当局长的都理不顺,你一个新来的毛头县长就能摆平?笑话!

    “既然周县长这么说,我就说两句。”苟局长摊开面前的笔记本,侃侃而谈:“交通局人多,是有原因的,收费站的工作绝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人员要倒班,要有行政领导和政工领导,因为收费站地处偏远,所以要配备通勤车,有车就得有司机,值夜班的话还要住在收费站,要有做饭烧水的服务人员,众所周知,我们县是贫困县,交通局安排了这么多的就业岗位,到底是功是过,我想大家心里都有一本帐。”

    既然当面锣对面鼓的干上了,周文也不客气,当即反驳道:“恐怕不是像苟局长说的这么简单吧,据我所知,很多收费站的在编人员只是挂个名领工资而已,上班的都是些临时工,交通局路政稽查人员也不是不执法,而是乱执法,罚了钱就让上路,根本不管超载超限,一边纵容超载超限车辆上路,一边投入大量资金修路,这些修路的资金最终都落到谁的口袋里去了,我想苟局长你一定比我清楚。”

    苟局长脸上青一阵白一阵,这些事情基本上只要稍加留意就会发现,属于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只是没人愿意管罢了,如今碰上一个较真的县长,还真有点麻烦。

    “不想说是吧,我替你说,这些钱都落到华泰路桥建设公司去了,然后再通过回扣的方式返还给你,华泰公司的老总单单中秋节这一次给你送礼,就是二十万现金,用报纸包着直接送到你的办公室。”

    苟局长汗流浃背,忽地站了起来,惊恐的盯着周文。

    “华泰公司的法人代表和总会计师总工程师,已经被检察院羁押了,苟局长,组织上任命你当交通局长不是让你以权谋私的,你贪污的钱,为大河乡修三条公路都够了,而你却能毫无廉耻的当众说缺乏资金,你知道无耻二字怎么写么!”

    周文指着苟局长的鼻子畅快淋漓的大骂,苟局长的喉结上下耸动着,汗如雨下,其他与会人员噤若寒蝉,动也不敢动。

    “好了,你可以出去了,市反贪局的人就在门口等你,你的案子异地审理,就不要再报什么不切实际的幻想了。”周文说完,小会议室的门开了,两个穿着黑西装的男子站在门口,西装领上的红色徽章熠熠生辉。

    失魂落魄的苟局长被带走了,临走之前还用求救的目光看了看朱副县长,这当口朱副县长哪还敢理他,等反贪局的人走了之后,朱副县长第一个表态:“这种腐败分子,应该严肃处理!绝不姑息!”

    周文淡淡的笑了,说:“朱副县长的觉悟就是高,现在咱们来谈谈大河乡的公路建设问题吧。”

    会议进行的很顺利,财政方面保证挤出一部分资金来修建大河乡的扶贫公路,周文当即宣布成立公路建设指挥部,自己亲任总指挥,同时整个工程接受社会监督,招标公开进行。

    会议结束之后,周文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刚刚坐定,黄主任就心急火燎的进来了,看样子已经等了很久。

    “找我有事?”周文冷冷的问道。

    “周县长,我有事情和您谈。”

    “改日吧,我很忙。”

    “是关于食堂的事情,我犯了错误。”

    “犯错误去找纪委坦白,县委二楼。”

    周文很不客气的将黄主任赶了出去,审计局查账主要就是针对他的,食堂、小车班、办公用品,办公家具、各种杂七杂八的开销都是通过办公室走账,这里面道道多了,别看这些项目不如修路盖楼来钱,可是蚂蚁搬家积少成多,这些年来黄主任可没少贪。

    这家伙八面玲珑,见风使舵,下黑手阴自己就有他一份,现在死到临头还避重就轻,这种人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交通局苟局长被拿下的事情迅速传开,大家都大呼痛快,此前周县长夫妇在金帆大酒店被人“捉奸”的事情已经闹得满城风雨,谁都知道这是县里有些人在整这位新县长,没想到县长的反击来的如此迅猛,如此给力,直接把苟局长往死里整,公职党籍双开,直接转到江北市检察院反贪局办理,根本不让南泰县公检法插手,这一手不但狠辣,还显示了新县长的实力,人家是正儿八经的江北本地帮,上面有人!

    其实周文在老百姓中的口碑很好,神童奶事件中,他挺身而出为民做主,大暴雨中他身先士卒死而后已,在大河乡任职期间,他把乡民当成亲人一样对待,不端架子,和善亲民,老百姓都说周县长是南泰县八百年一遇的好官。

    在县政府里,周文也很受那些基层人员的爱戴,他不摆架子,不说空话套话,单单一条改善食堂伙食标准就让大家把他和其他官员分成了两类人。

    周县长夫妻两个在宾馆被人暗算,打了闷棍还拍了照片,这事儿一传出来,爱戴周县长的小办事员们都觉得憋屈,现在周文终于反击,而且反击的如此痛快,真让大家狠狠出了一口恶气,同时也让某些人心惊胆寒,心说周文这小子果真是条赤练蛇啊。

    ……

    “徐书记,这小子就是条赤练蛇啊!华泰公司的事情,是张书记在的时候安排的,县里都知道,就算有错,也不是苟局长一个人的错啊,他不通过组织,直接动用市里政法口的关系动咱县里的人,这是在挑战您的权威啊。”

    以朱副县长为首的几个副职来到县委书记徐民面前告状,苟局长的覆灭让他们深深感到危险,这个周文下手太狠了,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杀招,苟局长政治前途全完了不算,这辈子都得搭进去,贪污受贿外加渎职,最起码一个十年徒刑跑不了,而且这案子又是市里在办,南泰县这边根本插不上手,根本就不知道人关在哪里,连打点都找不到门路。

    “苟大壮的事情,是周文同志和我商量之后做出的决定。”徐书记淡淡的说。

    副职们全惊呆了,没想到周文那小子统战工作做得这么好,居然把徐书记拉到他阵营里去了。

    “好人也有三分脾气,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你们知道么,周县长的爱人差点被活活打死,至今还有后遗症,需要做心理治疗,换了你们,这口气能忍下去?周文是省里钦点的县长,是经过考验的年轻后备干部,省里市里领导都很看重他,你们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他的权威,眼里还有组织么,还有领导么?”

    徐书记一番话说的副县长们哑口无言,只得诺诺退去。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