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骁的家是个很小的单位,总共只有一间屋,外带厨卫阳台,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把床掀起来折进墙里,拉开折叠桌子,卧室就变成了客厅。

    刘子光和梁骁坐在桌旁讨论着案情,胡蓉在厨房里忙碌着,切水果煮咖啡,在刑警大队她一直是办案主力,在这里却只能沦为临时佣人。

    “梁警官,喝咖啡。”胡蓉端着托盘走过来,把咖啡杯放到梁骁面前,又把另一杯重重放到刘子光面前,没好气的哼了一声,再把一盘切好的菠萝放到桌上。

    “谢谢,叫好阿骁好了。”梁骁端起咖啡抿了一口,眉头微皱,并没说什么。

    “你瞧你切的这个菠萝,跟狗啃的一样。”刘子光拈起一块尝尝,又不满的评价道:“没拿盐水浸过,一点都不甜,这点活都干不好,我能指望你干什么。”

    “爱吃不吃!”胡蓉抱着膀子望着天,一副本小姐还不伺候了的表情。

    “好了,你下去买菜吧,买只鸡来,中午做个新疆大盘鸡尝尝。”刘子光并不和她一般见识,摆摆手示意胡蓉离开。

    胡蓉气鼓鼓的刚要走,忽然看到刘子光面前摆着一张铅笔素描,上面画着四个人,面孔栩栩如生,正是褚向东团伙的四个人。

    “啊,梁警官画的么?这么像!”胡蓉拿起画像,惊喜的喊道。

    梁骁说:“我哪有那个本事,再说我也没见过他们,是刘长官画的。”

    刘子光得意洋洋:“想当年我可是江北市少年宫美术班出来的。”

    “哼,就你。”胡蓉鄙夷的撇撇嘴,把画像放下,拿起购物袋准备出门了,临到门口刘子光又交代一句:“买点干红辣椒,这些天粤菜吃多了,嘴里都要淡出鸟来了。”

    “知道了!就知道吃。”胡蓉推门出去了。

    梁骁无奈的笑笑说:“刘长官,你们可真是一对欢喜冤家啊。”

    “冤家差不多,欢喜就算了,这丫头是高干子弟出身,不压着她点就乍翅了,你明白吧。”

    “明白,不过我真的好羡慕你们啊,同事之间的关系这么和睦。”似乎想到了心事,梁骁低下了头。

    “梁老弟,我听说你是西九最年轻的督察,但是在重案组过的并不如意,我托一个大,作为兄长劝你一句,干警察这行,靠的就是实力说话,你能破别人破不了的案子,别人自然就敬重你,哪个长官也不敢给你小鞋穿,前面你也说了,苗长官对你提供的线索根本不当回事,那咱们就自己去把结案疑犯抓来给他看看,我相信公道自在人心,西九不要你,别的区也会抢着要你的。”

    听了刘子光的蛊惑,梁骁沉默了一会,终于说:“好,我听你的,这张画像我发给军装部的同事看,他们长年在街上巡逻,肯定认识这个人。”

    说着,他的手指落在画像上那个长头发身上,那人叫乌鸦,是香港本地人,张佰强团伙的骨干分子之一。

    “这是一个方向,还有另外一个侦破方向,他们的枪械弹药从哪里获得,这帮悍匪上次在内地作案之后,损失惨重,携带枪械穿州过府相当困难,以他们的智商不会冒此风险,所以我推测,他们作案的枪械是在本港购买的。”刘子光说。

    “这个我有路子,我的好朋友阿杰是SDU的枪械专家,找他肯定有办法。”

    ……

    中午,在厨房忙碌半天的胡蓉终于端出了自己的作品,一盘焦黑烂糊的大盘鸡,她把盘子放到两个男人面前,摘掉手套得意洋洋地说:“尝尝我的手艺,正宗大盘鸡。”

    刘子光和梁骁面面相觑,互相做着“您先请”的手势,最终还是刘子光舍命夹了一块焦黑的鸡肉,一咬,里面居然还有血丝。

    “外焦里嫩,小胡,你这手艺简直绝了。”刘子光放下筷子赞道,起身去了厨房。

    “是么?”胡蓉高兴地笑了,忽然意识到不对劲,自己拈了一块鸡肉尝了,顿时吐了出来。

    “坏了,酱油放多了。”

    刘子光在厨房寻找着方便面,搭腔道:“你何止是酱油放多了,你什么都没放对,就这玩意,狗都不吃。”

    胡蓉顿时发飙:“是你让我做的大盘鸡,明知道我不会做菜还让我做,你这是故意刁难!”

    梁骁赶紧打圆场:“好了好了,不要吵了,我们去楼下茶餐厅吃饭吧,我请客。”

    两下里这才消停,三人一起出门吃饭,不死心的胡蓉还拿保鲜膜包了两块鸡肉带在身上,到了楼下,正看到一只小狗溜溜达达过来,胡蓉赶紧拿出鸡肉,献宝一般蹲下说道:“小狗小狗,这边有好吃的。”

    小狗过来闻闻胡蓉手上的黑玩意,掉头就跑,跑出几步远还回头狠狠地吠了两声。

    ……

    茶餐厅,梁骁做东,点了一桌丰盛的食物,三人饱餐一顿之后,叫了一壶茶,慢慢的等待着梁骁的那位朋友,下午四点半左右,阿杰终于出现,这是一个干练的年轻人,头发剃得很短,眼神犀利,肌肉饱满。

    “这是我朋友阿杰,这两位是内地来的同行,刘长官,胡长官。”

    刘子光和阿杰握手,并且自我介绍:“刘子光。”握手的时候,阿杰下意识的用力试探对方,几秒钟之后,他的脸色就变了,刘子光适时放手说:“幸会。”

    “幸会。”阿杰也说道,接着和胡蓉握了握手,这才坐下点了一杯茶。

    “阿骁,这么急找我什么事?”阿杰一坐下便急切的问道。

    梁骁说:“是这样,刘长官他们掌握了一些线索,想抓住海港城结案的那四个悍匪,需要你的一些帮助。”

    阿杰疑惑道:“有情报为什么不通报长官?”

    梁骁说:“我说过,但是苗SIR根本无视我,现在是我唯一的机会了,阿杰,你一定要帮我。”说着握住了阿杰的手,两眼紧盯着他。

    阿杰想了想,终于点头说:“好吧,我帮你,但我知道的线索也不多,昨天傍晚有情报说那几个悍匪在慈云山一带出现,我们紧急出动,最终却是虚惊一场,能早点抓住这几个人,对大家都好。”

    刘子光插言道:“我想知道,他们作案用的什么武器,有什么特殊之处?”

    阿杰说:“根据现场遗留弹壳可以看出,起码有一支AK47,一支温彻斯特霰弹枪,一到三支九毫米曲尺手枪,以及军用手榴弹和警用催泪弹若干,这一点从证人证言中也得到验证。”

    “那么,在香港买到这些武器困难么?”

    “香港是自由的城市,可以通过法律途径持有枪械,很多枪会成员都有枪的,广华街那边,玩WG的人也会从各种途径搞一些真枪的配件来组装,所以,手枪不是很难搞到,但像AK47这样的军用武器就难弄多了,想知道具体情况,还要问O记的伙计。”

    “那么子弹呢?”

    “很凑巧,这次我从新界训练营过来就是向重案组通报弹道模拟报告,匪徒使用的步枪子弹,都是中国内地1995年出口到北美市场的民用竞技子弹,霰弹壳也是内地产的嘉陵牌,本港有一批军火商专卖内地军火,重案组已经开始进行调查了,我知道的就这些。”

    “谢了。”刘子光说。

    阿杰看了看手表说:“这几天SDU要求全天候24小时待命,我要赶回去了。”说完起身便走,梁骁出去送他,在茶餐厅门口紧握住阿杰的手说:“阿杰,谢谢你。”

    望着梁骁真诚的眼神,阿杰有些愧疚,低声说:“我留意到重案组他们说,在找一个花名叫龅牙狼的人,如果你们能提前找到他,会有用处。”

    然后阿杰便匆匆上了路边一辆奔驰跑车离开,飞虎队的薪水要比普通警察高的多,梁骁还在为几十尺的房子付按揭,人家就已经开上了豪车。

    ……

    “揪出龅牙狼,就能摸到悍匪的下落。”刘子光当场拍板,抓捕龅牙狼,可是他们只有三个人,两个没有执法权的大陆警察,一个停职检查的香港警察,没有情报来源,没有支援,没有武器,怎么去抓人。

    好在梁骁以前当军装警察的时候和伙计们的关系不错,他打了四五通电话,终于从一位机动部队的伙计那里得到情报,说油尖旺那边可能有人认识龅牙狼。

    梁骁立刻驱车前往尖沙咀,将车停在弥敦道的一栋大楼前,这里遍布各种店铺,两面街道上到处都是霓虹灯和招牌,楼门口站着四个身材高大的PTU,头戴贝雷帽脚蹬锃亮的军靴,腰间的左轮枪柄极其显眼,健硕的手臂或是抱在胸前,或是双手扣在腰带上,见到梁骁从车上下来,领头的一个肩膀上三叉的汉子走过来招呼道:“阿骁,三楼星光,大D。”

    “谢了,森哥。“梁骁说。

    “要唔要帮手?”

    “不用,我自己可以搞定。”

    “重案组的伙计已经问过他,你心里有数就行。”森哥拍了拍梁骁的肩膀,带着三个警员走了,临走前还意味深长的看了坐在车里的刘子光一眼。

    三人进了大厦,门口的小房间里,一个中年人低头看着报纸,理也不理他们,电梯门上贴着各种色彩艳丽的海报,进了电梯,四壁上更是肆无忌惮的海报,什么肤白北姑、温柔马来妹、波大菲妹,松骨按摩,泰式全套,配上极具诱惑力的女郎照片,搞得胡蓉都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三楼是星光娱乐总会,三人走了进去,里面灯光暗淡,装修俗艳,黑暗中男男女女搂在一起,在靡靡之音中起舞。

    梁骁走到吧台前,对里面穿西装的眼镜男说:“我找大D。”

    眼镜男摇摇头装傻道:“这里没有叫大D的。”

    “差人!让大D出来。”梁骁加重语气说,但经理依然不买账,反问梁骁要证件。

    梁骁憋得说不出话来,刘子光从后面走出来,一把揪住经理的领带,把他提离了地面,心平气和的问道:“大D呢?”

    “五号包间里。”经理立刻说了实话。

    刘子光把他放了下来,还帮他捋直领带,点点头,带着梁骁和胡蓉往里面去了,经理这才拿起了柜台下面的电话。

    在闪烁的灯光照耀下来到五号包房门前,刘子光一脚踹开门,包间里的一幕令人血脉贲张,穿着超短裙的女子正坐在一个男子身上,上下运动着,雪白的臀部被外面照进来的霓虹染成了红色,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蛋白质味道。

    “大D,该收工了。”刘子光伸手按亮了灯。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