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海港城购物中心,停车场出口位置已经被警方严密封锁,黄色的警戒拉的到处都是,身穿浅蓝色衬衣头戴英式大檐帽的巡警在外围巡逻,蒙着面套着防弹背心的飞虎队员身上挂着MP5冲锋枪站在路口警惕的扫视着四周,一帮马甲上印着重案组的探员四处搜寻着线索,肩膀上带花的高级警官们临时在一辆指挥车里召开了会议。

    这是近年来香港罕见的恶性案件,押运公司的解款车被劫,这辆解款车押运的是海港城某知名银楼从银行金库取来的一批金条,价值港币七百五十万,此外还有一批钻石饰品,估价也在五百万港币以上。

    金额巨大是一方面,更加另人震惊的是,劫匪动用了重型武器,传说中的AK47,以及手榴弹、催泪弹等,强大的火力使得劫匪轻易突破了警方的防线,当飞虎队赶到的时候,劫匪已经不知所踪。

    从现场搜集的物证和目击者的证言来看,劫匪大约在三到五人左右,持有大批火器,光弹壳就有两百多枚,其中包括霰弹枪的塑料弹壳和自动步枪的7.62子弹壳,还有一些9毫米手枪弹壳。

    飞虎队军火专家抵达现场后勘察了一番,来到指挥车向长官们进行汇报,今天头头们的气色都不大好,辖区内发生这么大的案子,怕是今后一段时间都有的忙了。

    “阿杰,有什么线索?”情报科的高级督察问道。

    军火专家拿出几枚绿色的子弹壳说:“这是在地下停车场发现的。”然后又拿出几枚黄铜色弹壳说:“这是在出口处发现的。”

    “是劫匪使用的AK子弹,这个我知道。”高级督察说。

    军火专家说:“这两种不同颜色的子弹壳,实际上都是AK47所用的M43型7.62X39中间型自动步枪弹,这种子弹内地也有生产,被称为56式步枪弹,但是由于大陆缺乏铜,所有子弹壳使用钢材制造,这种绿色的是涂漆钢弹壳,这种黄色的是覆铜钢弹壳。”

    高级督察有些烦躁的说:“你想表达什么,我们赶时间。”

    “是这样,涂漆钢弹壳效能要稍微弱于覆铜钢弹壳,尤其是在大量连发状态下,弹壳上的漆可能会融化,导致步枪卡壳,而劫匪在地下车库中只发射了十八发子弹,但在出口处袭击警察冲锋车时,我却找到了七十多枚子弹壳,这说明,劫匪在选择枪械,甚至选择弹药上,都经过精心的筹划和安排,并且对军火相当了解,换句话说,警方的对手很可能是受过高等级军事训练的人员。”

    阿杰的话,使指挥车里一片死寂,警官们顿时感到案子的难度又增加了几分,这帮悍匪行事风格很像受过军事训练的大圈仔或者越南仔,能娴熟的使用各种武器,枪法精湛,作风粗犷而高效,整个行动毫不拖泥带水,也没有多杀伤无辜路人,整个案件只有一名印度裔保安员胸部中枪死亡,另有四名冲锋队警员被子弹打伤,两名最先赶到现场的PC头部遭到重击,吸入大量有毒气体而入院治疗,可以说,劫匪的行动堪称完美。

    但是,多么精密的行动都会有漏洞可循,诸如现场的监控录像,目击者的证词,劫匪使用的货车,武器子弹,以及解款车行动路线及时间的泄漏问题,都是可以着手调查的方向,这次案件影响实在是大,警务处长都打电话来询问,并且指派一名助理警务处长专门盯这个案子,全香港的警察都行动起来,全力侦办海港城大劫案。

    西九龙总区上上下下都在忙于海港城大劫案,实在分不出人手来接待宋健锋他们,但是出于礼貌,总警司还是抽出一个人来陪他们处理善后事宜,这个人正是一开始去机场接机的梁骁督察。

    外面乱哄哄的闹腾着,西九龙总区驻扎的冲锋队和机动部队全撒了出去,警笛声不绝于耳,便衣探员们也都纷纷出去,一看就知道发生了大案子,宋健锋正犹豫着是不是告辞离开,忽然会议室的门开了,梁骁走进来说:“不好意思,有大案发生,杨SIR他们都出去了,暂时不能回来,我先送你们去酒店吧。”

    香港警方安排大陆同行住在马哥孛罗港威酒店,这是一家四星级宾馆,很凑巧的是,酒店正位于海港城,距离案发现场不远,由于事先已经预定好,所以梁骁也只能硬着头皮载他们过去。

    一路之上,明显感觉到气氛紧张,此时已经是傍晚七点钟,夜色中处处可见红蓝闪烁的警灯和警察手中挥动的反光指示牌,光是从警署去酒店的路上,就遇到四次临检。

    警察如临大敌,冲锋车不熄火的停在路边,警员头顶钢盔,手持雷明顿霰弹枪,临检的格外仔细,梁骁的汽车里因为坐着四个壮年男子,所以是警察注意的重点,巡警手按枪柄,命令汽车靠边停车,梁骁刚把手放进口袋,立刻就有几把枪指了过来。

    “别误会,是伙计。”梁骁小心翼翼的拿出证件递过去,巡警看了看确认是自己人,但还是毫不放松,望着后座上的三个男子问道:“他们的证件呢?”

    齐刷刷三个黑皮证件亮了出来,上面的警徽熠熠生辉,巡警用手电照了一下车内,才发现后座上那个中年男子穿的是大陆警服,看肩章阶级还挺高。

    “长官好!”巡警赶紧回身立正敬礼,示意放行。

    后面他们依然被拦了三次,这情形让宋健锋不由得想起上次在江北布控抓捕持枪逃犯时的情景,不过江北的软硬件自然无法和香港相比,人家的布控力度那叫一个大,听头顶上的轰鸣声,分明是连直升机都出动了。

    到了酒店安顿好之后,梁骁代表西九龙的同仁为大陆同行接风,本以为好歹能吃个生猛海鲜啥的,哪知道只是酒店的自助餐,凭房卡还能打八五折。

    席间,宋健锋看似不经意的问起今天发生了什么大案,梁骁忧心忡忡的说:“持械抢劫,押运公司的解款车被劫了,丢了大笔黄金钻石,死了一个保安,伤了六个伙计,劫匪实用了机关枪和手榴弹,可惜的是他们动作太快,等飞虎队从新界训练营赶过来,劫匪已经逃了。”

    “怪不得警署里忙的一团糟,这起案件性质相当恶劣啊。”宋健锋说着,心中一动。

    “是啊,所有的伙计都放下手头的工作来查这个案子,连警务处长都惊动了。”梁骁说。

    苗可可眨眨眼,很恶意的问道:“梁督察,为什么你不去查案。”

    梁骁一顿,神色黯然道:“我刚加入重案组,是新人,没资格和他们一起查案的。”

    其实他不说别人也能看出来,梁骁在重案组受到排挤,要不然也不会总是安排他是做一些可有可无的工作,至于梁骁和伙计们之间有什么故事,宋健锋他们并不知道,但是就这一段时间的接触来看,这个小伙子人还是挺厚道的。

    气氛略有尴尬,宋健锋扭转话头问道:“这样以来,是不是没人关注我们的案子了?”

    梁骁说:“韩警官遇袭案已经进入司法程序,和连胜交出的凶徒被羁押等待开庭,五十万医疗费也已经到位,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包括周国基在内的凶徒都被被判处数年徒刑,这案子已经到此结束了,即便不发生海港城劫案,警方也不会再关注了,至于洗钱案,这种案件通常都会进行很长时间,也不急于一时,现在嘛,肯定要为劫案让路了。”

    他说的是实话,但这个结果却不是宋健锋想要的,他想了一下说:“小梁,我想拜会一下程国驹,你可以安排么?”

    梁骁一愣,没料到宋健锋会提出这样的要求,然后他面露难色,显然这个要求对他来说有些难度,但是宋健锋后面的话就让他立刻改变了想法。

    “关于海港城劫案的疑犯身份,我可以提供线索。”宋健锋微笑着说。

    “好吧,我可以帮忙。”

    饭后,梁骁离开酒店回警局,刘子光望着他的背影对宋健锋说:“老宋,想成全他?”

    “有时候,拉一把就能改变人的一生。”宋健锋说。

    ……

    警局重案组,梁骁敲了敲高级督察苗中信的隔间门,里面出来一声招呼:“进来。”

    走进隔间,苗中信正伏案工作,看到进来的是梁骁,便说:“你来的正好,你马上到外面买十杯奶茶,五份烧鹅饭,五份叉烧饭,对了,再来五杯咖啡。”

    说完他就低下头去,继续工作,发现梁骁没动,他便抬起头不耐烦的说:“还有什么事?”

    “苗长官,我从大陆同行那里得到线索,可能有用。”

    “那个案子已经结束了,不需要什么线索了,OK?”苗中信在抽屉里翻找着资料,语气更添一分烦躁。

    “不是,苗长官,是关于劫案的线索。”

    “哦?内地警官今天下午才第一次到香港来,就能有线索提供给你,梁骁,我想重案组真的不适合你,因为你一点逻辑头脑都没有。”

    “可是长官,他们真的提供了线索,其中一个劫匪名叫褚向东,在内地也是通缉犯……”梁骁的语速很快,因为苗长官已经站起来把他往外推了。

    “别忘了奶茶咖啡和叉烧饭。”苗长官丢下一句话,把门关上了,梁骁站在门口犹自嚷着:“他们也是四个人,昨天在价廉威老道出现的就是他们。”但是苗长官的回应却是直接把百叶窗也拉上了。

    梁骁觉得身后一片寂静,回头一看,所有同事都用怜悯的眼神望着自己,见他转身,大家又都恢复了常态,该做什么还做什么。

    一声叹息之后,梁骁在纸上记下刚才苗长官的要求:十杯奶茶五杯咖啡,五份烧鹅饭,五份叉烧饭,然后默默走了出去。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