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市委书记李治安的处理结果出来了,结局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大板子高高举起,轻轻放下,李治安只是被免职而已,连党籍都没开除,据说省里重要人物发了话,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发展经济,交些学费也是难免滴,就这一句话,李治安的政治生命起死回生。

    原市委副书记,市长秦松被省委任命为江北市市委书记,在新的市长当选之前,仍兼任江北市市长一职,新的市长人选虽然还没宣布,但花落谁家已经没有悬念,深得省委领导欣赏的副市长胡跃进是夺标的热门人物。

    胡跃进原来分管监察局,国资委、审计局、人事局这一块,任期虽然不长,但是工作卓有成效,尤其是在追讨流失国有财产方面颇有建树,而且他早就是市委常委,属于原地踏步很久的干部了,这回荣升市长,也是众望所归。

    市委老家属院,高大的法国梧桐在秋风中挺立着,枯黄的树叶落得满地都是,深秋的季节,六点多天就黑透了,胡蓉坐在窗前的台灯下,把自己的配枪拆成零件,仔细擦拭着,这种九二式九毫米手枪块头很大,别的女警都不喜欢佩,但胡蓉却很喜欢,她喜欢捏着大家伙的感觉,手掌里饱满充实,发射起来威力也很强劲。

    门铃响了,姑奶奶正在厨房烧菜,胡跃进在书房里和朋友谈事情,于是胡蓉便迅速将手枪零件扫进抽屉里锁上,大喊一声:“来了!”趿拉着毛茸茸的拖鞋走到门口,先趴在猫眼上看了看,不禁吃了一惊,站在门外的竟然是刘子光。

    “他来干什么?”胡蓉心里好像有几只小兔子在乱撞,赶忙对着鞋柜上面的镜子照了照,捋了捋头发,这才打开门。

    刘子光大大方方的说:“小胡你好,又见面了。”站在刘子光身后的年轻人也点头致意:“胡警官你好。”

    “你是?”胡蓉疑惑道,这个人年纪也刘子光差不多,略有眼熟但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我叫周文,在南泰县工作。”年轻人自我介绍道。

    “哦,周县长,你好,请进。”到底是高干子女,胡蓉立刻明白了刘子光此行的用意,不是来找自己玩,而是带着朋友拉关系来了,想到这一点,她的口气便冷淡下来。

    刘子光毫不在意,领着周文进了客厅,胡蓉请他们坐下,又倒了两杯纯净水说:“你们稍等,胡市长还有客人。”

    “没关系,我们等着好了。”周文赶紧站起来答道,他不是空手来的,而是拿了一个很大的编织袋,里面不知道装的什么东西。

    “你们坐,我还有事。”胡蓉说完,扭头回自己房间去了,坐在桌子前生闷气,这个刘子光真不像话,如果不是为了找爸爸,恐怕他永远也不会主动登自己的家门吧。

    把抽屉里的手枪零件拿出来组装,可是心情巨差,怎么装都装不上了,正在怄气,忽听门锁一响,回头一看,刘子光进来了。

    “女孩子的房间可以随便进么!”胡蓉恶狠狠地质问道,虽然凶的要命,但一点也没有赶刘子光出去的意思。

    “嘿嘿,你这里哪像女孩子的闺房啊,杀气腾腾的……”刘子光嬉皮笑脸的说,胡蓉的房间布置简单,干净利索,没有那些小熊、洋娃娃、风铃之类的玩意,仅有的一张海报上,安吉丽娜.朱莉手举双枪,小背心加热裤的打扮彪悍而性感。

    “这就是你的偶像啊?”刘子光不怀好意的指着古墓丽影海报问道

    “管你什么事?”胡蓉不理他,继续摆弄着手里的零件。

    “枪不错哦。”刘子光瞥见了桌上的枪管和子弹,随口说道。

    “那当然,局里换装的第一批92式。”胡蓉骄傲的说,有刘子光在背后看着,她组装起手枪来也特别快,迅速把一堆零件组成手枪,哗啦一声清膛,看了一眼枪膛无弹后,才递给刘子光。

    刘子光接过来掂了两下说:“不赖,不过国产武器的工艺距离国际名枪还是有一定差距,像你这种职业特性,我觉得配备SIGp238微型手枪比较好,化装侦察的时候可以放在包里,隐蔽性强,威力也很可观。”

    胡蓉点头称是:“通常我们化装侦察时候用6-4,准头还行,威力却很难满足需要,有时候打出去四五发子弹,犯罪分子竟然还能行凶,不过你说的SIG手枪太遥远了,进口枪械价格昂贵,就算市局愿意买,手续上也走不通啊。”

    刘子光说:“你要是想要,下回我捎一把给你。”

    “真的?”胡蓉瞪大了眼睛,忽然又举起粉拳来打刘子光:“就知道骗我,你以为你是谁啊。”

    两人在屋里说说笑笑,忽然外面传来开门关门的声音,胡蓉这会儿心情大好,对刘子光的事儿也关心起来,站起来说:“客人走了,你朋友一个人晾在客厅里不好,咱们出去。”

    打开门却看到周文和胡副市长正在热情握手,周文以前跟周仲达当秘书的时候就见过胡跃进,周仲达勉强也算政坛本地帮的一员,而胡跃进则是本地帮的领军人物,两边关系比较融洽,周文现在是响当当的一县之长,胡跃进哪能轻视他。

    都是官场上的人,客套话不用多说,来意更不用明说,周文作为土生土长的江北本地人,却出任南泰县长,前景可想而知,此番进市,自然是递拜帖、拜恩师的了。

    胡跃进看看刘子光,又看看女儿,胡蓉赶紧把手枪藏在背后,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

    “小刘是全国公安系统比武大赛的冠军,你好好向人家讨教讨教,我和小周单独聊聊。”胡跃进笑眯眯的说着,将周文请进了自己的书房。

    爸爸这样说,反让胡蓉不好意思起来,正好姑奶奶也拿着锅铲子出现在厨房门口,颇有兴趣的盯着刘子光看,胡蓉赶紧把刘子光往自己房间拉:“大冠军,来传授我两招。”

    进了屋,胡蓉的脸却红了起来,期期艾艾的不说话,哪还有豪爽女警的本色,刘子光觉察到她的不对劲,便装作欣赏书架上的藏书,结果惊愕的发现胡蓉爱看的书都很暴力,除了刑侦类的专业书籍之外,就是枪械图册、以及各种少女漫画,其中不乏夏夜的作品。

    “这丫头,真是矛盾的综合体啊。”刘子光抽出一本简氏枪械鉴赏指南看了看,印刷挺精美的,介绍也比较全面,就是翻译有些小小的谬误。

    “喜欢就拿去看好了,记得还就行。”胡蓉在背后说道。

    “男人肯买糖、衣料。化妆品,送给女人,而对于书只肯借给她,不买了送给她,女人也不要他送。这是什么道理?借了要还的,一借一还,一本书可以做两次接触的借口,而且不着痕迹,这也是男女恋爱的必然步骤的初步,--借书,问题就大了。”刘子光拿腔作调的说着。

    胡蓉脸又红了,嗔道:“说什么呢你?”

    “这话不是我说的,是钱钟书说的。”

    “那你是借还是不借呢?”胡蓉低声说。

    粉红色的窗帘紧紧拉着,台灯发出柔和的光线,一股暗香扑鼻而来,是胡蓉身上的体香,此情此景,让刘子光也有些迷醉,一时间无语了,两人默默相对,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胡蓉慢慢闭上了眼睛,微微昂起头,两瓣红唇如同玫瑰花一般娇嫩,身子不由自主的颤抖着。

    此刻刘子光思想斗争非常激烈,在做禽兽和禽兽不如中做着艰难的抉择,就在他渐渐屈服于禽兽的时候,忽然门被敲响了,姑奶奶的声音传来:“蓉蓉,吃饭了。”

    微妙的气氛被打破,胡蓉慌忙应声道:“来了。”过去打开门,餐厅里已经摆满了饭菜,姑奶奶还特地多放了两套碗筷。

    “小伙子,留下来吃饭吧。”姑奶奶热情的招呼着。

    此时胡副市长和周文也谈完了,两人从书房出来,看到满桌饭菜,胡跃进也挽留道:“正好一起吃个饭吧。”

    周文看看手表说:“谢谢胡市长,下次吧,家里还等着呢。”

    胡跃进笑道:“理解,在县里工作,回家一趟不容易,那好,我就不留你了,回家好好陪陪老婆孩子。”

    于是刘子光和周文一起告辞,临走时周文指着墙角的编织袋说:“县里一点土特产,尝个鲜。”

    “来了还拿东西,下不为例啊。”胡跃进很大方的收下了这些礼物。

    从胡副市长家里出来,刘子光注意到周文满面春风,便问他:“有什么收获?”

    “收获大了,我和胡市长谈的虽然不多,但是很深入,在某些问题上,我们的看法相当一致。”

    “那就好,没白来,胡跃进没传授你两招为官之道?”

    “传授谈不上,点拨了两句,让我有茅塞顿开之感。”

    “怎么说?”

    “潜规则办事,明规则整人。”

    刘子光把这一句话默念了几遍,感慨道:“简简单单十个字,包涵多少政治智慧啊。”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