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音747离开了跑道,在赤鱲角国际机场上空盘旋着,透过舷窗,可以看到蔚蓝的大海和碧绿的大屿山岛,香港之行终于以惨胜告终,二十亿赃款被追回,代价是韩光脑部重创昏迷不醒,以及刘子光惹下的一屁股麻烦事。

    一路无话,两个半小时后抵达江东省城国际机场,刘子光和胡蓉下了飞机,在入境口被两名安检拦了下来,很客气的请他们走另一条贵宾通道,直接去了国内航班的登机口,停机坪上,一架支线客机正在等着他们。

    两人登上这架江东航空的E190客机,才发现所有的乘客都已经登机完毕,全飞机的人都在等着他们,空中小姐一见这两位贵客抵达,立刻请他们去头等舱就坐。

    坐在宽大的航空座椅上,胡蓉高兴地摇晃着两条长腿,东张西望个不停,得意的问道:“刘子光,第一次坐头等舱吧?”

    刘子光耸耸肩,不置可否。

    “我也是第一次坐,真舒服。这一定是市里安排的,这回咱们立了大功,指不定领导怎么奖励咱们呢,要我说啊,什么奖励我都不要,给我一个月假期就行。”

    “一个月长假,你干嘛去?”刘子光漫不经心的问道。

    “我去陪韩大队看病,他的伤治不好,我一辈子不安心。”胡蓉的声音忽然低沉下来,重重的叹了口气。

    “韩光一定会康复的,相信我。”刘子光说。

    “那当然,韩大那么强悍的人,哪能那么轻易就倒下,对了刘子光,你调到我们刑警队来算了,给我当搭档,咱俩联手,江北的犯罪分子一定闻风丧胆。”胡蓉忽然又阴转晴了,小拳头挥舞着,似乎对未来充满了信心。

    “哎,你这丫头说话不算数啊,在香港机场的时候还说永远不和我搭档了,这会怎么又变卦?”刘子光赶紧和她撇清。

    “怎么!和我搭档还委屈你了。”胡蓉凶巴巴的说道。

    刘子光抽出一本在香港机场书店买的书看了起来,不再搭理胡蓉。

    胡蓉歪头瞄了瞄,一把夺了过来说:“多大人了还看漫画,姐和你说话呢。”说罢瞄了瞄书皮,忽然兴奋起来:“橙红年代……夏夜作品,你也是她的粉丝啊。”

    刘子光无奈的说:“胡警官,拜托你别那么兴奋好不好,一路上叨比叨的说个不停,我记得以前你很酷的,板着脸不怎么说话,现在怎么变了个人似的。”

    胡蓉说:“我高兴,怎么了,我问你啊,你是怎么知道赌船的布局结构的,还画的那么详细,那艘快艇又是谁的,你背着我搞了什么名堂,你要是不说清楚,我就追到你家里去问。”

    刘子光说:“好吧,看你求知欲那么强,我就告诉你。”他扫视一下头等舱内,只有他们两个客人,空姐也在后舱忙着发放饮料,这才压低声音说:

    “这是一项秘密任务,代号美洲豹行动,国家为了打击公务员出国赌博,特地制定了此项行动,东方女皇号虽然是外籍轮船,但是装修是在广州造船厂进行的,所以海军方面有充足的情报,支援的快艇也是海军的,我只能说这么多了,再多就涉密了。”

    “哦……”胡蓉忽闪着大眼睛,这回是真的信了,坐在座位上想了老半天,幽幽道:“原来他们传言的是真的,你真的有军方背景。”

    刘子光严肃的说:“胡蓉同志,希望你能严守秘密,对任何人都不能说,包括宋局长,胡副市长。”

    “我懂。”胡蓉庄重的点了点头。

    “好了,你歇会吧,我也要休息一下了。”刘子光把座椅调低躺下,心中暗想,死丫头,骗你不跟骗小孩一样。

    ……

    省城到江北市的距离很近,飞机几乎是刚起飞就要落地,令他们想不到的是,停机坪上竟然停了一溜黑色奥迪轿车,市委市政府和公安局的领导们都来接机了,空姐引导着两位头等舱的客人先下飞机,当两人出现在舷梯上的时候,下面照相机快门声响个不停,西装革履的领导们微笑着鼓起掌来,两个少先队员捧着鲜花冲过来,把花束献给凯旋而归的英雄。

    刘子光坦然应对,胡蓉却激动起来,泪水止不住的流下来,小嘴紧紧抿着,似乎就要哭出来,下了飞机,和领导们一一握手,刘子光敏锐的注意到,这样隆重的欢迎仪式,竟然没有江北一哥李书记的参与,市委方面只来了一个秘书长,市政府这边却是全员出动,市长秦松,副市长兼政法委书记胡跃进,还有公安局长宋剑锋,书记老于,都来迎接他们,电视台的当家花旦江雪晴也来了,站在摄像机前声情并茂的讲解着:“阳光明媚,秋高气爽,咱们江北机场迎来了两位载誉而归的英雄人物……”

    欢迎仪式后,胡蓉上了胡跃进的奥迪,刘子光则被宋剑锋拉上了自己的车,车队在警车的开道下,打着双闪向市区驶去。

    车上,宋剑锋的脸色阴沉下来,狠狠训斥道:“乱弹琴,我让你打疼程国驹,不是让你搞赌船,现在摊子铺的这么大,怎么收场!”

    刘子光耸耸肩膀:“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何况你根本没给我任何明晰的指令,我想怎么搞就怎么搞了,总之有效就行了呗。”

    宋剑锋忽然笑了:“你小子啊,就是喜欢标新立异,有我们狼牙的传统,这次虽然做的过了点,但是总体来说,工作是卓有成效的,被骗走的二十亿赃款已经退回,虽然那些炸掉的大楼,损毁的古迹不能复原了,但是,亡羊补牢犹未为晚,而且由于这次事件,江北市的政治格局,将会发生重大转变。”

    刘子光说:“我注意到了,李书记没出现。”

    宋剑锋轻蔑的说:“经过我们公安干警的深入调查,掌握了李治安去首都跑官的证据,现在他已经被省纪委立案调查了。”

    刘子光嘿嘿一笑:“看来这回有不少人要挪窝了,我敢说,市里一票人很感激那个大骗子呢,老宋,这回你发达了,搞不好要接政法委那一摊。”

    宋剑锋叹口气说:“难啊,省厅准备调我去主管全省的刑侦工作,以后咱们见面就难了。”

    “进省厅了,恭喜啊。”

    “平调而已,不过总的来说,机会比以前多了,唉,就要离开江北市局了,还真有些舍不得。”

    宋剑锋一脸的踌躇满志,可不像是舍不得的样子,刘子光莞尔一笑,问道:“老宋,你走了局长谁来当?我以后有事找谁啊。”

    宋剑锋说:“老于马上退了,市局几个副手资历平平,如果李不倒台的话,倒是有可能扶谢上位,但是现在不可能了,我估计有两种可能,一是省里空降一个局长,二是由老胡兼任,这个案子老胡出了大力气,可谓宝刀不老,省里对他的评价很高。”

    ……

    汽车停在市立医院停车场,保安已经拉上了警戒线,市领导一行前往重症监护室看望了因公受伤的刑警二大队大队长韩光同志,市局领导向他颁发了英模证书,但是躺在病床上的韩光却不能接受证书了,他静静地躺在那里,好像睡着了一般,剃光了的头皮和身上的生命维持系统却在残酷的提醒大家,他现在只是植物人。

    韩光的女朋友在病房守候着他,这个文静的中学女教师面对领导们的慰问,并没有说什么感谢之类的客套话,只是微笑着,微笑着,眼中晶莹闪烁,却始终没有掉下泪来。

    市领导走了个过场,在镜头前发表了一通对韩光的褒奖就离开了,现场只剩下刘子光和胡蓉,此时韩光的女朋友才控制不住情绪哭了出来,胡蓉上前拥抱着她,安慰道。

    “燕子姐别哭,没事的,韩大一定会好的。”可是胡蓉自己的眼泪却如同断线的珠子一般往下掉。

    “本来我们打算国庆节结婚的,可是……”燕子伤心欲绝,那种眼神让人看了都心疼。

    胡蓉听韩光说过,自己年龄大了,不想再拖了,打算年内就把事情办了,当时胡蓉还问他,没房子怎么结婚,韩光说你嫂子人好,不在乎房子啥的,有个地方蹲着就行,事实上韩光和他女朋友的家庭条件都不好,韩光父母是企业退休的,工资微薄,燕子家在农村,家里还有上学的弟弟妹妹,这些年来两人的工资都贴补家用了,根本没有积蓄。

    虽然条件不好,两人的感情却极为牢固,韩光整天在外面出差办案,忙的脚不沾地,有时候还和胡蓉走的很近,但燕子从来不抱怨,也不乱吃醋,这样一对情侣,竟遭此横祸,真是泥人都要落泪。

    从医院出来,胡蓉深吸一口气,擦干脸上的泪痕说:“刘子光,晚上有空么,我请你吃饭。”

    刘子光说:“没空,我要陪家人。”

    “那明天呢。”胡蓉一点也不死心。

    “明天是中秋节好不好,你不在家吃饭啊?”

    胡蓉眨眨眼,恍然大悟:“哎呀我都忘了,中秋节了都,算了,这回饶了你,我先走了。”

    胡蓉走了,望着她两条修长有力的腿逐渐远去,刘子光泛起了嘀咕,臭丫头非要请自己吃饭,莫不是动了春心?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