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书记的危机意识很强,在事情还没有全面恶化之前就开始做工作,一方面下大力气捂盖子,宣传部下文件严禁任何新闻媒体报道和骗局有关的事情,市局网监大队紧急出动,删除网络上所有关于此事的帖子,一方面亲自去省城做工作,力争把此事的负面影响降到最低。

    就在今天,李书记还召开了市委扩大会议,他在会议上指出,当前我市的工作重心主要是维稳,要严防一小撮别有用心的人利用政府工作上的偏差和失误大做文章,破坏安定和谐的大好局面,破坏我市跨越式大发展的良好趋势,对这种现象,要予以严厉的打击,决不手软,同时他也指出,广大人民群众应当不要信谣,不要传谣,当前的总体局面是好的,发展是卓有成效的。另外,李书记又点名表扬了市公安局以宋健锋同志为首的一些公安干警,赞扬了他们克复困难,破获重大案件的亮剑精神。

    李书记在省城的时候,做了不少卓有成效的工作,省委有力人士和他谈话的时候指出,如果能够挽回大部分损失,处分还是可以避免的,这让李书记心中燃起了希望之火,回来之后旋即又派赵秘书二次入省城,用聂万龙送来的东西向省里的领导表示了感谢。

    现在的首要任务是迅速破案,惩办罪犯,追回被骗资金,为此李书记视察了市公安局,并且做出重要指示,他勉励公安干警们再接再厉,不怕苦不怕累,发扬连续作战精神,争取最大限度的追回国家流失的财产,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胡跃进等领导干部陪同视察,在场的公安干警也向李书记做了保证,一定在国庆节来临之前把被骗资金追回,向国庆节献礼。

    随后李书记又视察了我市一些重点企业,和企业家们召开了座谈会,说是商讨发展事宜,其实是给这些被骗的企业家们吃个定心丸,看到李书记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企业家们也只能强颜欢笑,他们已经上了李书记的船,想下来哪有那么容易。

    李书记亲临大开发视察,聂万龙在门口迎接,两人握手的时候,俱是百感交集,患难才见真情啊。

    握手长达一分钟,一切尽在不言中,随后聂总陪同李书记视察了万龙大厦,在顶楼会议室,李书记再次发表重要讲话,勉励广大大开发集团员工,再接再厉,争当江北发展排头兵,广大员工以热烈的掌声回应李书记。

    会后,李书记和大开发集团领导进行了亲切而深入的交谈,会谈内容没有公开,但是当李书记从会议室里出来的时候,聂总的脸色明显比之前好了。

    ……

    市局审讯室,两个经验丰富的刑警已经讯问“霍先生”长达十几个小时之久了,鉴于他的身份比较特殊,警方并没有用对付小混混的办法来审他,而是采取了疲劳战术。

    四面不透风的审讯室,不规则形状的桌子,刺眼的一百瓦台灯,无休止的审问,呵斥,攻心战术,让“霍先生”的体力熬到了极限,但是他的精神却不垮,依然是拒不交代问题,甚至连自己的真实姓名都不说。

    看来这个霍先生还是极富反审讯经验的老手,不过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好猎手,警方提取了他的指纹输入公安部指纹库进行比对,结果真的查出了蛛丝马迹。

    “霍英杰”被羁押的第七日,连负责审讯他的两位警官都疲惫不堪了,但他依然死硬不开口,只是翻来覆去的要求见李书记,赵秘书,其他的一概不提。

    两个警官无奈,拿个一百瓦的台灯照着霍英杰的脸,自顾自的出去抽烟去了,霍英杰眼睛一闭,趁着这个当口也休息一下,这些天的疲劳轰炸,让他也有些撑不住了。

    忽然,台灯熄灭了,审讯室厚厚的窗帘被拉开,窗户统统打开,一股清新的风吹进屋子,让连日来沉淀的肮脏空气焕然一新,一个便装中年男子坐到了霍英杰面前,把档案随手一丢,喊道:“蔡敦金!”

    “霍英杰”的瞳孔猛然收缩了一下,继续装聋作哑,那中年人也不气恼,反而拿出香烟来递给他一根,说:“你叫蔡敦金,籍贯湖北武汉蔡甸乡,1956年生人,初中毕业后跟人学木匠手艺,1981年因流氓罪被判刑八年,后减刑出狱,1987年偷渡香港,同年因诈骗和故意伤害,入赤柱监狱服刑两年,你有一个儿子,82年出生于武汉黄陂,现人在香港,供职于一家金融单位,你这些年来招摇撞骗多次,涉案金额高达数十亿,但你总是有办法摆平,甚至让地方官员主动帮你扫尾,这就是你的高明之处,我说的对不对,蔡木匠?”

    蔡敦金沉默了一会,反问道:“你是谁?”

    中年人合上档案说:“忘了自我介绍,我是江北市公安局局长,宋健锋。”

    蔡敦金接过宋健锋递过来的香烟,草草抽了两口就掐灭了,说:“我要见李书记。”

    宋健锋轻蔑的笑笑:“蔡木匠,你手上有李书记跑官的证据对吧?我想提醒你的是,你的案子不归市委管,归公检法管,司法独立你懂不?就算你见到了什么人,也无法帮你逃避法律的惩处,我劝你不要再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尽快交代问题,吐出赃款,才是你唯一的出路。”

    蔡敦金两眼一翻,继续装傻。

    宋局长早就料到他的不合作态度,说:“你不要以为不说话我们就拿你没办法,现在不是当年了,香港是我国的特别行政区,两边警方合作非常密切,就在昨天,你的老朋友黄启发和你的儿子蔡子明已经被西九龙警区商业罪案调查科的CIB请去喝茶了,所以你招供与否,我并不是很在意,我想告诉你的只有一句话,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是在大陆和香港都蹲过监狱的人,我也不用和你多说什么,该明白的你都明白。”

    说完,宋健锋起身离去,只留下蔡木匠坐在那里发呆。

    “把嫌疑犯拉到看守所去。”门口传来宋健锋的声音。

    “宋局,再给我们一些时间吧,保准把他的嘴撬开。”是负责审讯的警官的声音。

    “不用了,直接拉走。”宋健锋的语气淡淡的。

    ……

    红星公司,王星如约来到刘子光的办公室,刘子光开门见山道:“我帮你安排了一份工作,在夹江派出所开车,先是合同工待遇,能不能进编制咱们以后再想办法。”

    王星愣了一下,说:“刘哥,我……”

    刘子光摆摆手:“啥也别说了,我都知道,你在警校的成绩不错,按说早该穿上那身衣服的,你是命不好,被人坑了,不过现在还来得及,夹江所新来的宋所长是我朋友,你踏踏实实的干,早晚有一天能转正的。”

    王星有些哽咽,被李政委忽悠了那么久,他都已经放弃穿上警服的希望了,没想到最终却是监视对象帮自己圆了这个梦,刘子光的能量他是知道的,不单是和派出所长关系好,和刑警大队,市局宋局长的关系都不错,他说的话绝不会有假,说自己能转正,那就一定能转正。

    “好好干,别给咱哥们丢脸,以后兄弟们要是有事折进去了,你可得帮忙捞人啊。”刘子光拍着王星的肩膀笑道。

    “刘哥,我一定好好干,不给你丢人。”王星立正说道,腰板挺得笔直。

    “行,你这就过去吧,我已经和宋所长说过了,祝你在警界一帆风顺。”刘子光笑眯眯的说,心中却浮现出一幅画面,是《无间道》I里面琛哥在佛堂和派往警校的小弟们训话的场景。

    王星立刻赶往夹江派出所,淮江两岸,包括晨光机械厂和高土坡这些地带,都归夹江派出所管辖,以前杨峰就是在这个所当的副所长,后来所长退休了,上面从交巡支队调过来一个大队长当所长,正是刘子光的好朋友老宋。

    来到所长办公室,老宋啥也没说,直接让人带王星去填了表格,领了一套警服,由于只是合同制的工勤人员,所以是两拐学员肩章,王星的工作岗位是开车,所里一辆半旧的桑塔纳警车归他驾驶。

    片警老王负责带这个新来的驾驶员,他语重心长的说:“小王,听说你以前跟高土坡的卓老二混过?”

    王星张张嘴,想辩解什么,可还是忍住了,只是点点头说:“对。”

    “没啥,江湖上朋友多点也好开展工作,开车吧,去滨江大道转转。”老王王副驾驶位子上一躺,开始闭目养神。

    “好嘞。”王星一踩油门,驾驶着警车开始了新的征途。
最近阅读