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胡跃进当了副市长之后,工作就忙了起来,他老早丧偶,一直未续弦,但是家里没个人照应着也不行,于是就将老家的姑妈接了过来,老人家今年六十多岁,身子骨精神头都好,帮着料理个家务,买菜做饭啥的绰绰有余。

    胡蓉来到家门口,刚掏出钥匙来,房门就打开了,姑奶奶围着围裙笑眯眯的说:“蓉蓉回来了,快进屋,饭都做好了。”

    胡蓉进了门厅换了拖鞋,发现墙角放了一大堆礼盒,便埋怨道:“奶奶,您又收人家的礼物了。”

    姑奶奶说:“蓉蓉,姑奶奶心里有数,什么能收,什么不能收,这些都是你爸爸的老朋友、老战友送来的节礼,这个面子总要给人家的。”

    “我爸呢?”

    “在市政府开会,咱们不等他,先吃。”

    饭菜已经做好,几样精致的家常小菜,一锅小米粥,家里的饭吃起来就是香,姑奶奶慈祥的看着胡蓉捧着大碗喝粥,忽然笑眯眯的问道:“蓉蓉,啥时候把男朋友带回家让奶奶看看啊。”

    胡蓉放下碗,擦擦嘴角的小米糊糊说:“奶奶,您说什么呢,哪有啊。”

    姑奶奶说:“蓉蓉,你也老大不小了,在乡下和你差不多大的闺女,都生娃了,你不急,奶奶可急着想抱重外孙了,赶紧把他带来让你爸爸见见,顺便也让奶奶帮你相看相看。”

    胡蓉假装生气道:“奶奶,您要是在这样,我不吃饭了啊。”

    姑奶奶笑道:“好,奶奶不说了。”

    但是嘴上依旧说着:“在俺们乡下,中秋节和春节,女婿都要提着八个八上门见老丈人的,八只鸡,八条鱼、八斤猪肉、八瓶酒、八条烟……”

    “天呐,要是活鸡活鱼,那不麻烦死了?”胡蓉听得有趣,插嘴问道。

    “可不是活鸡活鱼么,死的哪能行,咱中国人最看重的就是这两大节,中秋春节,走亲访友全在这几天呢。”

    “哦”胡蓉托着腮帮子陷入了沉思,忽然蹬蹬蹬跑上楼,换了一身衣服下来,又在门厅里挑了几样礼物提在手上,喊道:“奶奶,我出去走亲访友了。”

    姑奶奶追出来喊道:“丫头,饭还没吃完呢。”

    “不吃了,走了。”胡蓉把礼盒扔进后座,上车一踩油门走了,姑奶奶站在门口挥了挥手,忽然醒悟到:“这丫头,还没出门子就开始倒贴了。”

    ……

    至诚花园。刘子光家,饭桌上,老妈喋喋不休的唠叨着:“小光啊,你也老大不小的了,整天在外面也不知道瞎忙个什么,咱家房子也有了,钱也有了,就差抱孙子了,你是不急,我跟你爸可等不及了,趁我们老胳膊老腿还能动,有孩子能帮你看着点,对了,小方护士最近有消息么?”

    刘子光闷头吃饭:“妈,您别操心了,找儿媳妇还不容易,这事不能急,要水到渠成才行。”

    老妈说:“你都三十了,能不急么,你看看你那些同学,小孩都上幼儿园了,就你还打着光棍,你好歹也弄一个准儿媳妇进门让我们看看啊。”

    正说着,门铃响了,老妈站起来说:“有客人来,可能是街坊张大姐。”

    说着就去开门,打开门一看,却看到一张似曾相识的脸,小姑娘很年轻,小脸红扑扑的,穿着蕾丝边的粉红色小衬衣和呢质格子裙,麂皮绒的小靴子,看起来青春洋溢,活泼可爱,更重要的是她手上提着一大堆礼物,尽是些人参燕窝之类的高档补品。

    “孩子,你走错了门了吧?”老妈迟疑的问道。

    “没错的,我是胡蓉啊,阿姨您好,您不认识了。”女孩彬彬有礼,举止大方,老妈的一双眼睛立刻笑成了月牙。

    “哎呀孩子,怎么说你啊,我都认不出来看,快进来快进来,怎么还拿东西来,多见外,快坐,我给你倒茶削水果,小光,你朋友来了,快出来。”

    刘子光拿着半块馒头从餐厅出来,一看坐在沙发上的女孩竟然是胡蓉,而且英姿飒爽的女警官做如此淑女打扮,真让他大跌眼镜:“胡蓉,你怎么来了?”

    “怎么,我不能来啊?”胡蓉大大咧咧的说,一脸的得意。

    老妈端着茶盘出来了,说:“小胡喝茶,吃水果。”

    胡蓉乖巧无比的答道:“谢谢阿姨。”

    刘子光说:“胡蓉,我这回信了,你化妆侦查的技术确实一流,今天的你,不像正常状态的你啊。”

    胡蓉嘻嘻一笑,不答理他,却和老妈攀谈起来:“阿姨,您身体怎么样啊?还上班么?”

    老妈笑着对答,反而把刘子光晾到一边去,聊了一会儿,老妈忽然像想起来什么似地问道:“小胡啊,和我们家小光认识多久了。”

    胡蓉说:“早了,我以前在派出所实习的时候就和刘子光认识了,到现在快两年了。”

    老妈说:“一晃小光回来都两年了,小胡啊,你爸爸好像是公安局的领导吧。”

    胡蓉大大方方的说:“我爸爸进政法委之后就不再主持公安局的日常工作啊,现在主要工作在市里,整天忙的脚不沾地,我也是刚回来的,这次和刘子光一起去香港执行任务,我俩合作的可好了,对了,阿姨您还不知道吧,刘子光调进公安局工作了,就在刑警二大队,和我是搭档呢。”

    “是吗。”老妈说着,瞪了刘子光一眼,大有责怪之意,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也不告诉家里。

    刘子光这个气啊,胡蓉满嘴跑火车,偏偏还没法反驳她,只好敷衍道:“什么啊,就是临时帮忙而已。”

    正说着呢,房门口传来钥匙开锁的声音,紧接着就是豪爽的大笑声:“嫂子,瞧我给你带什么来了。”

    是老爸陪着陆天明回来了,陆厂长手里还拎着两条大鱼,老妈赶紧接过来往厨房送,还埋怨道:“来就来,还买东西。”

    陆天明笑道:“可不是我买的,是在江里钓的。”

    刘子光奇道:“明叔最近很清闲?居然垂钓江渚上。”

    陆天明说:“这也是工作嘛,回头再说,咦,这个小姑娘很面生啊,是……”

    胡蓉大大方方站起来说:“叔叔好,伯父好,我叫胡蓉,是刘子光的朋友。”转脸又对刘子光说:“刘子光,你还没带我参观你的房间呢。”

    刘子光只好领着胡蓉去自己房间,他俩一走,客厅里立刻传来窃窃私语:“这丫头是谁?”

    “老头子你什么记性,这就是派出所的小胡啊。”

    “啊,是胡警官,变了样了不敢认,她咋来了?”

    “问你儿子去。”

    陆天明插嘴道:“是市局刑警二大队的胡蓉?”

    老妈说:“对,好像她说在什么二大队。”

    陆天明说:“这个女孩子很不简单啊,是咱们市里有名的铁血女神探,虽然她父亲是副市长,但是这孩子却丝毫没有高干子弟的娇气傲气,经常冲在破案第一线。”

    老妈惊呆了:“第一线?那岂不是没时间生孩子照顾家?”

    陆天明说:“那当然,当刑警的最辛苦,一年三百天在外面奔波,整天和犯罪分子打交道,还很危险呢。”

    老妈若有所思,忽然问道:“天明,上次你说给小光介绍的那个女娃有回音了么?”

    陆天明说:“他们本来就认识,我搭个桥而已,现在什么年代了,年轻人觉得对眼就在一起了,哪用得我们操心。”

    正说着,门铃又响了,老妈过去开门一看,是李纨和卫子芊提着一堆礼物上门了。

    “小李和小卫来了啊,快进来,哎呀呀,来就来,还带东西来。”老妈喜上眉梢,赶紧把客人往屋里请。

    卫子芊看到陆天明坐在沙发上,顿感尴尬,但还是微笑着打了招呼,把月饼盒放到了茶几上。

    这么多人一坐,客厅就显得有些狭小了,大家互相谦让着刚坐下,胡蓉就从刘子光屋里走了出来。

    看到一个陌生的漂亮女孩从刘子光房间里出来,李纨只是闪过一丝疑惑,就恢复如常了,笑着问道:“刘子光,朋友来了也不介绍一下。”

    刘子光说:“这位是刑警二大队的胡蓉胡警官,这两位是至诚集团的李纨,卫子芊。”

    胡蓉落落大方的伸出手来和李纨、卫子芊轻轻一握,说:“你们好,坐吧。”感觉她好像是这家的女主人一般。

    刘子光松了一口气,他原以为会有唇枪舌剑出现,哪知道连眼神的碰撞都没有,女人们彬彬有礼,尽显淑女本色,一个比一个有礼貌。

    李纨说:“你坐,我去厨房给你们切水果吃。”然后熟门熟路走进厨房,拿起挂在门后面的围裙系上,开始洗水果,洗案板和菜刀。

    胡蓉锐气受挫,索性撤走,她看看手机说:“哎呀,我还要去队里开会,先走了,伯伯叔叔阿姨再见。”又冲卫子芊点头:“你们慢慢玩。”

    李纨厨房里走出来说道:“就走了,再玩会。”

    嘴上说着客套话,眼神却透着你怎么才走的意思,胡蓉也不示弱,冲刘子光挥挥手:“别忘了啊,咱们说好的。”然后再次对大家说声再见,一蹦一跳的走了。

    刘子光直挠头:“说好什么了,我咋不知道。”

    李纨和卫子芊坐了一会也走了,趁刘子光去送他俩的时候,陆天明说:“老嫂子,那个丫头就是我给小光介绍的女朋友,你看怎么样。”

    老妈说:“我当是谁啊,原来是卫助理,这丫头不错,硕士文凭,工作又好,我看行。”

    陆天明说:“那就让小光抓点紧,年轻人应该专一,挑花眼就不好了。”

    正说着呢,刘子光进门了:“你们聊什么呢?”

    “没什么,我先走了,明天到我办公室来一趟,有事和你谈。”陆天明拿起衣服也走了,家里终于恢复了平静。

    “那啥,我出去了,晚上值班不回来了。”过了一会儿,刘子光也走了,说是去公司值班,其实是找李纨解释去了。

    家里只剩下老两口,老妈开始唠叨:“哎呀,这可怎么办,我看这些小姑娘都不错,挑哪个好呢?”

    老爸说:“平时总抱怨找不着儿媳妇,现在一来就是三个,傻眼了吧,你儿子那么优秀,咋能找不着对象呢,怎么着,挑花眼了吧,我教你一招,挑她们的缺点。”

    老妈开始盘算:“小卫这孩子文凭高,工作也不错,就是身子骨不好,腰那么细,前平后板的,将来怕是不好生养,胡蓉那丫头就强多了,我看将来连奶粉都不用买,现在婴儿奶粉质量都不好,这可是个大优点,可就是工作不好,当警察的多危险啊。”

    老爸说:“听说她爸爸是副市长,调个工作不难吧。”

    老妈说:“还有这一条,咱们可不图攀高枝,要是找个那么大官当亲家,反而不舒坦,小光将来日子也不好过。”

    “唉,其实李总人也不错,就是带个孩子,怕委屈了咱们小光。”老妈沉默了一会,又叹气道。

    “说来说去,你还是都不满意啊。”老爸说。

    “谁说的,我最满意的就是小方,那孩子是真好,懂礼貌,有主见,对咱家小光一往情深,以前咱们家穷,配不上她们家,可是现在咱也有钱了,小光事业也算有成,一个月杂七杂八也有上万块的收入,唉,方霏这孩子到底啥时候回来啊。”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