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健锋拿着电话的手一颤,沉声道:“蓉蓉,别急,慢慢说,怎么回事?”

    那边胡蓉一边抽泣一边把事情的原委说了一遍,宋健锋听完之后问道:“你现在所处的环境安全么?”

    “安全,香港警方派人24小时保护我。”

    “好,你尽快回来,我会派人接替你的工作。”

    “可是韩大队还没醒来。”

    “这是命令,你马上给我回来!”宋健锋几乎是吼出来的,他已经损失了一个最得力的部下,如果这个侄女再有什么三长两短,让他这个市局大当家怎么面对全局上下干警,怎么面对老领导,政法委书记胡跃进。

    电话那端传来忙音,胡蓉这个倔脾气的小丫头,竟然把电话挂了!

    “乱来!”宋健锋狠狠骂了一声,快步跑进了公安局家属大院,自家楼下,司机小王已经等在那里了,江OB0001号黑色奥迪正在热车。

    宋健锋连衣服也不换了,直接上车道:“去指挥中心!”

    小王赶紧把吃了一半的煎饼果子丢进垃圾桶,驾车载着宋局来到市局指挥中心,干警们看到一身晨练打扮的宋健锋疾步走了进来,都停下向他敬礼打招呼:“宋局长早。”

    宋健锋匆匆点头致意,快步上楼,正遇上满脸焦灼之色的于政委。

    两人在楼梯口低声说了几句话,然后一同进了办公室,目睹这一切的干警们顿时意识到,出大事了。

    于政委办公室里,宋健锋坐立不安,点上一支烟刚抽两口却又掐灭,心神很是不宁,于政委倒是沉得住气,他说:“小宋,家里我来坐镇,你放心去香港,一定要把蓉蓉平平安安带回来,韩光的伤,不惜一切代价救治,香港不行就去欧洲,去美国!”

    宋健锋说:“老于,事不宜迟,向市委市政府汇报的任务你就帮我扛起来,我现在乘车赶去省城,坐最近的航班去香港,家里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于政委说:“好,胡书-记那边我去说,省厅那边你人头熟,路上电话联系吧,你要时刻铭记,香港是特别行政区,实行的法律和执法程序都和国内不同,千万不要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你的一言一行,不但代表你自己,还代表着内地公安的形象。”

    宋健锋深吸一口气说:“老于,我懂。”

    办公室门被敲响,苗可可拿着一套警服走进来说:“宋局,这是您的警服,刚从干洗中心拿来。”

    “好的,放在这儿吧。”宋健锋说完,示意苗可可离开,就在老于的办公室里换起了衣服,藏蓝色的呢料警服,熨烫的极其挺括,银色的扣子和肩章上的松枝星徽,熠熠生辉,警帽上,是庄严的国徽。

    “小宋,你不能单枪匹马去香港,挑几个干警协助你吧。”于政委建议道。

    “带谁去?”宋健锋一时间还真拿不定主意。

    “我看苗可可就可以,这孩子不但英语好,还精通法律,香港是英美法系,和咱们大陆法系有很大的不同,不懂法律,是要吃亏的。”于政委语重心长的说。

    “好,那就带苗可可。”宋健锋犹豫了一下,又说:“我想再加一个人,这次大比武的射击冠军刘子光,我想带着他或许能派上用场。”

    于政委点头道:“好,我来安排。”

    ……

    宋健锋着装完毕,将警帽端正的戴在头顶,握住了于政委的手道:“老于,家里就交给你了。”

    老于点点头,用力的握手,千言万语都在这一握之间了。

    推开门,宋健锋惊讶的发现,走廊里站满了人,一双双焦急愤懑的眼睛望着他,有人喊道:“宋局,一定要给韩大队报仇!”接着无数人喊道:“给韩大队报仇!”

    宋健锋伸手四下里按一按,人群恢复了平静。

    “大家听我说,我现在就去香港处理这件事,你们要相信组织,相信特区警方,一定会严惩罪犯,伸张正义。”

    说完看看手表,说:“苗可可,你准备一下,马上跟我去省城,小李,你在网上帮我定三张机票,就这样,大家都散了吧。”

    干警们默默散开,宋健锋先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分别给省厅和市政法委打了电话,做了简单的汇报,然后又给刘子光打电话,可是对方处在关机状态,看看时间不多了,宋健锋只好把随身物品放在皮包里,这就出了门。

    苗可可已经等在门外了,谁说女人出门最麻烦,光是换衣服化妆没有两小时下不来,可人家苗可可只用了三分钟就把行李收拾好了,只是一个小小的手提包而已,里面装着护照、港澳通行证和钱包,连换洗衣服都不带,她早就盘算好了,所有一切用品到了香港再买。

    “宋局,三张电子客票已经预定好了,您,苗可可,还有刘子光,到省城机场搭乘四个半小时后的国泰航班直飞香港新机场。”

    宋健锋看看时间,从江北市开车去省城,最快也要两个半小时,现在刘子光还没有音讯,他摇摇头说:“不等他了,小苗,咱们走。”

    宋局的奥迪车拉着警报冲出了市局大院,直奔高速公路而去。

    ……

    滨江锦官城,秋日的阳光暖洋洋的照进落地长窗里,刘子光咂咂嘴,睁开了眼睛,昨晚和李纨大战三百回合,今早多睡了一会,没想到已经日上三竿了,拿起床头的电子钟一看,都快中午了,再打开手机,一连串的未接电话和信息跳了出来,刘子光一条一条的读着,脸上的表情慢慢变了。

    本来他关机是为了躲避所谓的表彰大会,这种应景的事情早两年还有心情参加,现在对这个已经不感兴趣了,没想到却耽误了大事。

    十八个未接电话,二十四条短信,前面都是催促自己去公安局的,后面变成直接去省城赶去香港航班的,看来一定是出了大事了,刘子光迅速起身穿衣,一边扣扣子一边打电话,安排红隼公司派遣飞机,二十分钟后直飞省城。

    ……

    当宋健锋一行赶到省城机场的时候,航班已经开始登机了,他们在航站楼进口处遇到了省厅的同志,双方握手简单寒暄之后,省掉安检程序,直接从贵宾通道登机,上了飞机之后,苗可可来了座位旁边坐下,忽然望着旁边的人问道:“你怎么比我们还快?”

    旁边坐着的正是刘子光,虽然运五的时速只有二百多公里,但是胜在走直线,空中又不会堵车,反而先于宋健锋抵达机场,由于是电子客票,他用自己的身份证就可以登机,所以早一步上了飞机。

    “小刘,什么时候过来的?”宋健锋把皮包换到左手,和刘子光握了握手,又向省厅同事介绍道:“我们江北市局的刘子光,这次大比武的射击类总冠军。”

    省厅同事也和他握手,客气的说声久仰大名,但大家的情绪都不是很高,毕竟还有同事在千里之外生死未卜。

    一路之上,宋健锋向刘子光介绍了案件的经过,搞刑侦的人可不那么好糊弄,这起案件明显就是程国驹的报复,这些胆大妄为的黑社会分子,仗着手下有几个会钻法律漏洞的大律师就为所欲为,这次一定要把他们绳之以法。

    省厅领导对此事相当重视,特地派来有关部门的同事协助工作,部里也得知了此事,会从相关渠道进行施压,缉拿凶徒,惩办首恶的任务还是要交给香港警方,他们的任务只是善后,把胡蓉接来,安排韩光就诊,仅此而已。

    ……

    与此同时,香港山顶豪宅中,程国驹把弟弟阿豪和一帮手下叫到面前,把一份苹果日报丢在桌上说:“事情是不是你们做的?”

    驹爷的表情很淡定,但他越是这样,手下们就越是觉得不安。

    “大佬,事情是我让和连胜的阿基做的,不关他们的事。”阿豪倒是条硬汉,当即承认事情是自己做的。

    “我平时是怎么教你的,社团已经进入正轨,打打杀杀不流行了,你看看你,穿西装打领带,和街上的古惑仔一样么?到了什么地位,就要做什么事情,这件事我不想多说,你自己惹出来的麻烦自己搞定。”驹爷深知,事情已经惹出来了,一味的责备小弟不但没用,还会影响自己的威信。

    “大佬,我知道错了。”阿豪一脸悔改的表情。但是等驹爷乘坐劳斯莱斯离开之后,他又恢复了嚣张的神情,抽着雪茄向小弟们训话说:“在道上混靠,别人只敬重你够威,够猛,够出位!”

    话虽这样说,豪哥毕竟还没嚣张到直接和警方叫板的地步,还是要按照道上的规矩解决这件事情。

    油尖旺警署内,关押着数十名黑社会堂口和连胜的成员,昨晚的事情确实大条,连警务处长都惊动了,西九龙总区的O记们连夜行动,抓捕了大批和连胜成员,PTU也连续扫了好几条街上和连胜的场子,搞得整条街的娱乐场所都熄灯歇业。

    警方反黑的力度很大,油尖旺地区的各个堂口也做出反应,按照以往的规矩,交人。

    警察和黑社会之间也有潜规则,通常黑社会搞出事情之后,会找人顶缸,真凶逍遥法外,马照跑舞照跳,顶缸的小弟家人有人照顾,还有大笔慰劳金,蹲完苦窑可以上位,至于警察,能顺利结案,恢复辖区内的治安稳定,也没什么可抱怨的。

    但是这回似乎有些不同,警察不但扫了和连胜的所有堂口,抓了几十号小弟,反黑组的探员还上门带走了程国驹的弟弟豪哥。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