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王很滑头,把这种得罪人的活儿交给王星去干,不过正合王星的心意,停车场上停着的那些汽车他可早就看见了,刘哥、二哥、贝小帅、李建国他们可全都到场了,李志腾这个不知死的蠢货,哪知道和平饭店里卧虎藏龙,非要挑这个节骨眼给人家添堵,这不是诚心找死么。

    所以他很有把握,对马晓慧一家人说:“走,我送你们离开。”又对叶知秋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他俩没什么交集,但是以前见过,知道是红星的人。

    马晓慧心中稍定,有警察在场,那帮流氓应该不敢造次,正要出门,呼啦啦从楼上下来一帮大汉,脸喝得通红,手里拎着酒瓶子,嘴里叼着烟,一看就不是善茬,客人和服务员赶紧躲避,生怕招惹了这帮瘟神。

    王星一看,正是卓力领着一帮人下来,他赶紧迎上去说:“二哥,给个面子,今天我值班。”

    卓力把烟从嘴里拔出来,笑道:“是你小子啊,行,弟兄们先坐着,不过我话先说在前面,你要是摆不平,可别怪我不给你面子。”

    王星说:“二哥谢了,这小子要是不开眼,还得麻烦二哥教训他一顿。”

    说着就带着马晓慧一家人出去了,叶知秋想了想也跟了出去,他当然知道自己出去肯定会惹怒李志腾,导致事态恶化,但是这种事情拖不得,今天把他们糊弄过去,以后怎么办,还不如趁着人都在,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

    一行人到了停车场上,王星先走了过去,喝问一句:“谁是领头的?”

    一帮流氓横眉冷目望着他,没人搭腔,李志腾懒洋洋的从花坛边站起来说:“怎么着,我喊几个朋友在这聊天也犯法么?”

    王星走到李志腾面前,面无表情的打量着他,一句话也不说,他俩身高差不多,都是那种人高马大型的猛男,这样当面锣对面鼓的对峙着,气氛也跟着紧张起来。

    王星慢慢的从警服夹克的口袋里摸出一包烟,拆开,抽出一支叼在嘴上,旁若无人的点燃,喷出一口烟说:“识相的赶紧走,不然后悔都来不及。”

    “操!怎么说话的你,李哥干公安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个山沟窝着呢!”李志腾的队友跳出来骂道。

    王星怜悯的看了那个小子一眼,说:“小兄弟,混社会不是你这种混法,你们这一套,都是哥哥玩剩下的,大过节的别给自己找不痛快,回头让人打一顿不说,工作也得丢,李志腾有个政委叔叔,你们有么?”

    “揍他!”几个金盾公司的队员冲上去推搡王星,人高马大的王星被他们推得倒退了几步,脸上犹自挂着冷笑。

    但是李志腾喊来的那些道上兄弟却没敢动,他们已经认出这位警察是原来滨江大道上私人城市酒吧的萨克斯手王星,那酒吧是高土坡卓二哥的产业,王星就吹了两天萨克斯,大部分时间是看场子的,换句话说,人家也是道上混的,而且水平不低。

    于是有人开始和稀泥:“李子,算了,都是自己人。”

    但李志腾可不愿意善罢甘休,如果来的是正儿八经的警察,他有可能会卖个面子带人回去,但是王星是什么玩意,派出所临时工而已,有个屁的面子啊,再说了,刚才踹了自己一脚那小子,现在正和马晓慧站在一起呢,这口气憋在心里出不来,难受!

    “谁也别拦我!”李志腾大喝一声,忽然猛冲向叶知秋,说时迟那时快,王星伸腿一绊,顺势一推,李志腾顿时摔了个狗啃屎,停车场地面上铺着的是那种镂空的彩色地砖,顿时把他嗑的满脸血,牙也碰掉了两颗,一把匕首从怀里飞了出来。

    王星一个饿虎扑食上去,压在李志腾身上将他的胳膊狠狠往后一掰,喀喇一声上了背铐,手铐勒的很紧,从李志腾愤怒的叫声中就能听出来。

    “妈的,砍他!”一个拿着铁尺的家伙吼道,可是嘴上叫得响,脚下却不动,其他人也和他一样,吵吵嚷嚷没有一个人动手的。

    因为他们看到,和平饭店门口有几十条大汉正横眉冷目看着他们,其中不少人满脸的跃跃欲试,看那架势随时会冲过来开片。

    有不少站在后面的小混混已经悄然离开了,李志腾虽说玩的不错,但也仅仅是不错而已,无论是比以前的金盾老三,还是分局杨峰,他都要差一个层次,喊一票人过来欺负欺负老百姓还行,真正动家伙开打,他没那个面子。

    王星把李志腾从地上提起来,按到一辆汽车的引擎盖上说:“聚众斗殴,持有管制刀具,跟我回所里说清楚。”

    李志腾奋力挣扎着,怒吼道:“你知道我叔叔是谁!敢抓我,信不信回头就扒你的衣服!”

    王星讥笑道:“你叔不就是李刚么,不就是分局政委么,一年前我就认识他。”

    远处传来刺耳的警报声,李志腾歪头一看,顿时冷笑起来,他看到来的是几辆黑色涂装的大马力SUV,应该是分局防暴大队的人到了,那可都是他的朋友同事,来了自然会帮他说话。

    可是让他意想不到的是,从车上下来的是一帮全副武装的特警,蒙着头套,端着微冲,马甲上都印着四个字:反恐中队!

    事情大条了!不光李志腾呆了,就连饭店门口一帮人也悄然作鸟兽散,停车场上金盾队员们,面对黑洞洞的枪口,全都高高举起了双手,反恐特警们一拥而上,把他们按在地上上了手铐,橡皮棍、铁尺、砍刀扔了一地。

    马晓慧一家人已经完全吓傻了,中秋节吃一顿饭而已,竟然闹出这么大乱子,以后说啥也不出来吃饭了,还有这个姓李的恶棍,就是全家搬到外地去,也绝不把女儿嫁给他。

    疤子擦了擦汗,终于松了口气,自从他的老对头老四倒了之后,他就金盆洗手退出江湖了,毕竟是有老婆孩子的人了,对江湖恩仇看的很透彻了,可是江湖哪有这么容易退出的,今天李志腾纠集一帮人来闹事就是个例子,要是当年的自己,早就亲自带人上去了,可刚才发生的时期再次证明,退出江湖是正确的额选择,现在的江湖,已经不是自己熟识的那个江湖了。

    现在的江湖,都玩反恐中队了。

    反恐中队是宋剑锋上任以后成立的一个特殊建制的中队,集合了全公安系统的精兵强将,类似于香港的飞虎队,平时不执行巡逻任务,全天候训练待命,一有案情马上出动,中队装备了全新的四驱车,88式狙击步枪,四川建设厂生产的仿制MP5A3冲锋枪,可谓武装到了牙齿。

    江北市一个经济欠发达的二线城市,出现恐怖分子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刚才刘子光一个电话直接打到宋剑锋的手机上,向他投诉说有人纠集了大批武装暴徒在和平饭店门口闹事,听说领头的还是江岸分局领导的侄子,问他应该怎么处理。

    宋剑锋当时就怒了,现在可是他仕途的关键时刻,省厅正有一个工作组考察自己呢,这个节骨眼上闹事,不是给自己上眼药么,他马上下令反恐中队出动,决不许放过一个歹徒,一定要从严从快从重处理这起破坏江北市安定和谐大好局面的案件,无论牵扯到谁,绝不姑息!

    反恐中队不愧是市局快速反应部队,第一时间抵达现场,制止了犯罪,控制了嫌疑人,然后,分局和派出所的领导们也惶惶然的赶到了,刚才市局一哥亲自打电话给他们,骂了个狗血喷头,好好地中秋节都不让老百姓过了,你们对得起头上的国徽吗!

    分局长来了,政委老李也来了,他去年就因为侄子的事情被处分,发配到局工会当了一段时间的工会主席,后来因为分局新来的局长不熟悉工作,上面还是把他调了回来

    李政委是从家里饭桌上被叫出来的,听说这回闹事的是自己侄子,更让他怒火熏天,这个李志腾实在是太不争气了,当初只是个学散打的体育生,是自己想尽办法才弄进公安系统,分到防暴大队工作,没想到这个侄子很不省心,成天和杨峰这个人精混在一起,除了惹事就是惹事,把工作闹黄了不说,还把自己这个叔叔牵扯的差点倒霉。

    后来把他安排进了金盾公司,就是想迂回一下,等风头过去再进系统内,这事儿已经操作的差不多了,这个节骨眼上,李志腾又出事,自己这个当叔叔的真能内被他活活气死。

    停车场上警灯闪烁,吃完团圆饭的客人们发挥了中国人爱看热闹的优良传统,围得里三层外三层,刘子光站在三楼窗户边,苦笑道:“这个老宋,真能整景,还反恐……”

    “来来来,小光快过来,你来老温大哥敬你酒了。”饭桌上传来喊声,刘子光刚忙放下窗帘,回到了杯斛交错的饭桌上。

    ……

    一身便装的宋剑锋也来到了案发现场,一脸的冷峻让分局的干部们心里直发慌,宋局和以前的马局不一样,他不贪财,不怕死,喜欢钻牛角尖,自从他当上公安局长之后,江北市的黄赌毒现象基本绝迹,所有的洗浴中心都关张了,酒吧KTV也不敢有涉黄经营项目了,大规模的黑社会打架斗殴现象更是绝迹,就在即将调任省厅之际,这种丑恶现象忽然死灰复燃,这不是打宋局的脸么!

    疤子迎了上去,案子是在他地盘上发生的,无论如何他都要露个面。

    没想到的是,宋剑锋竟然主动向他道歉:“方经理,我代表江北市公安局向你道歉,影响你的生意了,真对不住。”

    疤子摸摸脑袋,豪爽的大笑:“宋局长太客气了,没事没事,派出所出警挺快的,不影响,不影响。”

    分局和派出所领导们的脸色稍微好了一点,疤子会说话,而且确实没闹出什么乱子来,宋局有点小题大做了。

    宋剑锋打量着蹲成一排的嫌疑人们,很快发现端倪,其中有几个家伙穿着黑色帆布腰军靴,这种靴子社会上的青年不怎么穿,特警倒是有装备,还有就是市局三产的金盾公司,似乎也有装备。

    再看看蹲在首位的大块头,这家伙的档案宋剑锋看过,是分局李刚的侄子,他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当场作出指示:“明天早上我要看到详细的报告,李刚,你回避这个案子,就这样。”

    说罢,看了看王星,脸上竟然浮出一丝笑意,过去拍拍他的肩膀:“年轻人不错嘛,刚才你一个人对付这么多暴徒,怕不怕。”

    “报告局长,不怕。”王星挺直腰板大声回答道。

    “说说看,为什么不怕?”

    “因为我头上顶着国徽!”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