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区,滨江花园附近,一辆蓝色的巨力农用车运载着满满一车厢苹果停在道路边上,车门打开,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跳下车来,招手道:“大旺,谢了。”

    驾驶室里的年轻人露出一口白牙答道:“周书记你客气个啥,能拉你进城是俺的福气。”

    周文笑笑,用手捋了捋乱蓬蓬的头发,把卷起的裤脚放了下来,自从下乡镇任职以来,他就没回过家,就连中秋节都是和大河乡的五保户们一起过的,在农村担任基层领导,和在市政府当秘书大有不同,起码不用那么注重形象,现在的周文,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土的掉渣的乡镇企业家。

    来到家门口,再次拍拍身上的尘土,清清嗓子,敲了敲门:“晓静,我回来了。”

    房门打开,刘晓静没好气的把拖鞋丢过去说:“还知道回来啊,我以为你这个大书记把我们娘俩忘了呢,没给你留饭啊,想吃自己做去。”

    周文嘿嘿赔笑着,换了拖鞋说:“没事,我路上买了两个烧饼,厨房有大葱么,一卷就成。”

    说着举起手上的塑料袋,献宝一样说:“人家给的苹果,又大又红,回头给你妈那边送过去。”

    刘晓静鄙夷的看看那袋苹果,没接,今年苹果大丰收,才一块五一斤,当个乡党委书记就落得这点好处,还不如人家一个小城管呢,都能成口袋的往家抗苹果。

    老公这两年工作变动很频繁,早先在办事处上班的时候日子过的虽然平淡点,但是稳定平和,小日子过的与世无争,后来也不知道周文撞了什么狗屎运,居然被周市长选中做了秘书,从此周文家的生活就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起初是兴奋期,老公在市政府上班,可让刘晓静赚足了面子,邻居同事朋友都用羡慕的目光看着自己,领导也不敢和自己大声说话了,就连儿子幼儿园的园长都来和自己套近乎,平日里家里走动的客人也多了起来,来往走动的起码都是科级干部,刘晓静的底气也水涨船高,憧憬着大房子豪华轿车的美好未来。

    可是随着周市长上调省城,一切成为泡影,前途无量的周文下到县里去当什么劳什子的旅游局长,一星期才回一次家,工资两千出头,油水基本没有,官场倾轧,斗争残酷,没有后台的周文出力不讨好,终于被排挤出南泰官场,一时间萌生退意,都打算去跟刘子光做生意去了,那几天刘晓静心里也不舒坦,心疼老公,感叹命运,没想到再次峰回路转,周文被任命为南泰县大河乡的党委书记,正儿八经的当起了九品小吏。

    在穷乡僻壤当书记,还不如在区里当办事员,至少能照顾家,偏偏周文还干的有滋有味,连中秋节都不回家过了,对此刘晓静气的够呛,哪还有好脸色给周文看。

    周文也知道自己对不住妻子,讪笑一下,把苹果放到茶几上,走进厨房找了根大葱,用烧饼卷着啃起来,刘晓静从背后看着周文瘦削的肩膀一耸一耸的,眼泪止不住的流出来,从冰箱里拿出一盘菜来放进微波炉转了转,没好气的丢到桌子上:“吃吧,你喜欢吃的猪蹄子。”

    “晓静,辛苦你了。”周文说。

    “算了吧,你要是真心疼我,就赶紧把工作辞了吧,大河乡那么穷,一不能出政绩而不能捞油水,这个书记当的一点意思都没有。”

    周文一听这话不高兴了,放下筷子正色道:“那可不一样,我这个乡党委书记是省委郑书记钦点的,组织上是在考验我,锻炼我,这种时候怎么能打退堂鼓。”

    刘晓静一瘪嘴:“少来,这话我听的耳朵都要出茧子了,人家省委书记哪记得你啊。”

    周文笑了笑,用一种无法和你沟通的语气说:“晓静,这个你不懂。”

    “我不懂,就你懂,哼。”刘晓静虽然嘴上凶,还是下厨炒了个鸡蛋给周文吃。

    鸡蛋还没炒好,周文的手机就响了,听完之后匆匆出门,在门口换鞋说:“有点事我处理一下。”

    “晚上还来吃饭么?”刘晓静回头问道,却发现周文已经出门走了,气得她把锅铲子一丢,也不炒了。

    周文打了辆出租车直奔办事处而去,进了办事处的院子就看到一辆蓝色跃进卡车停在那里,穿豆绿色城管制服的工作人员正把三轮车往下卸,周文赶紧拿起手机拨了个号码:“大旺,我在办事处,你的车呢?”

    “周书记,车被他们拉到停车场去了。”大旺的声音带着哭腔。

    周文赶紧又来到停车场,果然看到大旺的农用车被查扣,满满一车苹果还没卖出去呢,车就让扣了,大旺急得满头大汗,低声下气的央求着那几个城管,说这钱是弟弟上大学用的,可是一点用都没有,三个城管理也不理他,有说有笑的往外走。

    周文急忙迎上去说道:“这不是大旺兄弟么,怎么回事啊?”说着就从包里掏烟。

    他以前在办事处工作的时候,和城管科的一帮人低头不见抬头见,虽然没说过话也算面熟,所以那几个城管也给周文面子,接了他的烟说:“占道经营,无证摊点,扣留车辆,罚款五百,这是咱办事处的规矩。”

    周文说:“都是自己人,意思意思就算了。”

    几个城管只是临时工而已,互相看一眼说:“老周,这事儿你得找科长,找我们没用。”

    于是周文又马不停蹄的赶到办事处城管科说情,城管科长知道周文现在什么也不是,所以不咸不淡的应付了几句,说现在任务很重,该罚的款一分也不能少。

    周文一咬牙,说:“好,罚款我们交,车和苹果能不能放了。”

    这点面子总是要给的,周文拿着罚单去楼下交钱,翻遍全身的兜儿才凑出五百块来,收罚款的出纳还开玩笑说:“周大书记怎么身上才带这点钱,都让老婆没收了?”

    周文笑笑:“是啊,老婆管得严。”

    好歹把农用车给赎出来了,大旺抹感激的对他说:“周书记,谢谢你了,这些苹果你拿去给家里人尝尝。”

    周文看着满满一车苹果,心中一动,说:“大旺,你开车跟我来。”

    农用车开进了至诚花园,这回周文找的是刘子光,老同学的面子就是好使,物业公司开了绿灯,让大旺在小区里摆摊卖苹果,这下城管是管不着了,大旺家的苹果是红富士,果子又大又红,一傍晚就卖的精光,大旺捏着手里一叠钞票非要给周文。

    “给我干什么?”周文纳闷道。

    “周书记,俺都看见了,罚款是你帮俺交的,这钱你说啥都要拿着。”

    好说歹说,周文总算把钱收下了,但是等大旺一转身,周文就把这钱塞到了农用车驾驶座下面,他知道大旺家困难,弟弟正上大学,老爹卧床不起,五百块钱对自己来说不算什么,对大旺来说就是一笔巨款。

    好不容易处理完了这事儿,周文拖着疲惫的脚步往家赶,刚走到楼下手机就响了,是大河乡的乡长打来的,语气透着激动:“周书记,你得赶紧回来!县委组织部来电话,明天要宣布你的最新任命!”

    周文心里一动:“你说什么,什么最新任命?”

    “我也是刚接到的通知,周文同志,你即将出任南泰县的下一任县长!我的老伙计,恭喜你了!”

    即使隔着电话,周文都能猜到乡长那副欣喜若狂的模样,虽说他俩搭档时间不长,但是合作非常愉快,书记提了县长,那乡长的前途也差不到哪里去。

    周文按捺住心中狂跳,努力用平静的语调说:“知道了,我一定赶到。”然后挂了电话,蹬蹬蹬上楼,拿钥匙开了门,厨房里正忙碌着,丈母娘和媳妇一起做饭,客厅里,老丈人正陪着外孙子玩,见周文进来,老丈人微微点头:“回来了?”

    “回来了,爸,不过吃完饭就得走,乡里有事。”

    “刚回家就走,你把这当旅馆了!”刘晓静端着一盘菜出来,怒气冲冲道。

    周文轻声道:“确实有事,组织上任命我为南泰县的县长。”

    “什么!县长?”刘晓静瞪大了眼睛,一脸的匪夷所思。

    “是的,任命明早颁布,所以我要连夜赶回去,晓静,对不起了。”周文的语调很平和,并没有范进中举那种狂喜,上次他从办事员直升市长秘书的时候,那种人生大起大落的感觉已经体验过了一次,所以处变不惊了。

    “妈,周文当县长了!”刘晓静高声喊道,厨房里的丈母娘慌里慌张跑出来:“怎么了?出啥事了?”

    “没出啥事,周文提县长了,对了周文,是正县长还是副县长?”

    周文苦笑一笑:“南泰县十一个副县长,不差我一个,应该是接老唐的位子。”

    “那就是正县长了,太好了!”刘晓静兴奋地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哎呀,县长啊,管几十万人呢,乖乖,这可了不得!我这个女婿,就是大富大贵的命!”一直对这个女婿抱有成见的丈母娘眉飞色舞起来,和女儿一唱一和的,别提多高兴了。

    只有老泰山沉默不语,半晌才说:“周文,官场险恶,你这么年轻就被推到风口浪尖,要小心啊。”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