滨江锦官城,刘子光用钥匙打开房门,瞧瞧里面,小诚正坐在客厅的地毯上和小狗玩呢,昔日巴掌大的小狗现在已经长成一条庞大无比的黄狗了,品种就是最普通的草狗,但是在李总家吃得好睡得好,一身黄毛油光水滑,牵到外面总是被人问,这是啥品种的进口名犬啊。

    黄狗看到刘子光进来,急忙扑上去又舔又闻,一条毛茸茸的大尾巴讨好的摇晃着,小诚也喊道:“爸爸来了!”

    刘子光嘿嘿一笑:“妈妈呢?”

    “妈妈在洗澡。”

    “哦,小诚乖,坐在这里和狗狗玩啊。”刘子光把鞋子甩掉,蹑手蹑脚往卧室走去,走到门口,轻轻推门一看,正看到李纨穿着浴袍坐在梳妆台前吹头发呢。

    “咦?来了,没陪胡副市长的女儿出去走走?”李纨看也不看刘子光,很随意的问道。

    “呵呵,哪里话,我们是一般男女关系。”刘子光讪笑道。

    “都男女关系了,还一般。”

    刘子光走上前去,嬉皮笑脸帮李纨按摩着肩膀,说:“怎么,吃醋了。”

    “没有,像你这么优秀又拉风的男人,讨女孩子喜欢太正常了,别说那个胡蓉了,就是咱们公司的卫子芊,看你的眼神都不一样呢,还有那些年轻的助理们,谈起你刘副总来那都是眉飞色舞的,所以呢,我早有心理准备了,再说,咱们又没结婚,我也是不过是你一般男女关系中的一份子而已,凭什么束缚你,限制你。”

    刘子光感动的眼泪汪汪的:“纨纨,你真是太明理了,你放心,我一定让你当大房,管理其他妻妾。”

    李纨猛地站起:“刘子光!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吧,我试试你而已,还当真了,看打!”说着拿起枕头砸过去,两人在床上打作一团,闹了一会儿,忽然看到小诚和大黄狗站在门口,李纨的脸红了,赶紧拉进浴袍说:“小诚乖,去睡觉了。”

    ……

    一番激战后,躺在床上,李纨脸上敷着面膜,闭着眼睛说:“你家的房子有些小了,多来几个客人都坐不开,换个大点的吧。”

    刘子光说:“行啊,你有什么好的推荐。”

    “大开发囤积了一些别墅用地,就在西山那边,风景还不错,我想趁低价拿下来。”

    “大开发还没倒闭啊?聂万龙挺能撑的。”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大开发这些年囤积了不少楼盘和土地,实力还是比较雄厚的,现在的问题是李书记倒了,银行不肯贷款给他们了,资金链一断,这日子就不好过了。”

    “趁他病,要他命,我支持你,对了,这回李治安倒台,谁能接任市委书记的位子,有什么内部消息么?”刘子光问道。

    “江北市这么一闹腾,元气大伤,成了烂摊子,江南那些富市的领导才不愿意调过来呢,省里的官员也不想下到这里任职,出成绩难,还容易受到地方派系的排挤,上一任周市长不就是明证,我看啊,这回很可能从江北本市提拔新的市委书记,秦松上位的面比较大,南泰帮遭此重创,可能要蛰伏一段时间了,对了,听说你那个一般女朋友的父亲胡跃进,这回可能也要动一动呢。”

    “胡跃进?难道他要当市长?”

    “只是传闻而已,怎么,你很激动啊,是不是动了当市长女婿的念头。”

    “又来了,刚才没把你收拾服帖么!”

    又是一番大战。

    ……

    第二天一早,刘子光还在做梦,就被电话铃叫醒了,电话是胡蓉打来了,催促他赶紧到公安局来一趟。

    刘子光迷迷糊糊道:“干什么,真打算让我去上班啊。”

    “不是,香港方面来人调查梁骁的事情,让咱们协助调查。”胡蓉的声音很是紧张。

    “好吧,我马上到。”

    赶到公安局会议室,宋剑锋和胡蓉已经坐在这里了,两个西装革履的香港警察坐在对面,刘子光进来之后,双方做了自我介绍,原来这两位警察来自于香港警务处服务质素监察部,由于梁骁督察苏醒后,部分记忆缺失,所有只有请在场的两位内地同行来解释当时发生的一切。

    “是这样的,当时我们根据线索查到了九号货柜码头,然后分头行动,码头很大,我们一无所获,天又下起了大雨,因为第二天还要赶飞机,所以我们就先回去了。”刘子光说。

    “梁骁和你们一起回去的?”

    “没有,他用对讲机通知我们先走,我们觉得查不出什么,就先离开了,现在看来,梁骁应该是继续留下调查了,对了,他的病要不要紧。”

    “不要紧,正在康复中。”警官拿起录音笔关上说:“和我们掌握的信息差不多,梁骁在停职以后私自进行了调查,还借用了飞虎队伙计的竞赛用手枪,他在九号码头发现了劫匪的行踪,并且跟踪他们到了东方女皇号,这一点水警方面也有证实说当晚有一艘大飞突破了封锁线,然后,劫匪和赌船上的保安火并,大肆劫掠了赌客和赌船上的保险柜,梁骁在关键时刻出现,打死劫匪,救出海员,用海事电话向水警总部报警,并且单枪匹制止了劫匪的犯罪行动,最后不幸负伤。”

    刘子光和胡蓉交换一下目光,问道:“那么,梁骁可以复职么?”

    “当然,只要他康复就可以复职了,而且警务处长还会颁发勋章给他,等你们下次见到他,可能他已经升职了呢。”

    “那么案子破了吗?”

    “押运车劫案基本告破,被劫的黄金和钻石在九号码头的下水道里发现,赌船劫案难度比较大,沉船在海底,潜水取证的过程比较漫长,事发海域的水流变幻莫测,就算把船捞上来,怕是也发现不了什么。”

    刘子光叹气:“可惜啊,一桩悬案。”

    “好了,那就不是我们关心的了,麻烦您,看看有偏差么?”另一个警官整理出了笔录报告,递给刘子光和胡蓉,麻烦两位在上面签字。

    刘子光拿起笔龙飞凤舞写下自己的名字,胡蓉也认真的写下名字,两位警官起身告辞:“谢谢,我们这就回去了,还要赶下午的飞机。”

    刘子光客气道:“两位辛苦了,做个笔录都要千里遥远的赶过来,早点打个电话让我们过去不就结了,还能顺便看看梁骁。”

    警官笑笑:“我们也不想这样,只是刘先生现在不方便再去香港。”

    “为什么?”

    “因为黄玉郎律师控告您殴打及恐吓,除非他撤诉,否则您再去香港,有被拘押的风险。”

    “这样啊,我会劝黄律师撤诉的,我看他长得就像明白事理的人。”

    “呵呵,对了,忘了告诉你们,蔡子明涉嫌洗钱已经被拘捕,程国驹也因涉嫌谋杀黄启发而被调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句话一点也不假。”

    调查就这样结束了,宋剑锋送两位香港警官出去,胡蓉心有余悸的说:“我还以为是……”

    “你以为什么?难道我们不是正义的一方么?”刘子光说。

    “可是……好多漏洞啊。”胡蓉小声说。

    “天衣无缝的计划是没有的,我相信香港警方高层也有明白人,适当的时候做适当的事情,过分追求真相是毫无意义的,老百姓喜闻乐见的孤单英雄才是大家都需要的。”

    “歪理邪说……不过听起来还行。”

    ……

    香港的事情结束了,刘子光心里一块石头也落了地,他忽然想起陆天明还找自己有事,便匆忙赶到晨光机械厂,现在的厂子已经很有点老牌大型企业的样子了,水泥路重新铺过,地上一尘不染,车间厂房上悬着标语口号,红旗迎风猎猎飘扬。厂部楼下的宣传栏上,贴满了上个月劳动标兵们身披大红花的照片。

    来到厂长办公室,陆天明正和总经济师商讨着什么,见刘子光来了便拿起桌上一份合同说:“小刘啊,这份合同你看看。”

    刘子光拿起来浏览一番,皱起眉头说:“条件很苛刻,现在钢材价格节节攀升,这份合同搞不好要赔钱的。”

    陆天明说:“你说的没错,但就是这样苛刻的合同,也是我们业务人员求爷爷告奶奶求来的订单,这份合同虽然价格上比较苛刻,但是好在工期长,预付款的比例较大,这样我们回旋的空间就大多了,可以向成本要效益。”

    刘子光说:“工人的工资方面,能压缩的空间很小,国际铁矿石价格节节攀升,各大钢企囤积居奇,专门赚差价,时间越往后够拖,成本就会越高,我看不太乐观啊,红旗厂那边怎么说,能提供多少钢材。”

    陆天明说:“红旗厂现在已经是我们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我们两家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国际拆船业竞争愈加激烈,光凭关系拉来的废旧钢材,对于一家大型炼钢企业来说,只是杯水车薪,不过我这两天研究报纸,发现了一个好的项目,如果能拿下,钢材原料就有着落了,咱们的订单也能赚到钱了。”

    “什么项目?”

    “淮江三桥。”陆天明指着报纸上的照片说。

    “这座桥落成以来就没有投入过使用,前几任市政府的遗留问题,市里几次研究说要拆掉重建,都没有下文,如果我们能促成这件事,把桥上的废钢收购过来,原料不就有了么。”陆天明神采奕奕的说道。

    刘子光哈哈大笑:“陆总,一提到钢材你就两眼放光啊,不过现在市里正在进行权力更迭,恐怕没人关系这个事。”

    “所以我找你来,你那个朋友的父亲,就管这个。”

    “胡蓉?”

    “对,胡蓉的父亲,胡副市长。”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